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有敌无敌反复无常的没有敌人派]
徐水良文集
·当代的战争根源究竟在哪里?
·反对把责任推给老百姓
·古谜脸皮是否厚了点?立档以存照
·再谈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
·徐水良跟帖答张三一言先生
·评马英九谈话《六四不翻案,统一不能谈》
·普通政治不可能和意识形态分离
·忍不住讲一点——答张三一言先生
·中共的特务活动及其对反对派的控制
·关于自由主义问题的一些看法
·努力分清盲目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理性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的界线
·中共情报机构对付反对派的两极策略和三步大棋
·胡安宁简历及给中共情报机构的二个电邮
·重视中国民主变革的决定性力量农民
·简评递进民主制
·中共贪天之功为己有
·中国问题的哲学思考
·中共用特务控制反对派
·关于左右概念和自由主义概念
·保障错误思想的言论自由及相关的宽容态度
·简评秦晖先生《中国现代自由主义的理论商榷》
·进口西方垃圾文化的教训和覆辙
·不要越搅越臭
·建议多数民主党朋友不同意见转入内部讨论
·读胡星斗教授三篇文章
·谈甘地主义并奉劝中共不要把事情做绝
·近来发表部分观点汇编
·防止误导!
·西方人权,与上帝和神权没有关系
·继续清除“告别革命”伪改良主义的影响
·继续清除“告别革命”伪改良主义的影响(修改稿)
·胡锦涛到访纽约
·简评纽约抗议活动
·重发两篇文章修改稿
·简评李敖北大演讲
·近来部分短评观点汇编
·李敖北大演讲的骂和帮
·李敖清华演讲无耻吹捧中共摘录
·太石村的抗争经过说明什么?
·到工农中去
· “归队老同志”李敖和台湾危局
·拉大旗作虎皮的自由主义
·坚持理性激进主义的正确策略
·中西"上访"简要对比
·全国无数“太石村”呼唤革命
·为“自由化”平反
·神六,胡安宁内奸面目的又一次暴露
·向忘我献身的朋友们学习
·“黑狼、白狼、眼镜蛇”
·不废除中共领导特权,就绝没有民主
·当代中国无法学也不能学甘地主义
·消除革命恐惧症,为革命呐喊
·抛掉幻想,做好准备,迎接革命
·驳世界日报胡说八道的亲共汉奸理论
·与吴国光先生的一点不同意见
·不要对法律斗争抱不切实际的幻想
·对胡安宁(余大郎)《中国及中华民族考》的三点诘问
·关于传统文化语言文字和民族的几篇短文
·民运早期文稿:《反对特权》
·民运早期文稿:《关于理论问题的问答》
·从地图和工程制图谈起
·民运早期文稿:致红旗杂志编辑部的信
·中共的保守惯性和胡锦涛的权术家性格必然导致中国大乱和共产党灭亡
·立足自己,操之在我
·认真揭露拉法叶案中共江泽民集团犯罪事实
·松花江污染事件再一次宣告中共“基本路线”的破产
·大家都来呼唤和准备革命
·就网上有关语言文字讨论,谈一些本人的浅见
·台湾选举简评和选后趋向预测
·中国大陆反对派在台海问题上的四种策略
·以革命反抗中共屠杀
·[评论]:忍无可忍!
·胡锦涛温家宝必须尽快向全国人民作出交代
·以暴抗暴、以暴制暴的原则
·关于宗教和信仰问题的一点意见
·关于阶级、国家等若干问题
·獄中舊文:批判“四個堅持”
·[评论]:是从根本上思考基础经济理论中国经济问题的时候了
·发一篇旧文,驳胡安宁谣言
·正义党的特务铁证
·关注农民问题
·就农民问题致信人大及政府
·北春记者亚依采访记录
·从太石村到汕尾,甘地主义的终结
·《网路文摘》新年献词:曙光在前!
·再谈革命概念和伪改良主义伪自由主义的错误
·实行“清浊分流、各自为战、互相配合、立足大众”的方针
·抛弃对立思维,蓝绿共治,打造抗共基地
·如何看待民运“内斗”(网文两篇)
·继承一切文化的有益成分,反对一切文化的反动成分
·中共灭亡的命运是必然的
·驳spring似是而非,欺骗性很强的谬论
·对spring先生的两个帖子的回答
·与中共对谈互动及有关理论问题
·宗教神本主义专制与世界当代文明的冲突
·反恐教训:宗教专制、政教分离和思想自由
·反对以任何宗教理由扼杀言论自由!
·令人遗憾的经济学领域
·走入邪路的改革凭什么“不可动摇”?
·真是丁子霖写的吗?错得离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有敌无敌反复无常的没有敌人派


