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中华
[主页]->[现实中国]->[新中华]->[重操“抓纲治国”政治,胡锦涛逼迫党校反党]
新中华
·山西的黑幕为什么不容易揭开?
·胡锦涛企图火中取栗,趁火打劫夺权
·李瑞环的法宝是"好马快刀"--溜须拍马,两面三刀.
·真的有“人民文革”吗?
·和毛文革合二为一的““人民文革””
·在公安六条下,没有“人民文革”
·美化后的毛文革中,人民文革消失了
·李长江复出 毒奶再祸国
·被令计划迫害的高勤荣减刑获释
·李瑞环情妇在加购豪宅
·绝不存在“人民文革”
·对胡锦涛犯罪集团故意纵瘟的控诉书
·十七大后胡锦涛怎样镇压新"四类分子"?
·从“胡锦涛新政”到“胡锦涛折腾”
·胡锦涛只想混到十八大,然后当太上皇
·宋秀岩祸害青海
·李克强应为毒奶粉事件辞职
·从赵紫阳回忆录看李瑞环的丑恶嘴脸
·再谈凶杀-团派的恶劣治理
·胡锦涛的团派安徽帮
·共青团帮派将是短命的
·胡锦涛金融卖国抢劫股民欠下累累血债
·毒奶粉-胡春华-李克强
·从李克强升迁看“团派”的用人标准
·李克强保守无能劣质
·三鹿“毒奶粉”受害家长香港起诉恒天然
·大地震-缺乏称职最高领导
·世纪大旱揭露「科学发展」是谎言
·李长江辞职-再次舍卒保车
·胡锦涛“防微杜渐”是逼民造反的找死折腾
·党匪头目李鹏窃国罪行录
·汪洋公开胡温矛盾
·李瑞环贪污受贿的钱肯定超过他的捐款
·李瑞环贪污受贿的钱肯定超过他的捐款
·六四内幕:邓小平亲自拍板,李鹏命陈希同格杀勿论
·胡的“不折腾”是麻痹江曾的韬晦术
·李瑞环不是好东西
·李瑞环受贿证据竟成“慈善家”善品,咄咄怪事!
·视民命如草芥的胡锦涛必须立即滚下台!
·邓小平是中国的千古罪人
·胡锦涛是导致中国大倒退的罪魁祸首
·胡锦涛想不做中国千古罪人都难
·历史上最大的贪官家族——邓小平家族
·中共政治局无权开除陈良宇的党籍和公职
·“邓小平纪念馆”因骂帖太多被迫关闭
·邓贼的十大罪恶
·邓贼的十大罪恶
·胡锦涛要求“净化”网络 信息控制升级
·邓贼是犯上作乱的乱臣贼子
·中国腐败带头人就是邓贼家族
·汪洋拖累胡锦涛垂帘十八大的野心
·邓小平镇压八九民运的必然性
·温家宝撰文纪念胡耀邦,加剧十八大前的排班站队\高申文
·廖祖笙︰胡锦涛已难漂白自己!
·胡锦涛迫害袁腾飞就是纵容毛派邪恶势力
·胡锦涛的伪善与病态人格
·抗议汉奸胡锦涛“割股奉美”
·邓贼镇压八九民运的必然性
·胡锦涛是腐败与屠杀的庇护者
·杨尚昆和杨白冰罪有应得
·薄熙来要实行阳光法案,挑战北京利益集团
·邓贼是“反右”急先锋
·六四是邓贼拍板戒严
·土地流转问题上胡、温争斗的实质
·1983年严打的法制缺陷
·邓贼反右思想源远流长
·李克强不是恰当的常务副总理
·邓贼是罪大恶极的千古罪人
·「张宝顺现象」捅破「政党崇拜」
·半文盲与十八大
·李克强应为毒奶粉事件辞职
·《华国锋同志生平》颠覆了邓贼
·中国网络论坛公开批判邓贼思想
·邓贼思想批判: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
·邓贼思想批判之二:《发展不是硬道理》
·李鹏揭露邓矮狗十大罪恶
·七言诗评邓贼小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重操“抓纲治国”政治,胡锦涛逼迫党校反党

   
    (首发稿)
   
   
   

   
     最近,中共中央党校党建教研部主任王长江,一反常态地在广东省政协背景的杂志《同舟共进》上发表文章,题为《中央党校触动了谁?》,该文泄露了中央党校遭受围攻的“国家机密”,文章透露:最近中共某派势力要把中央党校打成“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大本营”,理由:是中央党校发出的声音,有倾向资本主义的,有倾向资产阶级国家竞争式选举的,有说社会民主主义的,说什么的都有,是社会势力利益多元化在党内的反映,宣扬的是多元价值观。
   
     众所周知,在中共党内,“资产阶级自由化”是一项一票否决的大帽子,戴上这顶帽子,意味着政治生命的终结:胡耀邦、赵紫阳之所以先后倒台,就是被政敌成功地扣上了“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帽子,用邓小平的话来说,就是“...在反自由化上栽了跟斗”。
   
     对中央党校“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大本营”的指控一旦“成立”,则意味着党校领导班子的改头换面、甚至整个党校集团集体大换班,也就是说,一旦这项指控成立,党校的负责人不仅铁定下课、其政治生命也终结了。由此可见,最近中共派系势力对中央党校的上岗上限攻击,实际上是对中央党校校长习近平不点名的凶狠攻击。
   
