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那一年你打马西去]
小龙女
·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长征之旅:从革命到逃亡,从逃亡到招安(中)
·日本海军司令给丁汝昌的劝降书
·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长征之旅:从革命到逃亡,从逃亡到招安(上)
·余英时:戊戌政变今读
·夏佑至:顾维钧和他的1919
·王海光:反「文革」檄文——《给全体共产党员的紧急呼吁》解读和考辨
·余英时:中国知识份子的边缘化
·毛泽东:“没有我们这几十万条破枪……”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十:60年中国人民族自信心的重建
·[历史学家眼中60年中国]之九:60年姓社姓资争论史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八:60年中国土地与农民问题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七:大国外交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六:中日关系关键在互信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五:中美60年,从未停止的试探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四:60年人口迁移史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三:60年知识分子命运沉浮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二:60年阶层演变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一:大学教育传统裂变
·唐小兵:文化大国的价值焦虑
·唐小兵:知士论世的史学
·辛若水:在颠倒中前进的历史
·王福湘:陈独秀对苏俄经验的接受、反思与超越
·沟口雄三:辛亥革命新论
·毛泽东谈蒋介石:说他坚决反革命 我看不见得
·抗战中日本人的反蒋介石宣传
·拥有世界最强大炮 淮军为何在日军面前一败涂地
·陈智胜:对国共内战的新省思
·蒋公:何谓自由?如何争取自由!
·经典情诗100首
·潜规则:中国历史中的真实游戏
·香港的另一面:50年前震撼影像
·联军占领以后的平壤
·二战期间,日军为何没大量配备冲锋枪?
·昔年邓丽君慰劳国军旧照
·奇文共赏——林语堂酷译《美国独立宣言》
·“罪己诏”:帝王的自我批评文本
·希特勒报考维也纳艺术学院时的绘画作品(图)
·中国最牛的十个汉字:最色的汉字“姦”念什么
·中国醒来---我辈才是卑劣的罪人
·民国屐痕
·韩寒:上海是冒险家的乐园,却是人民的地狱
·关于宽容:陈独秀与胡适、毛泽东的故事
·硫酸不能烤蛋糕——如何教孩子再相信
·大学,如果没有人文
·文化,是什么?
·中国历代职官词典
·惊曝:毛新宇根本不是毛泽东亲孙子
·最后一任克格勃主席给中国的忠告
·鲁迅路口
·我看那些令人唏嘘不已的历史片断
·卧虎:新千字文---少些内耗,多些宽容
·在中国信仰
·伊朗巴列维国王改革失败的教训
·毛主席与毛远新同志谈批孔
·两次阵痛:民族问题,抑或民主问题?
·耶鲁大学校长的批评发人深省
·道德为何会有“血腥气”?
·道德为何会有“血腥气”?
·中国十大名画欣赏
·从老照片看汪精卫 令人唏嘘不已
·难得一见的一战时期火炮
·中国人的生死观
·由“臣”到奴仆:漫谈古代君臣礼节的变化
·“问天下谁是英雄?”第三只眼睛看《三国》
·有一种历史,仅在记忆中播种
·那一年你打马西去
·昨夜话凄凉,今晚说妓女
·历代开国公主们的最终结局
·历代开国驸马们的最终结局
·桃花江上美人窝---细说西藏历史一百年
·民主是理性包容的生活方式——纪念「五四运动」八十五周年
·还是村长的强奸比较好
·《作爱的经济分析》---为性爱算一笔经济账
·二战时日本掠夺亚洲的黄金能买下整个世界
·宋江同志在梁山泊招安动员大会上的讲话
·新千字文 --- 一诺千金
·“去政治化的政治”与大众传媒的公共性——汪晖教授访谈
·中国正在崛起 美国尚未衰落
·苏共亡党15周年的历史评说
·胡耀邦逝世前半年的心态
·从来历史非钦定 自有实践验伪真
·研究文革就是研究今天
·解胡适“中国不亡,是无天理”
·缺钱的政府才民主
·爱国家不等于爱朝廷
·薄熙来缺乏变通 不该和胡锦涛对着干
·孔庆东:人民起义,先占何处?
·中国需要十三亿个尊重
·中国人为什么爱说谎?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总得有人当蒋经国
·母亲——本文献给政治运动中苦难的母亲们
·叶维丽:好故事未必是好历史——我看卞仲耘之死
·韩寒:散文一篇
·刘亚洲将军在昆明基地的一次震撼演讲
·一篇在国内被禁,在国外却火了的文章
·李吉明:袁腾飞“下课”,谁为教育示范?谁为教师楷模?
·麦田:警惕韩寒
·五岳散人:我们需要警惕韩寒吗?
·雪珥:被误读的晚清改革
·李普:还要走很长的路——一个老共产党人的真心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那一年你打马西去

