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中华
[主页]->[现实中国]->[新中华]->[真的有“人民文革”吗?]
新中华
·必须杀光邓小平直系血亲!
·“法拉利车震门”的冲击波超过薄王事件 
·申曦(曾节明):胡锦涛的伪善与病态人格
·吕柏林:胡温犯罪集团胡瘟人权的连续剧
·解龙将军:“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是强盗逻辑
·庆父不死,鲁难未已
·辛灏年:“五胎”说李敖
·"八戒照镜子--两面不是人"的华国锋
·台灣指美國將在十月給予免簽證待遇
·「七七事变」七十五周年有感
·中興會官方主張及見解
·中华民国不是台湾,中华民国的简称叫中国!
·中国文革浩劫本质
·孙中山:中国问题的真解决——向美国人民的呼吁
·看嗜血周恩来的杀人史
·邓贼倒行逆施的十年
·周恩来与中央专案组
·令人震惊的邓小平纪念馆留言
·曹长青:韩寒是石头,不是金子
·曹长青:韩寒,中国文坛的最大骗局?
·曹长青:应不应把韩寒父子送上法庭?
·叶挺长子至今把谋害其父的周恩来当恩人
·韩寒是社会堕落的标本
·韩寒是无法回收的垃圾!
·给日本关东大地震捐款700名温州人被杀
·毛泽东斯大林为什么要打朝鲜战争
·世界日报:韩国人是南京大屠杀主犯说法不智
·韩寒“在丑化我们中国人”
·韩寒连身高都造假 说不能自证
·再论质疑韩寒身高造假的意义
·袁世凯孙力图平反三罪:祖父没卖国
·方舟子量韩寒的身高,绝对的高招!
·围绕韩寒身高赌金20万 他敢出来量一下吗?
·韩寒又出丑∶把萨特情妇波伏娃说成“那个姑娘”
·蒋泥∶韩寒《三重门》真伪考
·邓小平批判:不懂逻辑,只会胡扯
·邓小平批判之二:以搞学生运动始,以镇压学生运动终
·共产党党魁的卑劣品行
·驳支持简体字的八大常见理论
·看来新中国推行简化字确实是错误的政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真的有“人民文革”吗?

   
    最近看到几篇有关“人民文革”的文章,作者不是海外的汉学家,也不是没有经过文革的年青人,都是文革中的过来人。我看了,总觉得有点阿Q精神。本文是有感而发,不是学术研究。
   

毛泽东把皇权变成神权的豪赌

   

   怎么看文革?整个文革,我都在监狱中,也许没资格谈。我认为,在饿死了几千万人后的毛泽东,对自己皇权的合法性,丧失信心。病态的寻找着一切威胁。文革就是毛泽东裹挟全国人民,为了把他的皇权变成神权的一场不计成本的豪赌。人民,在文革中是受害着,同时,部分是被迫,部分是自觉的帮凶。
   
    人民文革的提出,根据是,有一些探索者,先行者。有一些不同的声音。在一个有十几亿人口的国家,在有上百万人非正常的死亡,上千万人被打翻在地的年代,我奇怪的不是有一些不同的声音,而是这声音是如此的微弱。我和《文化革命中的异端思潮》的作者宋永毅说过,就马列主义而言,这些人不是异端,而是正统。他也有同感。就算有这些探索者,先行者,又和人民文革有什么关系?如果这就可以称为人民文革,那是否有人民反右?人民大跃进?
   
    人民文革的提出的另一根据是,文革中对民主的提出。具有讽刺意义的是,文革中,对民主叫的最响的是毛泽东,不论是巴黎公社,四大自由;还是舍得一身剐,天塌不下来。毛泽东的底气比哪个民主斗士都足。马列主义到了毛的手里,就只剩下两句话:抢夺政权时是造反有理,政权一到手,就是镇压有理。四九年前的毛的文章,虽几经删改,但还是有鼓吹民主的词句。有人编了新华社解放前的文章,让人以为是资产阶级自由化的作品,这是因为,老毛还在台下。四九年一旦大权在握,毛抛出了人民民主专政,即对心甘情愿做奴隶的人,叫人民。给予做奴隶的自由,对不肯做奴隶的人,叫敌人,用专政来强迫他们做奴隶。玩了这种文字游戏后,所有的“人民”都是自由人了。
   

我看先要弄清什么是人民

   
    按当时的说法,人民是和敌人对立存在的。除了地,富,反,坏,右的五类分子和监狱中的劳改、劳教人员(劳教人员在某个时间还是半个人民,有选举权,没有被选举权。)是敌人,其他都是人民。人民又可分为三大类:一,高级人民:统治者,官吏。二,一般老百姓。三,准人民:敌人的亲属,子女,有历史问题,犯过错误的,劳改、劳教变成就业的。只是北京,在兴海湖,白城子,茶淀就有上万这类就业人员组成的社会,虽然我没有见到一个像我一样的,被公安部明文规定,终生就业,但这些人不但一辈子是二劳改,子女也永远是二等公民。
   
