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中共是个隐蔽的塔利班]
余杰文集
·对中学语文课本中所选杨朔散文的反思
·驳季羡林先生论中西文艺理论
·读奥威尔《动物庄园》与《一九八四》
·读陈寅恪的诗
·杜拉斯:爱是不死的欲望
·焚书
·读《殷海光•林毓生书信录》
·法西斯:未死的幽灵
·嘴踢足球
·重读杨绛
*
*
3、《说,还是不说》(文化艺术出版社)
·《说,还是不说》自序:言说的自由
·为谁擦皮鞋?
·教育杀人
·魔鬼学校
·“我们就是法”
·是在读书,还是在坐牢?
·仅有“焦点访谈”是不够的
·孩子的书包有多重?
·用法西斯的方法打造的“神童”
·我见过的林庚先生
·杀,还是不杀:读伍立杨《鬼神泣壮烈》
·“我是警察我怕谁”
·评《克林顿访华言行录》
·读《阳光与阴影——阿尔贝•加缪传》
·俄罗斯之狼
·捍卫记忆
·你从古拉格归来
·人之子
·诗人:在天堂与地狱之间
·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读《控制腐败》
·俩人行
·那些岁月,那段爱情
·龙飞九天
·摩罗何以成为“摩罗”?
·读《思忆文丛》之一:一个人的命运与一代人的命运
·读《思忆文丛》之二:若为自由故
·绅士与流氓评朱苏力《法治及其本土资源》
·走向自由之路:读《北大传统与近代中国——自由主义的先声》
·签名,还是不签?——再谈昆德拉与哈维尔之争
*
*
4、《尴尬时代》(岳麓书社)
·《尴尬时代》目录
·序:一面破碎的镜子
·“人”为何物?
·出洋相
·法律第一
·股市狂潮
·关注东北
·韩国亡国
·沪上美容术
·假照片:第三十七计
·名片背后
·跳舞场
·伟人华盛顿
·物价与民生
·洋灯洋火
·自由从言论开始
·端方不端
·辜鸿铭的幽默
·红顶商人胡雪岩
·酷吏如屠夫
·腊肠下酒著新书
·末世豪情
·倭仁与同文馆
·油浸枇杷核子与玻璃球
·“总统”与“太监”
·裁缝与官
·大禹的子孙们
·雀戏泛滥
·鸵鸟政策
·伪君子云集
·酷刑之下焉有勇夫
·自革其命
·大哭时代
·凤凰生何处
·复辟喜剧
·考据学的反思
·民间话语
·末路不可怜
·素足天成
·秀才与名士
*
*
5、《想飞的翅膀》(中国电影出版社)
·《想飞的翅膀》目录
·《想飞的翅膀》自序:寻觅表达的可能性
·致钱理群老师的一封信
·北大与哈佛
·谁在打孩子的耳光?
·送你们回雍正朝
·头顶上是自己的权利
·靖国神社:为谁招魂?
·余秋雨,你为何不忏悔?
·重走“五四”路
·“另类”原是大多数
·旧瓶与新酒
·来自民间的生命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是个隐蔽的塔利班

来源:观察
    中共的外交政策从来不是“韬光养晦”,“韬光养晦”是邓小平在“六四”屠杀之后的四面楚歌之中的权宜之计。中共的党魁们不仅荼毒国内亿万民众,更试图将共产暴政推广至全球。毛太祖曾云,革命的第一要务,便是认清谁是朋友,谁是敌人。昔日,老毛最好的朋友都是些如蚁附膻的独裁者,如:苏联的斯大林、阿尔巴尼亚的霍查、罗马尼亚的齐奥塞斯库、红色高棉的波尔布特、北韩的金日成等等。今日,中共积极支持缅甸军政权的倒行逆施,挑动北韩金正日政权的核讹诈,纵容尼日利亚和苏丹邓非洲独裁政府的种族屠杀。在此意义上,中共就是一个更具有隐蔽性塔利班组织。

谁是缅甸的“老大哥”?


   联合国安理会对美国和英国提出的缅甸问题的决议案进行表决。美国和英国认为,缅甸国内存在人权、艾滋病、毒品等问题并对地区安全造成威胁,所以需要对缅甸实施制裁。由于中国和俄罗斯投反对票,该决议案未能通过。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王光亚在发言中表示,缅甸问题本质上仍是一国内政,缅甸国内局势并未对国际与地区和平与安全构成威胁。“安理会强行介入缅甸问题不仅逾越安理会职责,而且无助于联合国其他机构对缅甸问题进行正常讨论。”
   我在电视上看到王光亚举手投反对票的丑陋一幕。这是大独裁者对小独裁者的支持,历史将牢牢记载这一刻。这一幕表明联合国的无能和常任理事国具有否决权这一机制的致命弊端。只要这种机制还存在,只要处于一党独裁下的中国仍然担任常任理事国,联合国就无法在推动全球民主化和改善各国人权状况方面有所作为。这次表决是联合国的一大丑闻,也再次敲响警种:联合国的改革迫在眉睫。