那一年你打马西去
   
   作者:酸枣树下 文章来源:故乡 >> 历史   发布日期: 2007年4月2日
   
   一 无风不起浪

   
   那一年,风雨如磐的邯郸城,历史的年轮极不情愿地把指针停在了公元前260年。那绝对是这座城池风声鹤唳、锥心蚀骨的三百六十五天;对年仅二十八岁的你,其中至少有一天令你刻骨铭心,造化了你一生的荣辱成败!
   
   那一年,城中的居民全都成了热锅上的蚂蚁,集体承受着长平战火的炙热燎烤。王公贵族们无奈地望着日渐空虚的粮仓国库,长吁短叹,一筹莫展;黎民百姓们接连不断地接到前线子弟一个个阵亡的噩耗,满城哀鸿,泪水已干。那一年,残酷的战争像一把无情的黑手,冷漠地把你推向了诡谲莫测的历史舞台,永远定格了你纸上谈兵的瘦削剪影!
   
   那一年的战争,本来与你的干系不大。凭你高贵的血统,深厚的军事造诣,战略游戏少年高人的盛名,如果在当今,你肯定是国家电视台军事栏目的特邀嘉宾,端坐聚光灯下,摄像机前,面对战地记者发回来的精彩画面品头论足,指手画脚,侃侃而谈。那一年的战争本来也轮不上你去搅和,早已有赫赫有名的老将廉颇,正在两军阵前指挥若定。可当那场战争进行到第三个年头时,这一切均已变得飘忽不定,神鬼莫测,整个国家陷入了惶惶不可终日的阴霾浓雾当中!
   
   三年大战,赵军前后六名尉官阵亡,丢失两处军事要地,上党不保,不得已退守长平,深沟壁垒,仍被如狼似虎的秦军死死咬住,丝毫没有胜利在望的迹象。西距邯郸城仅一百五十公里的长平谷地,已完全成为源源不断吞噬赵国战争物资的无底洞,永不停息绞杀年轻士兵生命的绞肉机。赵国的物力、财力和兵力,在旷日持久的战争面前已不堪重负。战局如果无休止地僵持下去,首先被拖垮的不是远道而来的秦军,很有可能是在家门口抵御侵略的赵国自己。精疲力竭的廉颇,面对僵局已无能为力!战火硝烟炙烤着赵国决策层的耐心和毅力,也销蚀着赵国人民的精气和血脉。国都邯郸城充斥着对廉颇的怨言和不满,甚至指责、发难和愤怒!
   
   就在这个时候,乖蹇的玄机出现了。秦相范睢用重金收买的间谍,像幽灵一样,悄然进入邯郸城的街头巷尾,进入赵孝成王赵丹的王庭后宫。一则与你性命攸关的谣言随风而起,像瘟疫一样迅速漫延开来:
   
   廉颇已不是当年那个战无不胜的常胜将军了。他已经老了,怯敌惧败怕死。三年来损兵折将,困守壁垒,武断霸道,不听谏言,军心动摇,斗志萎靡。如果再不换上将门虎子少壮派军事专家赵括,长平的战事必将以赵国的惨败而告终!
   
   这股谣言极具煽动和诱惑力,立即感染了邯郸城绝望中的黎民百姓,触动了赵国一个个束手无策的大小官僚,更要命的是,正好戳到了年轻国王赵丹的痛处,他正被那场旷日持久的战火燎烤得焦头烂额!
   
