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滕彪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滕彪文集]->[我来推推推(之十二)]
滕彪文集
·我来推推推(之八)
·不只是问问而已
·甘锦华再判死刑 紧急公开信呼吁慎重
·就甘锦华案致最高人民法院死刑复核法官的紧急公开信
·我来推推推(之九)
·DON’T BE EVIL
·我来推推推(之十)
·景德镇监狱三名死刑犯绝食吁国际关注
·江西乐平死刑冤案-向最高人民检察院的申诉材料
·我来推推推(之十一)
·法律人的尊严在于独立
·我来推推推(之十二)
·听从正义和良知的呼唤——在北京市司法局关于吊销唐吉田、刘巍律师证的听证会上的代理意见
·一个思想实验:关于中国政治
·公民维权与社会转型(上)——在北京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的演讲
·公民维权与社会转型——在北京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的演讲(下)
·福州“7•4”奇遇记
·夏俊峰案二审辩护词(新版)
·摄录机打破官方垄断
·敦请最高人民检察院立即对重庆打黑运动中的刑讯逼供问题依法调查的公开信
·为政治文明及格线而奋斗——滕彪律师的维权之路
·“打死挖个坑埋了!”
·"A Hole to Bury You"
·谁来承担抵制恶法的责任——曹顺利被劳动教养案代理词
·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从严禁酷刑开始
·分裂的真相——关于钱云会案的对话
·无国界记者:对刘晓波诽谤者的回应
·有些人在法律面前更平等(英文)
·法律人与法治国家——在《改革内参》座谈会上的演讲
·貪官、死刑與民意
·茉莉:友爱的滕彪和他的诗情
·萧瀚:致滕彪兄
·万延海:想起滕彪律师
·滕彪:被迫走上它途的文學小子/威廉姆斯
·中国两位律师获民主奖/美国之音
·独立知识分子——写给我的兄弟/许志永
·滕彪的叫真/林青
·2011年十大法治事件(公盟版)
·Chinese Human Rights Lawyers Under Assault
·《乱诗》/殷龙龙
·吴英的生命和你我有关
·和讯微访谈•滕彪谈吴英案
·吴英、司法与死刑
·努力走向公民社会(视频访谈)
·【蔡卓华案】胡锦云被诉窝藏赃物罪的二审辩护词
·23岁青年被非法拘禁致死 亲属六年申请赔偿无果
·5月2日与陈光诚的谈话记录
·华邮评论:支持中国说真话者的理由
·中国律师的阴与阳/金融时报
·陈光诚应该留还是走?/刘卫晟
·含泪劝猫莫吃鼠
·AB的故事
·陈克贵家属关于拒绝接受两名指定律师的声明
·这个时代最优异的死刑辩词/茉莉
·自救的力量
·不只是问问而已
·The use of Citizens Documentary in Chinese Civil Rights Movements
·行政强制法起草至今23年未通过
·Rights Defence Movement Online and Offline
·遭遇中国司法
·一个单纯的反对者/阳光时务周刊
·“颠覆国家政权罪”的政治意涵/滕彪
·财产公开,与虎谋皮
·Changing China through Mandarin
·通过法律的抢劫——答《公民论坛》问
·Teng Biao: Defense in the Second Trial of Xia Junfeng Case
·血拆危局/滕彪
·“中国专制体制依赖死刑的象征性”
·To Remember Is to Resist/Teng Biao
·Striking a blow for freedom
·滕彪:维权、微博与围观:维权运动的线上与线下(上)
·滕彪:维权、微博与围观:维权运动的线上与线下(下)
·达赖喇嘛与中国国内人士视频会面问答全文
·台灣法庭初體驗-專訪滕彪
·滕彪:中国政治需要死刑作伴
·一个反动分子的自白
·强烈要求释放丁红芬等公民、立即取缔黑监狱的呼吁书
·The Confessions of a Reactionary
·浦志强 滕彪: 王天成诉周叶中案代理词
·选择维权是一种必然/德国之声
·A courageous Chinese lawyer urges his country to follow its own laws
·警方建议起诉许志永,意见书似“公民范本”
·对《集会游行示威法》提起违宪审查的公开建议书
·对《集会游行示威法》提起违宪审查的公开建议书
·滕彪访谈录:在“反动”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因家暴杀夫被核准死刑 学界联名呼吁“刀下留人”
·川妇因反抗家暴面临死刑 各界紧急呼吁刀下留人
·Activist’s Death Questioned as U.N. Considers Chinese Rights Report
·Tales of an unjust justice
·打虎不是反腐
·What Is a “Legal Education Center” in China
·曹雅学:谁是许志永—— 与滕彪博士的访谈
·高层有人倒行逆施 民间却在不断成长
·让我们记住作恶的法官
·China’s growing human rights movement can claim many accomplishments
·總有一種花將會開遍中華大地/郭宏治
·不要忘记为争取​自由而失去自由的人们
·Testimony at CECC Hearing on China’s Crackdown on Rights Advocates
·Tiananmen at 25: China's next revolution may already be underway
·宗教自由普度共识
·"Purdue Consensus on Religious Freedom"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来推推推(之十二)


