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昨夜话凄凉,今晚说妓女]
小龙女
·文化,是什么?
·中国历代职官词典
·惊曝:毛新宇根本不是毛泽东亲孙子
·最后一任克格勃主席给中国的忠告
·鲁迅路口
·我看那些令人唏嘘不已的历史片断
·卧虎:新千字文---少些内耗,多些宽容
·在中国信仰
·伊朗巴列维国王改革失败的教训
·毛主席与毛远新同志谈批孔
·两次阵痛:民族问题,抑或民主问题?
·耶鲁大学校长的批评发人深省
·道德为何会有“血腥气”?
·道德为何会有“血腥气”?
·中国十大名画欣赏
·从老照片看汪精卫 令人唏嘘不已
·难得一见的一战时期火炮
·中国人的生死观
·由“臣”到奴仆:漫谈古代君臣礼节的变化
·“问天下谁是英雄?”第三只眼睛看《三国》
·有一种历史,仅在记忆中播种
·那一年你打马西去
·昨夜话凄凉,今晚说妓女
·历代开国公主们的最终结局
·历代开国驸马们的最终结局
·桃花江上美人窝---细说西藏历史一百年
·民主是理性包容的生活方式——纪念「五四运动」八十五周年
·还是村长的强奸比较好
·《作爱的经济分析》---为性爱算一笔经济账
·二战时日本掠夺亚洲的黄金能买下整个世界
·宋江同志在梁山泊招安动员大会上的讲话
·新千字文 --- 一诺千金
·“去政治化的政治”与大众传媒的公共性——汪晖教授访谈
·中国正在崛起 美国尚未衰落
·苏共亡党15周年的历史评说
·胡耀邦逝世前半年的心态
·从来历史非钦定 自有实践验伪真
·研究文革就是研究今天
·解胡适“中国不亡,是无天理”
·缺钱的政府才民主
·爱国家不等于爱朝廷
·薄熙来缺乏变通 不该和胡锦涛对着干
·孔庆东:人民起义,先占何处?
·中国需要十三亿个尊重
·中国人为什么爱说谎?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总得有人当蒋经国
·母亲——本文献给政治运动中苦难的母亲们
·叶维丽:好故事未必是好历史——我看卞仲耘之死
·韩寒:散文一篇
·刘亚洲将军在昆明基地的一次震撼演讲
·一篇在国内被禁,在国外却火了的文章
·李吉明:袁腾飞“下课”,谁为教育示范?谁为教师楷模?
·麦田:警惕韩寒
·五岳散人:我们需要警惕韩寒吗?
·雪珥:被误读的晚清改革
·李普:还要走很长的路——一个老共产党人的真心话
·红楼梦?三国志?还是战国策?——现实主义视角下的朝鲜棋局
·红楼梦?三国志?还是战国策?——现实主义视角下的朝鲜棋局
·刘青松:你爱国家,国家爱你吗
·雷颐:三十年前如此“批邓”
·告别“斯大林版”的十月革命史
·朱正:十月革命与中国
·方绍伟:独裁政府为何长命百岁?
·让人绝望的“政治正确”——温家宝“五四”北大行
·只有十句话,看了10分钟
·关于堕落
·十月革命:反思是最好的纪念
·阵痛与震荡——“十月革命”必须弄清楚的几个问题
·中国崛起:必须从富强走向文明
·这一次,资本主义失败了
·可疑的80后政治意识
·只有十句话,看了10分钟
·渴望堕落
·闾丘露薇:世博留下什么
·中国崛起:必须从富强走向文明
·假如朝鲜政权突然崩溃,中国怎么办?[原创]
·改变世界的十张地图
·“自由的旗帜高高飘扬”
·韩寒的出现意味着什么?
·元末红巾之乱
·仗义每多屠狗辈
·阿斗的前半生
·向南、向南、再向南——定庵情事并“丁香花案”
·春秋时代之十大令人头痛分子
·中国历史上最深藏不露的8位绝世高手
·可怕的是为什么我们害怕民主
·民主能分东西方吗?
·浮士德与西方
·点燃国民精神之灯---六四之际谈民主[原创]
·宁死不降的文天祥为何对弟弟降敌体谅认可?
·胡德平:读《耀邦同志给毛泽东主席的建言信》
·民主才能真正创造奇迹
·中国国体的政治学解释
·看看古代是如何处理上访的
·朱学勤:改革开放的经验总结
·中国会不会发生动荡?
·中国人抗争是要“权益”,不是“权力”
·刘原:一夫一妻制危机
·有一种特别的牵挂,缠绕着我们的心
·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昨夜话凄凉,今晚说妓女