   正是那一年这则咒语般的谣言,鬼使神差般改写了你的人生轨迹和历史坐标,把你推到了战国历史的前台。与其说是谣言搅乱了你军事理论家的宁静生活,倒不如说是同样年轻气盛的国王赵丹黔驴技穷后的回光反照。此时骑虎难下的赵国正需要一位军神下凡,来扭转急转直下的战争危局,拯救倒悬于战火之中的赵国军民!这则谣言来得正逢其时,及时提醒了六神无主的贵族决策者们,才使风华正茂的你,从此结束了冬眠冷藏的赋闲生活,在那一年闪亮登场!整个赵国突然为你眼前一亮,人们似乎在你的身上已经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二 你未出邯郸就输了
   
   后世的人们把你的失败,完全归罪于那则煽风点火的谣言,以及你没有实战经验的纸上谈兵。不要忘记,你的老爹赵奢当年也不曾有过什么实战经验,却在阏与一战中大败强敌秦将胡伤;后来的韩信同样是在粮库保管的岗位上拜将而一战成名;诸葛孔明也曾在隆中同刘备纸上谈兵,这并未妨碍他成为著名的军事家。问题是,你即将面对的那场战争,已不再是两国将帅之间军事才能的简单比拼,其实质已转化为赵秦两国不惜倾举国之力,在进行着一场国家命运生死存亡的终极大搏杀。双方博弈的是两个帝国政治、经济、军事、民心及战争潜力集大成的综合国力,更是两个国家制度生命力的全方位正面较量。
   
   谣言止于智者,范雎的谣言无论如何天衣无缝,不可能瞒过赵国朝堂上一个个著名的朝臣,问题的要害在于赵国已拚不起这场旷日持久的国力消耗战,他们太需要一个能速战速决的战神横空出世,去取代廉颇久拖不下的蘑菇战,哪怕是一场孤注一掷的豪赌,赵丹也只能在所不惜,凭运气豁出去了!这是已经输不起的赵丹与极欲证明自己军事才干的你,一次历史性的联手;也是国力空虚的王国政客们,歇斯底里般的疯狂选择!
   
   你是好样儿的!不愧为将门虎子,没有丝毫的胆怯,甚至退却!
   
   当时,曾攻下齐国七十二座城池的乐毅托病不出,退却了;曾利令智昏的翩翩佳公子赵胜,此刻也闭上了他自命不凡的大嘴;他曾自诩文武兼备的数千门客,也未见有一人挺身而出;人们更未见到,曾固守即墨、驱燕复国的田单出班请缨;李牧比你还年轻,当时更没有你的名气大,人们对他还不放心,更何况他还肩负着守卫雁门关的重任;蔺相如只能搞外交,搞军事是外行。在当时的赵国,也只有这么几个屈指可数的人物可以点将,大家都认为你能担此重任,并非全是赵丹的一意孤行和范雎的谣言之功!
   
   你出身将门,熟读兵书战册,军事素养极高,常常把你以勇猛著称的父亲马服君辩驳得哑口无言,但也养成你目中无人、不知天高地厚的毛病,与急于求成的赵丹兄弟一拍即合,信心百倍地告别妻儿老小,率领赵国仅剩的二十万子弟们,雄赳赳,气昂昂,义无反顾地打马西去!
   
   车辚辚,马萧萧!滚滚烟尘中你带去了邯郸乃至整个赵国反盘的希望;爷娘妻子遥相送,父老乡亲们都在翘首期盼着你旗开得胜的捷报!
   
   那一天,你走的是那样匆匆,甚至没有回过头来再看一眼你熟悉的邯郸城;那一天,你走的是那样自信,更不屑和年迈的老母亲道一声珍重!那一天,通往太行山的征途上,没有萧瑟的秋风,只有陉道中奔腾咆哮的滏水,伴你一路浩荡西去,一去不复返……
   
   这一天,你的老母亲早有预料,她老人家比你有眼光,甚至比任何一位政客都犀利。她早已洞悉到,那是一场注定要失败的战争。赵丹派你率部西征,纯粹是掩耳盗铃,死马当活马医,赵国的腐朽制度早已注定你踏上的是条不归路!她不惜在赵丹面前,搬出你老爹临终时对你的负面评价及谆谆告诫,三番五次数落你与老爹天壤之别的军人职业操守,诋毁你年轻军事家的美誉,最终也未能打消赵丹起用你的念头,更没有动摇你西征的必胜信念。如果那是平日里的一般战争,你纵然有一万条的致命缺陷,即使你失败一万零一次,也不至于使赵国的倾国之兵全军覆没,至多影响的是你登上一代名将排行榜的业绩,或者你个人的卿卿性命!胜败乃兵家常事,这世界上打败仗的将军多了去了,多你一个也不算多!对国家的大局也无关紧要!
   
