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紫电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紫电]->[封建驳正]
紫电
·就《五驳马克思主义》一文的争论答二马
·核畸变能—人类未来的能源
·日本式经营证明了东方文化的成功
·是有效需求不足还是供给能力不够
·五驳马克思主义
·人权--中国人的梦
·21世纪的黑幕
·就《五驳马克思主义》与马虻商榷
·为和平祈祷--写在911
·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反动本质
·第三封建的兴起
·响应联合国“世界人权年”活动
·中国公民向联合国请愿书
·6•4—19周年祭
·边际效用下的社会财富
·中国没有经济学
·谁在人权日践踏人权
·论人权是国家权利的渊源
·纪念《世界人权宣言》发布60周年
·就桑德施耐德教授等49位欧洲先生为张丹红辩护一役致德国之声的公开信
·强权之下的瓮安6•28
·中国公民向联合国请愿书
·贵州民间人权年活动纪要
·中国政府为何害怕“世界人权宣言
·贵州公民国际人权年活动纪要
·响应联合国“世界人权年”活动
·致:“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基金会”
·经济与政治
·渴望自由 渴望人权
·文学的时代印迹
·为伊拉克人民欢呼
·权利回归——弱政府强国民
·也就《五驳马克思主义》与马虻商榷
·就《五驳马克思主义》与马虻商榷之二
·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反动本质一
·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反动本质二
·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反动本质三
·马克思理论的终结一、时代世界观
·四、商品
·五、商品交换
·六、剩余价值率
·七、良好的愿望
·封建驳正
·马克思意识形态经济学扭曲的商品价值
·严冬下的中国人权
·人类文明的倒退——记“世界人权日”灾难
·终结马克思主义绪论
·终结马克思主义一
·终结马克思主义二
·终结马克思主义三
·终结马克思主义四
·终结马克思主义五
·终结马克思主义六
·终结马克思主义七
·终结马克思主义八
·终结马克思主义九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一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二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三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四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五
·救市如何能凑效
·六•四诉求追忆
·化武攻击下,人类要向何处去?
·一党专制猛于虎
·产业协会宣言
·中国产业革命问答
·看不见的手被看见——商品价值说
·自由的力量
·中国公民致加拿大国人民的感谢信
·救市如何奏效
·核畸变能
·反动无耻的马克思主义
·蓝星末日
·马 虻 曲
·马克思主义强盗
·丧尽天良的共产党官员(我的维权路一)
·丧尽天良的共产党官员
·讨伐马克思主义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封建驳正

   —民主与封建的二律背反
   内容简介:人类社会的国家政权只有两种建立方式。一种是一部分人强制封固建立的,叫封建政权或封闭建政,另一种是全民民主建立的,叫民主政权或民主建政。
   
