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郭国汀: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
王藏文集
·吴玉琴:诗行合一的热血男儿王藏
·逼上梁山,绝不招安:王藏与朋友们。2009年最后一天
·談談《不要把我逼成楊佳》
·九曲澄:读王藏
·吴郁:为小王子新诗叫好!赠小诗一手共贺新春
●《中国马赛曲》(组诗)
·中国马赛曲
●《飘散的情诗》(情诗集)
·飄散的情詩(2008-2009)
·飄散的情詩(2010之1)——獻給格桑梅朵
·飄散的情詩(2010之2)——獻給格桑梅朵
·飄散的情詩(2010之3)——獻給格桑梅朵
●《向日葵》(2010短诗集)
·向日葵(五首)
·生日悼亡曲
·月圆之夜——献给中秋之夜逝世的恩师杨春光及狱中的自由灵魂
·小诗一首献给血泊中的中国山羊们
·中国,你到底还有多少希望?!
·为《大纪元》成立十周年而作
●《草原苍凉》(献给蒙古的诗)
·坦克镇压着草原牧民——以诗声援内蒙抗议示威
●《血色格桑花》(献给西藏的诗)
·血色格桑花(长诗)
·给自焚抗议的扎白——写于西藏“3.10”起义50周年纪念日
·以诗声援青海藏族学生抗议文革战火
·103根"心脏的骨头"—献给藏人艺术家朋友邝老五
●《抗议被警方强行带离居所非法软禁七天六夜》(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抗议被警方强行带离居所非法软禁七天六夜【王藏行为艺术】
·自由亚洲电台:国际人权日前后诗人王藏失踪七天 徐沛呼吁关注中国人权状况
·Radio Free Asia:Guizhou Poet 'Still Missing'
·黄河清:读王藏诗口占致王藏
·遇罗锦:我说怎么王藏消失了?今见他的来信才知!我欲哭无泪.真不明白这腐共到底要干什么! 难道一心要学习北朝鲜?
·三妹:嚴正抗議中共警方非法囚禁詩人王藏七天六夜
·仲维光:如果方便请你发给我几张你认为可以发表的照片,供我以后万一需要时用。
·郭国汀:强烈谴责中共暴政非法囚禁詩人王藏七天六夜
·唐柏桥:王藏兄弟多保重,我们会高度关注你的处境!
●《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和力虹!》(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和力虹!(组诗)
·黄 翔:致坚挺屹立高原上的朋友们
·黄河清:铁铸诗章警世钟——读王藏“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力虹”组诗感赋一律
·唐柏桥:强烈推荐青年诗人王藏用血泪写就的力作《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和力虹!》
·张嘉谚:以“一个人就是一个军团”的胆魄、激情与诗性创造,似乎又要引领新一轮中国诗人决绝抗争的时代
·郭国汀:愤怒出诗人,悲愤出伟诗,激情洋溢,热血沸腾,化作深情厚意,熔化千年冰山,抚慰心灵苦楚,振奋垂暮之年。
·吴玉琴:我在自由圣火上看到了你写的诗,我是流着泪读完的。看到写申有连那段时,我已经全身发抖,泪如雨下了……
·楚狂:深深震撼于兄之悼念钱云会力虹的组诗,望兄保重!在必将到来的新纪元,还有很多美好的事情等着我们去做……
·老乐:王藏吾弟:太喜欢你这首诗----《让坦克下的诗歌飞!》……这首诗应该广为流传。我已将它打印出来贴在我家墙上。
·严正学:几天來,心如寒冰!读罢诗,热泪盈眶!!!!!!
●《黑暗日》(长诗)
·黑暗日(之一)
·黑暗日(之二)
·黑暗日(之三)
·黑暗日(之四)
·黑暗日(之五)
·黑暗日(之六)
●《王者归来》(王者哲学)
·《王者归来》序诗
一、严冬残梦
·严冬残梦(一)
·严冬残梦(二)
·严冬残梦(三)
●《我还在面对》(短诗2012)
·《我还在面对》(2012短诗4首)
●《京城的鬼》组诗2013(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京城的鬼——2013诗歌15首
●《让我们坐牢将监狱填满挤爆》组诗2013(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让我们坐牢将监狱填满挤爆(组诗)
●《沒有没有墓碑的墓志铭》(长诗)2014
·自由写作:王藏:《没有墓碑的墓志铭》(长诗)全稿
○○○○○○○○○○○○○○○○○○
●《王藏小说集》
·雪城(连载一)
·消失的光芒
《黑火》(献给红朝天国的亡魂)
焦热的夜,是黑色的火在猛烧
●寫作中
●《鋒刃上的裸舞——為自由而戰》(恩師楊春光及後現代思想研究)
●《太陽從極權東方升起——中國自由文化的復興》(黃翔、袁紅冰、楊春光等人及49後中國自由文學/思想/文化現狀探究)
●《極權主義的終結——一名中國詩人寫給地球受難者們的安魂曲》(極權主義問題研究)
○○○○○○○○○○○○○○○○○○
●《学着独立地思想》(诗行合一2003-2005)
○凌乱,或偏激——反正已学着独立了,开始记录思想了
·十七岁时的自言自语
·关注东海一枭──五四感怀
·新奥斯维辛之中的写作
·坚决争取中国知识分子的话语权力
·"我们的深深铭记与永久感谢"
·来自中国农村底层的声音
·为印度洋海啸中死去的人们默哀
·米奇尼克的公民语言
·何谓文学牛虱?
·在极权体制下如何争取知识分子话语权力
·中国诗人紧缺的政治关怀在哪
·诚邀黄翔、张嘉谚、茉莉、东海一枭、川歌、蔡楚、杨春光
·四行"小诗",重压"诗坛"
·被捕不断成为中国自由知识分子的一种命运
·"低诗歌写作"应主动争取并充分行使自己的话语权
·与龙俊花枪等朋友谈谈低诗歌的发展
·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一)
·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二)
·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三)
·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郭国汀: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

