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铮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曾铮文集]->[从优昙婆罗花谈起]
曾铮文集
·发展不是硬道理
·色情还是艺术?
·色情还是艺术?
·儿童色情泛滥带来的隐忧
·澳洲的部长不如中国的城管
·澳洲的马与中国的人
·西方的“办公室恋情”与中国的“包二奶”
·从悉尼世界青年节看宗教信仰
·澳洲版“三峡工程”的命运
·从澳洲的色魔想到中国的杨佳
·澳媒报导奥运 看穿开幕式“玄机”
·澳洲“排污交易计划”的三个看点
·迈塔斯报告震撼国际器官移植大会
·“中国造月亮即将着陆”
·“中国造月亮即将着陆”——Not Beijing, but faking?(不叫北京,叫造假?)
·中国股市的实质 (上)
·凤凰台节目提供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新证据
·秋江水冷鸭先知
·中国股市的实质 (下)
·从欧卫事件看中共最怕
·比比中澳两国的义务教育
·想结婚吗?先拿个学位
·张丹红事件解析 (上)
·张丹红事件解析 (下)
·选民用脚投票 澳政坛"变天"时代到来
·澳洲政坛新贵、"史上最富"总理侯选人坦博
·新闻简评:墨尔本市长苏震西退出澳洲政治舞台
·三千万与四百二十亿的不同遭遇
·评新华网《卫生部等5部门制定三聚氰胺限量》
·教育经费-压在中国百姓身上的一座大山
·中国能救澳洲吗?
·澳洲是否会陷入美国式经济危机
·我看澳媒对悉尼留学生坠楼案之报道
·澳洲昆士兰大学生采访曾铮并制作揭露迫害法轮功短片
·瞧瞧人家的"问责"!——兼议三聚氰胺限量
·视频:评澳洲新反恐法生效后被捕的第一名嫌疑人哈尼夫案
·此报告非彼报告
·视频:北京奥运绕不过去的两道坎
·视频:胡锦涛面临的内外交困
·澳总理陆克文执政周年“小结”
·我对澳洲人民进行了爱国主义教育
·视频:【澳媒观察】APEC与澳洲的“外交洗牌”
·图片游记:澳洲最老内陆城Goulburn(一)
·图片游记: “往日的美丽”————游世界上最大个人古董级茶壶收藏馆
·游Goulburn:啤酒中的“阴谋”和秘密——澳洲最老内陆城Goulburn(二)
·视频:【澳媒观察】西澳百年老屋被拆引起的争议
·永不会“饿死”的Goulburn地主以及…… ——游澳洲最老内陆城Goulburn(三)
·视频:【澳媒观察】中国人到澳洲旅游遭遇的陷阱——准备到澳洲旅游的朋友看过来!
·视频:【澳媒观察】联邦大选 鹿死谁手
·澳洲的离婚及孩子"共同抚养"问题
·视频:【澳媒观察】联合国的腐败和堕落
·大雪美景·极品泰山(一)
·曾铮今天申请成为中国过渡政府新公民
·组图:大雪美景·极品泰山(二)
·杨师群被告密,原来是为法轮功和九评!
·申请成为过渡政府新公民之补充说明
·视频:【澳媒观察】大把撒钱的競選
·视频:【澳媒观察】维州警官泄密丑闻引起的震动
·视频:【澳媒观察】工党获胜分析及展望
·视频:【澳媒观察】气候变迁:澳洲Vs中国
·视频:【澳媒观察】从一次州葬看澳中维权者的不同命运
·视频:【澳媒观察】山西黑窑奴工最新内幕
·视频:【澳媒观察】小医生打败大政府的故事
·澳媒聚集中国“农民土地革命”  
·悉尼歌剧院及其设计者之“世纪恩仇”
·视频:迟来一百多年的道歉
·视频:澳洲和日本的“鲸鱼”之战
·视频:从中国雪灾看澳洲的灾害应对
·视频:评澳洲新总理陆克文的中国政策
·视频:澳洲卧龙岗市女官员性贿赂丑闻
·CHINA IN 2008
·视频:澳洲人关于北京奥运的二十个和一个
·组图:圣诞前夜的悉尼
·组图:悉尼圣诞橱窗装饰集锦
·澳主流杂志邀法曾铮评08年中国大事
·视频:想结婚吗?先拿个学位
·视频:澳洲媒体热议“克文诤友”
·图片游记:可在树梢上散步的悉尼伊拉娃娜公园
·(中国聚焦第57期) 高校中的“反革命”事件
·视频:澳洲2020精英高峰会
·视频:印度司机“闹事”给澳洲带来的贡献
·比比澳洲的真精神病与中国的假精神病
·视频:澳洲施“休克疗法”应对气候变迁
·澳警击毙少年将引发骚乱吗?
·视频:四川地震带来的挑战
·视频:发展不是硬道理
·视频:曾铮为澳媒点评中国大事
·视频:色情还是艺术?
·今日完成向中国过渡政府纳税程序
·视频:儿童色情泛滥带来的隐忧
·视频:澳洲的部长不如中国的城管
·望子成龙缘何招致“飞来横祸”?
·由两岁孩童“狂涮”艺术界想到的
·视频:澳洲的的马与中国的人
·《九评》点中中共死穴
·视频:澳洲及西方如何处理办公室恋情
·视频:澳洲版三峡工程的命运
·视频:从排污交易看民主决策
·“返乡的单程票”
·视频:澳洲的色情犯与中国的杨佳
·视频:澳媒报道奥运看穿开幕式“玄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优昙婆罗花谈起


