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宋江同志在梁山泊招安动员大会上的讲话]
小龙女
·图说1911:一组常人从未见过的武昌起义老照片(组图)
·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长征之旅:从革命到逃亡,从逃亡到招安(下)
·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长征之旅:从革命到逃亡,从逃亡到招安(中)
·日本海军司令给丁汝昌的劝降书
·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长征之旅:从革命到逃亡,从逃亡到招安(上)
·余英时:戊戌政变今读
·夏佑至:顾维钧和他的1919
·王海光:反「文革」檄文——《给全体共产党员的紧急呼吁》解读和考辨
·余英时:中国知识份子的边缘化
·毛泽东:“没有我们这几十万条破枪……”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十:60年中国人民族自信心的重建
·[历史学家眼中60年中国]之九:60年姓社姓资争论史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八:60年中国土地与农民问题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七:大国外交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六:中日关系关键在互信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五:中美60年,从未停止的试探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四:60年人口迁移史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三:60年知识分子命运沉浮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二:60年阶层演变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一:大学教育传统裂变
·唐小兵:文化大国的价值焦虑
·唐小兵:知士论世的史学
·辛若水:在颠倒中前进的历史
·王福湘:陈独秀对苏俄经验的接受、反思与超越
·沟口雄三:辛亥革命新论
·毛泽东谈蒋介石:说他坚决反革命 我看不见得
·抗战中日本人的反蒋介石宣传
·拥有世界最强大炮 淮军为何在日军面前一败涂地
·陈智胜:对国共内战的新省思
·蒋公:何谓自由?如何争取自由!
·经典情诗100首
·潜规则:中国历史中的真实游戏
·香港的另一面:50年前震撼影像
·联军占领以后的平壤
·二战期间,日军为何没大量配备冲锋枪?
·昔年邓丽君慰劳国军旧照
·奇文共赏——林语堂酷译《美国独立宣言》
·“罪己诏”:帝王的自我批评文本
·希特勒报考维也纳艺术学院时的绘画作品(图)
·中国最牛的十个汉字:最色的汉字“姦”念什么
·中国醒来---我辈才是卑劣的罪人
·民国屐痕
·韩寒:上海是冒险家的乐园,却是人民的地狱
·关于宽容:陈独秀与胡适、毛泽东的故事
·硫酸不能烤蛋糕——如何教孩子再相信
·大学,如果没有人文
·文化,是什么?
·中国历代职官词典
·惊曝:毛新宇根本不是毛泽东亲孙子
·最后一任克格勃主席给中国的忠告
·鲁迅路口
·我看那些令人唏嘘不已的历史片断
·卧虎:新千字文---少些内耗,多些宽容
·在中国信仰
·伊朗巴列维国王改革失败的教训
·毛主席与毛远新同志谈批孔
·两次阵痛:民族问题,抑或民主问题?
·耶鲁大学校长的批评发人深省
·道德为何会有“血腥气”?
·道德为何会有“血腥气”?
·中国十大名画欣赏
·从老照片看汪精卫 令人唏嘘不已
·难得一见的一战时期火炮
·中国人的生死观
·由“臣”到奴仆:漫谈古代君臣礼节的变化
·“问天下谁是英雄?”第三只眼睛看《三国》
·有一种历史,仅在记忆中播种
·那一年你打马西去
·昨夜话凄凉,今晚说妓女
·历代开国公主们的最终结局
·历代开国驸马们的最终结局
·桃花江上美人窝---细说西藏历史一百年
·民主是理性包容的生活方式——纪念「五四运动」八十五周年
·还是村长的强奸比较好
·《作爱的经济分析》---为性爱算一笔经济账
·二战时日本掠夺亚洲的黄金能买下整个世界
·宋江同志在梁山泊招安动员大会上的讲话
·新千字文 --- 一诺千金
·“去政治化的政治”与大众传媒的公共性——汪晖教授访谈
·中国正在崛起 美国尚未衰落
·苏共亡党15周年的历史评说
·胡耀邦逝世前半年的心态
·从来历史非钦定 自有实践验伪真
·研究文革就是研究今天
·解胡适“中国不亡,是无天理”
·缺钱的政府才民主
·爱国家不等于爱朝廷
·薄熙来缺乏变通 不该和胡锦涛对着干
·孔庆东:人民起义,先占何处?
·中国需要十三亿个尊重
·中国人为什么爱说谎?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总得有人当蒋经国
·母亲——本文献给政治运动中苦难的母亲们
·叶维丽:好故事未必是好历史——我看卞仲耘之死
·韩寒:散文一篇
·刘亚洲将军在昆明基地的一次震撼演讲
·一篇在国内被禁,在国外却火了的文章
·李吉明:袁腾飞“下课”,谁为教育示范?谁为教师楷模?
·麦田:警惕韩寒
·五岳散人:我们需要警惕韩寒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宋江同志在梁山泊招安动员大会上的讲话

