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吴仁华六四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吴仁华六四文集]->[《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作者前言]
吴仁华六四文集
·89年六四清晨学生在天安门广场被捕
·严家祺谈《李鹏六四日记》
·六四镇压时消极抗命的28集团军
·英年早逝的“六四”抗命将领张明春少将
·纪念诗人海子逝世22周年
·满妹:追忆父亲胡耀邦最后的时刻
·八九天安门事件大事记:1989年4月15日
·八九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16日
·八九序曲:中国政法大学的四.一七游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17日 星期一
·八九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18日 星期二
·八九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19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0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89年4月21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2日 星期六
·一九八九年“高自联”成立的前前后后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3日 星期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4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4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5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6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7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8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9日 星期六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30日 星期天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3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4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5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6日 星期六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7日 星期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8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9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89年5月10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1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2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3日 星期六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4日 星期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5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6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7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8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9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0日 星期六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1日 星期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2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3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4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5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6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6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7日 星期六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8日 星期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9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30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30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30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31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1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2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3日 星期六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4日 星期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5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6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7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8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9日 星期五
·八九天安门事件逐日大事记
·参加六四镇压的38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空降兵第15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27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63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40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54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39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第65集团军参加北京戒严官兵名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24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坦克第1师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炮兵第14师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28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北京卫戍区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武警北京市总队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12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20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26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64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67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六四:第12集团军紧急空运进京
·六四部分死难者名单(共计202人)
·六四记忆:我与生死弟兄刘苏里
·【六四见证】程仁兴,六四凌晨死在天安门广场
·【六四见证】 血夜──写给历史,写给良心
·[六四见证]我的六四见证
·[六四见证]血,洒在天安门下
·[六四见证]血,洒在天安门下
·【六四见证】睹戒严部队枪击少年
·【六四见证】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六四见证】我忘不了五年前的那一天
·【六四见证】六.三--六.四惨案目击记
·【六四见证】为了记录历史的真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作者前言

《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作者前言

   吴仁华

    “6.4”血腥镇压事件已经过去18年了。

    捷克流亡诗人米兰。昆德拉曾说过:“人与强权的斗争,即记忆与遗忘的斗争。”在1968年捷克布拉格之春血腥镇压事件之后,捷克统治 者所做的全部工作,就是要人民忘记这件事,而捷克独立知识分子所做的全部工作,就是要人民不要忘记这件事。

    “6.4”血腥镇压事件之后的情形也是这样。中共当局一再开动各种宣传机器,极力掩盖与回避“6.4”血腥镇压的事实真相。而海内外的许多有志之士,却一直致力于“毋忘‘6.4’”的工作,尽管也有些人在配合杀人者,呼吁人们忘记这件事,忘记这一天。

    “6.4”血腥镇压事件虽然已经过去了18年,但由于种种原因,许多事实真相至今仍然不明不白或争议不断。对于一起曾经震惊世界和改变了世界格局的重大历史事件而言,这是很不应该,也是令人颇为痛心的事情。

    本人作为一个“6.4”血腥镇压事件的亲身经历者,尤其是作为一名在北京大学古典文献专业接受七年专业训练的历史文献学者,有义务和责任为该事件留下一份可靠的历史记录。为此,在1992年3月初一个寒冷的深夜,我冒死游过海湾,穿过密布中共军警的小岛,爬过齐腰深的漫长海涂,遍体鳞伤地来到自由的彼岸。尽管自由是血淋淋的,但我依然由衷地感到庆幸,因为我终于获得了自由发言的权力和机会,以履行自己作为历史见证人和历史文献学者的神圣职责。

    长期以来,本人念兹在兹,始终没有放弃努力。直至今日,本人终于完成了本书的定稿工作,了却了多年来的一桩心愿。

    本人曾在北京大学古典文献专业就读七年,先后获学士、硕士学位, 深受中国考据学传统的影响,崇尚实证;后又在法律专门院校──中国政法大学任教,深知法律的尊严。在此,我谨以人格和良知起誓,本书所记叙的一切,都是历史的真实,绝无丝毫的虚妄,无论何时何地,我都愿意并完全能够承担一切责任。

    本书的写作严格遵循中国历史学的传统和规范,主要记录本人的亲身 经历,但由于个人的亲身经历总是有限的,不足以反映一个曾经引起 世界瞩目的重大历史事件,因此本书中适当引用了一些身分可靠的当事人的回忆和其他相关的资料,凡是引用的部分都一一注明了出处。

