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李大立:也說英國光榮革命和法國大革命]
王藏文集
·铁玫瑰园 与欧阳小戎兄
·铁玫瑰园 严正学、朱春柳夫妇
·左起:欧阳小戎、严正学、王藏、朱春柳
·右起:张先玲、杜婉华、严正学、朱春柳、肖国珍
·右起:张先玲、杜婉华、严正学、王藏
·左起:胡石根、赵常青、王藏、胡俊雄
·与“六四暴徒”画家武文建
·与诗人殷龙龙
·铁玫瑰园:尊严自由的生命之祈
·与诗人凡斯(中)、诗人何路(左)
·右起:胡佳、钱理群、杨佳妈妈王静梅、杜光、王藏
·与祭园守园人 朱毅老师
·与杨佳妈妈
·与钱理群教授
·与王荔蕻大姐
·与屠夫兄
·欧阳小戎、王藏与老艺术家周永阳(中)
·与杜婉华老师
·左起:严正学、胡石根、王藏
·与胡佳兄
·与江天勇律师
·北京网友声援释放朱承志
·艺术家聚北京宋庄 戴“避言罩”挺南周(组图)
·新年元旦,与王力雄唯色夫妇,邝老五赵跃夫妇。扎西德勒
·许良英先生遗体告别仪式现场部分图片
·民主斗士张林到京,为自由干杯,饭醉饭醉
·自由作家、伤残维权警察郭少坤来京,铁玫瑰园留念
·与于浩成先生、郭少坤先生、李智英先生
·与鲍彤先生
·左起:姚监复先生、鲍彤先生、严正学先生、王藏
父与子
·近六岁的小华华(吴郁之子)写给我的信
小念慈满月(31天)
·还拍啊,宝宝有点累了
·爸爸我满月啦,不要忧伤
·哎,我也时常有诗人的忧伤
·尿布没换老爸又想上网,看来我得假哭哈
·男儿当自强,没有母乳吃也要挺住
·好人好梦,我要做好梦了,爸爸你也要做
小念慈37天
·爸爸累了,我要自己捧着吃
·别看我还含着奶嘴,我已在酝酿我的梦
·来张近距离的
·嘿嘿
·宝宝长大了比爸爸帅
小念慈68天
·小念慈68天
小念慈70天
·小念慈70天
小念慈100天
·小念慈100天
小念慈120天
·小念慈120天
小念慈154天
·王藏/小念慈两父子与贵州友人
·吴玉琴大姐、小华华与小念慈
小念慈1周岁
·吴玉琴、马玲丽到云南为小念慈过生日 5/26/2010
●转载共赏,不定期添加
·袁红冰:改良,还是革命——兼论海外民运
·袁红冰:重建中国文化精神——属于中国文化大师的时代
·袁红冰:联邦中国宪法理论纲要
·袁红冰执笔:六.四二十周年祭——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祭辞
·杨春光:破坏即建设论——中国空房子主义诗歌写作纲领宣言
·杨春光:诗从语言始, 到政治止——诗学解构止于政治论
·黄翔:挑战暴虐的圣徒——致高智晟和所有精神信仰者
·黄翔:充血带电杨春光—一位诗坛操家与杀手
·高智晟、袁红冰执笔:修改宪法维护基本人权宣言
·高智晟:致胡锦涛 温家宝及中国同胞的公开信
·郭国汀:将接力绝食抗暴运动进行至最后胜利
·郭国汀:论中共专制暴政与酷刑
·东海一枭:无相大光明论
·仲维光:自由文化运动与中国知识传统的重建——极权主义及其文化问题批判
·严正学:【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傅正明:苦难文学的双向启蒙
·傅正明:西藏流亡诗歌的见证和祈祷——雪域歌声永远不会死亡
·党治国:金色的圣山 玉洁的灵魂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王力雄:西藏面对的两种帝国主义——透视唯色事件
·王力雄:末法时代——藏传佛教的社会功能及毁坏
·欧阳小戎:林昭小传
·梦之魂:关于“六四”的平反问题
·張三一言:沒有革命,哪來改良?
·黄河清:六四底层列传
·黄河清:六四军人列传/六四名人列传
·烈女邓玉娇传记六则
·石雨哲:“轮回”:从永恒到绝不——论袁红冰先生对尼采思想的扬弃与升华
·徐水良:为革命呐喊
·吴玉琴:在纪念“六四”20周年的日子里
·杜和平:贵阳"六四"亲历--"六四"二十周年之际的回忆与思考
·曾节明:林大军:达赖喇嘛尊者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和道德师尊
·廖祖笙:挽歌中有唱不尽的怨愤和哀伤——廖梦君惨烈遇害三周年祭
·郭国汀:中共专制流氓暴政下不可能存在法治!
·曹长青:中共在新疆事件中的八个错误
·丁一一:试论二十一世纪知识分子的道德担当
·张林:中国犯罪大军
·曹维录:俞可平民主思想批判
·祭园守园人:严正学,流徙的丹青与大悲悯
·东海一枭:东海的最大错误和对某些“英雄”的警告!
·东海一枭:东海之道登堂书(第一辑)
·东海一枭:弘扬良知主义,棒喝“民主愚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大立:也說英國光榮革命和法國大革命

