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中华
[主页]->[现实中国]->[新中华]->[乌鲁木齐骚乱是给共产党的一记响亮耳光]
新中华
·历史上最大的贪官家族——邓贼家族
·李克强保守无能劣质
·从李克强升迁看中共“团派”的用人标准
·毒奶粉-胡春华-李克强
·中共政治局无权开除陈良宇的党籍和公职
·《大国空巢》全面否定邓贼计划生育
·胡VS温
·胡锦涛,陈良宇 VS 大屁股,小屁股!
·朱厚泽一眼看穿胡比江更坏
·「打错门」反映胡锦涛以黑治国
·1983年邓小平在犯罪!
·纪念辛亥百年活动中的人间百态
·大跃进邓小平罪责难逃!
·邓小平是反右运动的特大刽子手!
·邓小平彭真的反右角色
·说温家宝是影帝的人是在糟践影帝
·邓小平饿死数百万四川人!
·必须杀光邓小平直系血亲!
·“法拉利车震门”的冲击波超过薄王事件 
·申曦(曾节明):胡锦涛的伪善与病态人格
·吕柏林:胡温犯罪集团胡瘟人权的连续剧
·解龙将军:“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是强盗逻辑
·庆父不死,鲁难未已
·辛灏年:“五胎”说李敖
·"八戒照镜子--两面不是人"的华国锋
·台灣指美國將在十月給予免簽證待遇
·「七七事变」七十五周年有感
·中興會官方主張及見解
·中华民国不是台湾,中华民国的简称叫中国!
·中国文革浩劫本质
·孙中山:中国问题的真解决——向美国人民的呼吁
·看嗜血周恩来的杀人史
·邓贼倒行逆施的十年
·周恩来与中央专案组
·令人震惊的邓小平纪念馆留言
·曹长青:韩寒是石头,不是金子
·曹长青:韩寒,中国文坛的最大骗局?
·曹长青:应不应把韩寒父子送上法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乌鲁木齐骚乱是给共产党的一记响亮耳光

   乌鲁木齐骚乱是给共产党的一记响亮耳光
   
    2009.7.8
   
    我认为,7月5日发生在乌鲁木齐市暴力冲突的原因,既不像反共人士所说的那样,是中共蓄意策划的民族清洗,也不像共产党所说的那样,是海外维独势力的阴谋策划,而是共产党长期推行民族绥靖政策的必然后果!

   
   
    众所周知,共产党是一个以马克思主义为理论基础建立起来的党,这种理论在一切问题上都采用阶级分析法进行分析。它认为人类社会,不管是一个民族也好,一个国家也罢,甚至整个国际社会,都因经济基础的不同分为剥削阶级和被剥削阶级两个形同水火势不两立的集团,并且,剥削阶级是反动而邪恶的,被剥削阶级是革命而正义的,共产党的目标就是要消灭反动而邪恶的剥削阶级,夺取他们的政权,建立革命而正义的无产阶级专政。一旦无产阶级专政得以建立,整个社会就会充满阶级友爱。作为新社会的统治者,共产党就是这种阶级友爱的具体化身,因此它要表现出与历史上一切统治者截然不同的博爱精神:别人虐待俘虏,它就要优待俘虏;别人要求战争赔偿,它就不要战争赔偿;别人发动战争是为了争夺土地,它发动战争却不要土地,只为了表明自己的正义。所有这一切做秀,都是为了表明共产党的无产阶级的阶级属性与传统的统治者完全不同,这种阶级属性应用在民族政策上,就是无原则的绥靖主义。在共产党的理论中,少数民族是一些长期受到主体民族中邪恶的统治阶级压迫的民族,他们除了主体民族中劳动人民所受的苦难外,还承受着主体民族的民族沙文主义的压迫。既然共产党在中国夺取了政权,就不能再继续推行民族沙文主义了,而是要实行一套与民族沙文主义截然不同的民族博爱主义,那就是在经济建设上给予扶持,在文化发展上给予优待,在司法审判中给予偏袒。因此,造成近年来许多人为了子女能够在大学考试中骗取这种好处,纷纷给自己的孩子更改民族成份的现象。
   
