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希望之声:贵州维权人士维权活动被警方破坏]
王藏文集
·我们的花园正在老去
·100号作品
·101号作品
·向中国作协宣战
·我的家在遥远的中国
·诗人的罪责
·犬儒一种
·夜景
·我终于成了精神病患者
·可爱的小鸡
·凶光
·场景
·我的生日就是我的忌日
·鬼世界
·我不知道一束玫瑰能否平安到达
·弟弟,你进了精神病院
·就地死亡
·是什么激起我写诗的冲动
·尸体的行动
·痛苦的微笑——给阿赫玛托娃
·一颗子弹消灭不了一个敌人
·接入白宫
·全国人民来写诗
·改大作
·虞美人
·清香小吃
·欠债
·我有罪
·我躲在一个白里带黄的垃圾袋里
·在中国土地上的生活
·我与僵尸在酒吧做爱
·遗漏
·我的诗歌的颜色是橘红色
·关于童年的某些记忆
·我的家属
·隐形的坦克早在我们的身上成长
·今晚到此为止
·自己的影子
·在半夜起床
·一床被子
·不知不觉就去到海边
·想念一名妓女
·灰烬
·艺术大国
·病毒
·十年之后
·受伤的母狮
·给母亲
·当红色的眼泪尚未开花之前
·大屁要放在北京
·我说不出我的爱
·绝望中的火焰
·机器轰鸣
·远去的哭声
·我等候着一个从未出现的女孩
·一块菜地
·事实
·所谓光明
·兰与梅——致两位英雄诗人的爱人
·悼念杨春光
·当我已成为大地上的一捧沙土
·到远方去
·守夜人
·
·今夜,我与谁倾听
●《自焚》(非模式长诗)
·《自焚》题记
·序诗:复活的歌
·第一章 史河:解构与狂乱
·第二章 革命:黑色混响
·第三章 凌辱:一名女性亡魂的记忆
·第四章 尸村:死婴的天堂
·第五章 群魔:坟墓大厦————某某精神病院/监狱语录
·第六章 事件: 垃圾故事素描
·第七章 幽梦:一名诗写者的日记稿
·第八章 土地:失落的斑斓
·第九章 火石:绝望者的对话
·神咒:《大悲咒》原文抄诵及念诵读音
●《我的自由之血》(组诗)
·我的自由之血(第一组)
●《血色的黄昏》(长诗)
·血色的黄昏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组诗)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转贴后的部分跟帖
●《墓园恋歌》(长诗)
·墓园恋歌
●《初春的语录》(长诗)
·初春的语录(一)
·初春的语录(二)
●《我的血液在燃烧》(组诗)
·我的血液在燃烧
●《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
·如果老枭落水了
●《夜饮神州》(组诗)
·夜饮神州——献给东方巾帼:茉莉女士
●《流浪者之歌》(诗剧)
·流浪者之歌(连载一)
●《燃烧的祭坛》(有关“六四”的歌)
·六四,血光飞溅起的黎明
·只差暴君的鲜血——“6.4”屠杀22周年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希望之声:贵州维权人士维权活动被警方破坏

   为帮残疾厂主维权贵州异议人士遭警传
   
    2010年3月13日 星期六 节目长度:2分19秒 下载mp3(16k) | (128k)
   
    贵州维权人士陈西、莫建刚、吴玉琴,3月12日为帮助遭强拆的残疾工厂主维权,分别被警方传唤5、6个小时。

   
    莫建刚告诉记者,因一位花溪区党武乡(音)4级残疾女士李毫美(音)的工艺石材厂被乡政府强拆,她没得到任何补偿,并且失去生活来源。为此贵州人权研讨会原定12日在花溪举行现场维权活动,为李皓美讨回公道。
   
    但是贵阳国保强行将3位维权人士带到当地派出所传唤。莫建刚说,获释后,几位维权人士仍然赶到花溪。
   
    (录音):下午5点把我放出来后,我又赶到花溪区党武乡,和王藏、徐国庆、廖双元在那里照了相,我们决心要为这个残疾人讨回一个公道。
   
    传唤期间,陈西对国保们讲述了运用法律武器维权的道理,在人权广受践踏的专制政权之下,每个人的权利都可能受到侵害,连前国家主席刘少奇的人权也会受到野蛮践踏、死于非命,更何况你们国保。有一天,你们也完全可能会因为自己人权受到侵犯而找我们为你们维权。之后警察也表示理解。
   
    (录音):他们很消极、很悲观,有些说,他们只是个小民警,他们也是执行命令。他们说,你说这些,我理解你,也希望你理解我。他们感觉很无奈、无助。
   
    贵州维权人士认为,他们的活动是合理、合法的,对社会稳定,对国家建设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他们是社会矛盾激化、升级的消防员。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田溪采访报道
   
   (2010/03/13 发表)
(2010/04/0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