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莫建刚:又一非法暴力强拆的事例——贵阳市花溪区党武乡大坝井村民李毫美厂房和住房被强拆]
王藏文集
·大纪元:宗教人士谈华藏寺唱红歌颂“党妈”
·大纪元:当局批微博有乱象 王藏:醉翁之意不在酒
·大纪元:中国势必爆发民主革命
·自由亚洲电台:从四川会理县“悬浮照”看中国官场文化
·希望之声:法轮功抗争对社会产生巨大影响
·希望之声:传六四屠城军调内蒙 民众反弹
·希望之声:大陆民众欢呼埃及人民的胜利
·林昭祭日祭林昭
·试问爱国贼:土地不属你,为谁保钓?
·博讯:诗人王藏微博呼吁关注夏俊峰,引起网友又一波声援热潮
·自由亚洲电台:谷开来故意杀人被判死缓 夏俊峰案再次网上热议
·博讯:艺术家邝老五和追魂呼吁废除劳教释放艺术家被抓
·博讯:王藏行为艺术 @自媒体与@抗争:行为艺术家邝老五+追魂被抓新进展
·参与:要求废除劳教 艺术家邝老五和追魂被刑拘
·自由亚洲电台:行为艺术吁废劳教 反被警察刑事拘留
·自由亚洲电台(粤语):艺术家高举“废除劳教” 横额遭刑拘
·希望之声:18大维稳升级 北京行为艺术家遭刑拘
·大纪元:北京艺术家用作品宣战 屡遭当局打压
·呼吁展开调查诺文奖黑幕
·大纪元:《九评》发表八周年 民众:中共只有死路一条
·大纪元:清算周永康 路还有多长
·大纪元:2万武警二级战备保18大 北京“仍不放心”
·大纪元:北京798艺术区空间被封 艺术家维权抗议
·希望之声:中共贪官卖房套现 为外逃做准备
·希望之声:异议人士:中共要一条黑路走到底
·希望之声:四川泸州万人抗暴 十八大前维稳难奏效
·希望之声:从手机实名制再看中共政改的欺骗性
·北京之春:《李九莲就义35周年纪念专辑》朱毅 等撰稿整理
·博讯:北京网友声援释放朱承志
·自由亚洲电台:北京画家呼吁关注同行严正学被迫外出
·与严正学老师
·与滕彪律师
·铁玫瑰园 与欧阳小戎兄
·铁玫瑰园 严正学、朱春柳夫妇
·左起:欧阳小戎、严正学、王藏、朱春柳
·右起:张先玲、杜婉华、严正学、朱春柳、肖国珍
·右起:张先玲、杜婉华、严正学、王藏
·左起:胡石根、赵常青、王藏、胡俊雄
·与“六四暴徒”画家武文建
·与诗人殷龙龙
·铁玫瑰园:尊严自由的生命之祈
·右起:胡佳、钱理群、杨佳妈妈王静梅、杜光、王藏
·与祭园守园人 朱毅老师
·与杨佳妈妈
·与钱理群教授
·与王荔蕻大姐
·与屠夫兄
·欧阳小戎、王藏与老艺术家周永阳(中)
·与杜婉华老师
·左起:严正学、胡石根、王藏
·与胡佳兄
·与江天勇律师
●《追寻自由的虹光》III(诗行合一2013—)
○追寻自由灵魂,酝酿心灵虹光
·新年元旦,与王力雄唯色夫妇,邝老五赵跃夫妇。扎西德勒
·希望之声:南周献辞掀风暴 全民反中共新闻审查
·大纪元:艺术家聚北京宋庄 戴“避言罩”挺南周(组图)
·民主中国: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面对苦难铁汉李旺阳“被自杀”
·许良英先生遗体告别仪式现场部分图片
·希望之声:民间签名呼吁党官公示财产的意义
·民主斗士张林到京,为自由干杯,饭醉饭醉
·维权网:宋庄艺术家与上访维权人士同做“砸出色彩”行为艺术
·自由作家、伤残维权警察郭少坤来京,铁玫瑰园留念
·与于浩成先生、郭少坤先生、李智英先生
·与鲍彤先生
·左起:姚监复先生、鲍彤先生、严正学先生、王藏
·戴面具的诗人王藏。胡佳 摄。谢谢佳哥,这是我懂事以来最酷的一张个人照。
·德国之声:斯巴达第二季:一夜再回十八大前
·博讯:唐柏桥等紧急呼吁各界关注严正学的处境
·维权网:大陆民主维权人士发布“立即制止对安徽张林父女非法侵害的呼吁书”
·希望之声:党毒发作 云南县官怒砸机场
·RFA:两会前各地多名民主人士被威胁监控拘押 异见艺术家称要自焚后失踪
·大纪元:两会前异议人士被严控 艺术家欲自焚抗争
·希望之声:《南周》为浦志强募集十万粉丝打大老虎
·希望之声:民众:彻底清算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罪行
·敦促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呼吁书(首批联
·希望之声:两会代表对环境问题沉默折射官员何种心态?
·维权网:北京宋庄糖厂艺术区遭遇强拆
·维权网:北京宋庄糖厂艺术区强拆继续升级,抗争持续
·RFA:宋庄艺术家维权活动遭当局干扰
·看中国:宋庄艺术区被疯狂改造 艺术家愤怒了(组图)
·大纪元:京最大艺术区遭强拆 艺术家举办反强拆艺术节
·荷兰在线:北京宋庄糖厂艺术区强拆:中国艺术先锋的沦陷?(组图)
·胡佳:我是杨佳的兄弟胡佳
·美国之音:杨佳墓“敏感” 扫墓者遭抓
·六四天网:歌星伊能静将捐款10000元给73岁访民王英强
·博讯:伊能静私信王藏:愿捐助访民王英强1万元
·自由亚洲电台:台湾艺人伊能静捐助陕西访民
·大纪元:女艺人伊能静再“羞”中共 捐万元助访民
·新唐人电视台:獲伊能靜捐款一萬 訪民感動流淚
·自由亚洲电台:诗人王藏将伊能静的捐款交给陕西访民
·维权网:艺术界声援陕西访民王英强等人,感谢伊能靜爱心捐助(图)
·大纪元:投书:陕西访民王英强被遗弃街头 再失踪
·中国禁闻-禁书网:蓝田访民曹秀琴陈述从北京被押回的遭遇
·新唐人电视台:陕西冤民:致联合国人权办的一封集体联名信
·新唐人电视台:多名艺术家关注的73岁老人再次赴京上访
·希望之声:防被 「自主高墜」 民眾爭相簽「不自殺保證」
·自由亚洲电台:马三家劳教所受害者北京宋庄讲述酷刑折磨
·新唐人电视台:【禁聞】謠言成真 羅昌平單挑劉鐵男勝出
·维权网:常州8位上访老人被截访受虐待,艺术家为其声援(图)
·自由亚洲电台:中国频传艺术家遭打压 画家严正学夫妇被软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莫建刚:又一非法暴力强拆的事例——贵阳市花溪区党武乡大坝井村民李毫美厂房和住房被强拆