    在少数民族地区,汉族群众的正当权益受到极大的漠视,在汉族与少数民族的经济纠纷中,司法部门总是站在少数民族一边,无理剥夺汉族群众的利益。比如,在云南省的西双版纳,当地以橡胶为主要的经济来源,许多少数民族群众都用自己分到的山地种植了橡胶树。但是橡胶树是一种需要8年以上才能见效的长期投资项目,有的人因为缺乏资金继续投入,或者因为家里有人生病急需现金,或者对橡胶行业不看好打算转移投资方向,或者看到橡胶树的市场价格已经上涨,担心今后会下跌,想立即套现规避风险,因此有的人就将自己种植的橡胶树卖给了汉族人。但是从1999年到2007年,橡胶的市场价格逐年攀升,每吨干胶的价格从6000多元涨到了30000元左右,橡胶树的价格也从每棵70元涨到600元。巨大的经济利益驱使不少少数民族群众单方面撕毁合同,他们手持长刀阻止汉族业主割胶,或者直接把汉族业主割出的胶水抢走,使汉族业主无法正常经营。有的少数民族群众甚至威胁汉族业主说:“我们少数民族是落后民族,杀人不犯法,识相的给我赶快滚蛋!”汉族业主诉诸法院,法官也常常以少数民族太野蛮不讲道理为借口,诱导汉族业主放弃自己的权利,而对少数民族群众的违法行为从来不予追究。在得不到司法救助的情况下,汉族业主只好接受几乎只有市场半价的所谓违约赔偿。诸如此类的司法不公,必将在民族之间播下灾难的种子。
   
    毛泽东死后,马克思主义在中国事实上已经宣告破产,共产党可以说是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一元化”领导,即稳定成为其执政的唯一目标,其它如发展经济也好,民族纠纷也好,都必须以稳定为核心来开展,在它看来,这样就可以彻底孤立民运组织,减轻来自民主运动的压力。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共产党一贯的做法是收买人心,对最容易给稳定造成麻烦的少数民族实行民族绥靖主义,只要他们不要求独立,不制造事端,其它任何事情都好说,包括在司法审判中偏袒少数民族。在具体的行政事务上,则给各级行政领导施加巨大的压力,谁在社会稳定上出了问题,他就要被就地免职。因此,共产党的各级行政领导,对所辖范围的群体性事件都保持着高度的警惕,在处理具体问题时也总是以是否会引发群体性事件为主要标准,而把公平性置之脑后。广东省韶关警察在6月份处理三名维族青年对汉族姑娘的轮奸案时,就是本着这个民族绥靖主义的原则来进行的,他们担心公平的惩罚会引起维族的不满,从而引起群体性事件,断送了自己的锦绣前程,因此打算牺牲个别汉族群众的利益来避免民族矛盾。韶关警察不了了之,把三名维族青年放了。殊不知,这次汉族群众没有买他们的账,在公平和稳定不可兼得的情况下,他们放弃了稳定选择了公平。汉族群众自发地组织起来维护司法体制不敢维护的公平,对维族群众进行了攻击,实现了自然公平。然而,自然公平有着先天的缺陷,那就是当事者双方都认为自己是无辜的,除非一方彻底征服另一方,否则绝不肯罢休。维族群众受到攻击,当然会引起民族仇恨,特别是韶关警察无条件释放了三名犯罪嫌疑人,等于政府确认了轮奸罪不成立,在这种情况下维族群众受到汉族的攻击,当然会认定自己受到的攻击属于民族压迫,因此引起乌鲁木齐市维族群众对汉族群众的报复也就不足为怪了。这种报复,不可能是和平的,因此反共人士说乌鲁木齐市维族群众的反抗是和平的,无法令人信服。共产党派军队进入市区进行镇压,实在是迫不得已,因为这种大规模的骚乱违背了它的稳定这个终极目标。
   
    6·26韶关事件与7·5乌鲁木齐大骚乱给了共产党一个响亮的耳光,用事实证明了一味追求稳定反而得不到稳定这样一个真理。人类的事务是复杂的,人们追求的目标也是多元的,正因为如此,所以公平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途径。但是,独裁制度本身就是不公平的,一党专政与公平格格不入。希望共产党通过近年来此伏彼起的群体性事件好好反省一下,尽早认识到,只有民主政治才是解决社会矛盾的唯一出路。
(2010/04/1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