[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七言古体诗《自由祭》]
艾鸽文集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五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 题夏季清幽(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八回
·艾鸽 七律 中秋感怀
·《水调歌头·中秋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鲍菲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一回
·艾鸽诗歌《自由 一个传说》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二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山寨版“范冰冰”(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青玉案•花扫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晓凤(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三回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忆秦娥•纵身咽》)(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菩萨蛮:自焚案》(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四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鹭》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五回(图)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水仙子•桂林山水(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六回(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七回
·强烈抗议天涯"紊枫""忌燎"盗版艾鸽的长篇小说《后宫》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俄罗斯族少女(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八回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四块玉•九寨沟(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小重山》(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踏莎行》
·艾鸽油画:巴黎圣母院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蝶恋花》(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印度第一美女达尔维(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八声甘州(祭刘宾雁)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双调蟾宫曲:西双版纳)(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九回
·转载《诗韵新编》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潘晓婷(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鹧鸪天》(图)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满庭芳(香格里拉)(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虞美人》(图)
·艾鸽诗歌:《最后的冬天》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一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鸰(图)
·艾鸽新语丝集锦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评论第5集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二回
·《辛亥启示录》---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柯彤(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乌夜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吴玉涵(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三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俄罗斯骄娃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河满子》
·《自由备忘录》—2011年新春贺词
·艾鸽诗歌《牡丹之恋》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浪淘沙 祭华叔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蟾宫曲•滇池睡美人山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小重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笑语嫣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夏达
·艾鸽诗歌《自由的岛屿》
·艾鸽诗歌《你含苞欲放的美》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满江红 咏徐勤先将军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六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芳绛人寰
·艾鸽:题叶利钦的墓志铭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声声慢(车碾花季女)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江城子(夜半哀歌)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后起之秀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 蟾宫曲 巫山云)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七回
·艾鸽情诗《来自梦乡的女孩》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八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郊野幽萌
·艾鸽诗歌《失踪者》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忆秦娥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九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绿野仙踪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醉中天(神龙架)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眸波清澈
·艾鸽油画《美人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一回
·艾鸽油画《美人蝶》--曾经活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春之背影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二回
·艾鸽油画《孔雀心语》
·网友对艾鸽作品评论集(6)
·艾鸽诗歌《在夏天的雪地上》
·艾鸽诗歌《凝眸者》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三回
·艾鸽油画《被遗忘的玫瑰》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五回
·艾鸽油画《白鸽之恋》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六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民间脂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艺术风流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七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八回
·艾鸽诗歌《自由的翅膀》
·艾鸽《现代社会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七言古体诗《自由祭》

   艾鸽长篇七言古体诗《自由祭》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2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艾鸽更多文章请看艾鸽专栏
   
    艾鸽长篇七言古体诗《自由祭》 (博讯 boxun.com)

    ---题记1989年6月4日
   
    身不自由月影闭,
    伴君枉有灵犀通。
    上穷青冥鸣冤屈,
    下觅九泉慰凄容。
    亘古泊今几多帝,
    楚王泯灭不废瑾。
    何之敢有桧子手,
    为官顿首屠京城。
    闻香识缘透幽绝,
    芳草萋萋降珍琼。
    长安街头涓埃泪,
    倚窗洗认血脂痕。
    白发人送黑发人,
    葬青春处青草悯。
    未戴桂冠先栖野,
    垂名冥冥讨冤沉。
    溯缘梦游未名湖,
    曾是波映中国魂。
    携春而来再回眸,
    倒影垂茵逸风流。
   
    耀邦未竞身先死,
    隽逸极目问宫廷。
    莫愁绿蒲难独眠,
    顾盼自由何怜俜?
    四月二六毁谤袭,
    谎纸当归烟雾腾。
    愚不可及非我辈,
    且与暮鸦共争鸣。
    足音跫然莓苔幽,
    愫怀牵手泪眸莹。
    儿女情窦谁不惜,
    可堪俗庸非才英。
    眼帘矞云意绵邈,
    吻别校园馥郁晨。
    学潮潆洄求对话。
    愁煞官巢城府深。
    乌头缩甲独猿木,
    指鹿为马战兢兢。
    膻穴迟钝昏朽在,
    垂帘听政影憧憧。
   
