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行远
[主页]->[新会员区]->[张行远]->[中国、宫女和Goolge(译文)]
张行远
·谷歌与中国
·中国、宫女和Goolge(译文)
·六四21周年发言稿(中英文)
·音乐大使是环境的不自觉产品
·中国自由民主党建党21周年发言稿(中英文)
·六四22周年发言稿(中英文)
·中共政权又撞墙--全球基金冻结中国拨款
·中国人的觉醒(译自2011年6月21日华尔街日报社论)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宫女和Goolge(译文)

   两千四百多年前,一个中国的国王邀请传奇军事家来展示练兵之法——使用宫女。

   孙子同意了,他把一百八十名国王的漂亮女人分成两队,让两名国王的爱妃当队长,并解释行操的法则。

   宫女们把这个当作笑话,当孙子击鼓命令“右转”时,众女子爆发出一阵大笑。

   孙子耐心的再解释了一遍规则,然后再击鼓命令“左转”,宫女们再次大笑。孙子把两名国王的爱妃抓起来,指控她们无法维持纪律,处以斩首。现在其他吓坏的宫女完美的执行命令。

   这是中国政治局的委员们耳熟能详的故事,在今天还有意义。在Google和汇率的纷争中,他们仿效顽固的孙子,知道要炒蛋必先破蛋壳。

   当心。

   当今世界美国和中国的外交关系举足轻重,现在不断的恶化。许多专家认为来年还要更糟——其中一个原因是中国的领导人认为他们无路可退。

   我们倾向于认为中国是挑战西方的不可战胜的新兴力量,但是今天的纷争——和国内的镇压——似乎体现领导层的脆弱感。从国外,我们惊叹有时每年百分之十的经济成长率,在中国国内,领导人似乎为一个脆弱的社会而焦虑,当心失业率升高会引发社会动荡。

   这是中国严厉拒绝让人民币升值的原因。毫无疑问中国被低估的货币不负责任的制造全球失衡——但如果你在中南海,你只关心保住权力的宝座。

   同样的,我敢打赌,是政府的不安全感——而不是力量的展示——使领导人怒斥Google,中国的年轻人并没有去中南海献花表示支持,相反,他们去Google的北京总部留下鲜花和支持的语条。

   “爱国教育”和小心翼翼培养的民族主义意味着在中国和西方的许多纷争中,中国人民和政府站在一道。我们在西方把西藏的人权视为道德上无法忍受的问题,把人民币的汇率视为经济上无法忍受的问题;中国的公民和领导人一样认为这些问题是两百多年来西方帝国主义企图欺辱和瓦解中国的惯用伎俩。

   但因特网不一样,政治局不想要一个自由的因特网,中国人民想。

   大多数情况下,我们夸张了中国人对他们的政府的反感。大多数中国公民对政治没有兴趣,对缺乏投票权并不生气——只要生活水平继续提高。相对于Google来说,许多中国人更喜欢国产的搜索引擎Baidu。

   仍然,普通中国人对腐败、裙带主义、谎言、官员的傲慢——和使用因特网时横加的麻烦感到极为厌恶。

   美国政府不愿意资助可以让中国和伊朗人民翻越防火墙的代理服务器。这是因为最有效的躲避审查的软件由法轮功所设计,法轮功是被中国政府所仇视的宗教团体。担心的是中国会非常生气。但是我们不能就此知难而退,我们有极大的动力去凿开保护专制政权的防火墙。

   中国年轻人的这种心情使我想起了1980年代的台湾或南韩或印尼,一个教育水平不断提高的中产阶级——暴虐政府开明政策的受益者——越来越无法忍受他们那令人窒息、以施惠者自居的政府。终于,在每一个国家他们结束了一党专制,实现了民主。

   中国领导人当然害怕同样的事情发生,而这可能是他们不顾一切镇压异议人士的原因。但这正如我所说的,这些显示的是弱点,而不是力量。

   中国共产党的最大成功是三十年的可观的经济成果,与之一道的有远见的政策和令人瞩目的管理。它的最大失败是拒绝在政治上变革以适应改革而产生的中产阶级。它最软弱的地方是它越来越难使人民产生尊重或害怕之心,而越来越多的只有厌恶之心。

   

   原文链接如下:

   http://www.nytimes.com/2010/04/01/opinion/01kristof.html?scp=1&sq=china,%20concubines%20and%20google&st=cse

(2010/04/1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