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三一言
[主页]->[百家争鸣]->[张三一言]->[楊光貶低民主無方]
张三一言
·今天的民主是少數“精英”獨吞成果?
·標準的專制獨裁極權主義者:王希哲
·英雄与流氓的异同(附马悲呜回应)
·乌坎暴力革命礼赞
·乌坎暴力革命礼赞
·政治思想战场:三对一
·道不同不相为谋和民主应容忍异见
·請沒有敵人論的余杰們回答:有沒有敵人!
·請郭慶海進佛堂聽佛經
·郭慶海也自視高尚
·王希哲不要造謠!是極左的烏有毛派不願服從民主規則
·无敌论的霸道逻辑
·再批無敵論和非暴力圖騰──獻給觀點相異和願意思考的朋友
·抢披革命外衣
·刘晓波充其量也不过是一个派头
·只可检定合法,不可宣告合法
·冼岩反对中国民主的三个伪论
·乌坎先兵后理之民主革命成功定论
·无权选特首,平头港人痛
·现代政治文明是要人权不要民主?
·专政与民主政治力量对衡,兼谈极左的存废
·知识精英是民运消沉的次罪魁
·海外极左颠三倒四的打天下坐天下论
·[与垬反造谣针锋相对] 造谣是言论自由权利(加一篇)
·最强自由民主文章,一刻钟颠覆你的思想
·废除法西斯,就是法西斯?
·“打薄政变论”救不了极左灭亡
·民主是“谁选”,不是“选谁”
·极左老调:废了薄熙来自有后来薄熙来
·帮亲必帮谬,反仇更反理
·洪哲胜曲笔亲共护毛
·善意理解,很不容易
·杨继绳没有必要反人民
·冶炼奴才
·革命与改良,知多少?
·民粹反污归真
·杀人和正义
·人民日报反民主概念批判
·民众是盲目的愚民、群氓?
·李旺阳真的“死不瞑目”
·李旺陽死了,李卓人“活”了
·转发:向李旺陽致敬/張豔
·李旺陽死了,李卓人“活”了
·袪除个人宽恕神宽恕外衣
·李劼:反强奸不反强奸犯的理论
·甚么是群众运动 群众运动的与对错
·平反不同翻案
·先民主还是先法治的争论
·王希哲:一个行将消失的极左影像
·一港人说:香港先有民主后有法治
·请王希哲准备为极左毛派担幡买水
·极左派看到的中国政治
·发现民主原子
·人有没有民主基因?
·胡天下薄天下即是毛左天下
·为造反正名
·是欲坐天下的野心家困扰中国几千年
·为暴力革命辩护+民主可伴隨暴力
·缺失民主文化的民主
·善恶莫言【不认同强盗是好小偷】
·中国民主,毛左无份
·薄胡两魔相争能出民主吗(加一篇)
·薄胡两魔相争能出民主吗(加一篇)
·谈毛左势力+从公民运动说到无罪推定
·魔鬼的话:不介意失去这一小撮人
·岂有此理的民主发展阶段说
·思想星点录+打天下坐天下定性研析
·思想星点录+打天下坐天下定性研析
·协商民主之我见
·论民主不打天下不坐天下
·中華民國是革命得民主還是改良得民主?
·“言論自由”糾偏
·談談“民主不是萬能”
·兩魔相鬥不出民主
·“集體無意識”睇真滴
·為何進入繁榮反而促進革命?
·“民主來了!”
·從猴王爭奪戰說到認知元民主
·“有缺失民主”選出希特勒──“民主選出希特勒”辨誣之1
·充足的民主不會選出希特勒──“民主選出希特勒”辨誣之 2
·你們的狐瘟中央和我們的毛薄領袖
·淺談平等與等級
·中國的突變、巨變和突破
·民主與人的素
·為甚麼民主派不能與共產黨共存?
·評黨官學宋圭武民不得放屁的“民主”
·基督教與民主
·笑談人與神佛仙妖鬼怪
·中华民国到了要救亡的时候──悲啊,中华岛国!
·人民没有权利要民主+他有制,我有制
·盼明君強國還是求民福民權?
·暴力革命必然建立暴政?
·托克维尔的“估错”与“判对”
·右派上臺一定比共產黨更壞?
·聽聽我講共產黨員最壞的道理
·中國“可控轉型”?
·共產黨可以改造嗎?
·不发强国梦
·只做个人幸福梦
·作惡殘民:共產黨中國夢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楊光貶低民主無方

   
   
   張三一言
   
   