   【聚焦中原】 第八十五集-曾铮:由优昙婆罗花谈起
   
   2010年3月21日 星期日 节目长度:25分55秒
   

   点击此处收听“希望之声”【聚焦中原】第八十五集-曾铮:由优昙婆罗花谈起
   
   亲爱的听众朋友您好,欢迎收听《聚焦中原》,这一次节目我们邀请的嘉宾是作家曾铮女士。
   
   曾铮:优昙婆罗花,据现在的报导来看,最早发现这个花的是1997年的时候,在韩国的一家寺院当中。当时的方丈在一个金刚如来像的胸前,发现了24朵优昙婆罗花,因为韩国据说有40%的人都是信佛教的。从那以后,后来又陆陆续续在别的寺院当中也发现,现在大家在网上看到很著名的一张照片就是一个佛像的面部开着优昙婆罗花。
   
   实际上佛经当中对这种花早就有记载了,“优昙婆罗花”它是印度语,就是古梵语、古印度语,它意思就是说灵瑞花、也叫空起花、也叫起空花。那它的意思就是“优昙婆罗花为祥瑞灵异之所感,乃天花,为世间所无,若如来下生、金轮王出现世间,以大福德力故,感得此花出现”,意思就是说,佛经当中也记载,这种花3000年才开一次,它的出现就意味着转轮圣王在人间正法。
   
   那现在的佛经记载,刚好是三零多少多少年,也就是3000年一现的花,那个时候也刚好是现在。从最近几年开始,已经有非常大面积的优昙婆罗花的报导出现在世界各地、在中国大陆。比如说你到网上去,尤其到大纪元网站看,他有优昙婆罗花的专题,你打“优昙婆罗花”去搜索,就可以搜索到非常非常多的报导,而且有大量的图片,有的是那种非常详细的显微图片,就是用显微镜把它放大。
   
   特别是香港网站上有一些文章,真名真姓的,他自己是一个博士,叫刘超祺,他在西贡自己有一个小房子,里面开的花现在据说有600多种了,陆陆续续这么多年开的。那么他做了非常大量的研究和详实的报导以及显微的图片。所以现在在全国、全世界包括中国各地,都已经不是非常稀罕的事了,尤其是在海外,你能够看到这些自由网路上的报导,已经可以说是非常普遍的一种现象了。
   
   我想会开始报导,主要是它出现了,因为这种花不是通常意义上我们能够在任何地方见到的花,它出现和开放的地方,要在一般的花来看,根本不可能的。它有时候长在钢管上,有时候长在木头上,有时候长在玻璃上,有时候长在瓦片上,什么汽车门把手上、防盗门上,然后有时候也长在其他的花的叶子上头,或者是葡萄上面、苹果上面、香蕉上面,很多让你匪夷所思的一些地方它都开放了。
   
