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道德为何会有“血腥气”?]
小龙女
·我的记忆在你身边
·回忆
·坐在梦的对岸
·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
·永远 永恒
·荒诞不经的爱情如此迷人
·爱的另一极是恨吗?
·佛祖说出的爱情箴言
·不留平常心
·挣的再多还是穷人
·谁才是傻子
·想你让我心慌
·生活
·五行之道新解
·常识
·没底的杯子
·我们为什么要躲在网络后控诉、发泄和撒泼?
·一毫米的诚意
·生活是什么?
·永恒的东西只在回忆里!
·西藏行
·希望 回憶
·爱人的心
·无题
·我希望
·爱人
·佛经中的人生哲理
·什么是禅?
·懂了泪水,就懂了人生
·天空
·清茶一杯,前世因果终是了
·不留平常心
·莲语
·在路口,才发现我是你的过客
·其实
·一个可以气死日本人的北大学生
·揣摩两个皈依佛门的女子
·无声
·不是天生爱孤独
·落花飞舞
·梦里不知情无奈
·女人如画
·三十以后才明白
·无奈的国学
·落花飞舞
·等待
·堕落 北大
·爱国主义
·杂谈
·吸完二十根烟找不到离开你的理由!
·我是这么看奥运会的
·沉默也是一种抗议
·反袁支草的理由
·为何豆腐渣工程屡禁不止?
·谁能从不说错话?
·杂谈旧事
·七夕感言
·点评(非九评)
·五指争大
·哪里没有佛?
·熟视无睹、全民参与的腐败才更可怕
·来路 归路
·繁华过后是简单
·弯腰
·我们离民主有多远?
·谈谈知识分子
·由新成立的国家预防腐败局想到的
·清平乐.中秋
·眼儿媚.忆旧友
·七律.中秋
·七律.中秋
·有关中华合众国的几点疑问------请教陈泱潮先生
·决定台湾前途的究竟是谁?
·不可以原谅,更不可以忘却---纪念南京大屠杀70周年
·美国为什么怕伊朗拥有核技术?
·关于西藏问题和圣火传递的思考
·贺小羽文报论坛开张
·做人不应当丧尽天良
·汶川
·送给天堂的孩子
·《孩子快抓紧妈妈的手》——为地震死去的孩子们而作
·子弟兵、白衣天使、志愿者、救援队员、炎黄子孙万岁!!!
·需要赞扬,需要质疑,需要惩处,需要批评,更需要反思
·美国真正的可怕之处在哪儿?(摘自刘亚洲文)
·闲坐
·七律 端午有感
·一篇机会主义的檄文,有感于《中国过渡政府继续降半旗直至中共解体的公告》
·什么是民主?
·再谈民主
·三谈民主
·你是刁民吗?
·让人说话,天塌不下来
·戏说“君子不器”
·再论让百姓说话天不会塌下来
·十五望月
·十五感怀
·十五感怀
·学会欣赏
·中国人的矛盾历史观
·谈谈诗词
·中华文明与其他文明比较:谁更有凝聚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道德为何会有“血腥气”?

道德为何会有“血腥气”?
   
   文章来源:刘仰-新浪博客 发布时间:2009-09-25 08:44:04
   
   前两天看到一篇文章,《道德的血腥气》,作者是中央电视台著名记者柴静,无意中发现,柴静对于中国法制史还有钻研的热情,也激起了我对她这篇文章的兴趣,比较认真地了一遍。该文与柴静博客上前面的文章,讲到晚清一个名叫沈家本的法学家,他是晚清进士,一生钻研法律,对晚清法律的改革做出很大贡献,号称中华法系最后一人,也被称为中国法制现代化的奠基人。

   
   柴静在文章中讲到几个例子,其中一个是“无夫妇女”的性生活,也就是没有丈夫的妇女,包括未出嫁的和守寡的。按清朝法律规定,“无夫妇女”与男人发生性关系,有一个罪名叫做“无夫奸”。沈家本建议在新的“刑法”中,将此条罪名删去。柴静的文章中间有一段引用和议论,然后指出,“无夫奸”的罪名没有删去,然后清朝灭亡了。柴静在下一段开首提到:“为什么道德会有这样血腥味?”柴静的这篇文章里,其实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但是,我觉得她自我回答得还不是很清楚,不够全面,所以想替她补充一下。
   
   上述柴静博文里引用的例子,如果要说有“血腥味”,其实不是道德,而是法律。在这个问题上,道德对于“无夫妇女”性生活的要求,无非是主张自我克制,不要随意而行。这样的道德要求,即便放在今天,也是被大部分人认可的。因此,这一道德本身并不具有血腥气。让人感觉有血腥味的,是将道德制度化、强制化的法律。其实,柴静该文中的另一个例子,也能说明这个问题。柴静的文章说,按照大清律,“父母用暴力伤害你的时候,你不得适用正当防卫。如果你打了你父母,当然,或者你老公,你就得加重刑罚,如果是他们打了你呢,那就要减轻。”我没有查《大清律》,相信柴静的引用和描述是正确的。这条法律关系到“孝”,让我想到一个故事。
   
