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郭国汀: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
王藏文集
·小王子获二零零八《自由圣火》写作奖
·让血有浓度,让泪有光泽【“2008《自由圣火》写作奖”获奖感言】
·郭國汀大律師學者師友讀《讓我們坐牢將監獄填滿擠爆》
·王藏长诗新作《没有墓碑的墓志铭》诗友读后感(之一)
·傅正明:詩,從鴻溝裡突圍—談王藏詩歌的精神向度
●友情转发
·转读者来信:不再是一个人的战斗!!
·转:特赦杨佳之公民建议书的第三批签名(共411公民)
·张嘉谚诗学专著《中国低诗歌》正式出版
·棵子:逆流而上的诗歌河豚 ——读张嘉谚《中国低诗歌》
·莫建刚:《诗章:弦乐四重奏》
·小王子推荐之《2008年的幸福》
·陈仲义:“崇低”与“祛魅”——中国“低诗潮”分析
·转江婴诗:榴红似火复如血〔外一篇〕
·民心不死,如火如荼,且看《新史记烈女传之邓玉娇传》
·吴玉琴:《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总结概述
·欧阳小戎:我的贵阳
·張菁:紀念貴州民主牆運動30周年
·著名作家张林出狱:决不违背良心而苟活
·坐监22年 民主斗士秦永敏出狱引公众关注
●真相(图片上传)
·王藏与小学生在自定义的课堂上
·杨银波:杨春光资料简编
·把自己的眼睛弄瞎后,我会看到我想要的光明
·"苦难慈悲"
·乡村童年:弟弟与王藏
·"太阳,牵着我的手/我愿寂寞地跟你走"
云南王子在贵州(与贵州的公民们)
·温情留念
·廖双元/吴玉琴/欧阳小戎/王藏
·云南欧阳小戎/王藏两兄弟与贵州友人(09年)
·王藏与贵州友人 2010新春茶话会 留影纪念
·铁幕下的友谊 山野寻梦 11/11/2010
北漂留影
·与严正学老师
·与滕彪律师
·铁玫瑰园 与欧阳小戎兄
·铁玫瑰园 严正学、朱春柳夫妇
·左起:欧阳小戎、严正学、王藏、朱春柳
·右起:张先玲、杜婉华、严正学、朱春柳、肖国珍
·右起:张先玲、杜婉华、严正学、王藏
·左起:胡石根、赵常青、王藏、胡俊雄
·与“六四暴徒”画家武文建
·与诗人殷龙龙
·铁玫瑰园:尊严自由的生命之祈
·与诗人凡斯(中)、诗人何路(左)
·右起:胡佳、钱理群、杨佳妈妈王静梅、杜光、王藏
·与祭园守园人 朱毅老师
·与杨佳妈妈
·与钱理群教授
·与王荔蕻大姐
·与屠夫兄
·欧阳小戎、王藏与老艺术家周永阳(中)
·与杜婉华老师
·左起:严正学、胡石根、王藏
·与胡佳兄
·与江天勇律师
·北京网友声援释放朱承志
·艺术家聚北京宋庄 戴“避言罩”挺南周(组图)
·新年元旦,与王力雄唯色夫妇,邝老五赵跃夫妇。扎西德勒
·许良英先生遗体告别仪式现场部分图片
·民主斗士张林到京,为自由干杯,饭醉饭醉
·自由作家、伤残维权警察郭少坤来京,铁玫瑰园留念
·与于浩成先生、郭少坤先生、李智英先生
·与鲍彤先生
·左起:姚监复先生、鲍彤先生、严正学先生、王藏
父与子
·近六岁的小华华(吴郁之子)写给我的信
小念慈满月(31天)
·还拍啊,宝宝有点累了
·爸爸我满月啦,不要忧伤
·哎,我也时常有诗人的忧伤
·尿布没换老爸又想上网,看来我得假哭哈
·男儿当自强,没有母乳吃也要挺住
·好人好梦,我要做好梦了,爸爸你也要做
小念慈37天
·爸爸累了,我要自己捧着吃
·别看我还含着奶嘴,我已在酝酿我的梦
·来张近距离的
·嘿嘿
·宝宝长大了比爸爸帅
小念慈68天
·小念慈68天
小念慈70天
·小念慈70天
小念慈100天
·小念慈100天
小念慈120天
·小念慈120天
小念慈154天
·王藏/小念慈两父子与贵州友人
·吴玉琴大姐、小华华与小念慈
小念慈1周岁
·吴玉琴、马玲丽到云南为小念慈过生日 5/26/2010
●转载共赏,不定期添加
·袁红冰:改良,还是革命——兼论海外民运
·袁红冰:重建中国文化精神——属于中国文化大师的时代
·袁红冰:联邦中国宪法理论纲要
·袁红冰执笔:六.四二十周年祭——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祭辞
·杨春光:破坏即建设论——中国空房子主义诗歌写作纲领宣言
·杨春光:诗从语言始, 到政治止——诗学解构止于政治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郭国汀: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

