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中华
[主页]->[现实中国]->[新中华]->[重操“抓纲治国”政治,胡锦涛逼迫党校反党]
新中华
·邓小平饿死数百万四川人!
·必须杀光邓小平直系血亲!
·“法拉利车震门”的冲击波超过薄王事件 
·申曦(曾节明):胡锦涛的伪善与病态人格
·吕柏林:胡温犯罪集团胡瘟人权的连续剧
·解龙将军:“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是强盗逻辑
·庆父不死,鲁难未已
·辛灏年:“五胎”说李敖
·"八戒照镜子--两面不是人"的华国锋
·台灣指美國將在十月給予免簽證待遇
·「七七事变」七十五周年有感
·中興會官方主張及見解
·中华民国不是台湾,中华民国的简称叫中国!
·中国文革浩劫本质
·孙中山:中国问题的真解决——向美国人民的呼吁
·看嗜血周恩来的杀人史
·邓贼倒行逆施的十年
·周恩来与中央专案组
·令人震惊的邓小平纪念馆留言
·曹长青:韩寒是石头,不是金子
·曹长青:韩寒,中国文坛的最大骗局?
·曹长青:应不应把韩寒父子送上法庭?
·叶挺长子至今把谋害其父的周恩来当恩人
·韩寒是社会堕落的标本
·韩寒是无法回收的垃圾!
·给日本关东大地震捐款700名温州人被杀
·毛泽东斯大林为什么要打朝鲜战争
·世界日报:韩国人是南京大屠杀主犯说法不智
·韩寒“在丑化我们中国人”
·韩寒连身高都造假 说不能自证
·再论质疑韩寒身高造假的意义
·袁世凯孙力图平反三罪:祖父没卖国
·方舟子量韩寒的身高,绝对的高招!
·围绕韩寒身高赌金20万 他敢出来量一下吗?
·韩寒又出丑∶把萨特情妇波伏娃说成“那个姑娘”
·蒋泥∶韩寒《三重门》真伪考
·邓小平批判:不懂逻辑,只会胡扯
·邓小平批判之二:以搞学生运动始,以镇压学生运动终
·共产党党魁的卑劣品行
·驳支持简体字的八大常见理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重操“抓纲治国”政治,胡锦涛逼迫党校反党

   
    (首发稿)
   
   
   

   
     最近,中共中央党校党建教研部主任王长江,一反常态地在广东省政协背景的杂志《同舟共进》上发表文章,题为《中央党校触动了谁?》,该文泄露了中央党校遭受围攻的“国家机密”,文章透露:最近中共某派势力要把中央党校打成“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大本营”,理由:是中央党校发出的声音,有倾向资本主义的,有倾向资产阶级国家竞争式选举的,有说社会民主主义的,说什么的都有,是社会势力利益多元化在党内的反映,宣扬的是多元价值观。
   
     众所周知,在中共党内,“资产阶级自由化”是一项一票否决的大帽子,戴上这顶帽子,意味着政治生命的终结:胡耀邦、赵紫阳之所以先后倒台,就是被政敌成功地扣上了“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帽子,用邓小平的话来说,就是“...在反自由化上栽了跟斗”。
   
     对中央党校“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大本营”的指控一旦“成立”,则意味着党校领导班子的改头换面、甚至整个党校集团集体大换班,也就是说,一旦这项指控成立,党校的负责人不仅铁定下课、其政治生命也终结了。由此可见,最近中共派系势力对中央党校的上岗上限攻击,实际上是对中央党校校长习近平不点名的凶狠攻击。
   
     那么,把习近平往死里踹的这股中共派系势力的头子是谁?那要看攻击习近平对谁有利、谁急欲对习近平除之而后快。
   
     习近平的飙升,是中共十七大派系势力争权夺利混战的结果,是曾庆红“主动”退休的条件、是胡锦涛实力不足的无奈结果、是江泽民、曾庆红为求自保而对胡锦涛权力体系横插的一杠子,江泽民、曾庆红安插习近平目的,是防止胡锦涛大权独揽,成为新的“核心”。习近平的冒出,打乱了胡锦涛十七大上抓权的如意算盘,导致其确立心腹李克强接班人地位的图谋未能得逞。
   
     而近七年的表现表明:胡锦涛是一个野心勃勃的嗜权狂,岂甘就此被政敌束住手脚、政治生命提前结束?同时,诸多迹象表明:习近平是一个有个性的人物,他即使不是开明派,也是邓小平走资路线的继承者,并不认同胡锦涛的左棍法西斯陈云路线、拉萨经验治国。因此,为了大权独揽,胡锦涛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拔掉习近平这根横插的杠子。
   