宋江同志在梁山泊招安动员大会上的讲话
   
   同志们:
   
   今天我们在忠义堂隆重集会,只有一个主题:接受招安。我跟卢俊义同志交换了意见,我们一致认为,从现在起,务必把梁山泊的工作重点由继续造反坚决转移到接受招安上来。这是关系到梁山党生死存亡、前途命运的无比重大的政治决策。接受招安与继续造反,是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条路线的激烈斗争。我个人认为,主动接受大宋朝廷招安,是我们梁山党惟一正确的选择,任何其他的道路都是死路一条。下面我讲三个问题,说的不对的地方,欢迎同志们批评指正。

   
   第一,为什么要接受招安?
   许多同志问我:我们好端端的一个梁山泊,正在走向兴旺发达时期,为什么要接受招安?要回答这个问题,就必须首先把“忠义堂”与“替天行道”的本义讲清楚。
   
   晁盖同志牺牲之后,我们挥泪继承晁天王的遗志,把“聚义厅”改为“忠义堂”,并且公开打出“替天行道”的旗帜,这是对晁盖同志革命路线的发展和创新。
   
   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走到一起来了。虽然我救过晁盖同志一命,他始终把我当作救命恩人,但晁盖同志毕竟是我们梁山泊革命的伟大领袖。没有晁盖同志的卓越领导,就没有今日梁山泊的大好形势;没有晁盖同志的卓越领导,就没有高俅一类贪官污吏和奸佞小人对梁山泊的闻风丧胆;没有晁盖同志的卓越领导,就没有我们接受朝廷招安的先决条件;没有晁盖同志的卓越领导,我们梁山泊所有同志极有可能至今还在黑暗中苦斗。总之,没有晁天王,就没有新梁山,这丝毫不是什么夸张。大家知道,梁山泊革命在晁盖同志上山之前,是王伦同志在此称王,他们没有坚定正确的政治路线,故而一直没有形成什么领导核心。林冲同志把白衣秀士杀掉了,晁盖同志当头是众望所归。晁盖同志是梁山泊第一代领导集体的核心。大个子不在了,我这个小个子成了第二代领导集体的核心。同志们还记得吧,我是坚决不当头的,但是由于梁山泊革命形势的需要,大家非让我当头不可,有什么办法呢?谁让我是梁山党的党员啊!是党员总得做一点事情吧。
   
   我的出身你们都晓得。从小我读的是孔孟之书,父亲教育我做一个“忠孝节义”的人,也就是对皇帝要忠,对父母要孝,对自己要节,对朋友要义。在大宋党山东省郓城县委办公室工作时,我对各级官员的贪污腐败恨之入骨,是他们极大地败坏了大宋党和皇帝的声誉,所以我坚决主张杀尽贪官,以最大程度地维护赵皇帝和大宋党的光辉形象。我反复思虑,晁盖同志的“聚义厅”是很好的,但不够完善,只讲“义”,不讲“忠”,我们梁山泊就没有出路!人们对我评价甚高,赞扬我是什么“及时雨”、“呼保义”、“宋公明”等等,可见朋友们以为我宋江是最讲一个“义”字的。错了!错了!同志们,我宋江讲义气不假,但是做人首先要讲“忠”,就是必须无条件地忠于皇帝,忠于朝廷,忠于大宋天下。我的基本路线是“只反贪官,不反皇帝”。皇帝圣明,朝廷也是好的,是那些奸臣和贪官把事情搞糟了。“忠”是我宋江心中“义”的道德底线,没有这个“忠”字,任何“义”都是小“义”,甚至是假仁假义,万万要不得!因此,“聚义厅”必须改为“忠义堂”。再说“替天行道”。所谓“天”,就是皇帝,就是朝廷,就是大宋天下。所谓“道”,就是孔孟之道,绝不是老子之道!此时此刻,我想对同志们说一句掏心话:我是以皇帝之心为心,以朝廷之心为心的,而不是老子所说的“以百姓之心为心”。不少人说,我把“聚义厅”改为“忠义堂”,还公开打出“替天行道”的旗帜,这是一条修正主义路线,一条投降主义路线,一条地主阶级路线,是对晁天王的背叛,是什么改旗易帜!同志们,不是我改旗易帜,而是有的同志僵化保守,搞教条主义。
   