文章摘要: 中共之所以充满暴力残暴至极,是因为共产党本身毫无人性的暴虐的党文化造成的,直接源于马列原教旨。
   
   
   作者 : 郭国汀,
   

   
   發表時間:12/14/2009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各位回到郭国汀评论。
   
   今天我想论证反共与反专制暴政这个话题。前几天看了李劼写的一篇文章《反共还是反专制》?应该说从这篇文章可以看出李先生是一个有相当水平的人,他的文章中有些论点是正确的,但是与此同时,他在关键问题上的论点则错误明显,而且严重误导公众。之所以引起我关注这篇文章,是因为李劼先生据称是个博士,发表了大量的文章,我看过其中几篇,因而知道李先生是个有水平的人。
   
   问题在于他在有些关键问题上,发表的文章的立论基础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令人怀疑。例如,当初袁红冰教授发起自由文化运动时,他发表专文反对自由文化运动;前几天他又专文对中国民运,特别是民运的一些领袖人物,进行了尖酸刻薄的嘲讽。而前两天他又把旧文新发,题目就叫《反共还是反专制》?
   
   这就提出了一个重大话题,反共和反专制暴政两者的关系。这个问题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当今不论在民运领域,还是在海内外中国知识分子当中,包括一些看起来象是反共的民运人士,都有某种糊涂概念。
   
   比如,有人说他们“只反专制不反中共”,持这种观点的包括李劼先生,及较知名的网民“少林”;还有种“真正希望中国走向民主的人就不会想推翻共产党”的论调。第三种说法是一个网络名家“东海一枭”所称之“中共拥儒我拥共”;“反儒就是反华”!东海一枭是在中国大陆有相当影响力的高产作家,他的“中共拥儒我拥共”;“反儒就是反华”,均是严重误导公众的似是而非的说法。因为中共远不等同于儒家,儒也不等于中华;姑且不论中共极权暴政对中国人民犯下的滔天大罪,仅从逻辑上就说不通。我认为有必要对此问题做个比较清晰的评论。
   
   李先生说“反共”一词不仅过气,而且内涵含糊不清。究竟是反对共产党,还是反对共产党人,反对共产党的专制,或者是反对共产党的意识形态,反对共产主义,或者是反对以共产主义名义的封建主义。他说假如共产党不执政,那问题就变成了反对的是共产党的执政,或者一旦共产党不专制了,问题就变成了反对共产党的专制。接着他话锋一转,“专制不是共产党发明的。前有历代封建王朝的专制,后有国民党的专制。而共产党就是从反对专制开始的,既反对孔儒文化,又反对国民党的专制”。所以他得出结论说,“反共一词的确切涵义,就是反对专制”。
   
   我认为李博士在这里偷换概念的功夫用得非常妙,反共绝对不仅仅是反对专制。因为共产党并不是专制的同义词,专制仅仅是共产党政权特征之一而已。因为共产政权具有如下典型特征:一是极权;二是专制;三是流氓;四是吸血鬼;五是极度无知无能和残暴;六是暴政。因此李劼先生把反共归结为仅是反对专制,显然偷换了“反共”这个概念。
   