文章摘要: 中共之所以充满暴力残暴至极,是因为共产党本身毫无人性的暴虐的党文化造成的,直接源于马列原教旨。
   
   
   作者 : 郭国汀,
   

   
   發表時間:12/14/2009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各位回到郭国汀评论。
   
   今天我想论证反共与反专制暴政这个话题。前几天看了李劼写的一篇文章《反共还是反专制》?应该说从这篇文章可以看出李先生是一个有相当水平的人,他的文章中有些论点是正确的,但是与此同时,他在关键问题上的论点则错误明显,而且严重误导公众。之所以引起我关注这篇文章,是因为李劼先生据称是个博士,发表了大量的文章,我看过其中几篇,因而知道李先生是个有水平的人。
   
   问题在于他在有些关键问题上,发表的文章的立论基础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令人怀疑。例如,当初袁红冰教授发起自由文化运动时,他发表专文反对自由文化运动;前几天他又专文对中国民运,特别是民运的一些领袖人物,进行了尖酸刻薄的嘲讽。而前两天他又把旧文新发,题目就叫《反共还是反专制》?
   
   这就提出了一个重大话题,反共和反专制暴政两者的关系。这个问题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当今不论在民运领域,还是在海内外中国知识分子当中,包括一些看起来象是反共的民运人士,都有某种糊涂概念。
   
   比如,有人说他们“只反专制不反中共”,持这种观点的包括李劼先生,及较知名的网民“少林”;还有种“真正希望中国走向民主的人就不会想推翻共产党”的论调。第三种说法是一个网络名家“东海一枭”所称之“中共拥儒我拥共”;“反儒就是反华”!东海一枭是在中国大陆有相当影响力的高产作家,他的“中共拥儒我拥共”;“反儒就是反华”,均是严重误导公众的似是而非的说法。因为中共远不等同于儒家,儒也不等于中华;姑且不论中共极权暴政对中国人民犯下的滔天大罪,仅从逻辑上就说不通。我认为有必要对此问题做个比较清晰的评论。
   
   李先生说“反共”一词不仅过气,而且内涵含糊不清。究竟是反对共产党,还是反对共产党人,反对共产党的专制,或者是反对共产党的意识形态,反对共产主义,或者是反对以共产主义名义的封建主义。他说假如共产党不执政,那问题就变成了反对的是共产党的执政,或者一旦共产党不专制了,问题就变成了反对共产党的专制。接着他话锋一转,“专制不是共产党发明的。前有历代封建王朝的专制,后有国民党的专制。而共产党就是从反对专制开始的,既反对孔儒文化,又反对国民党的专制”。所以他得出结论说,“反共一词的确切涵义,就是反对专制”。
   
   我认为李博士在这里偷换概念的功夫用得非常妙,反共绝对不仅仅是反对专制。因为共产党并不是专制的同义词,专制仅仅是共产党政权特征之一而已。因为共产政权具有如下典型特征:一是极权;二是专制;三是流氓;四是吸血鬼;五是极度无知无能和残暴;六是暴政。因此李劼先生把反共归结为仅是反对专制,显然偷换了“反共”这个概念。
   
   英文,反共称做:Anti-communism 和Anti-communist,(至少有24,000,000个英文信息,李先生据然称反共一词是“过气”术语?!)即反共产政治体制和反共产主义。反共当然包括反对共产党,反对共产党的意识形态,反对共产主义,反对共产专制暴政。但是反共一词更重要的是反对共产党的极权、专制、流氓、吸血鬼暴政。
   