   
   [按]其实,没有敌人派,包括刘晓波和胡平等,都是反复无常,一会儿说有敌人,一会儿说没有敌人。一会儿反对革命,一会儿宣扬“网络革命”。由他们自己实用主义需要决定。要扮演反对派英雄时,用一种观点;迎合中共需要时,用另一种观点。无论是“没有敌人”观点,还是“有敌人”观点,都是算不得数的。
   
   近两个月前,2月10日,我曾经抽出两个小时,从被没有敌人派吹捧“二十年始终如一,坚持没有敌人理念”的刘晓波部分文章中,找出许多主张有敌人的观点。(见本刊所加附件1:《没有敌人的刘晓波论敌人和战争》)。因为仅仅这两个小时摘录的刘晓波主张,有敌人的观点已经非常明确,所以我就没有进一步再花时间去摘录。有兴趣的朋友可不妨进一步试试,没有敌人派,包括胡平刘晓波的过去许多文章,都是有敌人的。(胡平文章,已有张三一言做过部分摘录,见本刊所加附件2:《胡平民运思想:有敌人,对敌斗争》)。可惜,没有敌人派不看这些白纸黑字主张有敌人的文字,而是继续一味吹捧刘晓波等“二十年始终如一”“坚持没有敌人理念”等伟大品质。张三兄的“观点分裂症”,触及到无敌派没有原则的本质。

   
             ——徐水良2010-4-3日
   
   

   
   胡平的观点分裂症

   
   

   
   张三一言

   
   [一]、分裂的胡平 我多次说过,胡平是“忽然没有敌人派”。我这么说是因为我读了胡平的民运策略著作;在其著作中,全是视共产党为敌人,用对敌斗争的思想反专制、反共。如今在刘晓波没有敌人的宣示后,胡平来个一百八十度大U转,走向相反方向,忽然变成没有敌人派了。这个忽然没有敌人派的缘由,我百思不得其解。我说过,胡平若坚持他的忽然没有敌人论,将寸步难行,片言难启。果然,胡平这边厢没有敌人论的口水未干,那边厢就跟着别人发动(网络)革命了;这边厢没有敌人论墨汁未干,那边厢就全力谴责共产党与民为敌的暴政了。胡平的《今后的十年是关键的十年》就是反刘晓波没有敌人没有仇恨的宣言,是认为共产党是敌人的论述。
   
   刘晓波说:“(中共)政权逐步接受了人权的普世性,1998年,中国政府向世界做出签署联合国的两大国际人权公约的承诺,标志着中国对普世人权标准的承认;2004年,全国人大修宪首次把“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写进了宪法,标志着人权已经成为中国法治的根本原则之一。与此同时,现政权又提出“以人为本”、“创建和谐社会”,标志着中共执政理念的进步。”
   
   你胡平说:“20年来,中共就是逆世界人权民主潮流而动”。这白纸黑字明明白白胡平刘晓波对中共人权的评价是南辕北辙针锋相对的。在针锋相对观点下,胡平竟然忽然打到昨天的我力挺刘晓波的没有敌人也没有仇恨论,可惜的是,就在同一时间又与刘晓波对着干。
   
   胡平批评“后六四时代中共政权的性质及恶性演变趋势缺少正确的认知。”可是,刘晓波认为六四后中共政权的性质演变趋势“政权逐步接受了人权的普世性,1998年,中国政府向世界做出签署联合国的两大国际人权公约的承诺,标志着中国对普世人权标准的承认;2004年,全国人大修宪首次把“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写进了宪法,标志着人权已经成为中国法治的根本原则之一。与此同时,现政权又提出‘以人为本’、‘创建和谐社会’,标志着中共执政理念的进步。”
   
   请问胡平,与你针锋相对的刘晓波观点与认识,是正确还是错误的?一方面你为与你针锋相的刘晓波观点辩护,另一方面又发表否定刘晓波观点的文章?为甚么这么前后矛盾?是患了甚么分裂症? [二]、胡平到底有没有敌人?到底有没有仇恨?
   