    毛泽东的文革,对人民的组成的变化有什么影响?刘少奇等大量的高级人民被打翻在地,变成为敌人。这和民主无关。这没有触动制度,只是一些人的命运的变化。文革中,国家机器并没有因为大量的当权派的下台而变得仁慈,反而是更加的残暴。就是砸烂了公检法,造反派的群众专政,一点也不比过去多一点点的人味,如果说有什么变化,就是更无孔不入,更残暴。文革中非正常死亡的人和被关押的人,比任何时期都多的多,就是明证。王洪文替代了刘少奇,就是人民文革的胜利?这不过是,大宅门里的东家,把钥匙从少奶奶的手里夺过来,给新纳的小妾。
   

没有民主民权,只有党主皇权

   
    高级人民的空缺,使一般老百姓和一些准人民看到了机会,中原逐鹿,可以是人民文革的写照,想挤进统治者的冲动,是造反、夺权的人民文革的动力。就像是,当皇帝废掉了所有的后宫,天下选秀。献媚争宠还要千方百计的制对方于死地。这就是人民选妃。这里没有民主,只有党主,这里没有民权,只有皇权,官权。
   
    就造反派和保皇派,没有什么区别,按毛泽东的意图,整毛的异己,都是造反派。为求得中央文革的认可,都是保皇派。后成立的组织,有不少是运动初期被排斥在外的人,但这并没有什么本质的不同,积极的投入文革,全是争当毛泽东的狗。只有极少的例外。想在运动中争自己的利益,没有什么值得可谴责,但也没必要升华到民主斗士。
   
    人民文革说刘少奇是走资派,不能说没有一点点的道理。但毛泽东的一派,不是什么无产阶级革命派,而是走封派。这个农民出身的痞子王,不懂一点点的科学,视现代化为异端。他的大跃进,人民公社,都是一个农奴主的蹩脚设计。毛泽东的官员,应是税吏,而刘少奇的官员,应是有点像经理。农奴主要的是,被捆绑在土地、可以无偿的剥夺其劳动成果的农奴,而经理则要求相对自由移动的农民。
   
    文革中,毛对刘的胜利是封建农奴主义的胜利。封建主义的泛滥:早请示,晚汇报,语录,像章,全国人民的疯狂,超过了历代皇朝。这就是人民文革。文革派的基础就是皇权。文革中,毛随心所欲的玩弄着民主和镇压这两手。当毛泽东看到,两派人马,举着同样的语录,喊着同样的口号,在誓死保卫毛时你杀我砍,毛是诧异的挑起眉毛,还是会心的微笑?毛看起来是像民主斗士,还是痞子流氓?“公安六条”的利剑悬在头顶,哪有什么民主可言。
   
    一九四九年后的中国,似乎一切都加上了人民的头衔。报纸,电台,邮政,会堂,军队,警察,法院,银行,钞票……,现在又加上了个文革。人民文革就是,把对方搞成敌人,自己争当人民(奴才),比着革命,比着无耻。争着老王麻子的正统。像历代皇朝一样,功臣勋贵,有和皇帝对抗的资本,而文革小丑,离了皇帝,就屁也不是。文革派的基础就是皇权。
   
    人人有责的全国的痞子运动搞得天翻地覆的文革,竟然对户籍制度和档案制度几乎没有什么冲击,这使那些被迫害,追捕的人,没有藏身之处,也能使全国的外调、清查通行无阻。
   
    文革中,不论是春风得意的红卫兵,还是风光一时的造反司令,每个人都有一夜之间成为敌人的危险。文革中,不是民主的扩大,而是专政的扩大。在文革的十年中,无数的人,多多少少,长长短短的变成过敌人。文革是反革命的大普及,文革后,使我这个过去人人避之不及的反革命,成为可以被人接纳的人,因为反革命已经不再是什么“稀有物种”了。
   
    文革中真正的清醒者,应该在消遥派中去找。想利用文革,搞民主,争人权(我怀疑当时造反派就有此想法),在毛泽东画的圈子里,又有谁能跳出五指山?
   
    文革过了四十年,我们不应该认真反思?没有一个人可以阻止文革的发生和发展,但就是我们这些不能阻止文革的发生和发展的一个个的人,才能使文革展现在中国的舞台。十年浩劫的残酷与荒诞,不正是因为我们每个人的参与和配合?文革的惨剧,我们每个人难道不都是演员?而在这舞台上的一幕幕,我们的手就都是那么干净?我们的参与,又有多少是出于我们自己的人性中的弱点和污点。我不反对对文革做更深入、更细致的研究,也不反对在文革的灾难中找出那些闪光的碎片(文革中,的确有大量的可歌可泣的人)。但不能轻易的否定文革的主线。我不同意把一个灾难性的丑陋的文革,打扮成为什么“民主运动”、“人民文革”。借用罗兰夫人的一句话:人民,人民,多少罪恶借你手而行。
(2010/04/2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