   中国在联合国的常任理事国席位,本来是因为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国民政府领导全国军民浴血奋战,中国国际地位大大提升,并在美国总统罗斯福的大力支持之下,才获得的。中共长期破坏抗战大业,夺取政权之后进而僭越此席位,多年来利用此身份在国际舞台上支持独裁政权,为邪恶张目,民主国家却难以约束之。
   中共支持缅甸军政权,一方面是出于政治利益,即通过影响缅甸而获得与西方对抗的筹码。一个独裁的缅甸比一个民主的缅甸,更让中共觉得安心。另一方面是出于经济利益,就像中共在中亚国家的能源扩张一样,缅甸丰富的能源也让中共垂涎三尺。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访问缅甸,访问期间,两国签订了多项有关能源、金融和机械采购的协议。
   中共维护的缅甸当局是一个赤裸裸的军政权。这个政权悍然枪杀抗议暴政的民众和僧侣,如同中共在“六四”屠杀时的所作所为一样。这个军政权囚禁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昂山素季长达二十年之久,推翻了她所领导全民盟在大选中获胜的结果。这个军政权长期受到西方国家的经济制裁,却仍能生存下来,最重要的原因是得到中共的经济援助。而中共的秘密经援,从来没有交付民众及人民代表大会讨论和表决。
   缅甸军政权的腐败程度令人瞠目结舌,大概只有中共才会见惯不惊:缅甸军人执政团首长丹瑞大将为女儿举行铺张扬厉的豪华婚礼,在互联网上流传的长达十分钟的录像中,出现了身穿传统白色礼服、沐猴而冠的丹瑞,他直挺挺地陪着女儿步进大厅,这也是他罕有的不穿戎装的时刻。丹瑞的女儿丹达瑞,则一身珠光宝气。这对新人象征性地一起切开五层高的蛋糕,新郎藻漂温少校将香槟倒入多层酒杯。他们还在洞房里的挂着金色饰带的睡床前摆态合照。据说,婚礼和包括多辆豪华轿车和多栋豪宅在内的结婚礼物,总值五千万美元,相当于缅甸全国民众三年的医疗保障的总和。
   倘若中共真的实现了“大国崛起”的迷梦,那么缅甸、北韩、古巴、苏丹、伊朗、委内瑞拉等独裁政权就可以长长地舒口气了。大小暴君,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所以,促进中国的民主化,不仅是国人奋斗的目标,更是全球民主国家不可推卸的使命。

中共在非洲的“新殖民主义”


   在中非论坛期间,北京处处花团锦簇,活脱脱一个向世人炫耀财产的暴发户的模样。偏偏就是漫天沙尘暴不给胡温面子,让非洲客人们仿佛回到了故乡。四十万辆公车停开,外地车统统被拦在五环路外,鲜艳的彩旗四处飘扬,数千名上访村村民却被押送到河北某地囚禁起来。官方不喜欢的人士,皆有便衣一天二十四小时“保驾护航”。就连根本不认识任何一个黑人兄弟的我,也享受了长达半个月的如此高规格的待遇。
   此次峰会,经济为表,政治为里。中方反复表示,“国际社会应当尊重非洲国家自主选择发展道路”。此说法的弦外之音是:非洲人喜欢独裁制度、喜欢当奴隶,谁帮助非洲人摆脱独裁制度和奴役状态,谁就是不尊重他们的选择和干涉别国的内政。这才是一种赤裸裸的种族主义和殖民主义思想。中共参与非洲事务,在非洲推行其一党独裁的价值观和发展观,积极支持若干独裁政权,投票阻拦联合国干涉苏丹大屠杀,对非洲人民究竟是福还是祸呢?
   中共在非洲有如下四个战略目标:首先,中共的黑手伸向非洲,是所谓“和平崛起”外交政策的组成部分。尽管国内矛盾重重,教育、医疗、环保等领域资金缺口巨大,但中央政府金库充足,为了胡温的面子,为了重现当年周恩来在万隆会议上被“第三世界”国家马首是瞻的光荣,不惜向非洲投入巨资。此次峰会,中国不仅宣布免除非洲国家的百亿外债,还表示继续援助数十亿美元。
   其次,近年来,中共在自由、人权、知识产权、贸易等关键问题上,遇到来自美欧国家越来越大的压力。短期之内,这些问题不可能在中共一党专制的架构内得以解决。因此,中共刻意拉拢包括非洲各国在内的“第三世界”,以扩大其在联合国等国际组织中的影响力,并以此对抗欧美。
   第三,中共通过投资和无偿援助等各种经济合作方式,参与非洲地区丰富的石油和其他资源的开发与贸易,以缓解中国日益严重的能源危机。因为中东地区的利益格局已经基本定格,中共很难插手,只得以非洲和俄罗斯为其能源战略的重点。
   第四,中共竭力打压台湾的国际生存空间。通过在非洲活跃的外交和经援等手段,向该地区五个仍与台湾保持外交关系的国家施加压力,迫使它们早日“弃暗投明”。因此,此次破天荒地主动邀请五个台湾邦交国与会,似乎胸襟开阔了很多,却“醉翁之意不在酒”也。
   综合以上四个方面的意图,虽然当前中共的对非政策不像毛泽东时代那样以“输出革命”为旨归、具有浓厚的马列主义原教旨主义色彩,但仍然是政治先行、经济为辅。中共政权自身在人权问题上病入膏肓,当然不会、也没有资格去参与和促进其他国家改善人权状况,而只会默许甚至鼓励独裁制度在非洲蔓延,在这个世界上多几个难兄难弟总是好事。
   所以,中共在非洲推行“新殖民主义”的说法并非空穴来风——中共在非洲越活跃,其独裁政体和独裁思维就会越深重地毒害非洲诸国,使其离民主自由价值越来越远。非洲国家今日触目惊心的苦难,固然有来自近代以来西方列强的殖民主义的伤害,也有近半个世纪以来苏联和中共政权在冷战背景下划分势力范围、扶植反西方势力的政策的遗毒。如持续数十年的安哥拉内战,其背后就有苏联、中共、古巴等共产独裁国家“运筹帷幄”的影子。
   我也是中国公民和纳税人之一,取之于民的税款究竟该怎样花销,却从来也没有被政府有关部门征询过意见。中共领导人向来以公共财产为私产,如此向非洲各国“天女散花”的慷慨行为,何时方休?