   孔子的学生曾子以孝闻名。有一次,曾子犯了小错,被他父亲重打后昏倒。曾子醒来后向父亲道歉,还立即以健康活泼的姿态表示自己没有受伤,以便让父亲放心。孔子听说后很生气,甚至不让曾子进门。曾子只好请别人请教孔子。孔子说,人在生气的时候容易失去理智。父亲生气暴打儿子就属这种情况,因此,孔子说,父亲如果打得轻,就忍受一下,如果打得重,就应该逃走。否则的话,万一父亲把儿子打成残废,甚至打死,这种“孝”就陷父亲于“不义”。曾子终于认识到自己的问题。这个关于“孝”的故事,并无多少血腥味,反而充满人情味。当然,如果主张父亲绝对不能打孩子,那是另一个话题。由此我们也能看到,关于孝的道德,本身并不具有血腥味,只有将这一道德变成僵硬的法律,血腥味才会出现。
   
   的确,柴静在该文中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她在文章最后说:“把道德法律化、强制化,就意味着限制和取消了道德之所以成为道德的前提——意志自由。道德一旦沾上血腥气,善也就死了。”她的这个理解是正确的。如果把道德法律化、强制化,道德就会沾染上法律的血腥味,从而让人们觉得,连道德本身也是血腥的。我想替柴静补充的是,道德为何会变成法律?在什么情况下,道德才会变成法律?
   
   人类历史从古至今,有一种政权形式,今天还能看到,就是“政教合一”。政教合一的政权形式,在欧洲历史上出现过,并延续了1000年左右,被后人称为黑暗的中世纪。欧洲宗教改革之后,一些新教也同样试图建立政教合一的政权,例如著名的加尔文教。当今世界个别伊斯兰国家,也是政教合一的政权形式。所谓政教合一,就是世俗政权与宗教权力合为一体,因此,宗教形成的道德戒律就等同于法律。举一个例子,在任何民族,偷盗都是不符合道德的行为。但是在伊斯兰教中,宗教规定,对于偷盗的惩罚是把偷盗者的手剁掉。由于政教合一的政权形式,法律与宗教道德融为一体,因此,人们无法区分血腥味究竟来自哪里。的确,在政教合一的政权中,由于宗教道德与法律密不可分,因此,道德才具有了无法摆脱的血腥味。这种例子在欧洲历史上比比皆是。
   
   而中国的历史与西方的历史,在这个问题上截然不同。启蒙运动之前,欧洲人认为,道德只能存在于宗教中。但是,启蒙运动的大师们发现了中国,这才意识到,世界上居然有中国这样的国家,不借助宗教,却能形成完整、有效的世俗道德体系。启蒙运动之后很多欧洲的思想家,例如康德,都试图建立一个像古代中国一样摆脱宗教的道德体系。中国的这一悠久传统,延伸到新兴的美国,便形成了近代政治史上最重要的一个原则:政教分离。这个原则毫无疑问与中国有着密切的关系,因为,中国几千年的历史,除了个别短暂的历史时期,绝大部分时间里,都坚定地施行了政教分离的原则。这是中国人的智慧。
   
   欧洲即便在宗教改革之后,新教也同样希望建立自己政教合一的政权形式。所以,欧洲历史上对于道德血腥味的种种批判,实际上都是针对欧洲本身,因为,他们自己的历史上有太强烈的政教合一的传统。而这种道德的血腥味,在中国,凭良心说,的确是很少的。柴静的文章中,在讲到沈家本要删去“无夫奸”的条文时,引用了沈家本的一些话。柴静的文章写到:沈的理念清楚得很,就是道德归道德,法律归法律。该文还引用了沈家本的原话:“不能把礼教放在刑律里头维持就算了事”,“不能把道德与法律规定在一起,就说是维持道德”;“道德的范围宽,法律的范围窄。法律是国家的制裁,道德是生于人心的。所以关于道德的事,法律并包括不住。”我不得不指出,沈家本的这些正确观点,完全是中国传统对于道德和法律关系的基本认识。沈家本关于道德与法律关系的描述,是中国几千年一贯的,从孔子那里就能找到根源。
   