   昨夜话凄凉,今晚说妓女
   
   
   夜来坐卧不安,忽然想起妓女。于是想到街上逛去。鄙人有个朋友,看去彬彬然君子样,绝非狂朋怪侣之流,但这老兄似乎深得明代项墨林先生真传,以为天下情种,都在妓院。此君三日不游曲巷,便顿觉颜色惨淡,眼光枯干。鄙人一小小胥吏,既无半点位置,所以无奈地老实,即便有心作贼,不过是空怀了做禄蠹的远大理想而已,所以宦囊清苦,左手一入口袋,就会触及清贫的悲哀。故这去温柔乡里卧花眠柳之事,每次想到,就要狠狠地跺脚了矣!所以对该老兄,鄙人嫉妒啊!兼之读了几本破书,以为狎妓虽然快活,终是堕落,并为防止嫉妒可持续发展,鄙人常摆出岸然的道貌,口水也乘机与严辞齐飞,要规劝那老兄:快悬崖勒马吧,小心中标!可惭愧的很,春风不入驴耳,该老兄一如既往地潇洒,鄙人一如既往地心痒。于是,比如这样的夜晚,鄙人走在街上,双脚乖的很,随心所欲,前往那些不僻静的僻静处,但见门帘虚掩,露出一个有色的天地来,充满了迷梦似的有色的灯光,充满了肉体的有色的气息,也充满了立在外头鄙人之流的有色的念头。闲坐着的几个小姐,裙子全都超短,酥胸一律微露,一见鄙人贼头贼脑,双手就慌忙召唤,彷佛遇见久违了的亲朋。呜呼!何须五色,一色,便足以令鄙人目眩了矣!
   

   妓女,是最为古老的职业之一吧,在历史上也贡献颇大,别的不说,没有了她们,中国古代的文学怕要黯淡了好多,许多文人就要干瘪,成了烂在漫长文学尸一些偏僻角落里的软柿子。因为这些人,是见了妓女才会文思泉涌,妙笔生花。细究原因,非仅关好色,盖因历史中的寻常女子,几乎是封建道德的牺牲品,未出嫁时,坐牢一般,只在闺中出没,四面竖的是高高的礼教的墙,是个不曾登记注册的囚犯。即便伊们情窦开了,进出的也只是风里的凄凉,也不过是空自对月长吁,临花洒泪而已,让春闺怨夹杂了若有若无、似强还弱的肉身的欲望,在泪眼里一派繁荣了也。男子们呢,尤其是所谓读圣贤书的读书人,再贼溜溜的眼光,也断断穿透不了礼教的深门厚墙,抵达闺中佳人的情怀。像《西厢记》里的张生,不知道前世修了什么,一旦在寺院遇到了崔莺莺,就以为碰见了“五百年的夙愿”,其实倘若不是崔莺莺,而换了其他姿容也很出色的女子,张生这厮怕也是这个德性,一句话:这是过久的饥渴的必然表现,一如久在爆日中煎熬的树枝一旦望见风雨便要花枝乱颤了。
   
   在所谓的“脏唐”,如霍小玉这样好生大胆的女子,敢于爱,却又被薄情的李益先生玩过后甩了,接着就是可怜地“敢恨”了,霍小姐的敢爱是一种正常的勇敢,而敢恨则是一种必然的无奈了。勇敢的女子们,到了出嫁后,就走进了男权的如来掌,要惟求贤淑是好,要做贤妻良母,要举案齐眉了。这种人不是上等文学作品的材料,因为一言以蔽之,妻不如妾,妾不如妓,不能激发灵感也。而妓女,比如夜光杯中美酒,在人生的盛宴上,岂能缺少,吃了,也并不对家庭、道德造成影响,一撩开床帷,一下了青楼,一样可以道貌岸然写美妙的道德文章以纯风俗!而如果装B不吃,便几乎要吃亏。所以不但要大大地吃,还要吃出高雅、品位、层次来,吃完了,一提裤子,绣口一吐,好一首多情的诗!
   