文章摘要: 革命之所以發生,最根本的原因是由於舊制度腐朽得讓人民無法忍受,同時也在於專制統治者不甘願放棄權力。
   
   
   作者 : 李大立,
   

   
   發表時間:3/31/2010
   
   
   近期不斷看到改良派人士借康梁之口,拿英國光榮革命和法國大革命說事,彷 彿英國光榮革命一槍不發滴血不流成就了今天英國民主社會,而法國大革命則死人無數血流成河導致獨裁專制,中國必須走英國的改良路,絕 不能走法國的革命路,事實並非完全如此,且聽筆者細細道來:
   
   1215年英國有個國王,也即史稱「獅心王」理查。理查在統領十字軍東征期間戰敗被俘,結果他的弟弟,亦即後來的約 翰王,趁理查被俘之際將王位繼承人(他的侄子)殺死並乘機奪了王位。可嘆的是,這個約翰王是個典型的暴君,殘酷昏庸,愚昧無知。他悍 然對法國開戰,結果大敗而歸,把英國在歐洲大陸的領土全部喪失。他失敗後還不甘心,時刻想著起兵復仇。但是,打仗是最花錢的,約翰王 沒錢,就在國內賣官鬻爵、綁架勒索教士和貴族﹐逼迫他們出錢納稅。
   
   約翰王的暴行激起了英國貴族的萬丈怒火。由於當時的英國是封建制國家(和中國封 建社會是兩回事),貴族都有自己的領地甚至軍隊,於是大家聯合起來抗拒約翰王。在主教朗登的召集下,貴族們聚集在一起開會,起草了一 個文件,這就是英國歷史上著名的《大憲章》。
   
   《大憲章》裡說:「除了經過合法審判,或是依照本國的普通法,任何自由人不得被 逮捕、監禁、強佔、剝奪法律保障、充軍或其它損害。」另外,憲章內還明確規定,國王「禁買賣司法權﹑禁止隨意佔領他人土地﹑決策時須 征詢貴族意見﹐若違反憲意﹐貴族有權推翻國王」等條款。這等於是以公開的法律形式限制了國王的權力,使之成為有限權力者。
   
   對此,約翰王怎肯罷休,導致雙方開戰,結果約翰王被貴族們的軍隊包圍在泰晤士河 邊的倫內美德。約翰王無奈之下,祗好當眾宣誓遵守《大憲章》,並於1215年6月15日在憲 章上加蓋了英國的國璽。後來,約翰王的兒子亨利繼位後又反悔了,貴族再次向國王宣戰,結果亨利又被打敗了。貴族們勝利後,組織了國會 監督國王,但凡國王征稅或對外開戰等國家大事都必須經過國會同意,由此國會也就成了英國政治制度中重要的組成部分。
   
   英國國王查理一世即位後,對議會限制他的征稅權十分不滿,於是再次爆發國王和貴 族之間的戰爭,結果查理一世戰敗後人頭落地,議會軍首領克倫威爾廢除國王制而自任護國主。但他不明白,廢除國王而不建立新 制度也不行,後來斯圖亞特王朝卷土重來,復辟了王朝。直到1688年光榮革命,議會選舉的新君主威廉親王率領一萬 五千荷蘭軍隊登陸,才造成詹姆斯二世逃亡和革命成功,頒布《權利法案》,英國才真正確立了君主立憲的體制。
   
   《權利法案》最核心的內容,就是剝奪了國王的主要權力(如立法權、 行政權和司法權)轉由議會來行使,甚至國王的繼承人,議會都有權干涉。這樣,英國國王雖然得以保留,但已 經成為沒有實際政治權力的虛君,僅僅是作為國家的象征而存在,所謂「臨朝不聽政」。
   
