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亦忱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亦忱文集]->[删文说明]
亦忱文集
·中国人的文化品格源于皇权专制的塑造
·野夫生涯,国士品格:用一曲挽歌唤来民族魂
·陈年旧事与胡思乱想(目录)
·罪孽不是被历史遗忘就是被历史审判
·读博纪闻:在李劼的思想中感悟谦卑和耐心
·柏林墙:作为孤立自保的符号依然存在于人间
·释永信及其追随者会错过立地成佛的机缘吗?
·三峡工程:作为体制脓疮将带给中华民族恒久之痛
·中国实现历史性转型的机遇真的来了吗?
·拒绝对近代中国历史进行选择性记忆的有益尝试
·我所亲自经历的拆迁遭遇——兼议唐福珍惨案的善后前景
·无聊上网,有趣聊天:与北京网友M聊天记录
·被刑·认刑·缓刑:简议律师李庄的认罪说辞
·唐若昕的悲剧是有缺陷的国企制度给造成的
·虎年之前转贴两篇谈论俄罗斯经济的文章感想
·一句话评春晚
·说不尽的春晚:也从刘谦的魔术说起
·也谈幸福与尊严
·乌纱帽不会扣错脑门:从入仕三年可当副局长说起
·中国人为什么会误读美国人的“自残式拆房”
·史上最帅乞丐“犀利哥”证实了我们的幸福和尊严
·谷歌不需要对中国人的自由拔苗助长
·转帖野夫的《民国屐痕》感言
·转帖野夫的《民国屐痕》感言
·从溃败走向失序的临界点会在哪里?
·鄂尔多斯鬼城:神州可能变成阴间的缩影
·一个韩寒顶100个信访办
·不读书的理由:清华又出了个一文抄公教授
·删文说明
·“历史就是历史,永远不能改变……”
·让“五毛”在头上飘扬确实需要气度
·焦版画创始人钱大统与萨翁的一段情缘及未了心愿
·抄写网络新词的感想
·切实改变社会日益走向暴虐的一个想法
·转帖《中国原色》的感想
·世上无冤枉 牢里没犯人?
·要么认命,要么暴虐:绝望的人是不会去上访的
·杀戮幼童的人造瘟疫该如何遏止和消除?
·留下文强人头的四条理由
·品尝梅宁华式的历史面团:味道好极了
·“天安事件”的结果预测:中国会抛弃金正日团伙吗?
·富士康的自杀潮该如何“切结”?
·富士康情绪:一种令人心真正感到绝望的情绪
·为了忘却的纪念
·中国人如何克服焦虑真正高兴起来?
·懦夫的勇敢(外五篇)
·当大学校长们个个附庸三俗我们这个民族将毫无指望
·拆迁其实可以很和谐
·有多少不稳定事件因为昏官无理蛮干而被激发?
·有多少不稳定事件因为昏官无理蛮干而被激发?(下)
·我想看看昏官何美华的权力和利益链条究竟有多长?
·从商城的摊位纷争看义乌的转盛而衰
·刘晓波获奖会怎样危害中国的和平转型
·西方用软实力干涉中国社会转型的效果会很糟糕
·优雅的宪章帝已上场演技欠佳的影帝该谢幕
·从方肖之争看国人的价值观混乱不堪
·中国有官民公共知识分子吗?
·中国人和美国人都喊狼来,意义却绝然相反
·上海一场大火最终能烧出什么教训?
·上海令人震撼:人心才是一种最伟大的力量
·老朽逾墙感言:践行理想别忘寻找快乐
·当优雅的崔永远遭遇劣俗的周立波
·在郢书燕说之后让子弹乱飞
·“坐着赚钱”的冯小刚为何遭人厌恶?
·埃及故事:喜剧乎?杯具也!
·关于埃及事变的点滴感想
·带着儿女上路乞讨乃是最高级的人权
·钢丝上的舞蹈:为何县委书记会成高危职位?
·从实名殴打举报人事件看义乌基层治理的溃败
·每个人心里其实都有一本黑名
·向海叫魂:失去海权的国家是失败的国家
·今天,我们都是温家宝
·义乌能否歧途知返,会成社会改良的一块试金石吗?
·盗掠奇技转化为“掌权谋私能力”的义乌现象
·从国际商贸城蜕变看义乌的丛林化现象
·晚清动乱全是计划外:在等死与找死之间折腾
·一个常识失效的社会令人不寒而栗
·当司法糟践正义我们都没有美好的未来
·中国最急迫的问题是促使官僚阶层拥有施政常识和良知
·乌坎,会成为中国治理基层溃败的转折点吗?
·为何又是广东走在基层社会治理改革最前沿?
·评麦田人肉韩寒:若想毁掉“公知”请换一种方式
·韩寒的危机:代笔不是问题悬赏如何兑现才是问题
·韩寒制造的一个价值两千万的笑话
·处死吴英为何难以服众?
·当幼稚的韩寒遭遇欺善怕恶的方舟子
·豪车显摆碰不得:富人令人仇视的新标本
·洪晃的选择性同情令人心寒齿冷
·该死的医疗制度与该死的医院和医生
·朝鲜玩火为何会导致杞人的后代睡不着
·李琢是谁不重要,官场的真实镜像才令人触目惊心
·探寻基层政府纠错机制被灭失的原因
·三清山:一个把世界自然遗产官有化的典型
·三清山:一个把世界自然遗产官有化的典型
·为何中菲南海之争选择开战是下下策?
·将巧家县爆炸案与征地拆迁脱钩匪夷所思
·混蛋不分国界:评英国醉汉猥亵北京姑娘事件
·沂南的癣疥之疾为何变成北京的心腹之患?
·看老愚“在和风的假寐中”直言不讳唱赞歌
·与其追誉最美教师不如改善临时工待遇
·中国法治之船会在贵阳“小河”触礁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删文说明