    《导报》直言莫恋栈,
    子夜萧索冰凌封。
    痴騃御宇乱制肘,
    改革檐杆折泥泞。
    批文暴富司空见,
    康华置位第一门。
    千呼万唤不出来,
    但闻夜半梦魇声。
    稚腔绝食赴广场,
    天安门前绍黎明。
    宁辜香衾负父母,
    精英焉可弃国人。
    《宣言》憾震尘寰小,
    婀娜玉臂将天擎。
    叱咤风云渡酣落,
    有口皆碑慕青衿。
    十日不食万簌在,
    萦帐盘霜无安寝。
    为君空落柔款泪,
    逶迤成灰无语噙。
   
    民主女神竖广场,
    逐与历史降甘霖。
    山河悠然五千年,
    人阁寂寥愁三更。
    天朝奢侈民脂空,
    草民凄怆承蹂躏。
    时光岁暮不尽似,
    竹篱茅舍复相同。
    故垒萧萧孤烟在,
    断碣颓垣没落中。
    夜泛清瑟空缠绵,
    佳期渺茫欲幽禁。
    欣慰此刻深呼吸,
    凝谋仰望任心凭。
    旗阑袅娜悬碧宇,
    民情浩荡涌环瀛。
    展眼无踪又聚集,
    知识名流广议政。
    工农商学赞款来,
    无冕之王助谏诤。
    半窗幽梦方知觉,
    民主党派不秀瓶。
    髦媪颤扶披素纱,
    孩童弱手送缤纷。
    盲人楚目临天坛,
    教师百行助威阵。
    秩序井然无紊乱,
    盗贼亦悔罢恶行。
    市民声援数百万,
    医护昼夜救危濒。
   
    自由引导先驱者,
    改写历史气韵盈。
    草木瑟瑟挂轸恤,
    鸟莺旋旋啼嘤嘤。
    风枝摇摇欲晕坠,
    雨水泱泱泪涔涔。
    紫阳灿灿亲临慰,
    学子依依泪眶澄。
    耳廓琅琅负重荷,
    满眼潸潸是淳滨。
    李鹏怯怯驴技毕,
    磨刀霍霍向天伦。
    戒严蔽日神洲怒,
    车障人墙万千重。
    马列高府倒旌旗,
    “向我开炮”教授忿。
    妇妪胀卧坦克下,
    少艾磕破头血浸。
    黎庶到此知圣耻,
    往事堪嗟悟阴冥。
   
    世代皆循秦王制,
    回溯今时暂先停。
    远古圣贤思君侧,
    总将愚民纳权柄。
    腐败何止在胥吏,
    玉玺落处活殿坟。
    华夏曾为世之巅,
    此时落尾数人均。
    党库国库通家库,
    乡穷民穷理更穷。
    焉知复辟专制好,
    偿何牺牲染皓鬓?
    躯海忍为独裁捐,
    烈士垂穹目不暝。
    衰草寡情脱色去,
    炽枫落爱依香尽。
   
    广场怆然千夫指,
    前辈未言先湿襟。
    八年抗战国军勋,
    猴子摘桃夸日侵。
    一个寡人站起来,
    无数众生鬼域瞑。
    抗美援朝救金寇,
    瀛寰唾弃独联姻。
    荣夸无产不爱财,
    公私合营兼吞并。
    土地本是农民田,
    解放夺为掌中金。
    家禽也被割尾巴,
    合作只剩奴仆群。
    公社食堂清汤羹,
    野蔬充膳栖薪蓬。
    工分仅够燃薪烛,
    不留锅盆炼钢筋。
    超英赶美放卫星,
    禾黍离离大跃进。
    浮殍遍野人相食,
    一餐撑爆亦雄棂。
    殣死工农千百万,
    逝川响彻大救星。
   
    喘息半响高资道:
    反右阳谋曾亲闻。
    知无不言引蛇出。
    先倡坦诚后问刑。
    人才荟萃几十万,
    牛棚地狱莫须名。
    赞之海瑞骂皇帝,
    音犹未落露狰狞。
    欲识芦山真面目,
    请君入瓮剐魂灵。
   