   书归正传。我们梁山党为什么必须接受招安?其实刚才我已经讲得差不多了。我是为了同志们好,为了梁山泊好,为了老百姓好。只有接受招安,大家才能有一个好的前途,穷人才能翻身得解放。武松同志还记得在我上梁山之前对你说过的话吧,当时你这条好汉正要到二龙山参加革命,我曾经推心置腹地说:武二兄弟,男子汉大丈夫,来人世间走一遭不容易呀,你只顾自己前程万里,牢记“忠义”二字,有朝一日,如得朝廷招安,你便可撺掇鲁智深、杨志投降了。日后但是去边上,一刀一抢,博得个封妻荫子,久后青史上留得一个好名,也不枉了为人一世。我主张走招安的道路,没有个人的任何私心杂念,没有个人的任何计较,完全彻底为了同志们好啊!请大家理解我的良苦用心。有人骂我是投降派!我就是投降派!投降皇帝,投降朝廷,是我宋江最大的光荣,同时是全体梁山党人最大的光荣!总而言之,为什么要接受招安?用一句话就可以说明白:为了梁山泊同志们最现实、最直接、最重要的核心利益。
   
   第二、怎样接受招安?
   目前在梁山党内的确存在着两条不同路线的斗争:一条是继续造反的错误路线,一条是争取招安的正确路线。一些人打着晁盖同志的旗号反对我们的招安路线。在一百零八将中间,有不少老革命不愿意甚至坚决反对接受招安的正确路线,李逵、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武松、鲁智深、吴用……这些同志的表现很不好,令我失望和痛心。那天,我一时兴起,填了一首词,其中写道:“望天王降诏,早招安,心方足。”武松同志便叫道:“今日也要招安,明日也要招安,冷了兄弟们的心!”李逵同志更是大喊大叫:“招安,招安,招甚鸟安!”倘若不是吴用军师求情,我非杀了你李逵这个黑厮不可,竟敢如此无礼!武松同志,你不能跟那个黑厮比,他不晓事,你是一个明事理的大将军,我主张招安,要改邪归正,名正言顺地做国家臣子,怎么就冷了众人的心?
   
   关于怎样接受招安,我这里再次强调两点意见。
   
   其一、统一思想,提高认识。大家务必清醒地意识到,我们都是被贪官污吏和朝廷奸臣逼上梁山的。就我个人而言,我生在山东,长在郓城,刀笔精通,吏道纯熟,满腹经纶,报国无门,尽管结识了多少江湖好汉,博得一些虚名,但是在30 多岁时依然功不成,名不就,为朋友两肋插刀,杀了阎婆惜,发配江洲城。但是,我宋江一不怪皇帝,二不怪朝廷,三不怪制度。我只恨奸臣当道,小人专权,屈害忠良。今日大宋皇帝至圣至明,只是被奸臣闭塞,贪官利用,暂时昏昧,我相信总有云开日出那一天!当时我的心境可以这样概括:“心在山东身在吴,飘蓬江海谩嗟吁。他时若遂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那个狗官黄文炳硬是说我反对皇帝、反对朝廷,那是莫须有的罪名!朝廷是好的,皇帝是英明的,世道昏暗,民不聊生,都是高俅、黄文炳一类奸臣、贪官造成的。这一点,早在山东郓城县委办公室工作时我就看得清清楚楚。所以,我们梁山泊的同志们应当始终相信皇帝,相信朝廷,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与皇帝和朝廷保持高度一致。我们只反贪官,不反皇帝,绝不能把贪官与皇帝混为一谈。有人说,今天大宋天下的主要矛盾是农民阶级与地主阶级的矛盾,亦即劳苦大众与贪官污吏的矛盾,而皇帝则是地主阶级和贪官污吏的总代表、总后台。他们认为,不反皇帝,就不是真反贪官。这种思想是极其错误和极端有害的,是僵化保守的极左思想。我们必须从自身核心利益的高度,充分认识接受招安的必要性、重要性和紧迫性,充分认识接受招安的重大现实意义与深远历史意义,把各级领导干部的思想统一到争取招安的正确路线上来。
   