北韩是中共豢养的一条狗


   北韩再次违反联合国安理会决议试爆核弹并发射五枚导弹,引发全球声讨。连一向袒护北韩的中共,也通过外交部发言人之口表达了“强烈反对”。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马朝旭一边声称中方已经向朝鲜表达立场,一边又强调“中国不对任何国家施加影响力”,可谓此地无银三百两也。
   此次北韩实施核爆,确实没有征求中方意见,表明恶犬也有不听主人指挥的时候。近几年来,中朝双方元首多次互访,胡锦涛在访问北韩时,大手笔给出二十亿美元援助,为邓小平时代以来的最大数额,却仍不能满足金氏无底洞般的贪心。两人早已面和心不和,在亲热拥抱中,肚子里各打各的算盘。
   此次北韩核爆,使得朝鲜流氓国家的面目进一步暴露,作为主子的中国也颜面无光。二零零四年胡锦涛号召学习北韩控制舆论的批示,在此背景下顿成明日黄花。在上次北韩核爆之后,中方故意以执行联合国决议为名,在中朝边境的友谊桥上检查进出口货物,这一场景极具讽刺意义——两国的“友谊”已名存实亡。这一次,主人会采取什么样的驯狗术呢?
   苏联崩溃之后,中国成为北韩最大的、也是惟一的后台老板。但独裁国家之间根本无法建立稳定的友谊。中共纵容北韩胡作非为,不是出于毛时代意识形态一致的“兄弟情”,而是怀着“养狗唬人”的私心——利用北韩这个“麻烦制造者”来牵制美国、日本和韩国,缓解自身面对的全球民主化的压力,反过来彰显中国在东亚地区的霸主地位。于是,北韩成为中共对西方外交中的一张王牌。尤其是美国战略重心转向中东之后,中共不时以“北韩牌”拨动美国之软肋,通过主持劳而无功的“六方会谈”,向世界展示其“和平崛起”的力量。北韩当然知道中方的意图,便狮子大开口索取经济援助,利用澳门洗钱,甚至派军事人员越境抓捕难民、枪杀解放军士兵。中共不得不对这个飞扬跋扈的恶犬宽宥有加、隐忍不发,直至此次北韩玩火自焚、并殃及自身,才决意惩戒这只可能伤害主人的恶犬。
   然而,中共对北韩的制裁手段相当有限,很难对其动真格。首先,中共担心北韩一旦崩溃,共产党国家阵营将“遍插茱萸少一人”。仅存的几个共产党国家中,越南的政治体制改革被胡锦涛视为“犯了方向性错误”,古巴的强人卡斯特罗身患重病奄奄一息,若北韩崩溃,中共真就成了孤家寡人。其次,若北韩崩溃,必有难民潮涌入东北。一旦涌入百万饥饿的难民,经济本已不景气的东北将雪上加霜。第三,北韩一旦崩溃,中共将失去在东北亚的外交王牌。若南北韩统一,一个强大的韩国将出现在中国北方。这是中共极不愿看到的情形。
   因此,中国比美日都更加担忧北韩之崩溃。几个半世纪以来,朝鲜问题一直是中国国家安全的溃疡。近代史家郭廷以指出,中国之重视朝鲜是为了东北的安全,因为东北的安全,关系北京的安全。十六世纪末年,日本之进攻朝鲜,目的在先据朝鲜,再图东北,然后直下北京。当时的明朝不得不全力以赴,日本未能得逞。十九世纪末,日本崛起,满清衰落,中国先失去对藩属国朝鲜的控制权,再失去东北的诸多主权。到了日本吞并韩国并着手扶持伪满洲国的时候,中国亡国的危机便迫在眉睫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