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吴仁华六四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吴仁华六四文集]->[六四血腥清場內幕——吴仁华的历史见证]
吴仁华六四文集
·六部口坦克追轧学生撤退队伍事件
·89年六四清晨学生在天安门广场被捕
·严家祺谈《李鹏六四日记》
·六四镇压时消极抗命的28集团军
·英年早逝的“六四”抗命将领张明春少将
·纪念诗人海子逝世22周年
·满妹:追忆父亲胡耀邦最后的时刻
·八九天安门事件大事记:1989年4月15日
·八九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16日
·八九序曲:中国政法大学的四.一七游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17日 星期一
·八九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18日 星期二
·八九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19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0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89年4月21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2日 星期六
·一九八九年“高自联”成立的前前后后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3日 星期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4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4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5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6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7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8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9日 星期六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30日 星期天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3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4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5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6日 星期六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7日 星期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8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9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89年5月10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1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2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3日 星期六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4日 星期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5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6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7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8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9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0日 星期六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1日 星期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2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3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4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5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6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6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7日 星期六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8日 星期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9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30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30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30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31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1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2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3日 星期六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4日 星期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5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6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7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8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9日 星期五
·八九天安门事件逐日大事记
·参加六四镇压的38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空降兵第15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27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63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40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54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39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第65集团军参加北京戒严官兵名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24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坦克第1师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炮兵第14师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28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北京卫戍区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武警北京市总队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12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20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26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64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67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六四:第12集团军紧急空运进京
·六四部分死难者名单(共计202人)
·六四记忆:我与生死弟兄刘苏里
·【六四见证】程仁兴,六四凌晨死在天安门广场
·【六四见证】 血夜──写给历史,写给良心
·[六四见证]我的六四见证
·[六四见证]血,洒在天安门下
·[六四见证]血,洒在天安门下
·【六四见证】睹戒严部队枪击少年
·【六四见证】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六四见证】我忘不了五年前的那一天
·【六四见证】六.三--六.四惨案目击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六四血腥清場內幕——吴仁华的历史见证

六四血腥清場內幕——吴仁华的历史见证

   作者:曾慧燕

    1989年「六四事件」已經過去18年,許多事實真相至今仍有爭議。在六四18周年紀念前夕,當年親歷「中國歷史上最血腥一夜」的中國政法大學法律古籍整理研究所前研究室主任吳仁華,出版《1989年天安門廣場血腥清場內幕》(簡稱「清場內幕」),這是迄今為止最完整記錄六四事件天安門廣場武力清場過程的見證。

    捷克流亡詩人米蘭‧昆德拉說:「人與強權的鬥爭,即記憶與遺忘的鬥爭。」「清場內幕」作者吳仁華引用米蘭‧昆德拉的名言,希望世人不要忘記六四悲劇。他指出,六四事件後,北京當局一再開動各種宣傳機器,極力掩蓋與迴避六四鎮壓的事實真相。而海內外的許多有志之士,一直致力「毋忘六四」的工作,但「也有些人在配合殺人者,呼籲人們忘記這件事,忘記這一天……。對於一宗曾經震驚世界和改變了世界格局的重大歷史事件而言,這是很不應該,也是令人頗為痛心的事情。」

   自古忠孝難兩全

    吳仁華原籍浙江溫州,1977年考入北京大學古典文獻專業,先後獲學士及碩士學位。作為一位曾經接受七年專業訓練的歷史文獻學者,尤其親身經歷了六四事件,吳仁華認為有義務和責任為六四留下一份可靠的歷史紀錄。

    六四事件後,為了死難者,為了營救獄中的難友,為了向國際社會說明真相,吳仁華放棄安逸的大學教職生活,捨棄個人大好前程,在1990年3月初一個寒冷的風雨之夜,把生命交給大海,遍體鱗傷冒死游到彼岸。……

    吳仁華1990年7月獲美國政治庇護,長居洛杉磯。所謂「百無一用是書生」,17年來,他「得到天空,失去大地」,也失去講台和學生,經濟拮据,生活清苦,但他充分發揮溫州人「既能當老板,也能睡地板」的精神,「念茲在茲,始終沒有放棄努力」。直至今日,終於完成30萬字的「清場內幕」,了卻多年心願。

    艱辛的流亡生活沒有磨滅吳仁華的意志,「對此,我永不言悔。」但是,他始終捨棄不了親情,最痛心的是17年來未能對寡母侍奉盡孝,甚至連見一面都做不到。

    隨著歲月的流逝,吳仁華「對守寡多年辛苦撫養五個子女成人的母親的愧疚之情日益深重。我知道,當年自己不告而別、遠走異國他鄉之舉,對母親的打擊和傷害有多麼大。」

    為此,「男兒有淚不輕彈」的吳仁華,在內心對母親吶喊:「我苦難的母親啊,您能原諒我這個不孝的兒子嗎?」

   捨身取義 視死如歸

    儘管六四已經過去18年,重溫當年「中國歷史最血腥的一夜」,仍然令人熱血沸騰,悲憤填膺。

    「清場內幕」主要記錄1989年天安門廣場武力清場的整個過程,時間從1989年6月3日中午開始,到6月4日上午10時結束。全書30萬字,內容豐富翔實。吳仁華期望透過此書,令世人對整個六四事件有一個較為完整的瞭解。

