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缺钱的政府才民主]
小龙女
·文化,是什么?
·中国历代职官词典
·惊曝:毛新宇根本不是毛泽东亲孙子
·最后一任克格勃主席给中国的忠告
·鲁迅路口
·我看那些令人唏嘘不已的历史片断
·卧虎:新千字文---少些内耗,多些宽容
·在中国信仰
·伊朗巴列维国王改革失败的教训
·毛主席与毛远新同志谈批孔
·两次阵痛:民族问题,抑或民主问题?
·耶鲁大学校长的批评发人深省
·道德为何会有“血腥气”?
·道德为何会有“血腥气”?
·中国十大名画欣赏
·从老照片看汪精卫 令人唏嘘不已
·难得一见的一战时期火炮
·中国人的生死观
·由“臣”到奴仆:漫谈古代君臣礼节的变化
·“问天下谁是英雄?”第三只眼睛看《三国》
·有一种历史,仅在记忆中播种
·那一年你打马西去
·昨夜话凄凉,今晚说妓女
·历代开国公主们的最终结局
·历代开国驸马们的最终结局
·桃花江上美人窝---细说西藏历史一百年
·民主是理性包容的生活方式——纪念「五四运动」八十五周年
·还是村长的强奸比较好
·《作爱的经济分析》---为性爱算一笔经济账
·二战时日本掠夺亚洲的黄金能买下整个世界
·宋江同志在梁山泊招安动员大会上的讲话
·新千字文 --- 一诺千金
·“去政治化的政治”与大众传媒的公共性——汪晖教授访谈
·中国正在崛起 美国尚未衰落
·苏共亡党15周年的历史评说
·胡耀邦逝世前半年的心态
·从来历史非钦定 自有实践验伪真
·研究文革就是研究今天
·解胡适“中国不亡,是无天理”
·缺钱的政府才民主
·爱国家不等于爱朝廷
·薄熙来缺乏变通 不该和胡锦涛对着干
·孔庆东:人民起义,先占何处?
·中国需要十三亿个尊重
·中国人为什么爱说谎?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总得有人当蒋经国
·母亲——本文献给政治运动中苦难的母亲们
·叶维丽:好故事未必是好历史——我看卞仲耘之死
·韩寒:散文一篇
·刘亚洲将军在昆明基地的一次震撼演讲
·一篇在国内被禁,在国外却火了的文章
·李吉明:袁腾飞“下课”,谁为教育示范?谁为教师楷模?
·麦田:警惕韩寒
·五岳散人:我们需要警惕韩寒吗?
·雪珥:被误读的晚清改革
·李普:还要走很长的路——一个老共产党人的真心话
·红楼梦?三国志?还是战国策?——现实主义视角下的朝鲜棋局
·红楼梦?三国志?还是战国策?——现实主义视角下的朝鲜棋局
·刘青松:你爱国家,国家爱你吗
·雷颐:三十年前如此“批邓”
·告别“斯大林版”的十月革命史
·朱正:十月革命与中国
·方绍伟:独裁政府为何长命百岁?
·让人绝望的“政治正确”——温家宝“五四”北大行
·只有十句话,看了10分钟
·关于堕落
·十月革命:反思是最好的纪念
·阵痛与震荡——“十月革命”必须弄清楚的几个问题
·中国崛起:必须从富强走向文明
·这一次,资本主义失败了
·可疑的80后政治意识
·只有十句话,看了10分钟
·渴望堕落
·闾丘露薇:世博留下什么
·中国崛起:必须从富强走向文明
·假如朝鲜政权突然崩溃,中国怎么办?[原创]
·改变世界的十张地图
·“自由的旗帜高高飘扬”
·韩寒的出现意味着什么?
·元末红巾之乱
·仗义每多屠狗辈
·阿斗的前半生
·向南、向南、再向南——定庵情事并“丁香花案”
·春秋时代之十大令人头痛分子
·中国历史上最深藏不露的8位绝世高手
·可怕的是为什么我们害怕民主
·民主能分东西方吗?
·浮士德与西方
·点燃国民精神之灯---六四之际谈民主[原创]
·宁死不降的文天祥为何对弟弟降敌体谅认可?
·胡德平:读《耀邦同志给毛泽东主席的建言信》
·民主才能真正创造奇迹
·中国国体的政治学解释
·看看古代是如何处理上访的
·朱学勤:改革开放的经验总结
·中国会不会发生动荡?
·中国人抗争是要“权益”,不是“权力”
·刘原:一夫一妻制危机
·有一种特别的牵挂,缠绕着我们的心
·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缺钱的政府才民主

   缺钱的政府才民主
   
   作者:王随学 发布时间:2010-4-18 9:32:05
   共识网 >> 中国研究>> 宪政民主
   

   英国议会一向被政治学家誉为“议会之母”,其历史可追溯到800年前的《自由大宪章》。而《自由大宪章》的出现居然是因为国王缺钱。
   
   征税逼出来的民主
   
   中世纪的欧洲各国,贵族和骑士都有封地,国王不能随心所欲,征兵征税超过一定限度会受到抵制。平时还能相安无事,一旦有个天灾人祸,国王就得看贵族们的脸色。签署《自由大宪章》的那位英国国王,外号叫“失地王”。这个无能的国王在欧洲大陆上屡战屡败,几手把领地丢了个干净,穷困潦倒地回到英格兰。国库空无一物,他想要收复失地,便加倍征税,结果遭到贵族们强烈反对。他被迫于1215年在《自由大宪章》上签字,认可“未经同意不得征税”等原则。议会从此应运而生。
   