   第二,李先生说,“在民主政治中,反共这样的词语和思维,是不会出现的”。他举例说在美国是两党执政,不会出现“反共和党,或者反民主党这样的词语和思维。因为民主政治的话语和思维是多元的,而不是黑白分明的”。
   
   这里李先生在逻辑上又偷换了概念。首先李先生故意将中共与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相提并论。正因为他将性质上截然不同的政党相提并论,使得后面他要论证的话题就转变了。中共政权是一个极权流氓专制暴政,因此中共是个专制独裁流氓成性的恶党。而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实际上是在一个自由、共和、宪政民主体制下的政党,两者有着本质的区别,性质上完全不在一个层次。所以不具有可比性。如果共和党或民主党也主张极权专制暴政,毫无疑问立即就会有反共和党反民主党的话语出现。
   
   任何两个事物必须在同一个层次进行比较才有意义,否则,偷换或者混淆概念以后,再进行比较是得不出任何可信的结论的。事实上,反共思维,或者反共词语,不但在民主政治中大量出现,而且美国历届总统实际上都是坚决反共的,包括开创中美两国外交关系的尼克松总统也是坚决反共的;历任美国总统,没有一个是不反共的,即使是奥巴马总统,同样坚决反共,他在柏林墙倒塌二十周年的电视演讲中,重申了他的反共立场,在他的就职演讲中也公开强调了反共信息。
   
   事实上,东欧各前共产暴政国家及欧盟各国均公开反共。捷克在1993年通过了一项决议,直接把共产政权称为犯罪政权,把共产党定性为犯罪组织;1995年9月22日阿尔巴尼亚通过一项法律,谴责前共产政权对阿人民犯下的反人类罪和群体屠杀罪行;1996年8月22日拉脱维亚通过一项宣言,谴责前苏联共产极权暴政对拉脱维亚人民的犯罪行为;1998年2月20日保加利亚草拟了一项法律宣告前共产政权是个非法政权;波兰总统在2006年作的一个演讲中,明确把共产党称为犯罪组织;2006年7月3日克罗地亚通过一项官方文件指称共产党是犯罪组织;欧盟议会2006年通过了一项“反共产极权体制第1481号决议”。捷克、阿尔巴尼亚、拉脱维亚、保加利亚、波兰、克罗地亚、欧盟诸国、美国现在都是自由民主政治,他们都公开使用反共词汇,公开谴责共产暴政,公开指控共产党是犯罪组织。李先生却睁着眼睛瞎说“在民主社会中,不会出现反共的词语和思维”?!这纯属胡说八道。
   
   第三,李先生说:黑白分明的思维方式,也就是中共所称的对立统一,它容易滋生出斗争哲学,骨子里是充满暴虐倾向的专制文化。这种黑白分明的思维方式,他的特征是非常封闭,逻辑上自成一体,僵化、排他、不宽容,非把所反对的对象置于死地不可,没有任何调解的余地 ;经常走向极端化和妖魔化。
   
   我认为李先生上述论点同样似是而非。虽然黑白分明的思维方式在某些场合或许有问题,但是黑白分明的思维方式是不是必然导致有暴虐倾向的专制文化呢?不然!因为黑白分明也即是非分明,而不是和稀泥、或者含糊其辞的思维。一个坚决反共的民运人士,并不是充满了暴虐专制文化的人,反共人士也不是把共产党妖魔化,反共人士并非走极端,或者不宽容。
   
   问题在于任何宽容,任何原谅都有一个前提,必须在共产党认罪、悔罪这个前提下,才有宽容。如果说没有任何原则,没有任何条件的所谓宽容和解,这种所谓宽容和解不是正义公道公正的宽容。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纽伦堡国际法庭经过审判确立了一项国际法律原则:对任何重大犯罪,(指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战争罪、酷刑罪)罪犯不得免除处罚,不得未经公正审判免予刑罚。
   