   滕彪推文选
   
   2010.3.8——3.31
   

   
   敢想
   
   
   #2015年,我去艾[email protected]的一个画家学生K家里,他头发凌乱,眼神痴迷,手拿画笔念念有词:“还不像…”艾神说:“毛新宇下个月登基,要把他的画像跟他爷爷并排挂在天安门城楼,K画了几百幅毛都说不像,嫌太丑,再通不过要掉脑袋了。这不,他疯了…”
   
   
   
   异议人士和中共官员的共同点:不是在监狱里就是走在监狱的路上。
   
   
   
   我们的政府和恐怖组织的共同点远多于不同点RT @xiaoyong8964: 其他国家的人恐惧来自恐怖组织,我们的恐惧来自政府~
   
   
   
   有点儿级别的干部可能多数都面临此问题 RT @muziyan 我碰到过一个哥们,开始在法院工作,后来辞职另谋职业了。他说法院的活不是正常人干的,一个案子出来,说情的、写条的、送钱的、打算枉法的,各路神仙纷纷冒出。必须人格高度分裂才能坚持下来。
   
   
   
   或丛林社会主义,或者,几乎是各种制度的黑暗面大集合。 RT @wentommy: 在这主义下,就是萧瀚兄形容的魔幻现实主义社会吧。 @tengbiao: 不是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而是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达尔文主义。
   
   
   
   就算人均收入今天仍是日本的2陪,没有言论和宗教自由的国家也低人一等 RT @Celinaccc: 1955年中国的人均收入是韩国的3.2倍,日本的1.1倍。但经过50多年“翻天覆地”的增长,2008年中国的人均收入是日本的3%,韩国7%。
   
   
   
   中共号召人民厌恶性和政治,因为他们喜欢独占这两样 RT @wangjinbo: 一个内部人士告诉《连线》,Google愿意在性和赌博相关的搜索结果上妥协,以换取政治话题的完全自由。
   
   
   
    …the system you want to change has changed you.电影 为了改变体制而进入体制,到头来发现体制已经改变了你。
   
   
   
   在推特上增加人气的诀窍,“潘驴邓小闲”五字而已。潘金莲般好色,驴子般勤劳,邓析般善辩,心细,闲工夫。
   
   
   
   香港大陆化,大陆朝鲜化 RT @hsin747 香港的言论自由超乎人们想象的速度在紧缩,加速大陆化!
   
   
   
   爱与痛
   
   
   
   今天听一个打工学校校长讲的真实故事。他的小学老师喝醉了,喊口号:“打倒刘少奇保卫毛泽东!”,结果入狱8年,别人说他喊的是“打倒毛泽东保卫刘少奇!”
   
   
   
   1960年,苏州工人文化宫灯谜组长王能父出一谜语,谜面是“毛”,谜底是越剧名“血手印”,因此被打成现行反革命,押送原籍泰州。
   
   
   
   有人怀疑不是我本人发推,或坚决不相信高智晟还活着,或认为高智晟配合什么阴谋,…都有程度不同的被迫害幻想,请注意调整。被迫害妄想和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是极权体制下一个硬币的两面。
   
   
   
   迫害的普遍和残酷以及信息的控制和歪曲,会影响经验判断。极权体制下找不到完全健康的人,大家程度不同而已 RT @mozhixu 我觉得是经验问题 RT @tengbiao:…被迫害妄想和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是极权体制下一个硬币的两面。
   
   
   
   应该同情。我有个朋友,出了点儿交通事故就一口咬定是国宝要置他于死地。并不非说这种可能性不存在,而是说这种心理会毁了日常的生活和内心的宁静 RT @zhanghui8964:被迫害幻想症1.老是在民主圈里找特务2老是以为国保派人在他身边3.老是以为说一句话就会被出卖。
   
