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希望之声:贵阳官员高声命令殴打被强拆户]
王藏文集
·如果我就死在这块土地上
·我成了国家主席
·埋葬今天
·脸谱
·虐待
·赶紧自杀
·黑白
·跳舞
·基本国情
·天安门城楼下的哭泣
·人肉工厂
·死亡之土
·粮食死了
·蚂蚁在前进
·红山茶
·我恐惧
·XX时代
·堕落
·我要把我的内裤升上旗杆
·抵达天堂的路是革命的
·无题诗
·我时常感到一种疾病正在蔓延
·我们的花园正在老去
·100号作品
·101号作品
·向中国作协宣战
·我的家在遥远的中国
·诗人的罪责
·犬儒一种
·夜景
·我终于成了精神病患者
·可爱的小鸡
·凶光
·场景
·我的生日就是我的忌日
·鬼世界
·我不知道一束玫瑰能否平安到达
·弟弟,你进了精神病院
·就地死亡
·是什么激起我写诗的冲动
·尸体的行动
·痛苦的微笑——给阿赫玛托娃
·一颗子弹消灭不了一个敌人
·接入白宫
·全国人民来写诗
·改大作
·虞美人
·清香小吃
·欠债
·我有罪
·我躲在一个白里带黄的垃圾袋里
·在中国土地上的生活
·我与僵尸在酒吧做爱
·遗漏
·我的诗歌的颜色是橘红色
·关于童年的某些记忆
·我的家属
·隐形的坦克早在我们的身上成长
·今晚到此为止
·自己的影子
·在半夜起床
·一床被子
·不知不觉就去到海边
·想念一名妓女
·灰烬
·艺术大国
·病毒
·十年之后
·受伤的母狮
·给母亲
·当红色的眼泪尚未开花之前
·大屁要放在北京
·我说不出我的爱
·绝望中的火焰
·机器轰鸣
·远去的哭声
·我等候着一个从未出现的女孩
·一块菜地
·事实
·所谓光明
·兰与梅——致两位英雄诗人的爱人
·悼念杨春光
·当我已成为大地上的一捧沙土
·到远方去
·守夜人
·
·今夜,我与谁倾听
●《自焚》(非模式长诗)
·《自焚》题记
·序诗:复活的歌
·第一章 史河:解构与狂乱
·第二章 革命:黑色混响
·第三章 凌辱:一名女性亡魂的记忆
·第四章 尸村:死婴的天堂
·第五章 群魔:坟墓大厦————某某精神病院/监狱语录
·第六章 事件: 垃圾故事素描
·第七章 幽梦:一名诗写者的日记稿
·第八章 土地:失落的斑斓
·第九章 火石:绝望者的对话
·神咒:《大悲咒》原文抄诵及念诵读音
●《我的自由之血》(组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希望之声:贵阳官员高声命令殴打被强拆户

   新闻频道 > 天下纵横
   
   贵阳官员高声命令殴打被强拆户
   
   2010年3月11日 星期四

   
   正当中共人大、政协两会召开之际,3月9日贵阳市花溪区党武乡政法委书记叶刚带领10多名政府工作人员,在大坝井村残疾村民李毫美才被强拆的房屋废墟上,当众高声命令随从人员对李毫美和她的老母亲大打出手。
   贵州维权人士陈西说,中共官员的这种作风来源于中共的土匪本质。
   
   他说:“共产党它本身就是土匪出身,就是以打、强权政治来维持它的力量和发展起来的。那么这种作风自然的就影响到它的那些徒子徒孙,那么下面就跟着学,所以在我们中国这个地方,动不动就用暴力、强制、不尊重人权的事情是非常普遍的。”
   
   贵州维权人士吴玉琴告诉记者,当他们到当地政府为被殴打的村民伸张正义时,却被警告不要多管闲事。
   
   她说:“当时这个政法委书记就喊打,就直接就叫打,很嚣张的。但是由于村里只有老人和妇女,所以我们去找的时候,他说叫我们别多管闲事,问我们是什么身份,后来我们就跟他说我们是公民,我们这叫见义勇为,他们说你们这算是什么见义勇为,但是他不承认他打人。”
   
   陈西认为当地政府用暴力强拆李毫美的房屋是为了占用那个地方和商人一起搞商品房开发牟利。
   
   “那个地方开出了一条大道,叫国宾大道,那么有比较好的商业发展,道路通了以后,商家和政府可以合伙一起搞一些房屋开发,出于这个商业目的,政府就要把一些所谓的障碍铲除,那么当地的村民就成了他们的障碍,是这个原因。”
   
   据了解,今年1月26日,花溪区党武乡政府在没有得到房主同意的情况下以暴力强行将李毫美的2700平方米的厂房及住房推为平地,逼得李毫美先后两次试图跳楼自杀。3月8日上午,李毫美在废墟上挂了几幅标语表示抗议。结果在第二天的中午,政法委书记叶刚就带人对李毫美和她的老母亲大打出手,并将标语抢去烧毁。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傅明、宇涵采访报道
   
   听众来信
   
   [ 希望之声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
   
   
(2010/04/0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