   但是英國的君主立憲卻延續了數百年,表現在長期保留了貴族的政治特權。英國的上 議院又稱「貴族議院」,起源於十四世紀國王的「御前會議」和後來的「咨詢局」,至今已有六百多年歷史。二十世紀民主潮流席捲全球,自 1911年 通過及1949年修訂的「英國國會法案」(Parliament Act)始,這個非民選的議會 機構已不斷進行大幅改革,其權力被大幅削減,除預算案及各種財務撥款案外,其余所有下議院通過的法案,上議院已無否決權,祗 剩下擱置十二個月以及出任終審法院大法官的權利。1999年「上議院法案」決議移除所有貴族在上議院中的世襲地位。2008年3月7日,英國 下議院通過一項具有歷史意義的議案,建議對上議院進行徹底改革,議員將從世襲或任命改為全部由選舉產生。而英國下議院又稱「平 民議院」,全體議員由民選產生,擁有立法、財政和監督權,才是議會的權力中心。內閣大多數的閣員出自下議院,自1902年以 來,所有的首相盡屬下院議員。
   
   再看看法國大革命:十八世紀資本主義在法國部分地區已相當發達﹐資產階級已成為 經濟上最富有的階級﹐但在政治上仍處於無權地位。農村則保留著封建土地所有制﹐實行嚴格的等級制度。教士為第一等級,貴族為第二等 級,兩者佔總人口不到百分之四﹐可是卻擁有超過百分之三十的土地;資產階級﹑農民和城市平民為第三等級﹐處於被統治地位。法國路易十 四治下有60 0萬人死於饑寒,特權階級的最高代表是國王路易十六。世紀末第三等級同特權階級的矛盾日益加劇,特 權階級頑固維護其特權地位。在第三等級中﹐農民和城市平民是後來革命中的主力,資產階級則憑藉其經濟實力﹑政治才能和文化知識處於領 導地位。法國大革命是整個第三等級在資產階級領導下發動起來的。
   
   
   1789年5月5日路易十六在凡爾賽宮召開三級會議,企圖對第三等級增稅﹐以解救政府財政危機。第三等 級代表則要求制定憲法﹐限制王權﹐實行有利於資本主義的改革。談判破裂,6月17日第三等級代表宣布 成立國民議會 ﹐7月9日改稱制憲議會。路易十六調集軍隊企圖解散議會﹐激起巴黎人民的武裝反抗。7月14日群眾攻克象徵封建統治的巴士底獄,奪取巴黎市府政權﹐建立了國民自衛軍。在農民起義的影響下﹐制憲議會於8月4~11日 通過法令﹐宣布廢除封建制度﹐取消教會和貴族的特權﹐規定以贖買方式廢除封建貢賦。8月26日通過《人 權與公民權宣言》﹐確立人權﹑法制﹑公民自由和私有財產權等資本主義的基本原則。10月5~6日巴黎人 民進軍凡爾賽 ﹐迫使王室搬到巴黎﹐制憲議會也隨之遷來。
   
    1791年 6月20日路易十六喬裝出逃﹐企圖勾結外國力量扑滅革命﹐但 中途被識破押回巴黎。廣大群眾要求廢除帝制﹐實行共和﹐但君主立憲派則主張維持現狀。7月16日君主立 憲派從雅各賓派中分裂出去﹐另組斐揚俱樂部迫使路易十六批准制憲議會憲法﹐即實行君主立憲制的1791年憲 法。1792年4月﹐法國抗擊外來武裝干涉的戰爭開始﹐路易十六的反革命面目充分暴露。立憲 派的保守妥協態度愈加不得人心。第一、二等級和大資產階級取得了妥協,但和佔法國人口大多數的農民和城市平民的矛盾依然沒有緩和,相 反,人民鬥爭中看到了自己的力量,掀起共和運動的高潮。1792年8月10日,巴黎人民再次起義,推翻波旁王朝,逮捕路易十六國王。
   
   資產階級共和派──吉倫特派取得政權,由普選產生的國民公會於9月21日開幕 ﹐9月22日成立了法蘭西第一共和國﹐吉倫特派執政期間頒布法令﹐強迫貴族退還非法佔有的公有土地﹐將 沒收的教會土地分小塊出租或出售給農民﹐嚴厲打擊拒絕對憲法宣誓的教士和逃亡貴族。1793年 1月21日﹐國 民公會經過審判以叛國罪處死路易十六。吉倫特派把主要力量用於反對以羅伯斯比爾為首的雅各賓派和巴黎公社,從1792年 秋起﹐要求打擊投機商人和限制物價的群眾運動高漲起來,平民要求嚴懲投機商﹐全面限定生活必需品價格,吉倫特派卻鎮壓民 眾。1793年2~3月﹐以英國為首的歐洲各國組成反法聯盟﹐進行武裝干涉﹔國內也發生大規模王黨叛亂。4月﹐前線 的主要指揮﹑吉倫特派將領迪穆裡埃叛變投敵。在革命處於危急的時刻﹐巴黎人民於5月31日~6月2日發動第 三次起義﹐推翻吉倫特派的統治﹐建立起雅各賓派專政。
   