    本书主要记录1989年天安门广场武力清场的整个过程,时间从1989年6月3日中午开始,到6月4日上午10时结束。这是迄今为止最完整的一份记录,也可以说是唯一一份记录。本书初稿完成于1990年5月,字数约50,000字。从1990年6月至今,香港《当代》杂志、美国《北京之春》月刊、美国《世界日报》主办的《世界周刊》、加拿大明镜出版社出版的《欲火重生──“天安门黑手”备忘录》一书,先后摘录发表了本书稿10,000余字的内容,题为“天安门广场清场纪实”或“天安门事件的最后一幕”。这也是目前海外各中文网站有关1989年天安门广场武力清场事件完整记录的唯一一篇文章。本书目前的字数逾30万字,内容更为丰富详实,分量远远超过上述的这一篇文章。

    本书不仅完整地记录了1989年天安门广场武力清场的整个过程,而且对一些重要事件和人物作了具体而突出的描述,例如:刘晓波、侯德健、周舵、高新绝食四君子与解放军戒严部队的接触谈判情况,柴玲、李录、封从德等学生领袖从拒绝撤离到决定撤离的过程,六部口坦克追逐碾压学生撤离队伍事件,学生领袖郭海峰企图烧毁天安门城楼一案的真相,医务人员在枪林弹雨中舍生忘死抢救伤员、记者冒着生命威胁记录历史真相的英勇事迹,积极抗命的第38集团军军长徐勤先和消极抗命的第39集团军第116师师长许峰的故事,立功受奖、升官晋级的解放军戒严部队官兵,等等。

    本书也着重阐明了一些长期存在争议或读者感兴趣、有疑问的问题,例如:

    1、天安门广场有没有死人。本来解放军戒严部队在天安门广场以外杀人和在天安门广场杀人并没有本质上的差别,毋须特别予以讨论或说明,但由于在这个问题上长期争论不休,许多读者也心存疑问,因此本书具体叙述了北京农业大学学生戴金平和中国人民大学学生程仁兴在天安门广场遇难的情况。

    2、清场过程中坦克是否曾经碾压帐篷及帐篷中是否有学生。

    3、解放军戒严部队和公安部门销尸灭迹,导致许多遇难者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4、各个解放军戒严部队的进军路线、承担的任务和表现,明确指出陆军第38集团军在镇压过程中杀人最多、最为卖力,其次是空军第15空降军。

    5、解放军戒严部队向天安门广场的进军命令和开枪命令何时下达。

    本书在围绕天安门广场武力清场这个主题的同时,对复兴门、木樨地、西单路口、天安门城楼附近等主要开枪杀人现场的情况也有大量的叙述,期望读者因此能够对整个“6.4”血腥镇压事件有一个较为完整的了解。

    本书还用相当多的篇幅叙述了北京各界民众为了保卫天安门广场,为了保护在天安门广场和平情愿的学生,奋不顾身地用血肉之躯阻挡全副武装的解放军戒严部队的英勇事迹。为此,北京各界民众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正如本人在书中所指出的:“我由衷地敬佩北京的工人弟兄们,他们虽然文化素质不是很高,也不善于辞令,但是,他们却在关键时刻表现出惊人的英勇无私精神。实际上,在89民主运动中,最具有道德勇气、牺牲最惨重的不是学生,更不是知识界人士,而是北京市的工人弟兄和市民。为了保卫天安门广场,保护天安门广场上和平请愿的学生,他们一直在用血肉之躯阻挡着武装到牙齿的解放军戒严部队,浴血奋战,奋不顾身。他们绝大多数人手无寸铁,少数人手中仅有的‘武器’,也无非只是些砖头石块和棍棒而已,与解放军戒严部队军人的冲锋枪、机枪以至于装甲车、坦克相比,显得多么的微不足道!”时至今日,本人仍然认为,北京各界民众视死如归、舍身取义的精神,是89民主运动留给历史和后人最宝贵的遗产之一。

    在完成本书写作之际,本人特别要感谢的是不久前被中共当局以莫须有的间谍罪名判刑五年入狱的香港资深记者程翔先生。1990年3月初,在本人流亡香港之时,得到程翔先生和他的同事刘锐绍先生的热情鼓励和支持,写出了关于天安门广场武力清场、字数约50,000字的文章,并在他主办的《当代》杂志上首次发表。后来洛杉矶华侨韩妈妈捐助了2,000美元的印刷费,由《当代》杂志将这篇文章印成方便于送入中国大陆的小册子。

    最后,谨将本书献给所有的“6.4”血腥镇压事件的牺牲者、受难者和89民主运动的参与者,同时也献给我的80高龄的母亲。当年为了死难者,为了狱中的好友同道,为了向国际社会说明真相,呼吁营救,我舍弃了个人的大好前程,在一个只有摄氏七度的风雨之夜,九死一生地游过海湾,抵达自由的彼岸。对此,我永不言悔。但是,我始终舍弃不了亲情,对守寡多年辛苦抚养五个子女成人的母亲的愧疚之情日益深重。我知道,当年自己不告而别、远走异国他乡之举,对母亲的打击和伤害有多么地大。16年了,我不仅不能对母亲侍奉尽孝,甚至连见上一面都难以做到。我苦难的母亲啊,您能原谅我这个不孝的儿子吗?