   
   
   冰心的女儿吴青坐在我旁边,她说:几十年来我们缺少一个字:爱。要用繁体字的爱,是有心的。
   
   
   
   【乐平死刑冤案】黄志强和方春平的父亲到北京上访被非法截回江西,公安人员说“两会之后才能放你们出来。”二人被乐平公安局行政拘留10天,今日获释。在行政处罚决定书上写的是“未经有关部门批准,私自到北京去,严重扰乱公共场所秩序…”
   
   
   
   为什么不该秘密开庭的案子也要秘密开庭,这是一个国家秘密 RT @liu_xiaoyuan: 赵连海一案不涉及国家秘密,也不涉及个人隐私,…法院不公开开庭审理,是没有法律依据的。
   
   
   
   风声鹤唳、惊弓之鸟、四面楚歌、满大街杨佳 RT @yuhuaiqian: 草木皆兵RT @wenyunchao: 上海世博会期间“菜刀、大型水果刀等其他危险性刀具定点销售,凭身份证件购买”
   
   
   
   为抵抗强拆而自焚,这是一个悲剧。到死都相信自焚能吓退强拆者,却是一个杯具。
   
   
   
   因为谎言和恐惧是这个无臂政权的两条腿。RT @aiww: 国家视说出事实的人、有见解的人、独立思考的人、愿意表达的人、没有恐惧的人视为自己的敌人。
   
   
   
   法大法学院院长薛刚凌曾找过萧瀚谈话,要求他上课遵循四个“基本原则”。这是南方周末的话。实际情况是:薛问:“你能不能守住四项基本原则这个底线?” 萧答:“守住四项基本原则还怎么做学问和作老师!”
   
   
   
   疫苗
   
   
   
   从2006年元旦到07年10月,山西有2000万人次接种疫苗。王克勤说,一镇一村有了什么病情,疫苗贩子和省卫生厅相勾结,通过官方媒体大肆宣扬,让全省孩子都打疫苗。比杀毒软件公司制作传播病毒更邪恶。丧尽天良。
   
   
   
   从王克勤那里出来,抑制不住的悲愤。王克勤的办公室电话想个不停,全国各地的疫苗受害者数字在不断增加。上面勒令王克勤不得接受采访。但战役已经拉开,新闻界冲锋,法律界跟进,请公知参与战斗,请网民继续围观。
   
   王克勤:昨天我们的总编辑和我们的副总编辑,包月阳和车海刚做出了一个决定。包总说,“为了更多中国孩子的生命安全,我们战斗到底。”
   
   
   
   因为X,于是艾滋血浆泛滥,于是高耀洁被流亡,胡=佳被判刑,于是毒奶粉泛滥,于是赵连海被判刑,于是毒疫苗泛滥,于是有人被恐吓被判刑被封口,于是X的三次方,于是更多的孩子和百姓死于X。
   
   
   
   山西疫苗不仅仅是个“科学”问题。它首先是个法律、人权问题。
   
   
   
   【山西疫苗】杀婴犯“北京华卫时代医药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简称“华卫”,乃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之简称也。追踪整个事件,卫生部、省卫生厅乃是罪魁恶首。始作俑者,其无后乎?
   
   
   
   你会想到的。如果想不到,就像王克勤那样去做自己的事情。RT @PH0003:怎么支持王克勤?
   
   
   
   在山西疫苗这件事上,卫生部、山西省卫生厅既是裁判又是球员。与山西省疾控中心合作的华卫公司乃是“卫生部部属企业”,而病因认定、行业处罚等又是卫生部门的事。杀人者成了法官,这就是兲朝。
   
   
   
   儿童有三宝:疫苗、奶粉、校舍好 RT @foxmuldery 影帝有三宝:流泪、吟诗、到处跑。中国有三宝:人大,政协,党领导。历史有三宝:伟大,英明,查不到。领导有三宝:贪污,受贿,作报告。军警有三宝:抢尸,拆房,领导好。
   
   
   
   中宣部新闻局紧急通知:山西疫苗事件,卫生部会同山西省已组织专门力量展开深入调查。中宣部要求…相关报道必须以卫生部门发布的权威信息为依据。另外,除中央主要新闻单位之外,其他媒体必须立即撤回已派往山西采访的记者。
   