   
   
   雅各賓新政權面臨嚴峻局面﹐被推翻的吉倫特派趁機在許多地區煽起武裝叛亂。新 政權聯合廣大人民群眾﹐採取激烈的革命措施﹐6月3日~7月17日頒布三個土地法令﹐廢除農村中的所有封建特權﹐以有利於農民的方式拍賣沒收來的封建地產﹐大批 農民得到土地。1793年6月24日公布《雅各賓憲法》,是法國第一部民主憲法(由於戰爭未能實施),嚴禁囤 積壟斷﹐對投機商人判處死刑﹔號召人民武裝起來保衛祖國。9月﹐國民公會把「恐怖」提上議事日程。革命軍下鄉徵糧 打擊投機商。國民公會先後頒布嫌疑犯法令和對生活必需品和工資實行限價的法令﹐10月底﹐一批吉倫特派被處決。 由於實行這些措施﹐形勢迅速好轉。1793年底~1794年初外國干涉軍全部被趕出國土﹐國內的叛亂基本平息。
   
   
   隨著勝利的取得﹐執政雅各賓派發生了內訌,以丹東為首的一派要求停止實行恐怖,以 巴黎公社副檢察長埃貝爾為首的一派則堅持繼續恐怖統治﹐進一步限制和打擊資產階級。受到兩面夾攻的以羅伯斯比爾為首的執政派﹐於1794年3~4月先 後逮捕並處死兩派領導人﹐繼續擴大執行恐怖政策。 1794年 6月法軍在比利時境內取得重大軍事勝利。國 內反對恐怖統治的勢力加強﹐國民公會中佔多數的反羅伯斯比爾的勢力聯合在一起﹐於1794年 7月27日發動 熱月政變﹐推翻雅各賓專政﹔7月28~29日處死羅伯斯比爾等90人﹐從而終結了法國革命的瘋狂階段。
   
   熱月黨人原是反羅伯斯比爾的各派人物的臨時結合﹐並無統一綱領。他們代表在革命 中形成的資產階級暴發戶的利益﹐執政後他們廢除雅各賓派限制和打擊資產階級的政策﹐封閉雅各賓俱樂部﹐使資產階級解脫恐怖時期的束 縛。熱月黨一面鎮壓1795年4~5月兩次巴黎的反抗運動﹐一面粉碎逃亡貴族的武裝進犯和國內王黨叛亂。根據1795年 制定的第三共和憲法﹐10月解散國民公會﹐成立新的政府機構督政府。
   
   
   督政府一建立就宣布要穩定秩序﹐1796~1797年﹐督 政府派拿破侖‧波拿巴遠征義大利﹐取得重大勝利﹐軍人勢力開始抬頭。政府通過發行強制公債 ﹑增加稅收﹑舉辦工業博覽會等 方式﹐在經濟上取得一定成就。1797年立法機構選舉時﹐許多王黨分子當選。督政府為打擊王黨勢力﹐宣布選舉無效。1798 年 立法機構選舉時雅各賓派的殘餘勢力大批當選﹐督政府再次宣布選舉無效﹐反映出政局不穩。1799年英國又組成第 二次反法聯盟﹐法國在軍事上面臨困難。7月雅各賓派重新活躍起來﹐俱樂部紛紛恢復﹐要求執行第二共和的戰時政策。在這種形勢下 ﹐以西哀士為首的資產階級右翼勢力要求藉助軍人力量控制局面﹐1799年11月9日(共和八年 霧月18日)拿破侖‧波拿巴將軍發動政變﹐結束了督政府的統治﹐建立起臨時執政府,法國大革命終結。 隨後拿破侖在滑鐵盧大敗,路易十八在外國軍隊保護下復辟了波旁王朝。恢復了國王的權利,並且大肆血洗革命者。1830年7月巴黎人 民發動七月革命,經過三天戰鬥,攻下王宮,國王查理十世逃往英國,至此法國大革命徹底結束。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