   我說的是貶低民主而不是反民主。楊先生並非像那些站在極權者立場的御用文人那樣反對民主;在楊先生的字裡行間也沒有見到對民主的鄙視或仇視;楊先生是站在憲政立場上去貶低民主的,或許是出於強調突出憲政重要性而拿民主來陪葬。只是楊先生貶民主貶到臨近反民主否定民主的邊緣。我說楊先生反民主無方,是指他的論斷經不起事實的對照、經不起常識常理的推敲、經不起邏輯的檢驗。楊先生本意是要辨清憲政與民主的關係,看來沒有達到目的,或許還帶來相反的效果。
   
   展開討論前,先來個開宗明義:我不反對,反而是堅定地支持政憲;我反對的是把憲政與民主對立的思路,我反對的是以尊憲政貶民主、以憲政反民主的觀點。我認為:憲政有憲政的功能和作用,民主有民主的功能和作用。兩者配合則優和善,兩者相衝則劣和惡。
   
   楊先生的辯論的思路是把民主憲政社會中凡是好的都歸憲政,凡是壞的都歸民主;辯論的技巧是先把民主推到一個非常態位置,再把這個非常態民主當作普適性的常態民主,然後對民主進行貶低、批判。以下僅從楊文中取其幾例說談一談。
   
   其一,“只要它嚴格遵行了既定的憲法和法律,它就是一個當之無愧的憲政政府。”
   
   楊先生有一個說法:“只要它嚴格遵行了既定的憲法和法律,它就是一個當之無愧的憲政政府。”這個立論是一些自由主義者的致命傷。
   
   沒有民主也可以有憲政,是唯憲政主義者的通病。
   
   有這麼一個邏輯難題:如果共產黨依它的為黨服務的惡法,依足到一點不離法的文本文字規限,那麼,按照楊先生所給出的“只要它嚴格遵行了既定的憲法和法律,它就是一個當之無愧的憲政政府”的標準規定,它是不是一個當之無愧的憲政政府?是不是薄熙來用搞運動手段去唱紅打黑,重慶政府就非法,若薄熙來先立個“唱紅打黑法”,其法內容與現行搞運動方法一模一樣,然後,照足薄記“唱紅打黑法”去唱紅打黑就合法了?
   
   根據學者研究指出,希特勒政府也是有法必依執法必嚴的政府,那麼,納粹政府可否歸入到憲政政府之列?
   
   其二,守法的政權就是合法的政灌
   
   楊先生說:“現代憲政不僅確立了權力合法性的標準,而且把這些標準轉化為具有最高法律約束力的長效規範。必須照此規範去做,權力才是合法的。”這個說法我無法接受。權力是否合法不取決於它是不是依照最高法律約束力的長效規範,而是取決於它權力來源於民。只有來源於民的權力才是合法的,除外所有來源的權利,包括來源於神、歷史規律、憲法賦予、槍桿子…都不合法。換一種說法,或者說合法性決定於人們心中是不是認同和接受你的統治。可惜一個權力不是由民眾給的政府要得到民眾的認同、支持、接受是很困難和很少有的事。權力來源不合法的政府,常用的辦法是用發展經濟改善民生來換取民眾的認同和支持。但是,經濟發展並不是能持繼的,倒退可能性和發展差不多,所以靠經濟謀求合法性仍有其局限和困難。
   
   其三,沒有民主也可以有憲政
   
   楊先生說:“民主讓人民有權將不受歡迎的政客與政策“踢出去”、惹人喜歡的“請進來”,憲政則讓一切坐在位子上的政客、一切正在發生的政策——不管受歡迎、還是遭憎惡——通通都照既定規矩辦事、按既定套路出牌。”這個說法很客觀實在,但是這個說法同時存在一個大漏洞。想想這麼一個邏輯可能、也是歷史證明瞭的情況:沒有民主條件下,惡人進來了,進來後控制了政府權力、議會的立法權力、司法部門裁判權力。在這麼一個權力全被操控的情況下,惡人百分之一百依足“既定規矩辦事、按既定套路出牌”,去立下法為我用的惡法,然後又依足“既定規矩辦事、按既定套路出牌”去行惡,去剝奪民眾的自由與權利。這個政府是不是憲政政府?我想,楊先生也不好意思作肯定回答吧。從這個邏輯和事實看,不可能存在沒有民主的憲政,起碼,沒有民主的憲政是無保障的。我認為憲政必須有民主制度作為前提和作為保障,當然,民主的權力也必須有憲政的制約,否則民主的權力必然變質為專制和暴政。楊先生這篇文章立論有一個基本的失誤:沒有限制的民主、多數會導致暴政,所以要限制民主和多數。錯在哪裡?錯在所指的對象。民主、多數。民主、多數、少數甚至是專制都不會導致暴政;導致暴政的是“權力”,特別是沒有監督的權力。一般說的民主必須有憲政制約,不是因為民主本身的必須,而是民主“權力”的必須。憲政的作用是限制民主的權力,不是限制民主本身──因為民主除了權力外,還有其精神、價值、規則、生活習慣…等等。不可能也不需要拿憲政來限制民主的精神、價值、生活習慣。
   
