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三一言
[主页]->[百家争鸣]->[张三一言]->[革命是這樣的,不是那樣的]
张三一言
·思考:暴力是非暴力之母
·民主功業煌煌業跡在在
·“和平理性非暴力”變成極端主義
·唯民主長治久安
·多數決定比少數決定更合理更正確
·能者必定與多數對立?
·多數人決定的錯誤
·明天的香港圖像
·人人都可以掌握宇宙真理
·沒有極權內兩派出民主之事!
·極權下的公民?
·香港,在無煙無火的激戰中
·兩種協商民主
·現代化包裝的奴隸制度
·惡政需要用謊言維護
·沒有“虛黨共和憲政民主”制度
·民主產生於多主
·民粹禮讚
·中國毛式新基督教徒與教皇對著幹
·請毛式新基教徒清醒一些
·共產黨專政本
·救黨派滅黨派的是非對錯
·共產黨的思想緊繃運動
·用事實邏輯說共產黨正派
·簡單的事實和道理
·共產黨的群眾路綫
·“煽動別人去當炮灰”,何罪之有?
·何物黨內健康力量? 
·應如何對待黨內建康力量?
·从希望共产党保障人权说开去
·非暴力观点从何而来?
·统独的原则理由和条件
·民众推翻民选政府是更进一步的民主
·谈人民犯错误和反对人民
·士大夫见识与强国
·軟弱無力的沒有敵人論
·口暴派如是說,兼談事實特務
·[香港現戰場] 殖民與港獨之戰
·在一黨專政下實現民主與法治
·是搜編《歷史的先聲》無恥還是反對的無恥?
·胡平要求共產黨平反六四的理由
·六四是屠殺+反對求黨平反六四
·發揚六四民主精神+談談擁護好領袖
·反民主運動
·有壓迫無反抗論
·過時朽曲土豪頌(+1篇)
·黨治港白皮此時此地裸出(+1)
·祛港特催港獨
·陸共與香港對抗的強弱贏輸
·外星人說:太子黨反腐!
·政權這個
·有必要為習近平反腐雀躍嗎?
·共黨不歹,唯惡右派?
·習黨反腐,而已而已
·評萬潤南的習近平比對蔣經國
·借官後代人頭保紅後代江山
·現在的貪腐程度讀遍二十四史都找不到
·習近平反貪腐之因由、手段、效果
·習黨貪腐,孔丹讚頌
·滋生貪腐的制度反貪腐,效果看今天
·張三斷言:習由強勢反腐走向更專政
·習近平反貪反腐面面觀
·原來貴族就在我們眼前
·習權貴反腐出民主?
·無民主無協商=協商民主
·習魁訓誡:絕對忠誠
·習魁訓誡:絕對忠誠
·習魁訓誡:絕對忠誠
·習魁訓誡:絕對忠誠
·習魁訓誡:絕對忠誠
·民主,寄希望於習近平!
·共產黨是好黨還是壞黨?
·批判抽離了憲政法治的民主
·試談人性 [+1]
·凱撒式多數人暴政
·歐威爾式多數人暴政 (+2篇)
·何人何故反民粹?
·辨真:暴力是這樣的
·幫共學者高論:多數人民主=共產 (+1)
·暴力革命是文明終結?
·分裂節後之國難:節哀逆變(+1)
·寄希望派無中生有的習民主
·一個香港人:占中,黑社會,理智,心情
·一個香港人:占中,黑社會,理智,心情
·共產黨食言史+黨主立憲與鳩母立貞
·港人占中,贏了?輸了?
·人在香港,心絞肺裂
·香港占中之真
·法大?權大?+法律大還是正義大?
·共產黨製造的敵人:港獨 (+2)
·共產黨製造的敵人:港獨 (+2)
·共產黨製造的敵人:港獨 (+2)
·共產黨製造的敵人:港獨 (+2)
·“黑的白”邏輯+習近平反腐出民主!
·大一統戕害建立第二漢國
·民主運動元原則:奪取最大暴力控制權
·致命的錯誤:通過暴力不能建立理想社會
·民主遭遇民本(+2)
·民粹就是民主
·民粹就是民主
·沒有敵人是“顛撲不破”的謊言 (+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革命是這樣的,不是那樣的


   
   張三一言
   
   

   01、釐清革命、暴力
   
   01-01、當今政治時事評論中的“革命”到底指的是甚麼?
   