   但眼前的这场大战,绝对不是你能玩得了的,此时的整个赵国也没有一个人能玩得了了!是英明强悍的秦昭襄王嬴稷不给你玩的机会,更是商鞅打理过的强大秦国不允许你有玩的资本!由勃勃生机的先进制度武装起来的秦帝国,早已今非昔比,其雄厚的综合国力早已把赵国远远地抛在了身后。
   
   轰动一时的胡服骑射,对赵国的变革仅仅是浅尝辄止,远没有商鞅变法对秦国改造得那么全面、彻底,更没有由此为秦国焕发出来的强悍生命力!胡服骑射,保护了赵国少数上层贵族们的根本利益,但保不住整个国家整体实力的下滑衰退。早在秦国实施商鞅变法时,就已经决定了那一年长平之战的胜负结局。你一生静观列国变局的老母亲,也许已看出了这一点,而你看到的只是兵书战册,一叶障目的军事理论蒙住了你的双眼。军事斗争的实力,从根本上讲,就是政治制度优劣的具体体现。在你前方不远的长平峡谷中,等待你的是嬴稷布下的天罗地网!
   
   三 责任不全在你
   
   蔺相如也同样出班阻拦过你挂帅西征,但他的目的是出于对赵丹撤下廉颇的不满,维护他与廉颇之间的布衣联盟利益,排挤打击朝中的贵族势力,并非真正出自公心。
   
   在赵国的政坛上,一直存在着王公贵族与平民布衣两股政治势力的博弈。贵族集团把持政坛,看重的是身份血统,一般不论什么真才实学。一百多年来,封侯授爵的大都是与他们有血缘关系的赵氏王子公孙,布衣上客常常是凤毛麟角般稀缺!正是这种腐朽的政治体制才使赵国无人,遂使竖子得利成名!
   
   那些饱食终日的贵族王爷们,一般只会骄奢淫逸,做秀斗富,至多也是搞一些无关紧要的形象工程,冒充政绩唬弄老百姓。对真正的国家大事常常是鼠目寸光,置若罔闻,或束手无策。
   
   当长平大战僵持不下时,没见你的那些王叔王兄们,有哪个忧心忡忡,挺身而出?一个个没主意也还罢了,还自作聪明,听信流言蜚语,中了人家的反间计!
   
   当前线的军粮告急时,伶牙俐齿的蔺相如到齐国借粮,无功而返;以外交辩才著称的虞卿向魏、韩求救,两国同样是骑墙观望,粮车屯而不发。鼠目寸光的赵国贵族政权,终于尝到了合纵战略立场左右摇摆的苦果!
   
   当你弹尽粮绝被困长平整整四十六天,眼巴巴盼着邯郸城赵丹的援兵粮草时,你等来的仅是山谷中凄厉呼啸的凛冽寒风和天边翻滚的漫天愁云!
   
   而你的对手——秦国对这场战争的部署和策划,可谓是天衣无缝,环环相扣。他们的间谍遍布诸侯各国,对赵国的军事机密更是了如指掌。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而你对双方情报的掌握,仅仅是一鳞半爪,一直如盲人摸象般指挥着这场战争。
   
   你不知道谣言源自对手范雎的反间计;你不知道在你离开邯郸之际,对方的主帅已不是原来的王龁,悄悄换上了你最发怵的劲敌白起;你不知道秦国保密制度的森严,到死连置你于死地的对手是谁,可能也是半信半疑!
   
   当你被秦国大军团团围困之际,嬴稷为了这场战争的胜利,亲自从咸阳到河内郡,给所有的郡民赐爵一级,命令郡内十五岁以上男丁悉数出征,增援长平前线,牢牢切断了你的援军和粮道。而你的那些王叔王兄们,从战争打响,到全军覆没,几年来他们在邯郸城中连窝也未曾挪动半步!如果你的王兄赵丹,也能御驾亲征,及时对你给予增援,打他个反包围,即使不能取胜,但也不至于使你全军覆没。
   
   似乎这漫无边际的长平前线只是你自家的自留地、后花园,你一直在孤军奋战,不管别人的什么事儿似的!你的这场卫国战争,没有后方支持,没有情报系统支持,没有兄弟部队的策应和支援。仅有的一点蹩脚外交工作,给你帮的还是极大的倒忙!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