   胡平说:“在历史上,有的是专制统治集团专欺负异族人外国人,不大欺负本族人本国人;可是从来没有过只欺负本族人本国人却不欺负异族人外国人的。因为那根本不可能。”这里的“专制统治集团”是针对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说的,也就是指的是共产党。请胡平自我判定:你说的“欺负自己人……欺负异族人外国人”的“专制统治集团”,“逆世界人权民主潮流而动……凭着六四屠杀造成的威慑效应和低人权优势”,造成“整个人类都将面临极大的灾难”危险的“专制强权”共产党,到底是中国民众的朋友、不相关者还是敌人?你认为“专制统治集团”是你的敌人、不相关者还是朋友?你把“专制统治集团”视作敌人还是朋友?你对“专制统治集团”有亲密感情、没有感觉还是心怀仇恨?
   
   胡平说:“如果在10年之内中国还没有变得民主,……整个人类都将面临极大的灾难”,我就是想极都不明白,一个制造这一大灾难的共产党,到底是不是受灾难的平民百姓的敌人?你能把它视作朋友而不是敌人?你能对它有好感而不仇恨? 没有敌人论,在逻辑上失去了批评和谴责共产党罪行的理据;在道德上失去了要求共产党改恶从善的必要。
   
   20100403
   
   胡平《今后的十年是关键的十年》的链接:
   
   http://www.newcenturynews.com/Article/gd/201004/20100401013315.html
   
   (作者来稿)
   
   附件1:
   
   网路文摘—4688
   
   

   
   没有敌人的刘晓波论敌人和战争

   
   

   
   ——到底有没有敌人?

   
   

   
   徐水良

   
   

   
   2010-2-10

   
   [按]今天花了两个小时,浏览了博讯上《刘晓波文选》百分之几。录下刘晓波论敌人的一些语录。供大家学习参考。至于他是不是像他自称的那样,属于“没有敌人”的人,请读者自行判断。
   
                   ——徐水良2010-2-10
   
   “国家”业已成为一种恐怖主义架构;在广泛的意义上,以盗用“国家安全”的名义屏蔽和迫害难属们啼哭,比任何“反人类罪行”更为骇人听闻。因此,当两位失去儿子的母亲和一位失去丈夫的妻子,仅仅因为为冤死的骨肉至亲讨还公道而被拘捕时,“国家安全”先成为普世伦理的敌人,后成为基本人伦的凶手,再成为墓场的垄断者。
   
   ——《关于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被拘捕事件的紧急呼吁》
   
   中共之所以不敢对台湾动武,还不是害怕陷入与全世界为敌的孤家寡人的境地。只要专制的中共敢于打响对民主台湾的第一枪,它就会发现自己的周围全是敌人,不仅在西方、就是在东方也没有一个朋友。
   
   ——刘晓波:《中共十六大综合症》
   
   中共政权对绝对权力的贪婪,对人性的阴暗而恶意的恐惧和猜疑,使它本能地处在草木皆兵的惊惧状态,没有敌人也要虚构敌人。这种本性并没有因为20年的改革开放而有实质性的改变。
   
   ——《镇压下的辉煌》
   
   在这场漫长的战争中,智者苏格拉底也毅然走上战场,作为甲兵参与了三次战役,每一次的表现都堪称刚毅勇敢。更可贵的是,当雅典败于斯巴达之时,苏格拉底对战败教训的反思,既出于深沉的爱国之情,又保持了清明的理性之思。所以,他非但没有象其他爱国者那样,要么互相抱怨地推卸责任,要么咬牙切齿地诅咒斯巴达,反而以谦虚的姿态批评平庸的雅典人而称赞“优秀的斯巴达人”,在与优秀敌人的对比中总结雅典人的弱点和失误。他还大声号召自己的同胞要重视敌人的成就、学习敌人的优点。
   