     现在要打倒政敌,最好的武器就已经不是经济问题,而是重归政治问题。因为现今经过彻底逆向淘汰的中共中南海集团,谁人不贪、那个不腐?江泽民、周永康固然不清白,胡锦涛、温家宝就不贪腐?胡锦涛上台六年,其太子胡海峰的“威视”公司进账数百亿,难道是靠的是个人能力?难道胡太子这六年中,忽然获得了如此出类拔萃的经营管理能力?在谁也不清白的当前权力环境中,以经济问题打击政敌,必然逼迫对手揭老底以回击,结果必导致互揭贪腐老底的局面,造成数败俱伤,内斗的各方都臭气熏天。因此以反腐打击政敌现在已经过时。
   
     对胡锦涛来说,现在打击政敌的最好武器是抓政治问题。胡锦涛一贯左得发狂,按照共产党的宁左勿右的正统,他自己不可能有任何政治问题,因此他尽可以肆无忌惮地抓别人政治辫子。抓政治辫子自然符合陈云——宋平等专政派的法统,也不违背邓式“走资”路线:文革之后,邓小平为中共党员打造了“四个坚持”的紧箍咒;通过一场“六四”大屠杀,邓矮子又为全党立下了“反自由化”的典范。因此,以反“自由化”打击政敌,在党内可以左右逢源。
   
     近年来,在胡锦涛当权派营造的新时代的“抓纲治国”意识形态氛围中,马列学院僵尸复活、“姓资姓社”重新高涨,牛年开年以来,中共喉舌媒体“永远”拒绝三权分立、公开反对普世价值的叫嚣更是甚嚣尘上、在胡锦涛及其宣传系统的严令下,新一轮清理互联网异议言论运动以空前的力度卷地毯地展开...在这种重树共产意识形态的氛围中,“政治问题”愈来愈有杀伤力。
     对党校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指控,正是在这种大背景下进行的。这一“清洗”的凶险信号显然大大触动了王长江等对毛共暴政心有余悸的党校知识官僚的敏感神经,王长江铿锵有声地回击:
   
     “那么,选举的本质又是什么?选举的本质就是由大众来挑选掌权者。既然是挑选,自然就应是从多个人当中进行选择。于是,就有了竞争。有竞争,才有真正意义上的选择。所以,竞争是选举的题中之义,就像选举是民主的题中之义一样。我们可以说现阶段让人们挑选国家领导人(即普选)的条件还不成熟,也可以论证实行人民代表大会制这种挑选方式更适合中国国情。但把竞争式选举说成是“资产阶级国家”的专利,就有些莫名其妙了。”
   
     王长江在文中锐利地质问:
   
     “难道只有不竞争的选举才是“社会主义国家”的?不竞争怎么体现选择?没有选择叫什么选举?难道只有搞没有竞争的选举才体现“社会主义本质”?
   
     这两段反驳,尤其是后一段质问,有力地揭穿了胡锦涛政治老底、如同一记响亮的耳光,打掉了其所谓“政治正确”的鬼脸壳。
   
     与俞可平的花样“民主”马屁文章大不同,王长江的文章,其反“主旋律”的力度和锐利程度都是空前的,居然给予总书记“反自由化”舆论部署以兜头痛击。以胡锦涛这样视朝鲜为“政治上一贯正确”的陈云余孽的眼光来看,王长江的言论,实属大逆不道、反动透顶,简直就是坐实“党校资产阶级大本营”指控的最新有力证据。
   
     王长江的言论不是最近才“反动”,近年来,他先后在国内媒体发表《选举民主“恐惧症”应当消除》、《“选举式民主”与中国国情不合吗?》等系列力主民主化文章,处处针对胡锦涛的颟顸僵硬;今年二月二十九日,王长江在《南方周末》上发表《反思危机不应成为拒绝政改借口》,不点名地直斥胡锦涛利用国际经济危机煽动极左思潮、重树共产意识形态、企图开历史倒车,复辟计划经济。值得注意的是:王长江“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中央党校的一批人文知识型官僚,表现出了与胡锦涛等人的“反自由化”抓纲治国格格不入气质。
   
     不管王长江等人的“自由化言论”是否由习近平主使、背后有没有人主使,它都暴露了胡锦涛的治国路线在党校不得人心,党内涌动着一股强劲地反胡暗流。
   
     胡锦涛远无毛泽东枭雄之才、也没碰上毛泽东崛起时恰逢的历史机遇,却想学老毛延安整风的厚黑手法清洗政敌,不啻是把党内异己势力望“资产阶级自由化”的“邪路”上逼。
   
     胡老贼一伙,距“四人帮”的下场不远了。
   
   
   
             二〇〇九年三月三十日星期一上午
(2010/04/1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