   所以中国古代的文人,大多风流的很,擅长摇头晃脑,一不小心就把圣贤书晃到了爪哇国去了,一不留神竟又拐进了“怡春院”中去了。唐代有名的诗人杜牧,写诗炫耀自己的青楼风光史——“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在淫欲绵绵的江南,杜诗人小喝了三五杯,一手揽着纤细的楚腰,两眼盯着袅娜的越女的舞蹈,一边听着美貌的吴妹的弹唱……其人之风流潇洒,岂是一个“爽“了得!那在浔阳江头听见歌妓弹琵琶犹泪下到把青衫也湿透了的白居易先生,审美眼光很前卫,在以胖为美的唐代,偏是喜欢“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呢——香港的梁泳琪小姐如果去了唐朝,白先生是要为她写情诗的,而袁泳怡之流,就入不了大诗人的青眼。有次白诗人的一个朋友死了,其情妇或说二奶悲痛欲绝,写信给白诗人称诉悲痛,说自己这几年只欠一死,本想在情种白诗人这里讨得一点安慰,孰料白居易也是酱缸中人,写诗“歌舞教成心力尽,一朝身死不相随”,责怪关盼盼小姐为何早不上吊!脏唐中的风流挺多,但千古嫖客头把交椅,估计非宋代的才子柳永某属,柳才子对妓院有种很强烈的归属感,他是天天在曲巷勾栏厮混,殢云尤雨后,佳人研磨,三变手只一挥,一篇篇绝妙的诗词便从青楼中如白鸽一样纷乱飞出,高峰时,竟弄到“凡有井水处,即有柳七词”的光辉地步,许多妓女都以能和柳七共度一晚、同睡一床为人生最高目标。这么多佳人对一个男人存了这样美妙的梦想,于柳才子而言,可以说爽到了非常,其他不说,估计嫖资是要省去不少了矣!不料风流似乎太过了,风流的惊动了金銮殿,潇洒的羞愧了皇帝老儿,天子皱了眉头悲叹才子:嗨,这个读书人,无药可救了呀!于是,他三变同志竟至于终生弗叙。三变同志看见人家峨冠博带,走进走出皇宫,自己才高凌云,走进走出妓院,想来也可悲的很,所以写词叹惋——“念利名,憔悴长萦绊”!原来,这个光辉的身子,不光是只合为伊人们衣带渐宽的呢!更要为做不了官而终于悔恨的了。
   
   其实,依我们现代人看来,三变同志吃亏就吃亏在他是宋朝人。那是的皇帝老儿皱眉,因为三变同志风流不准报考公务员,实在也是岂有此理的事了!因为他自己就是个最大的嫖客——当然后宫的女子是比不上妓女的,因为妓女零售生意好,而后宫妃子们搞批发,却只有一个客户——皇帝,大家共用一个,于是更长久的就是荒凉的夕阳晚照,而非温柔夜里的细雨绵绵了。说起来,皇帝是个最大的淫贼,人家NBA的约翰逊立志要搞上千个女人,那些妇女都是自愿的,估计上床时还很踊跃。但皇帝老儿的三千佳丽,有几个不是碰了狗屎运?被他皇帝先生依法抢占?遇到更他妈的,还要搞三千宠爱在一身,圈地而不开发。可怜那上千女子,如果不是晋朝杨艳同学这样的变态分子选进的,怕都是倾国倾城貌,就这样天天伴了寂寞宫花,皮肤一寸一寸在时光里起皱纹,失去水分而衰老。伊们的青春,可真是一条华丽的绸缎,只合用来让饥渴的灵魂上吊的了。如今我们土地闲置了,国家要不断出台政策,要集约挖潜,可是,那许多沉鱼落雁的宫女啊,闲置,也就白白闲置了,毕竟,没有几个皇帝会给她们制造“药渣“的机会。扭头看历史,多少极其荒凉的后宫!
   