    此書對一些重要事件和人物作了具體突出的描述,例如:天安門廣場武力清場的完整過程;劉曉波、侯德健、周舵、高新「絕食四君子」與戒嚴部隊的接觸談判情況;柴玲、李錄、封從德等學生領袖從拒絕撤離到決定撤離的過程;哪些解放軍部隊參加了六四鎮壓行動;哪支解放軍部隊最先抵達天安門廣場;哪支解放軍部隊殺人最多最兇狠、哪些解放軍部隊和高級將領抗命;那些解放軍戒嚴部隊官兵立功受獎、升官晉級;北京民眾阻擋解放軍部隊的英勇事蹟;醫務人員如何在槍林彈雨中救死扶傷;新聞工作者如何不惜流血犧牲記錄歷史;六部口坦克追軋學生撤退隊伍輾死11名學生的現場目擊;「焚燒天安門城樓事件」真相等。

    此書也著重闡明了一些長期存在爭議的問題,例如:天安門廣場有沒有死人?吳仁華指出,本來戒嚴部隊在天安門廣場以外殺人和在天安門廣場殺人,並沒有本質區別,不必特別說明,但由於這個問題一直有爭議,「六四事件」後不久,前國防部長遲浩田訪美時甚至說「天安門廣場沒有死人」。因此,吳仁華列舉北京農業大學學生戴金平和中國人民大學學生程仁興在天安門廣場被槍殺的事實,使此一彌天大謊不攻自破。

    此外,在清場過程中,坦克是否曾經輾壓帳篷?以及帳篷中是否有學生?傳聞戒嚴部隊和公安部門銷屍滅跡,導致許多遇難者生不見人、死不見屍,是否真有其事?陸軍第38集團軍在鎮壓過程中並非「正義之師」,反而是殺人最多的「虎狼之師」,其次是空軍第15空降軍;還有,戒嚴部隊向天安門廣場的進軍命令和開槍命令何時下達等。

    此書用相當多的篇幅,敘述北京各界民眾為了保衛天安門廣場及和平請願的學生,奮不顧身用血肉之軀阻擋全副武裝的解放軍戒嚴部隊進城,死傷慘重。

    吳仁華在書中指出,「我由衷地敬佩北京的工人弟兄們,他們雖然文化素質不是很高,也不善於辭令,但是,他們卻在關鍵時刻表現出驚人的英勇無私精神。實際上,在八九民主運動中,最具有道德勇氣、犧牲最慘重的不是學生,更不是知識界人士,而是北京市的工人弟兄和市民。為了保衛天安門廣場,保護天安門廣場上和平請願的學生,他們一直在用血肉之軀阻擋著武裝到牙齒的解放軍戒嚴部隊,浴血奮戰,奮不顧身。他們絕大多數人手無寸鐵,少數人手中僅有的『武器』,也無非只是些磚頭石塊和棍棒而已,與戒嚴部隊軍人的衝鋒槍、機槍以至於裝甲車、坦克相比,顯得多麼地微不足道!」

    直至今天,吳仁華仍然認為,「北京各界民眾視死如歸、捨身取義的精神,是八九民主運動留給歷史和後人最寶貴的遺產之一。」

    吳仁華任職中國政法大學多年,深受中國考據學傳統的影響,崇尚實證,也深知法律的尊嚴。他強調,「我謹以人格和良知起誓,此書所記敘的一切,都是歷史的真實,絕無絲毫的虛妄,無論何時何地,我都願意並完全能夠承擔一切責任。」

   撼動人心的悲壯

    吳仁華指出,戒嚴部隊開槍殺人事件,在6月3日晚上10時至6月4日凌晨1時30分,主要發生在西長安街的木樨地、復興門立交橋、西單路口,以及天安門城樓附近和天安門廣場北端,開槍的部隊主要是陸軍第38集團軍。其次發生在天安門廣場南面的虎坊橋、天橋、珠市口、前門一帶的開槍事件,主要是空軍第15空降軍所為。

    6月4日凌晨零時15分許,一輛戒嚴部隊的裝甲車開足馬力,由西往東沿著長安街從天安門城樓前急駛而過。「駕駛員真的很瘋狂」。

    許多憤怒的民眾紛紛撿起石塊投向裝甲車,並有不少人揮舞著棍棒輪番衝向裝甲車,「對於裝甲車這類鋼鐵龐然大物來說,這些民眾的舉動近乎唐吉訶德鬥風車,然而,這是一場靈肉與鋼鐵的撞擊,這裡並沒有絲毫的喜劇色彩,只有撼動人心的悲壯。」