   
   
   人大
   
   
   
   人们选她作议员是用来立法和监督政府的,既然她愿意执法和被监督,就只能辞去议员 RT @yuyongwang: 这些都是人民选出来的,辞职不就辜负人民的期望了? RT @tengbiao 希拉里任国务卿后必须辞去参议员,各国都这样。建议温家宝、各级行政官员辞去人大代表
   
   
   
   所以这是中国政治很多乱伦现象中的一个 RT @ReliableRichie:人大代表很多就是公务员
   
   
   
   检察院和法院也是乱伦关系,相当于子奸母。公安局和法院的乱伦关系相当于孙奸祖母。政法委开会,相当于祖孙3代一起淫乱。
   
   
   
   人大代表中的自由人士,全国只有海淀区人大有个小团伙儿。爱神当选了区代表,也绝对不会当选市代表和全国代表。当然我支持他冲鸡一下[email protected]: 集中優勢人選一起轟炸一個縣級的人大代表,將是個打開缺口的有效嘗試
   
   
   
   您只能竞选区人大代表,只能争取你所在的选区如大山子选区有投票权的人支持。这是政治法律的路子。如撇开选举法,直接呼吁全国淫民投票选您当全国人大代表,这是行为艺术的路子。玩法律还是玩艺术? RT @aiww 我现在提出公开竞选人大代表
   
   
   
   我对中国政治走势的基本判断:一方面政府逼迫更紧,一方面民间力量逐步壮大,两者对抗性更强,技巧变化更多。风起云涌,悲喜交加,高潮迭起,在几退几进中官民力量对比将朝着有利于民间的方向发展。
   
   
   
   迈向自由和开放社会的力量,政府已无力阻挡。互联网是一例子。在民间压力下,政府要么主动变,要么被动变
   
   
   
   无论是政府、公众还是民主自由派,只要他们不对,就坚持说出来,这方面萧瀚是最突出的几个人之一 RT @wutixinshi02: 我欣赏李银河,因为她在公共场合也只说自己认为对的话,不像某些公众人物,总想说大众或者政府认为对的话。
   
   
   
   刘记者的问题是扔向李鸿忠省长奸代表的一只出其不意的鞋子。他可以控制住对这只鞋子的报道,但控制不住他对这只鞋子的瞬间反应。RT @shaohuachen: 李鸿忠现象是当今权力的缩影,他们内心极其虚弱,恐惧真相,恐惧现实,故而敌视公众,敌视媒体,唯恐舆论触及伤疤…一旦超出党宣范围便心惊肉跳,大脑缺氧而语无伦次,这一切都缘于权力不合法的内心暗示
   
   
   
   审判
   
   
   
   你们在法庭上秘密审判赵连海,我们在更高的法庭上公开审判你们。
   
   
   
   计划生育之痛,几亿人;户籍制之痛,几亿人;毒奶粉,几千万,毒疫苗,几千万;司法冤案,几百万;奥美定,几十万;艾滋血浆,地沟油,豆腐渣校舍…真的,谁能幸免呢?谁,又是绝对无辜的呢?
   
   
   
   他们给我们毒血液,毒奶粉,毒疫苗,毒饺子,毒文化,又给我们电脑病毒。-他们是疯狂扩张的毒瘤。
   
   
   
   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在判决生效前无法见到亲属,这是一种极极极极不人道的做法。有的案子在看守所好几年才判决并转监狱。理由据说是防止串供。他们眼里到处都是敌人啊。
   
   
   
   美国通过陪审判团来培养公民意识和法律信仰。天朝则通过对良心犯的审判来让公民识破谎言和伪法治
   
   
   
   应该这么问:政府有无法律依据限制被告选择出庭服装的权力?对政府而言,法无授权即禁止;对公民而言,法无禁止即自由。RT @newsniper: 请教,涉及刑事案件,被告人是否有选择出庭服装的权利?
   
   
   
   给出庭受审的良心犯戴手铐脚镣,这根本不是怕他们逃跑,而是炫耀暴力和对良心犯和所有支持者的公然羞辱。
   
   
   
   法律上是无罪推定。但在中国,除个别案例外,被告都穿着看守所的黄马甲、戴手铐出庭,我作辩护人时,每次都要求摘下戒具。半数以上的法官会同意。被告人出庭时,不能给法官或陪审团以有罪的印象,这是无罪假定原则所要求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