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中华
[主页]->[现实中国]->[新中华]->[被胡锦涛秘书“令计划”迫害的记者高勤荣]
新中华
·李克强保守无能劣质
·从李克强升迁看中共“团派”的用人标准
·毒奶粉-胡春华-李克强
·中共政治局无权开除陈良宇的党籍和公职
·《大国空巢》全面否定邓贼计划生育
·胡VS温
·胡锦涛,陈良宇 VS 大屁股,小屁股!
·朱厚泽一眼看穿胡比江更坏
·「打错门」反映胡锦涛以黑治国
·1983年邓小平在犯罪!
·纪念辛亥百年活动中的人间百态
·大跃进邓小平罪责难逃!
·邓小平是反右运动的特大刽子手!
·邓小平彭真的反右角色
·说温家宝是影帝的人是在糟践影帝
·邓小平饿死数百万四川人!
·必须杀光邓小平直系血亲!
·“法拉利车震门”的冲击波超过薄王事件 
·申曦(曾节明):胡锦涛的伪善与病态人格
·吕柏林:胡温犯罪集团胡瘟人权的连续剧
·解龙将军:“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是强盗逻辑
·庆父不死,鲁难未已
·辛灏年:“五胎”说李敖
·"八戒照镜子--两面不是人"的华国锋
·台灣指美國將在十月給予免簽證待遇
·「七七事变」七十五周年有感
·中興會官方主張及見解
·中华民国不是台湾,中华民国的简称叫中国!
·中国文革浩劫本质
·孙中山:中国问题的真解决——向美国人民的呼吁
·看嗜血周恩来的杀人史
·邓贼倒行逆施的十年
·周恩来与中央专案组
·令人震惊的邓小平纪念馆留言
·曹长青:韩寒是石头,不是金子
·曹长青:韩寒,中国文坛的最大骗局?
·曹长青:应不应把韩寒父子送上法庭?
·叶挺长子至今把谋害其父的周恩来当恩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被胡锦涛秘书“令计划”迫害的记者高勤荣

   
    作者meimei_ [秀才]
   
    高勤荣,男,1955年1月19日生,中共党员,原山西青少年报刊社记者,后借调至新华社山西分社《记者观察》杂志社工作。1998年5月率先揭露运城地区弄虚作假大搞假渗透工程。中纪委领导批示“山西省纪检委先行查处”,当时高勤荣兴奋异常,他说:“作为一名记者,还有什么事情能比自己的材料让中央领导批示焉更高兴的呢?”
   

    但事情很快转向。胡锦涛秘书令计划收受了山西运城黄有泉专员兼全区渗灌工程总指挥的1000万贿赂后,就下令山西抓高勤荣,并以莫须有的罪名判了十二年有期徒刑,现服刑于晋中监狱。
   
    下面是有关高勤荣被迫害的情况。
   
    农民实话实说:渗灌池建了,但没有用过,不起作用。
      干部恼羞成怒:谁胡说了我马上收拾他。
   
      1996年,高勤荣去运城采访,在火车上听身边的农民唠起了运城的渗灌工程:“像炮没有眼,像房没有板,干部升了官,农民得了砖。”一种对新闻事件的敏感,使他对此产生浓厚的采访欲望。至1997年底,经过艰苦的调查,他发现,这个耗资2.8个亿的所谓样板工程,实际上是一个弄虚作假、劳民伤财、为领导脸上贴金的“腐败工程”。
   
      为慎重起见,高勤荣在运城跑了七八个县,查看了许多渗灌池,拍了100多张照片,又实地录了像。他说:“我所到之处,尤其是公路两边的渗灌池,几乎没有一个能派上用场的。有的渗灌池中间在虚土上垒了个架子,底部也没有做防渗处理;有的渗灌池里杂草丛生,还长了果树、向日葵什么的;有的渗灌池安了上水管,可那管子是插在土里的,一拔就起来,管口还塞了木桩,怎么蓄水?纯属弄虚作假!更有邪的,很多池子根本没有出水管,就是个摆设,公路边上还居然有‘半弧形’渗灌池,远看像池,近看缺一半,问干部,他们说:‘谁像你看那么细!’”
   
      采访中,一位农民对他说:运城是个干旱地区,人畜吃水都比较困难,如果把修渗灌的2亿多元给农民打成井,那解决多少问题啊!
   
      渗灌工程究竟花了多少钱?高勤荣开始对于老百姓所说的2亿多元不敢相信。及至后来见到地区领导向省里领导汇报工作用的《运城地区经济工作汇报提纲》,才发现那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全地区累计投资2.85亿元,完成渗灌控制面积103万亩,配套76.7万亩。他又发现了问题:《运城日报》曾报道全地区投资1.7亿元、完成渗灌控制面积61万亩。而运城水利局的有关材料上却说是70万亩。耗资巨大的这项工程到底完成了多少“面积”,钱都花到哪儿去了?对于这个问题,连主要领导都含糊其辞,面对中央电视台记者的采访,一会儿这,一会儿那,说不出个准数。
   
      领导闪烁其辞,老百姓们却毫不客气。那个渗灌典型王高升听说“40天完成50万亩渗灌田”,连连摇头“绝对不可能,那纯粹是为了应付现场会!”另一位农民告诉高勤荣:“当时为迎接现场会,让我们6天就得盖好(渗灌池),并且让在虚土上插根上水管,等参观的人走了,再把管子拔了。后来,他们发现记者来采访,又命令3天之内必须拆除(渗灌池),不拆就用推土机推,还要罚款50元。”
   
      在芮城县学张乡,一个农民在田里告诉记者:“渗灌池建了,但没用过,不起作用!”她的话叫正在一旁的乡长听到了,立即遭到训斥:“你胡说什么?你胡说什么?谁胡说了我马上收拾他!”
   
      高勤荣义愤填膺。强烈的责任感驱使他给《人民日报》写内参,向中纪委反映真实情况。他万万不会想到,那个学张乡乡长要收拾农民的话,不久后会在他头上应验……
   
      1998年5月27日,《人民日报》读者来信内部版刊登了高勤荣采写的文章“山西运城搞假渗灌浪费巨额资金”。紧接着,《南方周末》、《民主与法制画报》、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调查》和《焦点访谈》、《中国青年报》、《农民日报》、《中华新闻报》等多家新闻媒体,都相继作了报道,真相大白于天下。中纪委领导批示,要求“山西省纪委先行查处”。
   
    ★ 高勤荣:我爱人常常半夜里接到恐吓电话。
   
      段毛英:我不同意他再告,害怕毁了孩子,他说要不然我们离婚。
   
      山西省纪律检查委员会派人找到高勤荣。高勤荣没有想到,省纪委来人不问运城的假渗灌工程,反而让他交待三个问题:一、你为什么要写这篇内参?二、你的动机是什么?三、谁给你提供的线索?
      高勤荣想也没想,直言不讳地回答:“我反映真实情况是为了维护党的形象、反腐败!”
   
      找他谈话的人卷起材料走了。
   
      1998年12月4日夜。正在北京继续向中纪委和全国记协反映问题的高勤荣,接到一个熟人的电话,叫他去一家饭店。高勤荣不假思索就去了。黑暗中,他的身边围上来几个人:“你就是高勤荣?请你配合一下!”话音未落,他被反剪双手,并被解下裤带。是夜,来人押着高勤荣,打了一辆出租车秘密返回山西。
(2010/04/2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