   那么它大面积的出现,因为新闻报导就是这样的,它只要不是一个平常能够见到的,是比较稀奇的事,自然就会引起媒体的关注,会引起媒体的报导。再加上我刚才谈到,佛经当中本来就有对这个东西的记载,那么信仰佛教的人,或者是对佛经有一定研究的人,他们也是在想:在2000多年前释迦牟尼佛时代的时候,祂也有谈到,当这种花大面积在人间出现的时候,可能人间会有大事出现,或者金轮圣王或者转轮圣王要到人间来正法。
   
   结合着现在这种花的开放,还有这些年世界上很多各种各样事情的发生,有很多人也慢慢在想,为什么佛经当中所记载的现在出现了,这也引起大家的思索吧。
   
   我觉得首先是这种现象出现了,然后有这种报导,尤其现在这种网络和科学的发达,能让人图文并茂的看到这种花在显微镜下是长得怎么样的,不是像中共的媒体或者所谓的专家,非常不负责任的说,这是虫卵什么卵啊。这并不是你否认就能否认得了的,就像我刚才提到了香港的刘博士家里开了几百朵花,他做了非常详细的观察、非常详实的报导,你能够看到显微镜底下优昙婆罗花的花蕊和花瓣开放的样子,它跟虫卵有非常大的区别。
   
   因为有这些现象的出现,大家慢慢去想,它的出现意味着什么?你说从植物学上,从任何上面你归纳不到任何地方去,自然会引起人们对很多事情的思考。
   
   大家都知道,从中共产生的头一天开始,它就是无神论的,它否认现存所有人类的文明,砸烂一切所谓现存的人类社会秩序。特别是中国共产党上台以后,大力的鼓吹无神论,在文化大革命中反四旧,破除封建迷信,把所有中国古代传统的几大宗教,包括传统的文化统统当作什么四旧、封建迷信,统统都打倒。
   
   优昙婆罗花的出现本来就是佛经当中记载的,这个名词本来就是佛家的名词,它所带有的寓意,能让人们联想和思索最基本的对于生命、对于世界,对于人世间所发生的很多事情跟共产党所宣扬的无神论的不同看法。就是说如果它一旦承认了佛经中讲的事情,几千年之前讲的事情现在在人间发生的话,那么就等于从根本上动摇了共产党理论的基础,或者它赖以维持它政权的基础,这对它来说是一种极大的恐惧。
   
   所以你就会看到那种非常可笑的现象,在海外明慧网上就可以看到这种报导,说某某法轮功学员家里出现了优昙婆罗花,然后他自己照了照片也好,或者他自己向海外明慧网投稿也好,就这么一件事情,过了没两天,中共就跑到这个学员家把这个学员抓起来了。这在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听起来都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他们家出现了这种花,他如实的报导一下,为什么你因为这个就恐惧到要把他抓起来的程度呢?
   
   其实说奇怪也不奇怪,因为中共这么多年来所能够赖以统治中国的理论基础就是这种无神论,尤其这么多年来它把中国搞得到民怨沸腾,搞得一团糟,它的合法性受到了强烈的质疑。所以说如果它所赖以生存的合法性,什么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它的这种无神论,受到一点点挑战的时候,那都意味着是对它政权合法性的严重挑战。中共动不动就说亡党亡国,它真的把优昙婆罗花这事情也……对它来说也是一个亡党亡国的、很可怕的事情,所以它会极力去封杀这种事情也是不奇怪的。
   
   这些年它所谓的改革开放以后,庙也建起来了,和尚也发工资了,现在又在世界各地建孔子学院。对于佛教、传统的文化、儒教这种表面的形式它允许你恢复,但是真正一旦涉及到核心的东西,一旦涉及到有人会真的去相信佛经上所说的事情,多少年前的预言正在今天展现的时候,一旦真的触及到这种核心的内容时,它马上就不能容忍,这种事情它不敢让中国人民知道。
   
   最近比较有意思是中共官方的媒体中新网报导了,在江西庐山地区某某居士家里出现了优昙婆罗花,这个报导可以说是很正面的报导,他也否认了原来讲说是虫子的卵,草螟虫的卵。这一报导之后,大量的其它什么人民网等等……现在在谷歌上去搜,大概有上千种、几千家,各种官方的媒体都去转载了。当它报导之后,海外的《大纪元》媒体也去转载了它所报导的事情,但过了两天它又赶快删除了,然后到处去找就找不到了。
   