    這兩輛裝甲車的編號分別為「337」和「339」,以天安門城樓為中心,在人潮洶湧的長安街上旁若無人不停地來回高速奔馳,連拐彎時都似乎不減速。

    當時在現場的吳仁華,目睹了「一場驚心動魄的人與裝甲車的大戰」。

    6 月 4 日凌晨零時 30 分許,又有兩輛裝甲車一先一後、時間相隔不到 5 分鐘,從天安門廣場南面的前門方向分別進入天安門廣場東西兩側的大道,風馳電掣般地前進,一路上橫衝直撞,撞開或輾過任何障礙物。這兩輛裝甲車也是屬於陸軍第 38 集團軍第 112 師的裝甲車隊。

    「清場內幕」描述,「其中一輛裝甲車高速駛達東長安街建國門立交橋附近,竟然將正在向天安門廣場挺進的陸軍第39集團軍第115師的一輛軍用卡車迎面撞翻在地,不少官兵被拋出車外,將一名士兵的頭部輾爆,當場死亡,腦漿、鮮血濺了一地,另外有十多名士兵不同程度地受傷。這輛裝甲車肇事後繼續前進,並沒有停下來。從軍用卡車車廂被拋到地上的士兵們跳起身來紛紛破口大罵,大聲叫嚷:『老子不幹了!他媽的,老子不幹了!』一位基層軍官怒不可遏,從腰間拔出手槍,帶領著一群士兵奮力追趕肇事的裝甲車,喝令裝甲車停下來,但沒有見效。」

    面對軍中同袍的傷亡,這一群官兵群情激憤,有的人把槍都摔了,有的人說要為戰友復仇。……

    6月4日凌晨1時許,在長安街上來回竄動多時的003號裝甲車,在天安門城樓東側靠近觀禮台的地方,不知是被交通隔離墩上的鋼筋卡住了履帶,還是被民眾用鐵棍插進了履帶,在原地不斷地前後轉動,依然無法脫困。大批憤怒的民眾乘機蜂擁而上,在幾名復員軍人的指導下,先是用棍棒撬砸,繼而又用棉被鋪蓋上去燒烤,大火騰空而起。

    約10分鐘左右,首先是兩名頭戴鋼盔的中年軍人忍耐不住高溫而鑽出裝甲車逃生,隨後駕駛員也出來了。這三名軍人立即遭到一群民眾圍毆,有人更吆喝著要把其中一名軍人拋到天安門城樓前的護城河裡。一位中年人擠不進去,在人群背後用已經沙啞了的聲音著急地呼喊勸止:「不要動武!不要給人製造鎮壓藉口!」

   學生捨身保護軍人

    多數民眾早已經被西長安街上的屠殺激怒了,根本不聽勸告。有民眾說,這輛裝甲車在東長安街建國門外撞死撞傷了不少人,不能輕易饒恕這些殺人犯,應該血債血還。十多個學生挺身而出,迅速擠上前去,形成一個保護圈,將三名軍人團團圍在當中,並緊緊抱住已經頭破血流的軍人,以自己的身體護住他們,同時苦苦勸說在場的民眾冷靜,不要傷害軍人,因為他們只是奉命行事而已。

    一時間,許多拳頭和雜物誤落到了這些學生的身上。如果不是這十幾位學生的竭力保護,並將這三名軍人一路護送到北京市紅十字會設在天安門廣場的臨時急救站,這三名軍人必定喪生於憤怒的民眾之手。為了保護這三名軍人,一位學生還被民眾誤傷,頭破血流。

    「清場內幕」寫道,「戒嚴部隊的軍人都已經大開殺戒了,這些學生還對三名軍人竭力予以保護,實在是夠理性、夠善良的!」

    1989年6月28日的《人民日報》,刊登某師副師長佟喜剛大校一篇題為《「共和國衛士」精神永放光彩》的文章,文中對當時003號裝甲車的情況有所著墨,但只談到佟喜剛等三位軍人的所謂英勇舉動和「暴徒」們的行為,刻意迴避了十幾名學生對佟喜剛等人奮不顧身的救護。

   正義之師竟是虎狼之師

    佟喜剛事後寫了一篇題為《浴血金水橋》的文章記錄此事(見解放軍總政治部編輯的《戒嚴一日》),文中引用裝甲車專業軍士駕駛員趙斌的一段回憶:

    「突然正前方二百米處從路旁竄出兩個人,拖起一個隔離墩直朝我車跑來,我先是一怔,怎麼辦?躲,對方也會左右移動,隨車而變化。倒不如……我加大油門,方向絲毫不改,逕向前衝。每隔十餘米路上就有一處路障。我開動腦筋,正確分析,果斷處置,能撞則撞,能軋則軋。說心裡話還是躲得多。因為每撞一個障礙物,像崗亭、油桶什麼的心裡就一陣難受,為國家的財產而可惜。」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