   它不是指中國湯武革命,外語Revolution的詞源、含意演變;這在研究學術時或許極端重要,但是在時事政治的研究評論時,這是多餘的廢話。時事政治的研究評論,需要的是它的現實意義:革命的意思就是制度和權力外的力量單方面強行改變現政權或現制度。
   
   
   01-02當今迫使政權或制度轉變中的所謂暴力是指“激烈而強制以傷害致使他人屈服的力量”。暴力的外在特徵是激烈而強制,效果是傷害和致使他人屈服。若沒有傷害他人或者致使他人屈服的效果,就構不成暴力。(這裡的“他人”可以因觀念或宗教信仰等理由而包括動物)
   
   
   01-03、現代中國革命的內含
   
   民眾大規劃地、單方面地結束一黨專政的極權制度,變主權在黨為主權在民,建立憲政民主制度與政權。
   
   
   02、革命和暴力的由來和革命的權利
   
   02-03、從客觀描述事實角度看,革命是必然的。革命不是由革命家號召而來的、不是由革命家鼓吹而來的、不是由革命家發動出來的,也不是民眾自願選擇造成的;革命也不是可以隨反革命者心願可以告別的。所有對以上所說給出肯定答案的理論,都是反革命者,特別是權力的反革命者製造出來的偽論。
   
   革命是不能由政權外的任何人或勢力製造出來的。革命是由暴政堵塞了非革命道路,同時醞釀、累積社會矛盾,致使矛盾無法解決避,而最後出現的。就是說革命是由專制極權暴政製造的。權力者既是反革命者,也是革命製造者;權力者迫使體制外權力外的民眾走上革命不歸路,變成了革命者──從民眾觀點看,接受革命是無奈的選擇。所以,非權力的民間反革命者應把矛頭指向製造革命的統治者,而不是指向被迫接受革命的民眾。這才是消除革命的有效做法。
   
   
   02-04、不是暴力和反暴力之爭,而是人們有暴力權利和人沒有暴力權利之爭。
   
   今天的爭論,有要不要暴力的爭論、有暴力的人道和道德的爭論、有暴力可行性的爭論…這些都是爭論的重要議題;但是,我認為爭論的焦點是人們有沒有暴力反暴政的權利。絕對反對暴力者同時否定民眾以暴力反抗暴政的權利,於是楊佳楊義翁安…民眾反抗暴政者成了刁民、暴民、愚民,民眾的權利就被否定了。我的觀點是:堅定維護民眾以暴力反抗暴政的權利;但不鼓勵使用這種權利,而且提醒要謹慎用這一權利。
   
   
   02-05、當民間出現以暴力反抗暴政事件時,第一件要做的事是:支持。在這個當兒提出反暴力,不管你出發點多麼善良,客觀效果都是為暴政幫凶。
   
   
   02-06、暴力反抗暴政之所以必不可少,有它的邏輯理由。若否定或消除了暴力反抗暴政權利,接着被否定和消除的是非暴力的反抗。按此邏輯演下去,最後連那些表忠表得不夠真誠的或不夠落力的或不夠肉麻的也會成為被否定和消除的對象。就是說,若否定或消除了暴力反抗暴政這個防綫,所有反暴政,包括體制內改良、依法的、溫和的、漸進的非暴力等等反暴政,最後都會被否定和失去。
   