   那么,在《大清律》中,为何会把某些道德要求量化成法律规定呢?在中国这样坚决主张政教分离的国家,为何会出现类似政教合一的迹象呢?清世祖顺治为了稳固满族人对汉族的统治,向孔子下跪,尊孔子为“大成至圣文宣先师”,将宋明理学上升到“准宗教”的地位。有些学者称为“儒教”。但是,就严格的学术概念来说,“儒教”的说法并不被人们全部接受,很多学者始终认为,儒学并非“儒教”,儒学离真正的宗教,还有很大的距离。当然,也正是这一点向宗教靠拢的倾向,使得某些道德要求在《大清律》中,变成了强制性的法律,因而具有了柴静所说的“血腥味”。柴静的文章提到沈家本所遭遇的道德反对,还有一个外部原因。中国近代落后于西方,有一些人指出,关键原因就在于中国没有像西方一样拥有国家宗教(直到今天还有人这么主张)。因此,以康有为为代表,一些人在晚清及民国初年便提出,要将儒学变成真正的“儒教”,从而使得中国像西方一样,拥有自己的“国教”,建立以“儒教”为国教的政教合一的中国政治体系。这一生搬硬套西方传统的观点,曾经流行一时,从而造成对沈家本的压力。因为借助基督教形式将“孔子教”变为国教,建立政教合一的政权,就必定要把儒家道德转化为法律。而像沈家本这样真正懂得中国传统的人,是不接受这种做法的。康有为的“儒教”梦,最终没有被大多数中国人接受,也说明了儒学从来就不是宗教。
   
   从这个意义上说,用欧洲人批判欧洲道德血腥味的观点来批判中国传统,实际上是不合适的。欧洲人完全可以从他们政教合一的历史中得出结论说,道德都是虚伪的,道德都是吃人的,宗教道德严重妨碍了意志自由,等等。但是,把这些结论简单化地搬到中国,运用到儒学身上,显然会对正确理解儒学造成严重的误解,这种做法将使人们看不到,儒学在长期的历史过程中,如何坚持不懈地反对政教合一,并如何使这一传统成为当今世界共同接受的政治原则。
   
   而且,儒学提倡的道德,从根本上说,是要求人们发自内心,这个效果的实现,靠的是教育和教化,而不是强制性的法律。孔子说,法律只能使人害怕犯罪后的惩罚,但不能让人不产生犯罪的念头。沈家本说“道德的范围宽,法律的范围窄”,就是孔子这一见解的延伸。儒家最高理想境界之一叫做“无讼”,最好大家都无争执,连法律都不需要。当然,这种理想很难实现,因此儒学退而求其次的理想是“息讼”,希望社会各界“戒争止讼”。并且,在此思想指导下,形成了全世界最具特色的“调解”制度,至今依然发挥作用。换句话说,儒学从根本上就不希望走到不得不采用强制性法律的地步。因此,道德具有血腥味,不是中国传统的特征,而是西方政教合一的传统所必然导致的现象。希望我的这个补充能有助于人们理解“道德的血腥气”这个话题。
   
   ----------
   
   道德的血腥气
   
   文章来源:腾讯博客 -柴静•观察 发表时间:2009年09月22日 00:45
   
   上篇写到沈的改革中会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今天带这个问题找材料来看,居然超乎我预计。有点意思。但这么越写我自己也没底,有学这专业的人,碰到错处请一定提醒下。
   
   我原以为沈家本的改革中,冲突最大的可能是酷刑的废除,毕竟是沿习千年的律法。
   
   他可能原来也这么想过,所以曾经在腿上捆了两只厚垫子,准备恶法不废,在殿前长跪不起。
   
   结果当晚他就回来了-----改得很痛快。
   
   冲突最大的,甚至不是直接从政治中划分权力。
   
   沈一刀切开密如凝脂的权力核心,把中国传统的行政司法不分的制度解体。从1906年开始,刑部改为法部,管理全国的司法行政工作,并改按察使司为提法使司,负责地方司法行政工作及司法监督。改大理寺为大理院,作为全国最高审判机关,建立了四级三审的审判制度。
   
   在当时“移动一下桌子都要付出流血代价的中国”,这位老先生用笨力气扭住政治的一角不放,居然得以安放这一制度,后来都为中华民国所继承,曾担任过司法总长的梁启超在1923年说“从民国建立以来,相比之下,司法制度差不多是惟一的一个成功的领域。”
   
   让老爷子被迫辞职,甚至差点以勾结革命党罪被关起来的,不是别的,居然是与道德之争。
   
   ----------
   
   这场百年后还闻得到血腥气的争论,后世叫“礼法之争”。
   
   他们争的到底是什么?打个比方,按以前的大清律,你父母的命令,你要不好好听,就会入罪坐牢(子孙不听教令罪),你父母用暴力伤害你的时候,你不得适用正当防卫。如果你打了你父母,当然,或者你老公,你就得加重刑罚,如果是他们打了你呢,那就要减轻。
   
   还有,如果你现在是个没有丈夫的女人,跟别的男人发生了性行为,那你就得判“无夫奸”罪。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