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化诗文钞
[主页]->[人生感怀]->[张化诗文钞]->[致漂泊在异国他乡的游子]
张化诗文钞
·愛的哲學
·愛的箴言
·自由,愛情
·海和天
·帆和風
·雨中
·愛和荊冠
·
·別十四行
·假如能夠選擇
* * *
·洪水時代
·竹林
·暴風雨
·雕像
·瀑布
·小草
·野花
·我不是……
·我願
·海葬
* * *
·雨霽
·
·我是一匹马
·悲雪
·五弦琴操
·長久沉默之後
·海峽
·冬天降臨
·飄水花
·嫦娥奔月
* * *
·道路、橋、窄門
【慎終追遠】
·紀念屈原
·紀念苏东坡
·拜謁中山陵
·溪口行吟
·祖父三年祭
·哭 亡 父
【詩雜編年】
·他沒有名字
·月下放歌
·小溪
·人生哲學
·顛倒奇想
·無題
·我的墓誌銘
·?感
·夢啊
·雨中煙囪
·黃荊山志感
·月下獨坐
·中秋明月
·睡眠皇圖
·夏啊,回來啊!
·赤壁夜話
·赤壁月歌
·初夏之夜
·夏月夜談
·我的自白
·詩 人
· 山裡行
· 旅 居
·生 命 草
·涼 風 頌
·當我死時
· 嫦 娥
·东湖剪影
·題歸元寺
·山中素描
·進步頌
·世 道
·活剝海涅詩《世道》
·我是一匹馬
·我愛你啊,祖国!
·平居小札
·星 星
·我站立在珞珈山上
·寄小朋友
·黃果樹瀑布
·戰爭與和平
·
·紅燈,黃燈
·四時看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致漂泊在异国他乡的游子

   
   
    致漂泊在异国他乡的游子
   ——从对对酒当歌君的讨伐说起
   

   
    对于对酒当歌君的一篇短文,竟然招来如此地谩骂和挞伐,你不能不惊诧,你不能不疑惑:今夕何夕?今地何地?今世何世?“月明星稀,烏鵲南飛”“不知有汉,遑论魏晋”?!
   
    仿佛还停留在魯迅的小说《阿Q正传》《狂人日记》之中,仿佛还停留在奥威尔的寓言《1984》《动物庄园》之中。……
   
    你看,他们是多么地专横跋扈,开口就是骂街:什麽“楼主脑残,鉴定完毕!”什么“法輪功份子”,什么“楼主是不是法轮功练得走火入魔”“如果真是法轮功就不要让他在华人街上发帖”,还有什么“民运份子”……你看,他们是多么地不可一世,开口就是骂娘:什么“瘋子”“酒瘋子”“酒鬼”“女酒鬼”“要不再招人骂了, 这样对不起你的父母, 什么都是错 ,但你父母生你应该没错吧”……他们自认为骂人是对的不说,还要把别人的父母拿来“陪斩”,这是不是也太没有“道德底线”了呢?!他们反对别人兜售所謂的“酒式民主”;而他们自己却在那里拼命地贩卖他們的“党式民主”,把这个人打成“份子”,把那个人打成“份子”,是要搞阶级斗争吗?搞无产阶级专政吗?搞对号入座吗?那么,是否也要反问一下你們自己,也是一个什麽样的“份子”呢?你们真是“無知者無畏”,你们真是水平高,也得了些毛的嫡传,但于毛的“阳谋”“引蛇出洞”“毒草可以肥田”“让人讲话,天不会塌下来”,对不住,忘记了!你们既然要打“擂台”,没有君子品格好说,没有绅士风度也好说,但起码要有一点点本领,起码要有一点点气度,起码要懂得一点点基本常识,起码要遵守一点点游戏规则;不要老是让那些专制、极权思想和党化、奴化语言,在你们的头脑里和舌头上跑马,拉屎,撒尿!你们既然上了“擂台”,就请須知,就请切记:水是点不着灯的,纸是包不住火的,光明是遮不住的,真理是骂不倒的,辱骂和恐嚇也絕不是战斗!
   
    1917,1949,……历史不幸地陷入了撒旦的“鬼打墙”,仿佛还停留在《饿乡记程》《赤都心史》,血字的大陆,红色的中国……
    
    “读史可以明智”“以史为鉴知兴衰,以人为鉴明得失”“兼听则明,偏听则暗”“你可以在某一时间欺骗所有的人,也可以一直欺骗一部分人,但你不可能永久欺骗所有的人。”
   
    从前,毛时代三十年,红海洋,大饥荒,和平时期八千万人的非正常死亡,毛太皇帝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舆论一律”“不须放屁”。大陆的老百姓真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既无知情权,也无说话权,从出生到死亡,从小学到大学,被强迫接受“伟、光、正”的党化“洗脑”教育;所以,全社会从上到下,充斥着“瞒”和“骗”,“假、大、空”,把党的思想当成自己的思想来想,把统治者的话当成自己的话来说,也就不算奇怪了!倒是到了现在,有一些冒死“翻墙”漂泊到了自由世界的人,已拥有了充分的条件接触全方位的资讯;却还是不用你自己的脑袋想,不用你自己的眼睛看,不用你自己的嘴巴说话,却还是要做党话武装的机器人,官话塑造的木头人,却不愿意去做一个知事达理的明白人,这才真是可悲可哀可叹啊!而今,后毛时代三十年,胡氏“和谐”只不过是“四个坚持”的遮羞布和变调而已,草泥马大战河蟹,“草民”“冤民”“访民”,此起彼伏彼伏此起,前仆后继,一年十万起以上的群体性抗暴事件,中共当政者的统治确实有所弱化;但这不是统治者的恩赐,而是人民群众前仆后继地抗争得来的:一是、“苏东波”之后,世界的风向和潮流变了,二是、有了互联网,“金盾工程”和“绿霸”也“和谐”不了人民大众了。三是、海内外争自由争民主的人增多了增强了,德国的柏林牆已倒塌,大陆的“柏林牆”也在倒塌,人們更加勇敢地“破墙”“翻墻”。孙中山说:“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正是此之谓也!
   
    林昭有《普罗米修斯受难的一日》,艾略特有《荒原》,拜伦有《哀希腊》,何须问风有哀中国——《新月.海峡.雪》,“人血不是水,滔滔流成河”,纤夫啊,醒来吧!游子啊,归来吧!“何须问风,这世界难道,总由那风来统治吗?!这是什么时代了,这个世界应该是属于人的啊!”!
   
   2010年1月 于 巴黎
   
   
   
   
   

此文于2010年04月27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