   
   02-07、革命可以用暴力形式,也可以用非暴力的和平形式。到底用甚麼形式,是由被迫接受革命一方與製造革命又反革命一方的互動決定的。只要雙方有一方堅持用暴力,暴力就出現;但是,要注意的是,反革命權力者一方用暴力對待權力外勢力遠遠多於相反情況。現在中國的政治現實就是權力暴力行事常態化、普遍化、絕對化;民間的非暴力反抗空間被壓到最小,還會被壓到更小;民間被迫走向暴力抗爭。在政治抗爭方面就是暴力革命或革命暴力。
   
   
   03、是反革命還是反污染了“革命”?
   03-08、是誰把“社会政制重大变革”的 “Revolution”,本意染上殺人、暴力色彩?答案是有兩部分人。一部分是實行革命暴力殺人的毛澤東及其共產黨,用事實把革命染上血色。民眾反抗暴政的暴力血醒與之相比要遜色得多。另一部分是言論製造者反革命貴族精英,給反革命反暴力反民眾理論披上一件道德、理性、溫和的聖袍。這兩部分人都拒絕面對近世革命不流血少流血的大潮流的事實。
   
   
   03-09、是反對“到了中國变质变味的革命”還是反對中國政治現實中的革命真義?
   
   反革命說:“‘革命’二字传到中国,已经完全变质变味,似乎不杀人,没有暴力,就不成其为‘革命’”。事實是,革命一詞傳到了中國被反革命者抹黑扭曲而賦予貶性?變成為與殺人、暴力成為同義詞。
   
   即使如反革命者所說是正確的:革命到了中國變了有殺人味有暴力味。那麼反革命者反對的是革命原義,還是要只要反對它的變味義?還是要求把變味意還原為原旨意?很明顯,反革命者反對的是革命原義;根本否定所有的革命,不管是它的原義還是變意。這個判斷很容易證明:反革命派不會改變立場轉變成為革命者,與革命派共同提倡“Revolution”的“社会政制重大变革”本意。
   
   反革命派並非因為革命它染上麼殺人病暴力症而反革命,而是從根本上就是反對和否定“Revolution”的“社会政制重大变革”本意;也就是從根本上反對和否定在今天中國政治現實中反對共產黨專制獨裁極權,反對和否定結束一黨專政取代之以民主制度。
   
   
   03-10、反革命反的是歷史的“中式‘革命’有罪,暴民造反无理”,還是反對抽象的、普遍的、包括古今中外,特別是當然抱括今天民眾對共產黨專制獨裁極權的革命?
   
   事實上,反革命派反對的不是已經成為歷史的“中式‘革命’有罪,暴民造反无理”,而是反對抽象的、普遍的、包括古今中外,特別是當然抱括今天民眾對共產黨專制獨裁極權的革命。今天反對中共專制獨裁極權的民眾,包括楊佳、楊義、鄧玉嬌、翁安事件、太石村罷免事件、雲南文山警民沖突事件、山西臨縣礦權糾紛事件、上海磁懸浮事件、重慶特鋼廠事件、陝北石油事件、廈門PX項目事件…數之不盡的群體抗爭事件中的民眾是平民百姓,絕對不是刁民暴民。但是,這些維護自己權利的民眾被一部分反革命者們視作刁民、暴民,痛加斥責鞭打。說反極權者是暴民、說反權力行為無理而有罪,反面說就是做順民有理,維護極權對民眾壓迫掠奪侵犯有功。這不應該是一個有起碼良知的中國人可以說的話。
   
   我認為,一個人可以持不同立場觀點,就是採取與共產黨相同的立場觀點也是人們的權利。但是,做人起碼要有一點光明磊落的品格。一方面本質上與共產黨同道,却要扮成為自由民主人權而奪鬥的勇士志士姿態,就有些令人不齒。
   
