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莫建刚:歌功颂德淫乱中华]
王藏文集
●《太陽從極權東方升起——中國自由文化的復興》(黃翔、袁紅冰、楊春光等人及49後中國自由文學/思想/文化現狀探究)
●《極權主義的終結——一名中國詩人寫給地球受難者們的安魂曲》(極權主義問題研究)
○○○○○○○○○○○○○○○○○○
●《学着独立地思想》(诗行合一2003-2005)
○凌乱,或偏激——反正已学着独立了,开始记录思想了
·十七岁时的自言自语
·关注东海一枭──五四感怀
·新奥斯维辛之中的写作
·坚决争取中国知识分子的话语权力
·"我们的深深铭记与永久感谢"
·来自中国农村底层的声音
·为印度洋海啸中死去的人们默哀
·米奇尼克的公民语言
·何谓文学牛虱?
·在极权体制下如何争取知识分子话语权力
·中国诗人紧缺的政治关怀在哪
·诚邀黄翔、张嘉谚、茉莉、东海一枭、川歌、蔡楚、杨春光
·四行"小诗",重压"诗坛"
·被捕不断成为中国自由知识分子的一种命运
·"低诗歌写作"应主动争取并充分行使自己的话语权
·与龙俊花枪等朋友谈谈低诗歌的发展
·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一)
·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二)
·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三)
·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四)
·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五)
·垃圾也疯狂——炮打《诗刊》主编叶延滨
·火,在网络奔驰———悼念中国先驱诗人、自由思想者杨春光,网络诗坛综述
·关于低诗歌的访谈——老象、小王子对谈录
●《点燃梦想的热血》(诗行合一2006-2009)
○粗糙,或张扬——说什么也得梦想,也要点燃青春
·一些与写作相关的词
·以诗歌的名义反击:我们的国家丑陋又可憎—— ——戳穿网络红卫兵的谎言与对极权机器的顶礼膜拜
·等待与无语
·两个"反革命"青年的邂逅与对白——欧阳小戎、小王子谈话节录
·我的诗歌为您们吟颂兼致《民主论坛》
·别海内博客
·敏感的人是幸福的
·2007年6月4日与洪哲胜博士的通信
·回洪哲胜博士信暨向《民主论坛》新年献辞
·吴玉琴:要民主、要自由、要人权——纪念"民主墙"30周年座谈会辑录
·热血男儿不孤寂
·热血男儿不孤寂(二)
·我为什么改笔名为“王者”?
·人人皆可为王者
·王者不妄
·欧阳小戎《我的贵阳》一文附言
·不甘为奴的见证——相逢贵州人权研讨会
·为“零分作文”和“犯罪事件”欢呼鼓掌
·一位老文革诗人的激情诗旅和精神蜕变
·致张嘉谚——刘晓波被重判更严峻说明改良老调再谈无大意义
·温情留念
·廖双元/吴玉琴/欧阳小戎/王藏
·云南欧阳小戎/王藏两兄弟与贵州友人(09年)
●《追寻自由的虹光》I(诗行合一2009—2010)
○追寻自由灵魂,酝酿心灵虹光
·来生愿做藏人——改定笔名为“王藏”(兼作为遗书)
·王藏签名并呼吁支持王力雄、唯色发起关于维吾尔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遭拘押的呼吁
·王藏:苦难的命运,高贵的自由————对二零零九第三届《中国自由文化奖》的提名与建议(上)
·王藏:苦難的命運,高貴的自由——對二零零九第三屆《中國自由文化獎》的提名與建議(下)
·达赖喇嘛与自由文化运动成员悉尼会面
·袁红冰:《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与达赖喇嘛尊者见面会上的发言
·王藏:神圣的聚会,自由的虹光——欢喜《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与达赖喇嘛尊者悉尼见面会
·达赖喇嘛:人民有权知道真相 有权做出自己的判断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与达赖喇嘛见面会图集(一)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与达赖喇嘛见面会图集(二)
·至尊日波益西仁波切演唱的仓央嘉措情歌,太美了
·王藏退共青团和少先队声明(2006.12.31)
·让人心酸断肠的美文:石评梅:墓畔哀歌
·談談《不要把我逼成楊佳》
·大纪元:海内外学者:超越恐惧开心锁 堂堂正正观神韵
·大纪元:胡访美前夕美联社专访高智晟 大陆学者:我们会继续
·新唐人电视:民主人士:高智晟正受极特殊压力
·希望之声:民主人士:高智晟正遭受极特殊压力 望他重获自由
·梅豔芳演繹的《血染的風采》、盧冠廷演繹的《漆黑將不再面對》感人淚下/重貼舊作,祭奠“六四暴徒”的魂
·中國藝術聖雄嚴正學(上)
·中國藝術聖雄嚴正學(下)
·贵州人权研讨会:朴实无华,德颜永存——蒋德贵先生追思会
·今日绝食,声援刘贤斌: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49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中国公民维权联盟呼唤:共同寻找失踪英雄高智晟
·博讯:贵州人权研讨会人员申有连、徐国庆、王藏被当地警察限制人身自由
·维权网:贵州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声明:践踏宪法,没有好下场
·自由亚洲电台:贵州人权研讨会呼吁全民选举
·维权网:贵州人权研讨会强烈谴责贵阳国保践踏人权的行为
·维权网:抗日将领遗子糜崇骠为国人获诺奖宣传 自由诗人王藏为其声援助威
·王藏:一枝白梅紅塵開——讀徐沛新著《無恥的洋人》(上)
·王藏:一枝白梅紅塵開——讀徐沛新著《無恥的洋人》(下)
·大纪元:法官如惊弓之鸟躲进“碉堡” 专家揭司法现状
·大纪元:诗人:马克思成魔之路解开百思不解的问题
·希望之声:王藏:“马克思成魔之路”的揭发撼动追随者
·大纪元:受不了食物涨价 贵州中学生砸烂校食堂
·大纪元:美国关注港府阻挠神韵 大陆民众受鼓舞
·希望之声:美关注港府阻神韵 大陆民众受鼓舞
·自由亚洲电台:各地维权者多方纪念世界人权日(图)
·自由亚洲电台:贵州强令解散人权研讨会 四川网管不让注册名含1989(视频,
·自由亚洲电台:贵州十多名人权活动人士被禁纪念六四 (图)
·自由亚洲电台: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获释回家
·王藏与贵州友人 2010新春茶话会 留影纪念
·铁幕下的友谊 山野寻梦 11/11/2010
·严重恭贺天易网于圣诞节光荣诞生!
●《追寻自由的虹光》II(诗行合一2011—201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莫建刚:歌功颂德淫乱中华