   关于删除《中国基层治理溃败的鲜活标本》一文的说明
   
   文/亦忱
   
   四月十日,本人在主观上出于三年申请退休而不得的极度憋闷和忧郁,和近期在生活中所遭遇的一连串挫折而导致的心绪失宁和五行烦躁,加上自己一直有一种虚幻的心忧天下的情怀,在客观上也是希望自己的后代,能生活在一个政治清明、社会和谐的生存环境中的考量,于是,我就把自己对生活的失意,和对景德镇历届政府在一些城市建设和发展过程中所出现的决策失误,全部归罪于市委书记许爱民这位与我往日无仇近日无怨的上级的上级,而从4月3日起,连续用了3天时间,蜗居于自己的斗士陋舍中,写出了一篇题为《中国基层治理溃败的鲜活标本:解读许爱民现象》的万字长文。

   
   坦率地说,在此文中,我根据自己非常具有局限性的观察和并不深入的思考,放胆批评、谴责乃至公开指控了中共景德镇市委书记许爱民主政景德镇市8年来,存在着许多决策上的失误,甚至有亵渎自己职责的嫌疑。文中,我不仅对许爱民同志说了许多很重的话,也对广大景德镇的老乡讲了一些来自道听途说的故事,我甚至还公然扬言,要凭借自己的一己之力,“打发许爱民回家吃饭”。
   
   自从这篇万字长文发表之后,我收到了全国各地的网友给我写来的许许多多的邮件,接听了许多亲朋好友给我打来的关心加关切的电话,也看了不少网友根据自己的个人观感而写出的一些跟帖评论,在此,我就不一一归纳和回复网友们的留言了。只是在此对所有关心和关切我的朋友们、亲人们道一声谢谢!
   
   也就在昨日下午,当我决定启程前往北京开始我的下一轮流浪生涯而在准备行装之时,非常意外地接到了一位我非常崇敬的老领导从南昌打来的电话,这位老领导在非常关切地询问了我的工作和生活境况之后,嘱我尽快前来南昌一叙,说有要事相告。
   
   于是,我便改变行程,请我一位好友代我退掉此前已经买好了的车票,而假道南昌前往北京。
   
   当夜9点多,我如约来到这位老领导给我在江西饭店订好的客房,并随即告知我已经抵达了南昌。不到5分钟时间,期待中的老领导翩然而至。和阔别了多年却音讯全无的老领导相见之后,我自然是有喜出望外之感。
   
   我问老领导:“您将光平唤来省城有何吩咐?”
   
   老领导说:“我看了你近日写的那篇声色俱厉地指责许爱民同志的文章,我有些观点想同你交流,不知你想不想听我把自己的观感告诉你?”
   
   我说:“您这位我一直非常敬仰的老领导,愿意就此文发表看法,我深感荣幸,光平愿洗耳恭听。”
   
   接下来,这位老领导从一个市委班子的决策机制谈起,最后也谈到自己对许爱民同志完全不同于我对他的评价。其娓娓道来的逻辑力量,和对一些问题的独到看法和深刻见解,确实令我感到为之折服。
   
   说心里话,当我聆听了这位无论是学识还是人格都令我一直佩服和景仰的老领导的所说的一番道理之后,顿然感到自己所写的那篇严词谴责许爱民同志的文章,确实存在不少偏颇,无论是在对历史事实上的阐述上,还是在对许爱民同志施政风格的评价上,都有失公允。特别是当我得知,自己三年退休而不得的原因,与许爱民同志毫无关系,我写给许爱民同志的那两封要求退休的信件他居然也从未收到,我便深感自己对许爱民同志的错怪,是毫无道理的事情,即使是从“以己度人”的常人立场上看,也是很不应该的事情。为此,我谨在南昌遥向许爱民同志表示深深的歉意。
   
   考虑到我那篇存在许多偏颇和偏见的万字长文,若继续搁在自己的个人博客之中,不仅会继续误导网友们曲解许爱民同志的形象,也会令人感觉我是个知错也不改的不讲道理的人,于是,我在反复考量之后,根据自己的良知,而绝对不是迫于任何外来的压力作出决定:从即日起,将此文在自己所有的个人的博客中予以删除,并郑重提请所有转发该文的国内外网站也删除此文。
   
   在此,亦忱(陈光平)郑重承诺:日后,当我回到景德镇依法办理了退休手续之后,我会利用自己所拥有的大量闲暇时间,通过深入走访景德镇的各界人士,并实地考察景德镇这10年来的深刻变化,而写出一篇无论是在文字质量上,还是对真实的历史事实阐述上,都远超这篇意义偏颇、对许爱民同志有失公允的小文,以彻底消除此前那篇言辞偏颇的小文给许爱民同志所造成的困扰,也真心回报广大网友和众亲朋好友对我亦忱的关爱和关切。
   
   特此说明。
   
   (2010-4-15于南昌)
(2010/04/1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