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希望之声:贵州维权人士维权活动被警方破坏]
王藏文集
·当我已成为大地上的一捧沙土
·到远方去
·守夜人
·
·今夜,我与谁倾听
●《自焚》(非模式长诗)
·《自焚》题记
·序诗:复活的歌
·第一章 史河:解构与狂乱
·第二章 革命:黑色混响
·第三章 凌辱:一名女性亡魂的记忆
·第四章 尸村:死婴的天堂
·第五章 群魔:坟墓大厦————某某精神病院/监狱语录
·第六章 事件: 垃圾故事素描
·第七章 幽梦:一名诗写者的日记稿
·第八章 土地:失落的斑斓
·第九章 火石:绝望者的对话
·神咒:《大悲咒》原文抄诵及念诵读音
●《我的自由之血》(组诗)
·我的自由之血(第一组)
●《血色的黄昏》(长诗)
·血色的黄昏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组诗)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转贴后的部分跟帖
●《墓园恋歌》(长诗)
·墓园恋歌
●《初春的语录》(长诗)
·初春的语录(一)
·初春的语录(二)
●《我的血液在燃烧》(组诗)
·我的血液在燃烧
●《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
·如果老枭落水了
●《夜饮神州》(组诗)
·夜饮神州——献给东方巾帼:茉莉女士
●《流浪者之歌》(诗剧)
·流浪者之歌(连载一)
●《燃烧的祭坛》(有关“六四”的歌)
·六四,血光飞溅起的黎明
·只差暴君的鲜血——“6.4”屠杀22周年祭
·博讯: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为薛明凯之父被自杀与六四25周年而诗
●《故园●黑砖窑》(长诗)
·故园●黑砖窑
·石雨哲:死生相契:析小王子先生长诗《故园●黑砖窑》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1~0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6~1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1~1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6~2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1~2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6~3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1~3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6~4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41~45)
●《救救孩子》(长诗)
·救救孩子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组诗)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之一)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组诗〕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
●《一个人的悲怆》(组诗)
·之一:零落的午夜
·之二:黎明,被屠杀的少女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之歌》候选歌词】
·王藏:中秋时节致遇罗克、遇罗锦
·王藏:呼唤英雄,见证英雄
●《悲歌2009》
·悲歌一曲
●《不要把我逼成杨佳》(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不要把我逼成杨佳
·黄河清:读王藏《不要把我逼成杨佳》口占
·不要把我们逼成杨佳
·青年詩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自由诗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紫电:暴政——准备你的裹尸布
·楚狂:我的安答被带走了
·贵州人权研讨会声明及公告(第三号)
·吴玉琴:诗行合一的热血男儿王藏
·逼上梁山,绝不招安:王藏与朋友们。2009年最后一天
·談談《不要把我逼成楊佳》
·九曲澄:读王藏
·吴郁:为小王子新诗叫好!赠小诗一手共贺新春
●《中国马赛曲》(组诗)
·中国马赛曲
●《飘散的情诗》(情诗集)
·飄散的情詩(2008-2009)
·飄散的情詩(2010之1)——獻給格桑梅朵
·飄散的情詩(2010之2)——獻給格桑梅朵
·飄散的情詩(2010之3)——獻給格桑梅朵
●《向日葵》(2010短诗集)
·向日葵(五首)
·生日悼亡曲
·月圆之夜——献给中秋之夜逝世的恩师杨春光及狱中的自由灵魂
·小诗一首献给血泊中的中国山羊们
·中国,你到底还有多少希望?!
·为《大纪元》成立十周年而作
●《草原苍凉》(献给蒙古的诗)
·坦克镇压着草原牧民——以诗声援内蒙抗议示威
●《血色格桑花》(献给西藏的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希望之声:贵州维权人士维权活动被警方破坏

   为帮残疾厂主维权贵州异议人士遭警传
   
    2010年3月13日 星期六 节目长度:2分19秒 下载mp3(16k) | (128k)
   
    贵州维权人士陈西、莫建刚、吴玉琴,3月12日为帮助遭强拆的残疾工厂主维权,分别被警方传唤5、6个小时。

   
    莫建刚告诉记者,因一位花溪区党武乡(音)4级残疾女士李毫美(音)的工艺石材厂被乡政府强拆,她没得到任何补偿,并且失去生活来源。为此贵州人权研讨会原定12日在花溪举行现场维权活动,为李皓美讨回公道。
   
    但是贵阳国保强行将3位维权人士带到当地派出所传唤。莫建刚说,获释后,几位维权人士仍然赶到花溪。
   
    (录音):下午5点把我放出来后,我又赶到花溪区党武乡,和王藏、徐国庆、廖双元在那里照了相,我们决心要为这个残疾人讨回一个公道。
   
    传唤期间,陈西对国保们讲述了运用法律武器维权的道理,在人权广受践踏的专制政权之下,每个人的权利都可能受到侵害,连前国家主席刘少奇的人权也会受到野蛮践踏、死于非命,更何况你们国保。有一天,你们也完全可能会因为自己人权受到侵犯而找我们为你们维权。之后警察也表示理解。
   
    (录音):他们很消极、很悲观,有些说,他们只是个小民警,他们也是执行命令。他们说,你说这些,我理解你,也希望你理解我。他们感觉很无奈、无助。
   
    贵州维权人士认为,他们的活动是合理、合法的,对社会稳定,对国家建设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他们是社会矛盾激化、升级的消防员。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田溪采访报道
   
   (2010/03/13 发表)
(2010/04/0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