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莫建刚:又一非法暴力强拆的事例——贵阳市花溪区党武乡大坝井村民李毫美厂房和住房被强拆]
王藏文集
·小念慈100天
小念慈120天
·小念慈120天
小念慈154天
·王藏/小念慈两父子与贵州友人
·吴玉琴大姐、小华华与小念慈
小念慈1周岁
·吴玉琴、马玲丽到云南为小念慈过生日 5/26/2010
●转载共赏,不定期添加
·袁红冰:改良,还是革命——兼论海外民运
·袁红冰:重建中国文化精神——属于中国文化大师的时代
·袁红冰:联邦中国宪法理论纲要
·袁红冰执笔:六.四二十周年祭——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祭辞
·杨春光:破坏即建设论——中国空房子主义诗歌写作纲领宣言
·杨春光:诗从语言始, 到政治止——诗学解构止于政治论
·黄翔:挑战暴虐的圣徒——致高智晟和所有精神信仰者
·黄翔:充血带电杨春光—一位诗坛操家与杀手
·高智晟、袁红冰执笔:修改宪法维护基本人权宣言
·高智晟:致胡锦涛 温家宝及中国同胞的公开信
·郭国汀:将接力绝食抗暴运动进行至最后胜利
·郭国汀:论中共专制暴政与酷刑
·东海一枭:无相大光明论
·仲维光:自由文化运动与中国知识传统的重建——极权主义及其文化问题批判
·严正学:【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傅正明:苦难文学的双向启蒙
·傅正明:西藏流亡诗歌的见证和祈祷——雪域歌声永远不会死亡
·党治国:金色的圣山 玉洁的灵魂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王力雄:西藏面对的两种帝国主义——透视唯色事件
·王力雄:末法时代——藏传佛教的社会功能及毁坏
·欧阳小戎:林昭小传
·梦之魂:关于“六四”的平反问题
·張三一言:沒有革命,哪來改良?
·黄河清:六四底层列传
·黄河清:六四军人列传/六四名人列传
·烈女邓玉娇传记六则
·石雨哲:“轮回”:从永恒到绝不——论袁红冰先生对尼采思想的扬弃与升华
·徐水良:为革命呐喊
·吴玉琴:在纪念“六四”20周年的日子里
·杜和平:贵阳"六四"亲历--"六四"二十周年之际的回忆与思考
·曾节明:林大军:达赖喇嘛尊者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和道德师尊
·廖祖笙:挽歌中有唱不尽的怨愤和哀伤——廖梦君惨烈遇害三周年祭
·郭国汀:中共专制流氓暴政下不可能存在法治!
·曹长青:中共在新疆事件中的八个错误
·丁一一:试论二十一世纪知识分子的道德担当
·张林:中国犯罪大军
·曹维录:俞可平民主思想批判
·祭园守园人:严正学,流徙的丹青与大悲悯
·东海一枭:东海的最大错误和对某些“英雄”的警告!
·东海一枭:东海之道登堂书(第一辑)
·东海一枭:弘扬良知主义,棒喝“民主愚氓”
·唯色:西藏的官员们,饶了布达拉宫吧
·徐沛谈鲁迅
·清水君:鲁迅-----汉奸还是族魂?
·让人心酸断肠的美文:石评梅:墓畔哀歌
·黄鹤昇:孔孟之道判释
·《遇罗克与遇罗锦》
·仲维光:极权主义研究及其政治文化问题探源——关于极权主义问题探究给刘晓东女士的信
·申有连:讨伐马克思主义
·《唐子教授文集》
·黄河清:为胡佳又入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名单呐喊
·何清涟:《台湾大劫难》:一桶泼向温水锅中青蛙的冰水
·安乐业(东赛)的“藏人主张”
·李大立:也說英國光榮革命和法國大革命
·王炳章:放弃革命的权利就等于放弃了一切——南斯拉夫的革命昭示了我们什么?
·俞梅荪:反右往事悠悠 维权前路茫茫——北京大学右派校友在春节联谊会维权请愿纪实
·《曾铮文集》
·顾万久:胡锦涛有种请站出来与顾万久决斗!
·顾万久:中国共产党集团才是最大的反华势力
·莫建刚:歌功颂德淫乱中华
·廖双元: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
·郭国汀: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
·遇罗锦:读老骥【附:老驥《自由聖火》文集《佝僂的背影》連載地址】
·滕彪:法律人的尊严在于独立
·艾未未:2010清明祭:2008年四川512地震遇难学生名单(共5212名)
·俞梅荪:“简法护民”——追忆胡耀邦的立法观【祭耀邦】
·【史实】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
·紫电(申有连):马克思劳动、价值理论的魔鬼意志
·大纪元专栏:剖析马克思魔性人生及共产邪教
·黄河清:1949年后中国大陆人相食史料一览
·严正学:“我没有朋友!”【严正学行为艺术】
·严正学:在“被敌人”中被周旋【严正学行为艺术】
·何清涟:赵连海冤案:并非一个人的悲剧
·《大纪元评论》
·《阿波罗评论》
·《骆亚报导》
·《辛菲报导》
·《王若望九十诞辰纪念文集》
·《袁红冰自由圣火专栏》
·《江婴自由圣火专栏》
·《何清涟美国之音博客》
·《丹真宗智自由圣火专栏》
·《严正学自由圣火专栏》
·《黄河清自由圣火专栏》
·《郭国汀自由圣火专栏》
·《三妹(刘晓东)自由圣火专栏》
·《徐沛自由圣火专栏》
·《刘自立自由圣火专栏》
·《郭少坤自由圣火专栏》
·《朱毅(祭园守园人)自由圣火专栏》
·《党治国自由圣火专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莫建刚:又一非法暴力强拆的事例——贵阳市花溪区党武乡大坝井村民李毫美厂房和住房被强拆