   当今国际社会以色列对这项原则是执行得最好的,西班牙国家法院审理江泽民等五个中共党魁“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及“酷刑罪”这个案件,表明西班牙对该项原则也执行得非常好。国际上人们津津乐道的南非前总统曼德拉在他当选总统以后,对南非前政府表示谅解宽容,但是他的宽容有一个前提,就是前政权必须详细坦白在他们执政期间,在执行种族隔离政策中,所犯下的所有罪行。在这个前提下,也就是说原来的罪犯真正忏悔,才能够得到宽容。此外,阿根廷政府在专制政权时代,也犯过很多罪恶,阿根廷进化转变成民主政府以后通过了一项法律,免除阿根廷专制政权所犯下的所有的罪恶,这么一来,使得阿根廷专制政权的受害者无处讨回公道、实现正义,所以这些受难者也到西班牙起诉前专制政权的罪犯。换句话说阿根廷民主政府的法律并不能约束这些受害者。这表达了一个信息:对于反人类罪、酷刑罪等国际重罪是不能够轻易原谅宽容的。这种黑白、是非分明的思维方式本身并不是坏事,而且它跟中共的“对立统一”,跟中共的斗争哲学完全不是一回事。
   
   中共之所以充满暴力残暴至极,是因为共产党本身毫无人性的暴虐的党文化造成的,直接源于马列原教旨。马克思早在1848年便写道:“即将到来世界大战(指共产革命)不但要让地球上的反动阶级而且应让反动的人民全部消失”!恩格斯也在1848年称:“下一场世界战争将令所有的反动的人民在地球上的人种中消失”;列宁在其《左翼共产主义》一书中公然宣称:“共产党人为达目的已作好欺诈,伪证和采取任何手段的一切准备”。列宁亲自下令谋杀沙皇尼古拉二世夫妇及年仅13岁的公子和三个美丽的公主。周恩来亲自下令将中共原特务头子顾顺章全家老小十几口人满门抄斩。斯大林在1932年至33年故意饿死乌克兰300万人,中共及毛泽东在1959年至1961年则故意饿死3800万农民!全世界共产国际曾确认过90个共产党,所有的共产党都充满暴力,特别是撑权的共产党均极端残暴。共产主义运动屠杀了全世界至少一亿至一亿四千五百六十万人。其中,苏联25,000,000至66,700,000; 中国64,000,000至80,000,000; 柬普寨红色高棉在撑权的三年期间屠杀了占全国人口四分之一的2,500,000人(其中华人20余万!);北朝鲜迄今仅饿死就已超过2,000,000人。因此并非由于所谓黑白分明的思维方式产生了暴力,斗争哲学。而是共产主义理论本身就是建立在暴力谎言恐怖基础之上。所以我认为李先生将黑白分明的思维方式跟所谓暴力与斗争哲学,跟对立统一等同起来,也是一种误导公众的谬论。
   
   第四,李劼先生说:中国专制文化传统历史悠久,专制不仅是一种制度,而且是一种意识形态,还是一种文化,是一种思维方式,是一种心理创伤,是一种集体无意识创伤。简而言之,就是一种文化的、心理的、精神的病菌。
   
   这里李先生实际上是用文学语言来形容专制文化,他之所以这么强调,实际上跟中共党御用文人特意传播的一种信息有关。海内外到处都可以看到一种论调,说中国几千年的专制传统,特别是儒家文化的传统,是造成当今中共政权专制的根源。我认为这纯属中共当局故意误导,而李博士也这么说令人费解。
   
   因为专制制度,是以荒谬绝伦的贪婪为基础的最恶劣的体制之一,它将当权者的旨意视作法律; 它靠恐怖实行残酷统治;它总是极力窒息会使人获得真正自由理性的观念;专制制度下没有荣誉,人人实质上都 是奴隶;专制政体需要恐怖,品德是绝对不需要的,而荣誉则是危险的东西。专制制度用暴力恐怖压制人们的一切勇气,窒息一切雄心。 专制国家,政体的性质要求绝对服从。 因此专制与“荒谬绝伦的贪婪”“恐怖”“奴隶”“暴力”密切相关。把专制制度与含义不明的专制文化相提并论,除了搞乱人们的思维并无任何益处。中共专制暴政下,全体国人都被彻底剥夺了基本人权,而唯剩下醉生梦死的猪的生存权,国人皆生活在人权毫无保障的没有思想言论舆论新闻结社出版 自由的可悲的非人奴役之中。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