   别以为有议会,民主就实现了。国王容忍议会存在,只是因为缺钱花,想征税,才暂时服软。没过多久,他缓过劲儿来,马上就翻脸不认账。以后的英国国王也都跟他差不多,只有缺钱时,才会把议会当回事,接受对王权的制约;只要经济上宽裕,国王的权力就会膨胀,议会即使不被解散也形同虚设。直到17世纪以后,英国王室的财力每况愈下,国王长期依赖议会拨款,经几番较量,英国才完全树立民主宪政体系。
   
   相对来说,如果国王财大气粗,民主就没什么指望。比如,法国王室从14到17世纪,一直是欧洲最富有的王室。也正因王室太富,不需要通过议会这样的民意机构为其征税,这一时期 法国的议会制度跟其它西欧国家相比,发展甚为缓慢,到大革命爆发前,法国一直是西欧很专制的国家。西班牙也是如此。西班牙1188年就有约束王权的议会,比英国还早。可是,在哥伦布1492年发现美洲大陆后,大量金银财宝被运回西班牙,王室腰包险些胀破,议会的作用便慢慢消失,几乎成了橡皮图章,王权变得越来越绝对。
   
   由此可见,只有当国王缺钱需要征税的时候,民主才有机会。
   
   中国皇帝也会低头
   
   从这个角度讲,中国古代专制王朝盛行也很好理解。中国古代讲究“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加上国家大,人口多,每年收的田赋和人头税就能把欧洲的国王们吓死。皇帝不缺钱,自然也就与民主无缘。不过在中国历史的某些时候,皇帝手头紧,也会低头。
   
   最明显的要数19世纪的清朝。对大平天国作战的军费、鸦片战争的赔款,几乎把国库抽干,小农经济也濒临崩溃,田赋收不上来,晚清政府是真穷了,只好巴望厘金和关税这两种贸易税支撑局面。这些税不仅不能硬抢,还得放水养鱼,才能越来越多。于是,商人们一夜间获得几千年来少见的政治发言权。
   
   20世纪初兴起的地方自治运动中,全国各地的商人通过参与地方自治而实际参政的现象非常普遍,有的市民公社甚至为清一色的商人,职能涉及城市自治的方方面面,诸如商务、建造工程、教官、水利、慈善、卫生、交通以及地方财政等。
   
   晚清商人还是推动立宪运动的强大动力。以国会请愿为例,请愿代表一发出号召,各地商会纷纷致电,誓作后盾。最后,清政府被迫宣布预备立完。在此后设立的各省咨议局中,商人们也拥有极大的发言权,不遗余力地限制政府的权力,迫使各省总督、巡抚将预算与税收交由咨议局讨论,否则停止开会。
   
   所以,即便如中国皇帝般专制,权力也不是所有时候都能通吃,只要缺钱就得低头。
   
   发行公债创造民主
   
   从英国的历史看,似乎是征税缔造民主。不过荷兰人证明,发行公债也可将国家引向民主之路。在16世纪中期以前,荷兰是西班牙的一部分,因宗教原因受到西班牙的迫害和剥削,从1572年开始,荷兰人发动起义,将西班牙军队驱逐出境。当时的西班牙是欧洲第一帝国,直接统治的人口就达2000万,手里攥着大把的美洲白银。荷兰仅仅是这个帝国北部的弹丸之地。人口不过150万,在军事、人力、资源、财力等方面,都不可能成为西班牙的对手。但是,荷兰在市场上发行大量公债,让投资者自由认购,靠这种方法筹集军费,跟西班牙相持80年之久,并最终赢得独立。
   
   荷兰发行这么多公债,债主多是市民,他们对政府的信誉不放心,于是需要监督政府,而政府“拿人家的手软”,无法拒绝市民的要求。这样,荷兰的3级议会制度应运而生,非常严格地监督公债的使用。民主制度就这样逐渐建立并完善起来。有了3级议会强有力的监督,荷兰政府就不敢胡乱花费公债,并都要按时偿还公债。有借有还,政府信誉就好,就能吸引更多的投资人来购买公债。如此良性循环,荷兰政府越来越富。 可见,发行公债是富国利器,但要想发行成功,政府就必须通过民主机制获得人民的信任。从这个意义上讲,公债也成了民主的催化剂。
   
   政府缺钱才服软
   
   不论是征税,还是发行公债,原因只有一个,政府缺钱。因只有当政府的开支不够用,需要经常借债、与民间讨价还价地征税时,权力才可能愿意接受约束,权力制衡制度才有机会成为现实。由此,我们可总结出一点,那就是民主多会在政府穷困潦倒的国家出现。国库钱越多、朝廷银库越满,国王、皇帝肯定越专制,因他们不需要靠百姓的钱养活,不需要向金融市场借钱;相反,朝廷或政府负债累累的国家,其国王、政府就必然依赖百姓交税,有求于百姓,财务约束最终能制约王权、促进民主发展,比如英国和荷兰。
   
   到了现代,君主专制已没有了,但这条规律仍起作用。通常国有企业投资占GDP比重越高的国家,其法治指数就越低,宪政水平越低。有些有过公有制历史的国家,宪政不是它们社会制度的基本特征,比如前苏联和前东欧。相比下,那些宪政法治比较可靠的国家,很多都是私有制国家。
   
   这是因为国有企业就是国家的财产,国有企业越强大,政府就越有钱。国富民穷,必然迫使百姓为了生存而求着政府。当饭碗都控制在政府手里时,民权与法治只好让位给权力。所以,现代的民主国家不能拥有财产,至少不能有太多国有企业,而是让政府靠每年的税收才能有钱花,税收不够用时再求助于公债,这不仅仅是财政上的措施,更是向民主社会迈出的实质性步伐。
   
   本文链接:王随学:缺钱的政府才民主 文章来源:《科坛杂议》2010年第3期
(2010/04/2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