   【维权义工焱文提供】2010年1月26日中午13时左右贵阳市花溪区党武乡大坝井村村民,身患十级残疾的女人李毫美,她的住房和赖以生存的专门生产工艺石料的厂房,被党武乡政府非法用暴力进行了强拆。
   
   
    李毫美2007年11月18日因交通事故使变为了运动性失语损伤导致为四级残疾和颅骨缺损十级残疾。现在唯一生活的经济来源——贵阳花溪大坝井工艺石材厂已被党武乡政府在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使用暴力将其拆除。在无助的情况下,终日以泪洗面。
   

    被党武乡当局暴力强拆的李毫美的工艺石材厂和住房,总面积为2700平方米,这一土地面积是她的责任地。为了生存,一个极度残疾的弱女人东拼西凑,并在花溪区农业合作银行贷款30万元,在这块责任地是建立一个自食其力的工艺石材厂,并按国家的政策规定上缴工商及其税务(按国家政策规定,像这样极度残疾的人是可以免掉一切税务的),在这个工艺厂工作的就业人员为5、60人,也为国家减轻了一些就业负担。并且厂房建立之前,李毫美女士已经办好一切相关的手续,在这个意义上,是符合国家的政策规定的。
   
    可是,就在这个工艺厂进入正常的运作阶段,当地政府为了摆排场,突出一种虚假的所谓繁华,便和开发商进行私下交易,这种交易就是一种权钱交易的结果。因为李毫美的工艺厂地处贵阳市花溪国宾大道的路旁,所以当地政府便和开发商勾结准备在工艺厂的地盘上,修建豪华大酒店,以供这些中共官员享受。
   