[博讯论坛] 歌功颂德淫乱中华
   
    作者:莫建刚
   
    歌功颂德在人伦道德的价值意义上,虽然是宣扬一种所谓的英雄业绩,并能给人们一种振奋心灵的感受。但是,一朝被运用到对一个帝王及其群臣,还有对一个正在执政的政治党团来说,它所起到的社会作用,便是使国家和民众社会在很大程度上趋于腐败和堕落的一种精神毒品。现代意义上的歌功颂德始作于上世纪40年代中共集团统治陕北时,在延安所掀起的一种意识形态的政治运动。其纲领性的核心文本是来自毛泽东《延安文艺座谈会》,这个《座谈会》的中心思想从表象上看,虽然是宣扬一种歌颂以工农兵为群体的文艺创作的讲话,但是实质上,却透露出一种声嘶力竭的要文艺创作为中共的暴政进行张本的一种强力的意识形态战争。

   
    一首以陕北信天游民谣重新组装的《东方红》,为这场声势浩大的文艺创作的意识形态战争,拉开了毁灭中华文明传承的文化革命的序幕。它的最终目的就是要巩固中共集团的凶残统治,以及对夺取全中国的统治政权打下共产文化及其宣传的牢固基础。
   
    特别是在夺取中国统治政权的内战中,诸如《翻身道情》《南泥湾》以及那首极其荒唐的《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等歌曲,都是以剽窃中国民歌为滥觞的拙劣的文艺作品。而这些拙劣的文艺作品,却在枪杆子暴政巨大的威胁下传唱于中国的大江南北。原有的中华文明最精辟的山歌民谣,都被中共集团里那些奴颜婢膝的所谓艺术家们,将其打乱而重新组装成一首首对中共集团的暴行,进行歌功颂德的淫乱歌曲。于是,在这种暴政和匪性的胁迫下,中华文明的传承在强大的中共党文化的冲击中,并被迅速地摧毁而丧失殆尽。
   
    《翻身道情》这首歌,是中共集团中的文痞,在剽窃了西北民谣的基础上,所形成的一首所谓控诉旧社会、歌颂共产党的文艺作品。其政治内涵,正好契合了马克思主义的以暴力革命推翻资产阶级,以及毛泽东的革命,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烈行动的强力注释。斗地主(地主也是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呵),分田地(以物质的诱惑煽动农民对其他生命的无情屠戮),并在这种基础上膜拜在中共集团的强权下,甘愿被其奴役,并为共产党夺取全中国的统治权力充当炮灰。
   