   【维权义工焱文提供】2010年1月26日中午13时左右贵阳市花溪区党武乡大坝井村村民,身患十级残疾的女人李毫美,她的住房和赖以生存的专门生产工艺石料的厂房,被党武乡政府非法用暴力进行了强拆。
   
   
    李毫美2007年11月18日因交通事故使变为了运动性失语损伤导致为四级残疾和颅骨缺损十级残疾。现在唯一生活的经济来源——贵阳花溪大坝井工艺石材厂已被党武乡政府在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使用暴力将其拆除。在无助的情况下,终日以泪洗面。
   

    被党武乡当局暴力强拆的李毫美的工艺石材厂和住房,总面积为2700平方米,这一土地面积是她的责任地。为了生存,一个极度残疾的弱女人东拼西凑,并在花溪区农业合作银行贷款30万元,在这块责任地是建立一个自食其力的工艺石材厂,并按国家的政策规定上缴工商及其税务(按国家政策规定,像这样极度残疾的人是可以免掉一切税务的),在这个工艺厂工作的就业人员为5、60人,也为国家减轻了一些就业负担。并且厂房建立之前,李毫美女士已经办好一切相关的手续,在这个意义上,是符合国家的政策规定的。
   
    可是,就在这个工艺厂进入正常的运作阶段,当地政府为了摆排场,突出一种虚假的所谓繁华,便和开发商进行私下交易,这种交易就是一种权钱交易的结果。因为李毫美的工艺厂地处贵阳市花溪国宾大道的路旁,所以当地政府便和开发商勾结准备在工艺厂的地盘上,修建豪华大酒店,以供这些中共官员享受。
   
    于是,这些乡政府的权贵们,迫不及待的抛出对这个残疾弱女人,赖以生存的唯一经济来源——工艺石材厂的限拆令,并推翻了这个工艺厂所有的合法手续。也只因为这些狗官们,知道李毫美是极度残疾的弱女人,对付这一个弱不禁风的女人实在是易如反掌。
   