   其二、严格纪律,执纪如山。我们这支队伍,不仅是有理想的队伍,而且是有纪律的队伍。过去我们的理想是消灭剥削,消灭压迫,实现人人平等,共同幸福。实践证明,这个理想是不现实的,是根本无法实现的。我们杀富济贫,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破坏了先进生产力,破坏了社会秩序,破坏了伦理道德。陶渊明说:“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对于梁山泊革命的破坏性,我是早有认识的,但我没有向晁盖同志公开提出过任何反对意见,只是跟着走,跟着打,跟着干,说了许多违心话,办了许多违心事。晁盖同志是伟大的,但他提出的理想是不现实的,不客气地讲,实质上是空想。过去的事情不能改正,将来的事情还可以挽回。实在是误入歧途还没有走很远,我认识到现在的道路走对了,而我们过去走错了。我们已经从根本上调整了梁山党的理想,不是要继续造反,而是要改邪归正,积极地、主动地、创造性地接受招安。政治路线确定之后,我们必须用铁的政治纪律确保其贯彻落实。没有最严格的政治纪律,接受招安的政治路线势必要落空。晁盖同志是非常注重政治纪律的,他多次强调,只有加强纪律性,梁山革命才能胜!接受招安,是一场新的伟大革命。谁反对招安,谁就是反对革命!我这个人历来主张多换思想少换人,不换思想就换人。卢俊义同志提出一个观点,凡是反对和阻碍招安的大政方针,经过耐心说服教育而仍然不改正错误的人,视其情节轻重,有的要开除党籍,有的要罢官,有的要抓起来,有的要砍头!我完全同意他的意见。这里我要警告李逵同志以及其他反对招安的同志,谁若口是心非,阳奉阴违,胆敢违反纪律,继续鼓动造反,我们就一定要对他实行最严厉的纪律制裁。有言在先,勿谓言之不预!
   
   第三、接受招安之后怎么办?
   关于接受招安的重大现实意义和深远历史意义,我可能讲过至少100 遍了,这其中就包含了招安之后怎么办的问题。卢俊义同志说我是梁山泊招安的总设计师,这个评价不敢当,但自打上梁山第一天起,我就开始思考招安问题,每一个细节都想到了。想来想去,被招安后我们应该办好三件事。
   
   头一件事,果断解散梁山党,恳求加入大宋党。我原本就是大宋党的一名忠诚的党员,是那些贪官污吏和奸佞小人开除了我的党籍,他们把我置之死地,才不得不投靠梁山泊,加入梁山党。在坐的108 位高级领导干部中,60%以上的同志原先都是大宋党的党员,大家对大宋党还是有感情的。我们重新加入大宋党,可谓“两头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在大闹西岳华山的时候,我向朝廷主张招安的宿元景代表说过:“宋江原是山东郓城县小吏,为被官司所逼,不得已啸聚山林,权借梁山泊避难,专等朝廷招安,与国家出力。”黑旋风他们天天想的是造反,而我天天想的是招安,因为招安是梁山泊的百年大计、千年大计、万年大计!解散梁山党,加入大宋党,肯定会遭到许多人的反对,尤其是梁山党的早期党员、普通战士和广大老百姓。我们要深入细致地做好思想政治工作,把道理给他们讲清楚,说明白。我相信,绝大多数人是赞成我们的政治路线的,执迷不悟的人毕竟是极少数。有人妄图在受招安之后与我决裂,打着晁盖同志的旗号杀回梁山,重做冯妇,那是白日做梦,痴心妄想!对于这样的人,不管他功劳多大,地位多高,格杀勿论!我宋江生是大宋人,死是大宋鬼。在梁山党解散以后,谁敢反对大宋党,谁想让梁山党死灰复燃,莫怪我宋江无情无义!尤其你李逵这个黑厮,你若再说什么“便造反,便怎地”,煽风点火,唯恐天下不乱,我第一个砍你的猪脑袋!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