    踉跄文革过来人,
    跌足长叹话暴政。
    史无前例大浩劫,
    罄竹难书累绵亘。
    不识春韵落萧寥。
    老少袖舞咏愚忠。
    箭刺地富反坏右,
    血溅东西南北中。
    一言不慎遭谮害,
    七亿草民互围攻。
    天地两派身俱裂,
    殒命犹卫毛泽东。
    今生隙恼阶下囚,
    昨朝功臣座上宾。
    幸存林彪宠幸在,
    党章宪法朕钦定。
    隔年忽报咒秦皇,
    朔漠荒缈识骨髌。
    文坛湮没黑魆谷,
    暮垒断恒孤鹫吟。
    玉女秋波坠风潭,
    蕙兰泌香灾祸临。
    圣上青睐红卫兵,
    殿后城中驱为零。
    白色恐怖叶脉抖,
    治下变形劳改营。
    焚书焚到书欲绝,
    坑儒坑至儒将尽。
    一朝火烧赵家楼,
    四五醍醐灌蓂顶。
    罕有唐山大地崩,
    冤民陪葬送瘟神。
    剑华决绝四人帮,
    所幸开放外资引。
    安徽农民泣血书,
    改革始自茅篱棚。
    耀邦万里紫阳晴,
    冤假错案一夕清。
    唯余大右不昭雪,
    缘由案涉邓小平。
    四个坚持禁箍咒,
    民主墙下劫春茵。
   
    倏忽又见军官愤,
    怅忆高棉肉板砧。
    暴君竟夕惜暴君,
    圣旨逐令越战侵。
    往夕援越两百亿,
    征鞍无数杳野岭。
    转首弓箭对马列,
    理解万碎炮灰烬。
    遥怜众壑尸未寒,
    肉宴降幡又结亲。
    陵园夷平筑集市,
    坟薅一斤值几文?
    鲜血染成华簪贵,
    烈士空得衔恨名。
   
    话犹未了学者接,
    更指清污且愚庸。
    力挽狂澜胡耀邦,
    大义凛然难掩抑。
    沆瀣一气野狼嗥,
    宫廷政变逆民心。
    回首不见磊落君,
    深锁春光无限恨。
    紫阳不从施暴戾,
    太上囚为囹圄臣。
    巢鸠计拙动干戈,
    孤星冷照皇城根。
    将军抗命秦基伟,
    徐群先君芳长恒。
    手无寸铁全民愤,
    悲睹血洗北京城。
    坦克辗就青春丸,
    机枪骤碎雏燕身。
    金水河波泛黯赤,
    纪念碑前熄眸灯。
    活魂已随风飘逝,
    死尸城头月纵横。
    仙鹤归唳杜鹃号,
    姮娥昏厥月廊倾。
    黄河长江泪涛迭,
    珠峰长城默苍穹。
    可怜天下有情人,
    语隔时空未隔心。
   
    不堪盈掬千般凄,
    滞留玫瑰一枝馨。
    校园虚位拟君在,
    一声呼唤百泣应。
    闭目笑靥犹粲然,
    手捧肉饼不忍认。
    罪莫大过无尸首,
    惊闻焚烟夜萦腥。
    低哀缓奏白花碎,
    大江南北抬棺行。
    央视吊服声哽咽,
    《大公》《文汇》发哀恸。
    人生能有几多情,
    横波流盼且为真。
   
    秋寞未到花殊绝,
    夏雨哭扫台阶红。
    杀追捕囚佼佼者,
    万马齐暗剩狗狺。
    惨绝人寰大屠杀,
    共产崩溃弃马经。
    席上残存奉谄者,
    欲盖弥彰罩音屏。
    祸国殃民无搅扰,
    肥袍轻裘享太平。
    资源掘竭大款起,
    驰骋一族世袭人。
    剩食冷灸留嗟民,
    攀比无耻胜古今。
    红楼翠盖酩酊醉,
    路边访民卒方宁。
    歌功颂德几时休,
    朽木雕出斑斓纹。
    佳冠熏世贱手纸,
    落乎九天皆虚名。
    秋蝉寒蛩休喧唱,
    顾影光辉只在衬。
    黑白社会参差是,
    法警盗贼惑区分。
    犬儒卑躬称大师,
    鼠辈屈膝尊为能。
    文坛瓦鸣天钟弃,
    艺苑升平醉红尘。
    此悲若是淡若水,
    天下皆无不可忍。
    前见古人秉星烛,
    后有来者撑天辰。
    秦宫汉殿化秽土,
    万古唯留文翰名。
    登高卓绒山巅处,
    风云揽怀且解饮。
    葱郁何处无馨香,
    总是幽映梦中人。
    莫负千古不囿愿,
    心扉开处清昏瞑。
    天若有情天不老,
    万木落尽还催生。
   
    ( 完 。全诗共300句,为中国文学史上最长7言古体诗。)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附注:网上流传的各种版本,均以艾鸽文集为标准版本。
   
   
   
   
   

此文于2010年06月11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