   英文,反共称做:Anti-communism 和Anti-communist,(至少有24,000,000个英文信息,李先生据然称反共一词是“过气”术语?!)即反共产政治体制和反共产主义。反共当然包括反对共产党,反对共产党的意识形态,反对共产主义,反对共产专制暴政。但是反共一词更重要的是反对共产党的极权、专制、流氓、吸血鬼暴政。
   
   第二,李先生说,“在民主政治中,反共这样的词语和思维,是不会出现的”。他举例说在美国是两党执政,不会出现“反共和党,或者反民主党这样的词语和思维。因为民主政治的话语和思维是多元的,而不是黑白分明的”。
   
   这里李先生在逻辑上又偷换了概念。首先李先生故意将中共与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相提并论。正因为他将性质上截然不同的政党相提并论,使得后面他要论证的话题就转变了。中共政权是一个极权流氓专制暴政,因此中共是个专制独裁流氓成性的恶党。而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实际上是在一个自由、共和、宪政民主体制下的政党,两者有着本质的区别,性质上完全不在一个层次。所以不具有可比性。如果共和党或民主党也主张极权专制暴政,毫无疑问立即就会有反共和党反民主党的话语出现。
   
   任何两个事物必须在同一个层次进行比较才有意义,否则,偷换或者混淆概念以后,再进行比较是得不出任何可信的结论的。事实上,反共思维,或者反共词语,不但在民主政治中大量出现,而且美国历届总统实际上都是坚决反共的,包括开创中美两国外交关系的尼克松总统也是坚决反共的;历任美国总统,没有一个是不反共的,即使是奥巴马总统,同样坚决反共,他在柏林墙倒塌二十周年的电视演讲中,重申了他的反共立场,在他的就职演讲中也公开强调了反共信息。
   
   事实上,东欧各前共产暴政国家及欧盟各国均公开反共。捷克在1993年通过了一项决议,直接把共产政权称为犯罪政权,把共产党定性为犯罪组织;1995年9月22日阿尔巴尼亚通过一项法律,谴责前共产政权对阿人民犯下的反人类罪和群体屠杀罪行;1996年8月22日拉脱维亚通过一项宣言,谴责前苏联共产极权暴政对拉脱维亚人民的犯罪行为;1998年2月20日保加利亚草拟了一项法律宣告前共产政权是个非法政权;波兰总统在2006年作的一个演讲中,明确把共产党称为犯罪组织;2006年7月3日克罗地亚通过一项官方文件指称共产党是犯罪组织;欧盟议会2006年通过了一项“反共产极权体制第1481号决议”。捷克、阿尔巴尼亚、拉脱维亚、保加利亚、波兰、克罗地亚、欧盟诸国、美国现在都是自由民主政治,他们都公开使用反共词汇,公开谴责共产暴政,公开指控共产党是犯罪组织。李先生却睁着眼睛瞎说“在民主社会中,不会出现反共的词语和思维”?!这纯属胡说八道。
   
   第三,李先生说:黑白分明的思维方式,也就是中共所称的对立统一,它容易滋生出斗争哲学,骨子里是充满暴虐倾向的专制文化。这种黑白分明的思维方式,他的特征是非常封闭,逻辑上自成一体,僵化、排他、不宽容,非把所反对的对象置于死地不可,没有任何调解的余地 ;经常走向极端化和妖魔化。
   
   我认为李先生上述论点同样似是而非。虽然黑白分明的思维方式在某些场合或许有问题,但是黑白分明的思维方式是不是必然导致有暴虐倾向的专制文化呢?不然!因为黑白分明也即是非分明,而不是和稀泥、或者含糊其辞的思维。一个坚决反共的民运人士,并不是充满了暴虐专制文化的人,反共人士也不是把共产党妖魔化,反共人士并非走极端,或者不宽容。
   
   问题在于任何宽容,任何原谅都有一个前提,必须在共产党认罪、悔罪这个前提下,才有宽容。如果说没有任何原则,没有任何条件的所谓宽容和解,这种所谓宽容和解不是正义公道公正的宽容。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纽伦堡国际法庭经过审判确立了一项国际法律原则:对任何重大犯罪,(指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战争罪、酷刑罪)罪犯不得免除处罚,不得未经公正审判免予刑罚。
   