   正文:
   封建起于什么时候,历史考证含糊不清,很难定论。究其原因,与古今学界对“封建”一词的含混解释甚或与辞源相悖的谬误运用不无关系。

   当今学界对“封建”只认定在国家的分封状态下,这与西方的认识多少有些牵扯。西方是层层分封,大封建套小封建,封建方式与我国周朝的分封诸侯有点点相似。于是,像“封王建国”和“封侯建邦”才叫封建的定论封住了人们从辞源出处认识原词的眼睛,都认为分封群王诸侯才叫“封建”。并以此认定中国自秦朝以郡县制取代了分封制后,中国就不再有“封建”,不再是封建社会了。
   就连柳宗元也持这种观点,他的“公天下之端自秦始”之说(见柳宗元《封建论》),大赞中国自秦以后(实际是汉初开始)实施的,以科举选拔任命各级官员的郡县制是公天下的社会。柳宗元本人就是通过科举走上的仕途,如果像周天子那样将天下分封,或者像西方帝王那样层层分封,就没有了他的官做。柳宗元实际是把科举制称为“公天下”的社会制度。
   至于民间,自然跟随主流,特别是当今在马克思主义的花哨宣传下,就只把封建当作陈习陋俗的代名词。
   但中国字、词的产生和形成是我们先人的表意,有形、有体、有源、有意。这方面,西洋人比我们的祖先要欠缺得多,我们大可不必在乎洋人如何用词。就“封建”一词而论,辞源上明确载明为“封植建国”之意。
   其词来源解释详细:封与固相通,为封固、封定、封闭之意,也与赐相通,亦有赐予之意。
   “封”最早是指封疆固土,立封于疆为界。早期部落的疆土面积并不很大,各部落划界封疆,其中的社会政体形式多样,规则各异。“封”字起于“从土,从寸,守其制度”。但此时的部落社会却难以用封建政体来概括。
   而“封赐”则是在疆土面积逐渐增加时,出现了分封疆土,封王建国或封侯建邦的现象。可见,封赐是封固的后补,分封是封建的次生形式。把分封称为封建是恰当的,但不能取代封建,更不能成为封建的唯一表达形式。古代黄帝一统天下时,他的封禅和东、南、西、北大帝与他的中央政权是联邦还是邦联关系?这种关系下的受封是不是封建制?中国史学没有把这个时期称为封建制社会,因为它说不清楚,就只概括为三皇五帝时期。
   之后的夏、商、周时期,史学上划分就比较明确。夏、商两朝虽然也有分封诸侯的现象,但其各路诸侯与中央政权保持的是一种从属或类似联邦制性质的紧密关系,这两个朝代都在制度上和社会伦理上明确了人相奴役的合法、合理性,所以史学上称它们为奴隶制社会也有一定道理。但严格说来,它们也应该属于封建制社会。
   因为与我国这个时期容许人相奴役相似的美国废奴运动前,以及欧洲的相当时期,这些国家大量的奴隶劳动也是在法律和社会伦理公开承认其合法、合理下存在的。如果把这些国家也称为奴隶制国家,是否恰当?而这些国家,如最典型的美国,它的国家政权是由享有充分政治权的公民或者说是全体白人民主选举下建立的,是一个真资格的白人民主共和国,所以史学上没有谁将这个时期的美国称为奴隶制社会。
   周朝却不同,周武王不但分封天下予各有功之臣和亲族,建立了非常松散的邦联制帝国,还大举推行井田制,将农民从强制集体劳动中解放出来,农民开始享有自由民的权利,有事实上的迁徙自由权。此时虽然有田地约束,但是在相对松散的邦联制诸侯各国普遍鼓励农耕的政治环境中,在大中华沃土无边的自然环境中,农民完全可以自由地选择居住国,这对促使各诸侯国王改善本国政治和社会环境起到了很大作用。
   这是一个真正意义的封建邦联制帝国。它的诸侯各国国土是由武王封赐的,各诸侯国与周王自封的王畿之间并没有多少从属关系,所负义务也很有限。
   我们应该看到,这并不是封建的开始,而是封建的一个文明阶段。它的一个突出特征,是中央权利的分化,也即是权利的弱化式封建,是地方自治的封建方式。它的缺陷在于国王是世袭的,封定的,要不然,它就会和今天的美利坚一样阳光灿烂。
   可见,封建只是在中晚期才指封赐疆土、爵位,是帝王对其家族成员和功臣的封赐。这种封赐既有地域的封赐也有爵位即权位的封赐。并且,它并不旨在封定疆域,而是意在封定政权。当然不仅只是分封,也包含自封,如周王室的王畿之地和王畿的权利就来源于自封。
   因此,封固政权才是封建的实质。古代黄帝分封时,公、候一百户,伯爵七十户,子、男五十户,他们要的正是收取贡赋。因此,封固疆域只是形式上的封建,封固政权才是实质上的封建。
   在“封建”一词中, “封”是权利的固定,建立一个封固不容变更的政权体系就是封建过程。
   有的学者认为,秦始皇以后实施的郡县制只是帝王专制制度,不是封建制度。这是不准确的。因为专制是就政治而言,封建则是就建政而言。
   秦以后实施的皇族中央集权制政权是皇帝家族自封的,是不容他人颠覆甚至不容他人染指的政权,如何不是封建政权?
   前面说到,封建起于什么时候难以定论。就像封建止于什么时候也难以定论一样。今天的世界封建政权普遍存在着,尽管民主政权也在世界的一偶开始盛行并成为时代的主流。但封建依然在民主阵营的绥靖下顽固地与文明对抗。这种现状最突出的就是对“封建”的曲解,这种曲解使得连封建主自己也在一边咒骂封建一边嘲笑民主。却不知民主与封建有如哲学上的二律背反,是两个非此即彼并且相互排斥的事物。
   综上所述,人类社会的国家政权只有两种建立方式。一种是一部分人强制封固建立的,叫封建政权,无论它是分封建立的还是自封建立的,性质都一样;另一种是全民民主建立的,叫民主政权。
   民主否定了封建的合法性,它建立的国家政权除了定期更换国家元首外,人民还有随时弹劾官员的权利,谁也不能封霸天下。
   “封建”既已解剖明晰,那么不难看清古今各类政权的本质。我国周朝以前的国家政权基本上是分封式封建政权,秦至清期间则是自封式封建政权,我称它为中央集权科举制封建政权。辛亥革命后,民国废弃了封建,实现了短暂的民主。但是很快,日本强盗和俄国佬帮助共产党推翻了民国,又恢复了用暴力封闭建立政权。这是中国新封建的开始,也是中国历史上最地道最霸道的封建政权过程。即便是狂暴的历代皇帝,他们封固国家权利于一身,还是用科举制选拔文人,使天下人人有机会竞争参政。中共政权却不,它不但封固了国家一切权利,它的层层官员都必须由共产党根据紧跟它的程度来封,它是从头封到了脚。
   这是一个阿谀奉承的愚昧小人走红、走俏的社会,推行的是:中央集权紧跟制封建制度,它使中华的大好河山始终掌握在一群愚昧小人手中。
   封建政权无疑为政治专制提供了为所欲为的条件。但在我国古代封建制度中,从周武王推行分封式封建到各代皇帝推行中央集权自封式封建,始终都系统地推行着王道政治。
   从周公制定周礼,在周朝规范王、侯及官员建制规则,到孔子及门生们大力推崇、传扬周礼,用仁、义、礼、信弘扬王道,使我国古代的王道政治有严格、规范的准则,是帝王们克制自己的一道底线。并且,中国历代帝王没有不敬天、地,不畏鬼、神的,这也是一道帝王们不可触及的底线。
   但是中共重新封建政权以来,他们只尊崇马克思主义中的唯物主义和暴力加剥夺主义。古代封建主倡行的王道,是他们嗤之以鼻的东西,什么天、地、鬼、神,更不在唯物主义话下。
   政治极权在没有任何底线可守之下,如何不至其极。
   
    紫电
   
   原载:民主中国
   

此文于2010年08月17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