    于是,这些乡政府的权贵们,迫不及待的抛出对这个残疾弱女人,赖以生存的唯一经济来源——工艺石材厂的限拆令,并推翻了这个工艺厂所有的合法手续。也只因为这些狗官们,知道李毫美是极度残疾的弱女人,对付这一个弱不禁风的女人实在是易如反掌。
   
    2010年1月26日,当地政府派出了近二百人的强拆队伍对李毫美的工艺厂及其住房进行了穷凶极恶的暴力拆除。致使李毫美和她的女儿至今无家可归。
   
    这就是在当今中共的统治下,中国民众在这个党及其党徒的压迫和盘剥下,人权受到侵害,做人的尊严受到践踏的又一实例。
   
   【附】
   
    致中共贵阳市市委书记李军的一封信
    ——中国贵州一位中学生的请求书
   
    尊敬的贵阳市委书记李军爷爷:
   
    我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第一中学初二(1)班学生,我叫吴文燕,女,汉族,1994年9月28日出生。身份证号:520111199409282427,住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党武乡大坝井村四组。
   
    今天我怀着十分沉重的心情挥泪给您写这封信,在您繁忙之中打扰您,敬请谅解。恳请您看完一个中学生的请求书信后,并请关心一个中国西部农村,(贵州省的)一个我的十级残疾弱势母亲及其女儿的合法权益。
   
    我母亲叫李毫美,汉族,1971年11月8日出生。身份证号:520111197111082466.是一个从事石材加工销售的个体工商户,系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党武乡大坝村四组村民。
   
    不幸的遭遇让我们失去了生存的欲望,同时也让我失去了求学的信心。这一不幸的事件出现在2010年1月26日13时左右,我们赖以生存的家园和辛勤劳动所创建的厂房,被当地政府实施了没有出示法律依据的暴力强拆。
   
    在事先预谋好的情况下,当地政府派人到我们家里,说要和我们谈一下房屋拆迁赔偿的问题。但是,当他们进入了我们的房屋后,便突然改变成一副凶恶的嘴脸。他们强行地切断了我们家里的水和电,将我和母亲以及家人横蛮地抬上汽车,把我们拉到了花溪医院事先准备好的房间,将我和母亲及其家人全部软禁并进行严密的监控。就连吃喝拉撒,都被跟着,就像坐监狱一样的使人难受和愤怒。
   
    直至我们的住房和厂房被全部暴力拆除后,到深夜22点左右,我们才被释放回家。长达9个小时的人生非法羁押,让我们疲惫不堪。我的母亲在非法羁押的的过程中,由于身体虚弱和愤怒数次昏倒。我们回到家后,住房和厂房已经是一遍废墟,我所有的学习资料、学习用具还有全部的书籍和课本都被掩埋在废墟下面。我的母亲处于半昏迷的状态,我们泪流满面踉踉跄跄走在那条国宾大道的人行道上,没有去处,无家可归。我真想一死了之。但是,为了我那可怜而残疾的母亲,我还是要坚强的活下去。
   
    在深夜的寒风中,同村好心的邻居,把我们叫到他家暂时的住了下来。到第二天我和母亲到党武乡人民政府去讨一个公正的说法,但是他们却不理不睬。寒冬腊月我们居无定所,只好住在乡政府的值班室里,生活条件差,这些乡政府的领导也不闻不问。在寒冷的值班室里我和母亲因受风寒而患严重的感冒。因母亲残废柔弱,我必须照顾她的身体不再使她的病情加重。可是,到了第三天我母亲的病情已经不能再拖延。于是,在我们的一再要求和抗议下,乡政府的领导,才及不情愿的派人送我的母亲到乡卫生院作了简单的住院治疗。
   
    苍天啊!我们家的住房和赖以生存的工作厂房已经被非法暴力拆除,面对一遍家园的废墟,我们真不知道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啊。
   
    为此,我写信给您,希望您能够依法对这一事件进行严肃的协调。也能为我和的十级残废的母亲做主,请拯救我们的生命!请让我能安心读书!
   
    此呈
   
    中共贵阳市委书记李军爷爷
   
    敬礼!
   
    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第一中学初二(1)班
   
    学生:吴文燕
   
   
    2010年1月31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2010/03/11 发表)
(2010/04/0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