   总能看到别人的弱点和错误,仅仅是小聪明;而经常能发现自身的弱点和错误,才是大智慧;敢于揭露和批判别人的弱点,仅仅是燕雀之勇;而敢于正视自身和自我批判,才是鸿鹄之勇。犯错和失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肯认错和推卸责任,也就是不肯从自身寻找失败的原因,而总是把失败归咎于外在原因。反过来,只要肯于从错误中、失败中学习,特别是向你的对手和敌手学习,一次失败就将换取长远的成功。
   
    苏格拉底,这位叮在古雅典光鲜肌体上的黑色牛虻,以针针见血的尖锐,表达着他那深沉而睿智的爱国主义。
   
   ——《向敌人学习——苏格拉底的爱国主义》
   
   中共镇压法轮功本来就是独裁者的“权力恐惧综合症”的过敏反映,是一切专制制度虚构敌人、进而制造敌人的统治传统在当前的延续。但是,改革开放以来,除了“6.4”大屠杀之后的高压时期、要求人人过关的表态之外,这种恐惧还很少通过全国性的批判来进行如此淋漓尽致的表达。因为邓小平时代对毛泽东时代的全民动员式的大批判政治也有切肤之痛,所以邓小平在执政后才从《宪法》上废除了赋予群众性大批判运动以合法性的“四大”。邓小平万万没有想到,他钦走的接班人出于山穷水尽的无奈,现在又不得不玩起毛泽东时代的政治游戏。
   
   ——《向良心说谎的民族》
   
   纳粹的种族大屠杀是为了达到种族纯洁的手段,但是在实施这种手段时,就必须用纯洁种族的目的来为种族大屠杀辩护;共产极权体制是为了实现解放全人类的高尚目标的手段,实际上却变成用解放全人类的理想来为维持极权制度进行辩护,最终就变成了一切目的论的意识形态说教,皆成为独裁者为达到不放弃绝对权力而使用的欺骗手段,永葆极权体制才是独裁者唯一的目的。
   
   于是,目的变成了手段,手段变成了目的。就韬光养晦来说,就是用复仇的正义或成功的正义等目的来为放弃尊严、自讨其辱、戴着假面、背后阴谋等手段辩护,用做人上人的目的来为自甘于非人的生存策略辩护。而一掀开老底,才看清正是目的的龌龊才导致了手段的下流,手段的下流恰恰是为了达到龌龊的目的。
   
   这其中的绝大多数人,除了对自己的既得利益有着聪明的计算外,其他方面不过是跟着起哄而已。你怎么能指望对身边的强盗俯首帖耳的路人,有一天会为了民族尊严而战。
   
   ——《韬光养晦:一种下流的外交智慧》
   
   只有毛泽东而没有新中国,才是中共执政后的历史真相。党天下的极权和暴虐之程度远远超过历史上任何“家天下”。
   
   中共所进行的“阶级灭绝”,不要说中国古代传统的“文字狱”、宫廷倾轧和改朝换代难以比拟,就是斯大林的集体化和“大清洗”、希特勒的“种族灭绝”等等的残酷,也不能与之相比。中共不仅要从肉体上灭绝生命,而且要在尊严上和人格上彻底地摧毁人性。
   
   ——《只有毛泽东.没有新中国》
   
   悲愤,难以想象!难以言表!我想为死者献血!我想参加反恐怖部队!无论是哪里组建的,只要能够消灭恐怖主义,我都参加!我想跨过太平洋,参加全纽约市动员的救助!我想把我的生命当作救援的天梯,伸向从高楼中求救的人们,让那些绝望中的无辜者在遮天蔽日的浓烟中看见曼哈顿上空的蓝天!我想化为一棵常青树或一捧泥土,在坟墓上为那位52岁的飞行员守灵!世贸大厦坍塌的一瞬间,我想化作一块坚硬的石头,与大楼一起沈下来!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