   也有人分析,这事情本身就说明,可能中共现在里面也不是铁板一块,或者也有人对中共镇压法轮功有所疑虑,或者不得人心。其实如果能真正接触到自由媒体报导的这些人,他就知道近几年大量海外的媒体,《大纪元》也好,《新唐人》也好,这些媒体都大量的报导了优昙婆罗花在全世界各地的出现。
   
   包括美国神韵艺术团去年的巡回演出,也有一个舞蹈叫作《婆罗花开》,当时真的是在全世界影响很大。国内可能有的能够接触到这个报导的人,他也知道报导优昙婆罗花最多的是什么样的媒体在报导,就是海外的《大纪元》这些媒体在报导。所以它在国内这个时候也出现了,它也由这种角度去报导的时候,甚至它还说被海外广泛报导的这个什么花在我国也出现了。从这一个方面来说,它间接的承认了海外这些自由媒体的报导,或是说这些自由媒体的说法。大家就在猜测里面是不是有人对镇压法轮功有不同的看法,他用这样的方式来透露这样的消息,或者是来表达他的某种信息,当然也可能是,也可能不是。
   
   但对于中共中宣部掌管宣传的这个人来说,他绝对不敢允许这种报导和神佛相关的新闻出现,哪怕你真的是铁的事实,他也要在意识型态上控制着,所以才会出现报导了两天,然后又在海外报导了它的报导之后,他又赶快把它拿下去。这个现象也是让观察人士觉得可能是比较有事情的一种现象,可以讲中共本身也让他非常难堪。
   
   那你从另外一方面讲,咱中国老百姓有一句话叫作: “人算不如天算”,就说你人控制得再严密的事情,有时候也不在你的控制范围之内。去年《锦州晚报》里面就照了一张照片,它本来是要报导街上什么红旗招展,要迎接什么什么中共建政60周年怎么怎么样。可是那个头版头条的那个大图片里面,你仔细一看,那个红旗招展,红旗都是插在那街上的栏杆上,那么在第一个栏杆上面就不知道谁写了个“天灭中共”。
   
   当然我相信这个记者去照这张照片的时候,他没有看到那几个字,他眼睛看到的是红旗,那么登照片的时候,中共的这些媒体都是层层要审查的,层层审查的人也没有看到,但是当它一旦被印出来的时候,那么这么多广大的读者,这么多双眼睛去看的时候,就有人看到它。那这种就叫做鬼使神差,不是说他算计到了,我要把这个东西拍下来,他如果真拍下来,他绝对不敢放上去,他不知道,但是这样一个信息在《锦州晚报》的头版上,“天灭中共”,什么“三退保平安”,这样的信息就透露出来了。
   
   就包括贵州现在传得非常有名的一块石头“中国共产党亡”,中共把它起了个名字叫作“救星石”,它只宣扬前面那几个字──“中国共产党”,不去提后面灭亡的那个“亡”字。但这就是天意,不管你用任何方式,有时候就以让你算计不到的方式,今天露出来一点,明天露出来一点。
   
   但是事实上我觉得真正有思考能力的人,他就会去想为什么会这样,中共就是铁板一块的对媒体控制,为什么还三番两头控制不住,今天冒出来一个这个事情,明天冒出来一个那个事情?当然你可以说可能是体制内有人同情法轮功,但是反过头来,你也可能想,这就是人算不如天算的另外一种表现。
   
   对于优昙婆罗花为什么现在大面积的在全世界各地,包括中国各地开放?可能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其实几千年之前佛经中就有记载,那也就告诉了你,今天它的出现意味着什么。也许转轮圣王也好,金轮圣王也好,或者在人间传正法也好,祂到底是不是真的?或者它到底对映着今天人间发生的什么事情呢?
   
   那么转轮圣王到底是谁呢?祂在人间正法指的是什么呢?这个事情为什么中共媒体会去封锁呢?因为确实祂存在着,我觉得这是对于人怎么样去看待这个世界,看待这个生命,看待人生存价值的一种很大的挑战。可能有的听众朋友会觉得比较抽象一点,比较形而上一点,但是实际上这个东西讲出来又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是对我们每个人都非常相关的一个问题。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