    《南泥湾》这首歌,表象上虽然是以歌唱大生产和自力更生、丰衣足食为主旋律。但是,在南泥湾所进行的勾当又是什么呢?据当代最为可靠的史料透露:以王震为首的三五九旅在南泥湾,实际上是在那个边远的地方进行着鸦片的秘密种植。为了能迅速地建立起边区贸易的经济结构,中共集团不惜以中国民众的生命为代价,将南泥湾的鸦片炼制成大烟毒品,以强大的武装将这些烟土向内地贩运,而获取暴利来维持自己的生存和武装自己的军队。《南泥湾》这首歌功颂德的歌曲,实际上,就是中共集团在陕北秘密种植鸦片的一个极大的掩饰。恰恰就是因为演唱了《翻身道情》《南泥湾》这两首歌曲的那位共产党员的所谓的歌唱家郭兰英,以献媚和奴性的表演获得了共产暴政的青睐而名震中国。
   
    1949年中共集团以坑蒙拐骗和极其凶残的暴力革命,夺取了全中国的统治政权。歌功颂德更是以一种娼妓似的中共党文化的姿态,妖娆于中国的文坛。胡松华演唱的《赞歌》,才旦作玛演唱的《共产党来了苦变甜》、《翻身农奴把歌唱》、《唱支山歌给党听》、《在北京的金山上》。一时间让中国民众进入了昏昏然而不能自拔的情感陷阱,可怜而可悲的民众呵!他们呼天嚎地的感谢着共产党拯救了他们,并在这些歌功颂德的歌曲的诱惑下,进入了阶级复仇的杀戮社会。
   
    《赞歌》从头到尾就是两句话:感谢伟大的共产党,祝福毛主席万寿无疆。于是神台已被建好,毛泽东便是神台上的现代皇帝。歌唱家们哭着、喊着、跳着声嘶力竭的尽情高歌,三呼万岁当然是在所难免的了。20世纪初期,袁世凯稍微染指一下皇权,便遭到"窃国大盗"的谩骂。然而,在20世纪50年代至今,暴君毛泽东却以现代皇帝的姿态和权力横行霸道于中华大地,却无人敢于嗤之以鼻。时至今日,他那幅邪恶丑陋的画像依然还挂在天安门城楼上,供那些可怜而可悲的人们顶礼瞻仰。
   
    《唱支山歌给党听》无论从政治的角度来看,还是从阶级的角度来说,都是一首煽动颠覆民族感情、宣扬阶级仇恨和暴力革命的最为拙劣的颂歌。那个可怜又可悲的藏族女人才旦作玛,以一种诱人而装腔作势的嗓音嚎唱着这首歌时,她也许宣泄了她那种莫名其妙的热情,然而就是这一系列莫名其妙的热爱给她带来了一生的荣华富贵。她被党,这个被她所认作自己的妈妈送上了最高的艺术领地,而这个艺术领地,正好是中共集团,为所有歌功颂德的奴才艺术家们,设置的政治和道德的陷阱。这些奴性的艺术家们也甘愿在这个陷阱里过着快乐的、奴役的、可怜又可悲的富贵生活。
   
    《共产党来了苦变甜》、《翻身农奴把歌唱》、《在北京的金山上》和《唱支山歌给党听》,这些歌曲其实质无疑是将一个暴政统治的救世主凌驾在西藏民族的头上,并在此基础上消解西藏的宗教文明和传统的藏族文化,将一个好端端的和睦的西藏社会,引向现代暴政的又一个新的农奴社会。而那个演唱这几首歌功颂德歌曲的歌者才旦作玛,却一跃而起成为了共产暴政的物质和精神的奴才似的贵族。于是,所有想要成为歌坛大腕的歌者们,都争先恐后地效仿着这一出人头地的捷径。在这种推波助澜的作用下,歌功颂德的拙劣文化便成为了中国文艺领地的主流。
   
    一个极其悲哀的时代开始了,所有自由个体的人格价值及其创造,都被歌功颂德的奴性文化打翻在地,并被取而代之。所有歌颂自由、博爱和宽容的作品以及赞美纯真爱情和人伦道德的创作,都被铐上了手铐,并被枪杆子押送进了监狱。全国山河一遍黑暗,那些毫不妥协的自由个体将自己的创作转入了地下文学的艰苦岁月。他们冒着被关押和被枪毙的危险,继续对中华文化进行着艰辛的创作。由此而形成了一股强大的中华文明传承的巨大暗流。
   
    1976年暴君毛泽东带着十恶不赦的罪孽堕入了地狱,由此而结束了共产帝国对中华文明摧残的第一阶段。1978年十月,贵阳那四条不怕死的汉子——黄翔、莫建刚、方家华、李家华,携带着具有自由精神的巨著《火神交响诗》,来到了北京原《人民日报》右侧的那个胡同口,以大字报的形式将《火神交响诗》张贴在墙上。向世人展现中华文明强大的自由精神和反独裁、反专制的巨大先声。
   