   ---------------------

   后记:这篇文章于2007年5月21日发表于“独立评论”论坛,以下是网友的部分跟帖,以及我的回帖。“小平房六号”是我的网名。“黄喝楼主”是中国异议人士杜导斌的网名,他目前在狱中。

   作者: 吕京花 纽约的朋友,在6月3日晚领事馆前,我会带来一些书。 2007-05-22 18:44:41 [点击:146] 为了节省时间,不提倡收支票和信用卡,只收现金。^&^

   作者: 小平房六号 多谢北京工自联老朋友! 2007-05-22 19:05:14 [点击:156] 多谢民运的老朋友们!民运老朋友莫逢杰无条件垫付了二千五百美元的出版费用。他也是穷哥们,年过六十仍然打两份辛苦工,每年给六四遇难者捐二千美元。这么多年来,他给政治受难者的零星捐款不计其数。

   作者: 新大陆人 来晚了,致敬! 2007-05-22 09:14:38 [点击:169] --16年了,我不仅不能对母亲侍奉尽孝,甚至连见上一面都难以做到。我苦难的母亲啊,您能原谅我这个不孝的儿子吗?--

   1吴老师不拿米国护照,也可以申请旅行证件,前往香港,或台湾,与老夫人见一面,尽一下孝。有人都早已把父母接出来尽孝,忠孝可以两全。中共国是伪国,不用承认。中华民国才是祖国,中华民国承认双重国籍。

   --在1958年捷克布拉格之春血腥镇压事件之后,捷克统治 者所做的全部工作,就是要人民忘记这件事,而捷克独立知识分子所做的全部工作,就是要人民不要忘记这件事。--

   2布拉格之春好象是1968年,请吴老师查一下。布拉格之春后21年,1989年,捷共倒台。北京屠杀21年后,2010,也是民国99年,99归一,中共伪政权也差不多了。

   致敬

   作者: 小平房六号 多谢。是1968年,新书中没有错。 2007-05-22 13:29:55 [点击:122] 朋友在转发此文时,将文中大写数字一律转换成阿拉伯数字时出了错。另一处“1992年3月初”应是“1990年3月初”之误。

   作者: 旁观者昏 我肯定会买老兄的书。 2007-05-22 06:22:01 [点击:124] 吴兄多年来不能回家探望亲人足见吴兄多年来作为与他人之巨大差别。如果我意在鼓励你永不回家则天地不容。但由己推人,回家时看到父母思念孩子的泪水,看到海内外那么多当年无比激进的人都可以快活地来来往往,更有人发家成为富豪(做反革命就要做大可以得到优待是小时候就懂的道理),也知吴兄付出的巨大个人牺牲,你这书一出,回家的日子就更遥遥无期了--你自己把路堵死了,老兄称得上个仁义汉子!

   好话不多说了,不是老兄不配,而是说了让人难受,TMD世道!

   作者: 云儿 办探亲有没有困难? 2007-05-22 04:48:46 [点击:221] 要是尊亲身体还过得去,想办法接出来见一面。有一招是去香港。我有一个朋友,不能回国,跟70多的老母亲,是在香港见的面。18年了,见一面,也是尽孝道。

   [独评] 子欲孝而亲不在,许多人已无亲可探了. 钟馗 [0 b] 2007-05-22 08:26:08 [点击: 104] (699310)

   莫非是钟馗兄的亲身之痛? 草根 [0 b] 2007-05-22 11:58:22 [点击: 103] (699355)

   作者: 潘晴 仁华兄:历经十八载寒暑,您的泣血之作终于面世了! 2007-05-22 04:14:48 [点击:185] 仁华兄:

   历经十八载寒暑,您的泣血之作终于面世了!为了拒绝历史的遗忘,为了还原"六四"的真相,您不光尽到了"履行自己作为历史见证人和历史文献学者的神圣职责";您近二十年来的生命历程,更彰显出一代男儿为理想而承担苦厄,为正义而付出牺牲的道德勇气!您的大作将为向世界呈现一幅中国现代史上最重要的历史画卷!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