   
   其四,民主不一定是好東西
   
   楊先生說:“民主不一定是好東西,憲政民主才是好東西”。人們何嘗不可以說:“憲政不一定是好東西,民主不才是好東西”──這裡只是想突出小標題立論偏頗、不可取,絕不是我要堅持這麼一種反向偏激意見。我的意思是,不論民主還是憲政都不能視之為絕對好或壞的東西;兩者相容合制衡優於兩者對立。
   
   楊先生說:“我們中國人的眼睛往往喜歡盯著那些成功的西方民主國家,不免對民主抱有理想主義的激情。事實上,從世界範圍看,失敗的、或不太成功的民主比成功的民主更多。”用這種道理來批評中國人嚮往民主是沒有說服力的。先看我按照楊先生邏輯換一個說法看看。“青年人的眼睛往往喜歡盯著那些成功的結婚男女,不免對婚抱有理想主義的激情。事實上,從世界範圍看,失敗的、或不太成功的婚姻比成功的婚姻更多。”由這個事理,可以不可以要求年青人不要追求理想婚姻?既然這個世界有成功的民主,那麼中國人嚮往成功的民主是合情合理的事;不成功的民主應該作為反面經驗來吸取,變為成功民主的條件之一,而不是因有失敗的民主、沒有絕對成功的民主途徑,就要求捨棄民主。再說失敗的憲政也不會比民主少到哪裡去,是不是因噎廢食,否定對憲政抱有理想主義的激情。
   
   
   其五,“一切權力屬於人民”是一句很好聽的混帳話
   
   楊先生說:‘“一切權力屬於人民”是一句很好聽的混帳話’;我說,楊先生這句話也是一句好聽的混帳話。
   
   三權分立是民主制度的安排,這個安排用憲法條文把它固定下來。憲政民主制度中這三個互相獨立和制衡的權力是哪裡來的?是槍桿子打出來的?是神給任命的?是“歷史規律”規定的?是憲法給的?都不是。全都是權源於民,並用民主程序建溝這一權力。掌握行政權力的是民選來的行政首長;立法者是民主選出來的議員;法官不是自我任命,也不是由考試考出來的,是由民選的行政立法權力機構選任的,即是由民主間接選舉出來的。還有,憲法不是由法官或行政首長立下來的,它是由民意代表的立法會議決定出來的,今天的憲法大多數都是由全民公決出來的。也就是說憲法的合法性也是由民決定的。可見,“一切權力屬於人民”絕對不是一句很好聽的混帳話,而是一句準確表達事實真相的真話。說這句話是混帳話的話倒可以算是混帳話。
   
   楊先生說:“民主程序也絕非在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任何場合都一律適用”也是一句很正確的混帳話。請問,憲政程式就不是絕對可以“在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任何場合都一律適用”?
   
   再隨手舉一句很正確的混帳話:‘“於是,多數派就可以為所欲為了…”’、‘“一切反對人民的人都應該處死”這樣的政治最強音。這不叫“民主的專制”又能叫什麼?’請問:‘於是,憲政派就可以為所欲為了…一切反對憲政的人都應該處死”這樣的政治最強音。這不叫“憲政的專制”又能叫什麼?’又如何?(為了避免那些見字生義的人糾纏不清,我得重申明:我反對這樣的反駁,之所以要這麼說只是想說明楊先生邏輯不合理──仿照楊先生邏輯的話一樣不錯誤。)
   
   為了貶低民主,把民主推向極端,然後以這個極端取代民主常態,並對它進行批判和貶低。這種辯論方法是經不起事實、常識、邏輯分析和推敲的。
   
   類似邏輯在楊先生的這篇文章很多,例如公投會讓美國憲法及其《權利法案》可就要焦頭爛額、自身難保了;將憲政與民主混為一談那是認錯了門…等等,篇幅太長,有機會以後再談。
   
   20100430
(2010/04/3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