    1978年下半年,是中华文明展示自由文化的最辉煌的一段时期。在这个时期内几乎所有不愿被奴役的民众,都以大字报的形式来表达自己对中华文明遭受摧残的控诉。"伤痕文学"和具有中国特色的现代派诗歌,在这一时间内都成为了中华文化的主旋律。西单民主墙的崛起,催生了中国自由民主运动的方向。这是一个激奋人心的时代。但是,专制暴政和独裁恐怖的本性,就是以奴役民众和镇压迫害民众为统治的基本准则。当他们以手抱琵琶半遮面的政治面目,提出了"改革开放"的治国方针的同时,也对这场掀起自由文化运动先声的所有的自由个体的人格价值,进行了镇压和迫害。
   
    可以说,如果没有《火神交响诗》的发难,就不会出现以"伤痕文学"和中国特色的现代派诗歌为主体的自由文学。如果没有这些自由文化作为先导的推动作用,那么,西单民主墙所催生的中国自由民主运动将会被推迟或者会以另一种形式出现。那么,在这个意义上,中国所谓的"改革开放"就可能成为毫无意义的痴人说梦。可以断言:中国的"改革开放"就是在中国自由文化的先声和中国自由民主运动的推动下,被迫进行的。"改革开放"无非是圆了中共权贵们的一次巨大的发财梦,却没有给中国民众带来丝毫的美满幸福的生活。
   
    如今,是中共集团所宣称的"深化改革开放"后,经济高速发展的划时代的时期。其经济增长为世界注目(我们怎麽能相信这种政治谎言?)但是,中华文明却依然在专制暴政与独裁恐怖的统治下,继续遭受到极为凶残的摧毁。无论是在报刊,还是在电视的宣传中,中华文明都无不渗透着中共党文化的清洗、镇压和迫害。中国民众最基本的政治权力和创造权力都被彻底地剥夺。也只有一种权力没有被剥夺,那就是歌功颂德的奴才权力。
   
    当随着邓氏"改革开放"的路线图进入那个所谓的新时代时,在众多奴性与媚态文艺的簇拥下,一首《走进新时代》的歌曲,被中共党文化捧为歌功颂德的圭臬。这首歌肉麻的吹捧着邓氏的"改革开放",将中国民众在逐步挣脱中共集团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的桎梏,所创造出的物质财富一股脑儿地归功于中共集团。于是,《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的共产暴政的僵尸,在这首歌的媚态中更加肆无忌惮地掠夺着中国民众那少得可怜的财产。
   
    在所谓的"改革开放"的新时代中,民众的房屋被夷为平地,而得不到法律的公正的裁决和保护(因为法律也是中共集团所制定出的恶法,它那里会去保护民众的利益,更不可能作出公正的裁决)。民众的家园被摧毁,而得不到新闻舆论的支持和报道(所有的新闻舆论都沦为了中共集团的喉舌,而所有的政治谎言都出自于这里)。太多太多的歌功颂德似的共产党中国的独裁文化,使得中华文明上下五千年的传承毁于一旦。
   
    时至今日,在中共集团凶残的统治下,无论是大自然的灾害,还是人为的政治作秀。都离不开对中共集团的歌功颂德。1998年的大洪水,使江泽民在众多的新闻舆论的吹捧下出尽了政治风头,在获得了这一巨大的政治资本后,"法轮功"所有的修炼人士们便成为了他的刀下之鬼。然而,当一个党魁及其党团被吹捧为民族英雄之时,中国广大的民众却在大自然凶猛的灾害中家破人亡。所有作孽的报应都应验在中国弱势民众的身上。我们怎麽能相信中共集团在大自然施虐的灾害前,对中国民众施以仁慈的恩惠?况且,一个国家的所有的财富,都是依靠这个国家的广大的每一个个体的民众进行劳作创造而得来的。
   
    当一个时代只能依靠制造英雄和模范来维持现状的时候,这个时代便是一个最为堕落的时代。而且,当这个时代以对一个政治集团进行无度的歌功颂德时,这个时代就是一个最为腐朽的时代。
   
    2008年元月12日以来,中国南方十几个省市遭受到前所未有的狂冰暴雪的侵害。然而,中国的所有的电视报刊所报导的新闻舆论,却大篇幅地宣扬一个战天斗地的所谓英雄模范的新时代。一切的一切,都延续暴君毛泽东时代所传承下来的奴性文化,以及不作边际的政治谎言。民众所急需的日常生活用品,明明是暴涨的价格和奇缺的货物,但是这些新闻舆论,却反其道而行之,制作出一幕幕命人作呕的所谓英雄时代的感人画面,以及不确实际的谎言报道:依然是对胡总书记的感恩戴德;依然是对温总理的无限感激;依然是对这个暴政集团进行着使人难以相信的歌功颂德。那些玩忽职守的国家官员,还有那些有法不依,执法不严的国家工作人员,他们对民众所犯下的罪行,却被作为国家机密封存起来。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