   亲爱的阁下,君不要看古人一边嫖娼,一边还吟诗作赋,让千年后的鄙人和阁下你念的口齿生香,要恨不能一个前空翻就翻到古代潇洒去。要跑到江南去,骑马倚斜桥,看满楼红袖招。其实思想的冷水浇头,你就不应该这么想了,因为古代文人潇洒,只是文人的潇洒,正像你的一厢情愿的羡慕古代,也只是你的一厢情愿的羡慕,非关有钱的老板,有权的大官,因为如果古代文人、大官看到今天的繁荣娼盛,怕要做梦坐时空机器前往现代了。
   
   古代的妓女,或者推而广之,包括婢女们,都是命苦的很,是既不受菩萨的保护,也被耶稣所忽略的人。《世说新语》中说王敦请客,要婢女给客人倒酒,客人有不喝的,那婢女就要被拿出去砍下美妙的头的。而有些妓女服务不周,让高级客人厌恶了,就要“绿罗裙下标三棒,粉腮边上泪两行”了。想到这些古代潇洒的同志们两眼鉴赏着女人们裙下的淋漓鲜血,脸色泪水纵横的样子,鄙人就禁不住要想到贾平凹先生的看着女人大腿处一股细小的血宛然蚯蚓似的流下的下流句子来。香港作家李碧华在《霸王别姬》里说:婊子无情,戏子无义。然后讲了个凄美的同志故事。戏子无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懒的理会,而说婊子无情,似应同情多于讥诮,因为这些人,大多是世间最不幸的人了,放在古代,要么是朝廷昏庸,逼人为盗、为娼,要么生活太苦,是父母不能养活,逼迫做了妓女,有些则是家道中衰或者是被奸臣所害的贤良家里的妻女,被政府判进青楼,总之,都是可怜不幸非常的人,误落平康的,为己误,为人误,为世误,而内心,身体,都无一不是苦难的渊薮。而在现代,则有目共睹,也并非是生下来就有志于做妓女的。能有情么?阁下给个理由,给出鄙人马上请你喝酒,当然,像狼心狗肺这种高级理由鄙人就谢绝了。
   
   前面说古代人如果看见如今繁荣娼盛要做时光机器前来潇洒,其实只是敝人的胡思乱想而已,因为照古代人的标准看来,现在的妓女们,无论是在五星级酒店的某些服务员,还是在外资企业的某些白领,还是在机关的某些公务员,或者是在美容院、休闲中心里的妓女们,估计都看不上眼的。因为,不怕得罪人也不怕被嘲笑吃不到葡萄就说酸的危险,如今似乎一切质量都在下降,连妓女也不例外了。如今形形色色、各行各业的妓女,不给面子地讲,分明已经沦落到若干男人的床上用品了。
   
   鄙人去年刚从学习毕业,书剑飘零到岭南,夜里无聊,只好到一个广场去溜达,竟常碰一大群奇怪的女人,神神密密在广场沿边的阴暗处扎堆,经常有男人前去咨询,走开,另一男人接上……敝人眼界窄,就感到很奇怪而新鲜,后来一了解,原来是见站街的妓女——有雅名叫流莺的。敝人就坐在一旁观察,发现这些女人都是年龄偏大的村姑,上前咨询的多半是长年未经风雨的民工,还有不少发如雪的老头!我就经常看见一个形容枯槁的糟老头,隔个三五天就要步履艰难地前往一个妓女身边讨价还价。还有次鄙人坐在一边观看,抽着很便宜的烟,忽然就有一个跟鄙人差不多年纪的漂亮女子前来搭讪,原来是邀鄙人前去她房间玩,我说:玩什么呢?她说:你想玩什么就玩什么啊!鄙人听着她呵呵的笑声,就问她为什么要做这个,这只流莺说:不做这个,做什么?我问她年纪轻轻有手有脚,为什么不进工厂。流莺回答:工厂太累太无聊了。呜呼,敝人还是善意地想,这女人一定有其他原因的吧,若没有,果然是个贱货了。
   
   忽然想到,民工玩站街的,达官和贵人,玩酒店高级的,平等,比妓女的腰带还不牢靠。
(2010/04/1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