   
   04、毛澤東沒有壟斷定義革命的權利
   
   04-11、共毛酋說:“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幾乎所有反革命的理論都捨棄革命的現實含意、革命真實內容、革命的實效與最後結果不談,棄革命的多元定義,只選取毛澤東的革命定義,把它當作革命的唯一定義,並把這一定義強加到今天所有民主革命頭上;然後用毛定義作為炮彈向民主革命發射。這種觀念存在內在矛盾:一方面反對毛革命暴力與理論,另一方面,為了反對和否定非毛的革命理論,又捧毛的革命理論為至尊。是一種只求目的不擇手段的投機理論。
   
   反革命派奠定毛澤東革命定義為唯一,其好處是,從此,只要有人一提革命,就可以順手拋一頂毛澤東帽子給你戴在頭上。是致對方死地的方便工具。
   
   
   05、革命是手段不是目的。
   05-12、革命是達至目的的眾多手段(例如改良、改革、和平演變…)之一。革命本身沒有固定目的,革命本身也沒有所謂甚麼必然的後果。例如,毛為共產黨專政得到的就是共產黨一黨專政的制度和毛澤東個人專政的政權;美國為自由和權利而發動的獨立革命暴力戰爭,得到的是自由權利至上的美利堅合眾國;協約國為消除法西斯納粹的戰爭的結果就出現了民主德國和虛君制的民主日本國;同理,中國民主力量若採用革命手段對待共產黨,其結果的最大可能就是民主中國。所以,革命後果必定是暴政或必然是以暴代暴等等,都是盲論,都是謬論。這些盲論、謬論完全經不起歷史、現實中提供的事實或常識考驗。
   
   結論是:為甚麼目的而採取革命手段,革命就會為之達到甚麼目的。
   
   
   6、革命的對象和改良的對象
   06-13、改良的對象是自由民主制度或政權;革命對象是極權制度或政權。對自由民主制度和政權行使革命手段是錯誤;對極權制度或政權採取改良手段更是荒謬絕倫。
   
   最引人注目的是專制制度下的改良與革命。專制視其頑固僵化程度,既可以是改良,也可以是革命的對象。現在糾纏不清的理論和實踐問題是,有人有意無意把專制制度下的改良,偷換成為極權制度下的改良。於是搞出爭論的一鍋漿糊。
   
   現今共產黨一黨專政是典型極權制度和政權,只能革命不能改良。改良很好,只是改良在今天中國沒有一條通路;改良今天的任務不是要實行改良,而是要創造改良的條件。改良存在價值是創造改良的條件──迫極權走向專制;再從惡性專制向相對良性專制。雖則可能性很微,也不妨一試。要注意的是,革命為改良提供極佳條件。我還沒有見過沒有革命前因或前提的改良。
   
   
   06-14、從極右的維持現狀基本不動到極左的急速暴力改變組成一個光譜。容忍不容忍暴力關係到要不要保衛整個光譜。若極左的暴力被禁絕,那麼極左近鄰的左就是接着來的被禁絕對象,邏輯的理由是到最後整個光譜都被禁絕──除非在某一段能堅持反抗而有效。但是,最優的保險選擇是維護暴力權利,謹慎用暴力的權利。
   
   
   07、反革命改良與道德遮羞布
   07-15、這裡說的不是改良,而是“反革命改良”。反革命改良的道德遮羞布是人道主義、愛惜生命。即不要死人,而據改良派說革命是必定死人的,所以要改良不要革命。
   
   就中國的歷史和現實看,不革命照樣死人,而且比革命死得更多:共產黨專政五六十年裡受傷害、死亡近億,其中大饑荒死三千萬,都不是因革命死亡而是在沒有革命,應該說是反革命條件下死亡。今天,共產黨政權每年官方處決5千到1萬2千人,高於其它世界各國的處決人數總和。(《改變人心的民主精神:Larry Diamond談中國威權體制轉型的可能路徑》)六四絕不能算是革命,只能算是改良到不能再改良,但鄧小平要殺二十萬保穩定。可見不革命的改良照樣要死很多人,而且是單向死亡,只死民眾不死統治集團中人。在共產極權下堅持改良和反對革命,不但不道德,還反道德:因為它的功效是勸導百姓馴服地去死。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