    2010年1月26日,当地政府派出了近二百人的强拆队伍对李毫美的工艺厂及其住房进行了穷凶极恶的暴力拆除。致使李毫美和她的女儿至今无家可归。
   
    这就是在当今中共的统治下,中国民众在这个党及其党徒的压迫和盘剥下,人权受到侵害,做人的尊严受到践踏的又一实例。
   
   【附】
   
    致中共贵阳市市委书记李军的一封信
    ——中国贵州一位中学生的请求书
   
    尊敬的贵阳市委书记李军爷爷:
   
    我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第一中学初二(1)班学生,我叫吴文燕,女,汉族,1994年9月28日出生。身份证号:520111199409282427,住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党武乡大坝井村四组。
   
    今天我怀着十分沉重的心情挥泪给您写这封信,在您繁忙之中打扰您,敬请谅解。恳请您看完一个中学生的请求书信后,并请关心一个中国西部农村,(贵州省的)一个我的十级残疾弱势母亲及其女儿的合法权益。
   
    我母亲叫李毫美,汉族,1971年11月8日出生。身份证号:520111197111082466.是一个从事石材加工销售的个体工商户,系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党武乡大坝村四组村民。
   
    不幸的遭遇让我们失去了生存的欲望,同时也让我失去了求学的信心。这一不幸的事件出现在2010年1月26日13时左右,我们赖以生存的家园和辛勤劳动所创建的厂房,被当地政府实施了没有出示法律依据的暴力强拆。
   
    在事先预谋好的情况下,当地政府派人到我们家里,说要和我们谈一下房屋拆迁赔偿的问题。但是,当他们进入了我们的房屋后,便突然改变成一副凶恶的嘴脸。他们强行地切断了我们家里的水和电,将我和母亲以及家人横蛮地抬上汽车,把我们拉到了花溪医院事先准备好的房间,将我和母亲及其家人全部软禁并进行严密的监控。就连吃喝拉撒,都被跟着,就像坐监狱一样的使人难受和愤怒。
   
    直至我们的住房和厂房被全部暴力拆除后,到深夜22点左右,我们才被释放回家。长达9个小时的人生非法羁押,让我们疲惫不堪。我的母亲在非法羁押的的过程中,由于身体虚弱和愤怒数次昏倒。我们回到家后,住房和厂房已经是一遍废墟,我所有的学习资料、学习用具还有全部的书籍和课本都被掩埋在废墟下面。我的母亲处于半昏迷的状态,我们泪流满面踉踉跄跄走在那条国宾大道的人行道上,没有去处,无家可归。我真想一死了之。但是,为了我那可怜而残疾的母亲,我还是要坚强的活下去。
   
    在深夜的寒风中,同村好心的邻居,把我们叫到他家暂时的住了下来。到第二天我和母亲到党武乡人民政府去讨一个公正的说法,但是他们却不理不睬。寒冬腊月我们居无定所,只好住在乡政府的值班室里,生活条件差,这些乡政府的领导也不闻不问。在寒冷的值班室里我和母亲因受风寒而患严重的感冒。因母亲残废柔弱,我必须照顾她的身体不再使她的病情加重。可是,到了第三天我母亲的病情已经不能再拖延。于是,在我们的一再要求和抗议下,乡政府的领导,才及不情愿的派人送我的母亲到乡卫生院作了简单的住院治疗。
   
    苍天啊!我们家的住房和赖以生存的工作厂房已经被非法暴力拆除,面对一遍家园的废墟,我们真不知道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啊。
   
    为此,我写信给您,希望您能够依法对这一事件进行严肃的协调。也能为我和的十级残废的母亲做主,请拯救我们的生命!请让我能安心读书!
   
    此呈
   
    中共贵阳市委书记李军爷爷
   
    敬礼!
   
    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第一中学初二(1)班
   
    学生:吴文燕
   
   
    2010年1月31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2010/03/11 发表)
(2010/04/0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