   当今国际社会以色列对这项原则是执行得最好的,西班牙国家法院审理江泽民等五个中共党魁“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及“酷刑罪”这个案件,表明西班牙对该项原则也执行得非常好。国际上人们津津乐道的南非前总统曼德拉在他当选总统以后,对南非前政府表示谅解宽容,但是他的宽容有一个前提,就是前政权必须详细坦白在他们执政期间,在执行种族隔离政策中,所犯下的所有罪行。在这个前提下,也就是说原来的罪犯真正忏悔,才能够得到宽容。此外,阿根廷政府在专制政权时代,也犯过很多罪恶,阿根廷进化转变成民主政府以后通过了一项法律,免除阿根廷专制政权所犯下的所有的罪恶,这么一来,使得阿根廷专制政权的受害者无处讨回公道、实现正义,所以这些受难者也到西班牙起诉前专制政权的罪犯。换句话说阿根廷民主政府的法律并不能约束这些受害者。这表达了一个信息:对于反人类罪、酷刑罪等国际重罪是不能够轻易原谅宽容的。这种黑白、是非分明的思维方式本身并不是坏事,而且它跟中共的“对立统一”,跟中共的斗争哲学完全不是一回事。
   
   中共之所以充满暴力残暴至极,是因为共产党本身毫无人性的暴虐的党文化造成的,直接源于马列原教旨。马克思早在1848年便写道:“即将到来世界大战(指共产革命)不但要让地球上的反动阶级而且应让反动的人民全部消失”!恩格斯也在1848年称:“下一场世界战争将令所有的反动的人民在地球上的人种中消失”;列宁在其《左翼共产主义》一书中公然宣称:“共产党人为达目的已作好欺诈,伪证和采取任何手段的一切准备”。列宁亲自下令谋杀沙皇尼古拉二世夫妇及年仅13岁的公子和三个美丽的公主。周恩来亲自下令将中共原特务头子顾顺章全家老小十几口人满门抄斩。斯大林在1932年至33年故意饿死乌克兰300万人,中共及毛泽东在1959年至1961年则故意饿死3800万农民!全世界共产国际曾确认过90个共产党,所有的共产党都充满暴力,特别是撑权的共产党均极端残暴。共产主义运动屠杀了全世界至少一亿至一亿四千五百六十万人。其中,苏联25,000,000至66,700,000; 中国64,000,000至80,000,000; 柬普寨红色高棉在撑权的三年期间屠杀了占全国人口四分之一的2,500,000人(其中华人20余万!);北朝鲜迄今仅饿死就已超过2,000,000人。因此并非由于所谓黑白分明的思维方式产生了暴力,斗争哲学。而是共产主义理论本身就是建立在暴力谎言恐怖基础之上。所以我认为李先生将黑白分明的思维方式跟所谓暴力与斗争哲学,跟对立统一等同起来,也是一种误导公众的谬论。
   
   第四,李劼先生说:中国专制文化传统历史悠久,专制不仅是一种制度,而且是一种意识形态,还是一种文化,是一种思维方式,是一种心理创伤,是一种集体无意识创伤。简而言之,就是一种文化的、心理的、精神的病菌。
   
   这里李先生实际上是用文学语言来形容专制文化,他之所以这么强调,实际上跟中共党御用文人特意传播的一种信息有关。海内外到处都可以看到一种论调,说中国几千年的专制传统,特别是儒家文化的传统,是造成当今中共政权专制的根源。我认为这纯属中共当局故意误导,而李博士也这么说令人费解。
   
   因为专制制度,是以荒谬绝伦的贪婪为基础的最恶劣的体制之一,它将当权者的旨意视作法律; 它靠恐怖实行残酷统治;它总是极力窒息会使人获得真正自由理性的观念;专制制度下没有荣誉,人人实质上都 是奴隶;专制政体需要恐怖,品德是绝对不需要的,而荣誉则是危险的东西。专制制度用暴力恐怖压制人们的一切勇气,窒息一切雄心。 专制国家,政体的性质要求绝对服从。 因此专制与“荒谬绝伦的贪婪”“恐怖”“奴隶”“暴力”密切相关。把专制制度与含义不明的专制文化相提并论,除了搞乱人们的思维并无任何益处。中共专制暴政下,全体国人都被彻底剥夺了基本人权,而唯剩下醉生梦死的猪的生存权,国人皆生活在人权毫无保障的没有思想言论舆论新闻结社出版 自由的可悲的非人奴役之中。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