     那么,把习近平往死里踹的这股中共派系势力的头子是谁?那要看攻击习近平对谁有利、谁急欲对习近平除之而后快。
   
     习近平的飙升,是中共十七大派系势力争权夺利混战的结果,是曾庆红“主动”退休的条件、是胡锦涛实力不足的无奈结果、是江泽民、曾庆红为求自保而对胡锦涛权力体系横插的一杠子,江泽民、曾庆红安插习近平目的,是防止胡锦涛大权独揽,成为新的“核心”。习近平的冒出,打乱了胡锦涛十七大上抓权的如意算盘,导致其确立心腹李克强接班人地位的图谋未能得逞。
   
     而近七年的表现表明:胡锦涛是一个野心勃勃的嗜权狂,岂甘就此被政敌束住手脚、政治生命提前结束?同时,诸多迹象表明:习近平是一个有个性的人物,他即使不是开明派,也是邓小平走资路线的继承者,并不认同胡锦涛的左棍法西斯陈云路线、拉萨经验治国。因此,为了大权独揽,胡锦涛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拔掉习近平这根横插的杠子。
   
     现在要打倒政敌,最好的武器就已经不是经济问题,而是重归政治问题。因为现今经过彻底逆向淘汰的中共中南海集团,谁人不贪、那个不腐?江泽民、周永康固然不清白,胡锦涛、温家宝就不贪腐?胡锦涛上台六年,其太子胡海峰的“威视”公司进账数百亿,难道是靠的是个人能力?难道胡太子这六年中,忽然获得了如此出类拔萃的经营管理能力?在谁也不清白的当前权力环境中,以经济问题打击政敌,必然逼迫对手揭老底以回击,结果必导致互揭贪腐老底的局面,造成数败俱伤,内斗的各方都臭气熏天。因此以反腐打击政敌现在已经过时。
   
     对胡锦涛来说,现在打击政敌的最好武器是抓政治问题。胡锦涛一贯左得发狂,按照共产党的宁左勿右的正统,他自己不可能有任何政治问题,因此他尽可以肆无忌惮地抓别人政治辫子。抓政治辫子自然符合陈云——宋平等专政派的法统,也不违背邓式“走资”路线:文革之后,邓小平为中共党员打造了“四个坚持”的紧箍咒;通过一场“六四”大屠杀,邓矮子又为全党立下了“反自由化”的典范。因此,以反“自由化”打击政敌,在党内可以左右逢源。
   
     近年来,在胡锦涛当权派营造的新时代的“抓纲治国”意识形态氛围中,马列学院僵尸复活、“姓资姓社”重新高涨,牛年开年以来,中共喉舌媒体“永远”拒绝三权分立、公开反对普世价值的叫嚣更是甚嚣尘上、在胡锦涛及其宣传系统的严令下,新一轮清理互联网异议言论运动以空前的力度卷地毯地展开...在这种重树共产意识形态的氛围中,“政治问题”愈来愈有杀伤力。
     对党校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指控,正是在这种大背景下进行的。这一“清洗”的凶险信号显然大大触动了王长江等对毛共暴政心有余悸的党校知识官僚的敏感神经,王长江铿锵有声地回击:
   
     “那么,选举的本质又是什么?选举的本质就是由大众来挑选掌权者。既然是挑选,自然就应是从多个人当中进行选择。于是,就有了竞争。有竞争,才有真正意义上的选择。所以,竞争是选举的题中之义,就像选举是民主的题中之义一样。我们可以说现阶段让人们挑选国家领导人(即普选)的条件还不成熟,也可以论证实行人民代表大会制这种挑选方式更适合中国国情。但把竞争式选举说成是“资产阶级国家”的专利,就有些莫名其妙了。”
   
     王长江在文中锐利地质问:
   
     “难道只有不竞争的选举才是“社会主义国家”的?不竞争怎么体现选择?没有选择叫什么选举?难道只有搞没有竞争的选举才体现“社会主义本质”?
   
     这两段反驳,尤其是后一段质问,有力地揭穿了胡锦涛政治老底、如同一记响亮的耳光,打掉了其所谓“政治正确”的鬼脸壳。
   
     与俞可平的花样“民主”马屁文章大不同,王长江的文章,其反“主旋律”的力度和锐利程度都是空前的,居然给予总书记“反自由化”舆论部署以兜头痛击。以胡锦涛这样视朝鲜为“政治上一贯正确”的陈云余孽的眼光来看,王长江的言论,实属大逆不道、反动透顶,简直就是坐实“党校资产阶级大本营”指控的最新有力证据。
   
     王长江的言论不是最近才“反动”,近年来,他先后在国内媒体发表《选举民主“恐惧症”应当消除》、《“选举式民主”与中国国情不合吗?》等系列力主民主化文章,处处针对胡锦涛的颟顸僵硬;今年二月二十九日,王长江在《南方周末》上发表《反思危机不应成为拒绝政改借口》,不点名地直斥胡锦涛利用国际经济危机煽动极左思潮、重树共产意识形态、企图开历史倒车,复辟计划经济。值得注意的是:王长江“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中央党校的一批人文知识型官僚,表现出了与胡锦涛等人的“反自由化”抓纲治国格格不入气质。
   
     不管王长江等人的“自由化言论”是否由习近平主使、背后有没有人主使,它都暴露了胡锦涛的治国路线在党校不得人心,党内涌动着一股强劲地反胡暗流。
   
     胡锦涛远无毛泽东枭雄之才、也没碰上毛泽东崛起时恰逢的历史机遇,却想学老毛延安整风的厚黑手法清洗政敌,不啻是把党内异己势力望“资产阶级自由化”的“邪路”上逼。
   
     胡老贼一伙,距“四人帮”的下场不远了。
   
   
   
             二〇〇九年三月三十日星期一上午
(2010/04/1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