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思源
[主页]->[百家争鸣]->[思源]->[真理是客观存在的吗?]
思源
·评析冼岩的一段妙文
·两大民主潮流的源头
·卢梭与洛克针锋相对
·“多数决定”还是“全体一致”——真假民主的区分之一
·卢梭如何歪曲投票权与多数规则
·多数规则的实质性内涵
·多数决定与民主集中制
·真假民主的区分之二——公意从何而来?
·真理是客观存在的吗?
·真假民主的区分之三——如何对待平等
·认清卢梭的公意及平等的实质
·评析卢梭创建平等状态的思路
·评析卢梭创设的社会制度
·真假民主的区分之四——如何对待人民
·为什么要认清卢梭的真面目
·对“人民主权”的审视和反思
·社会的分化与现代民主(一)——社会分化与社会矛盾
·社会的分化与现代民主(二)--两种类型理论
·社会的分化与现代民主(三)--历史的经验教训
·社会的分化与现代民主(四)——关于政治平等
·卢梭与洛克针锋相对论财产权
·简论“中产阶级”
·我的《自由观》
·卢梭的《自由观》
·萨托利对卢梭的评价有值得商榷之处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一)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一)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一)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一)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二)
·读王天成“论共和”文章有所想
·怎么看待“大多数”——与云易商榷
·再谈“大多数”
·谈谈“多数统治和保护少数”
·论平等与自由
·萨托利对平等的论述有值得商榷之处
·萨托利论述自由与民主有值得商榷之处
·统治者总是少数人
·少数统治者如何产生
·如何制约统治者
·谈民主与素质的关系
·现代民主的奠基人——纪念洛克诞生三百八十年
·向曹思源请教若干问题
·卢梭的伪装
·托克维尔的反思
·为施京吾先生澄清一些事实
·民意与民主
·为“私”正名
·关于多数暴政的对话
·关于多数暴政的对话(续)
·社会的变革是如何发生的?
·多数原则与多数暴政
·论《人民的权力》
·再论《人民的权力》
·党内民主、精英民主及其它
·自由与枷锁
·托克维尔究竟说了什么?
·也谈“坏民主”及“好民主”
·现代政治的两项成果——民主与宪法政治
·评一篇概念混乱的文章
·评析哈耶克对“多数统治”的论述
·评析哈耶克对“雇佣与独立”的论述
·“多数”与民主
·自由,消极自由,积极自由及其它
·民主、自由、平等及其相互关系
·有关民主的几个需要探讨的问题
·评冯胜平的几篇文章(注)
·未知死,焉知生?
·读“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贪官”一文有感
·不识庐山真面目——我的思想演变历程
·不识庐山真面目--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一)
·不识庐山真面目--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二)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三)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四)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四)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五)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六)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七)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八)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九)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八)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九)
欢迎在此做广告
真理是客观存在的吗?

(此文继续《真假民主的区分之二——公意从何而来?》)
   
   二,关于“真理是客观存在的”
   
   柏拉图设计的政治体制,是在哲学家皇帝统治下的等级森严的专制政治体制,柏拉图思想的哲学基础是理念论,他说,客观存在着一个永恒不变的理念世界,这是真实的世界,一般人只能看到虚幻的现实世界,却看不到真实世界,只有伟大的哲学家才能认识客观存在的理念,才能洞见真理、把握真理。

   
   卢梭设计的政治体制,是以公共意志为最高权威,以“立法者”为最高精神领袖,迫使所有成员奉献出“自身及其全部的力量”并绝对服从的专制政治体制。卢梭思想深受理念论的影响,他说,存在着“一个思维中的存在”叫公共意志,它是永远的、不变的、普遍的、纯粹的存在,换言之,这是客观的、真实的存在;它不但是任何社会、国家赖以存在的灵魂,而且是建立完美的、巩固的社会的唯一依据;但是人民看不到这个客观而真实的存在,只有具有最高智慧的、神明般的人物才能洞见真理,才能把握公共意志,教导和带领人民创建美好社会。
   
   二十世纪在共产党统治的国家里,建立了以“一个领袖、一个主义、一个政党”为最高绝对权威的专制政治体制,共产党的哲学基础是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主义的真理观,批判柏拉图的理念论,指其为“客观唯心论”;否定“客观存在的、真实的理念世界”,代之于“客观存在的、真实的物质世界”;否定“真理是对理念的认识”,提出“真理是认识主体对客观存在的正确反映”;声称只有马克思主义才是真理,因为只有马克思主义才正确反映了客观存在。他们声称,唯一能把握真理的,是英明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及其领导下的共产党。他们声称,人民群众只能依靠共产党的灌输才能认识真理,只有在共产党的教育和领导下,人民才能当家作主。中国共产党的几代领袖都自诩为“发展了马克思主义”,装扮成“真理的化身”,“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江泽民的“三个代表”、胡锦涛的“科学发展”等等,无不如此。
   
   由此可以发现,从二千多年前的柏拉图,到十八世纪的卢梭,再到二十世纪的共产党,有一个共同点,都把“客观存在的真理”作为最高权威的支柱之一。第一,他们说,有一个客观的真实的存在;第二,他们说,对这一存在的认识(或正确反映)就是真理;第三,他们说,唯有伟大的哲学家或英明的领袖才能认识客观真实的存在,因而把握真理;第四,人民群众的素质较低,无法认识那个客观存在,只有在被灌输、被教导、被领导以后,才能勉强认识。
   
   为什么,真理可以成为最高权威的支柱?因为,在人们的心目中,总认为真理是唯一的。一百种说法,只有一种是真的,其余都是假的或谬误的。唯一的,就意味着最高,最权威,不容替代,无法选择。为什么,要把真理说成是“客观存在的”?因为,在人们的心目中,总认为“客观存在”是一个巨大无比的奥秘,深不可测,远不可及,高不可攀,如果有人能够洞见这个奥秘,那一定是大智、大德、大勇、大能之非凡人物,是值得信赖、崇拜和跟从的人。
   
   这正像历来的皇帝君王一样,总要抬出“天”和“神”来作为最高权威的支柱,就如“神意”、“神諭”、“天意”、“天理”、“天道”之类,因为“神”和“天”在人们心目中是深不可测、远不可及、高不可攀的,于是,“君权神授”和“奉天昭曰”就成为了最高权威的依据。
   
   柏拉图的理念说,到了近现代,似乎能够接受的人并不多,马克思主义的真理观与之相比,有一点相同,即都肯定有个“客观的真实的存在”,但不同的是,一,把“客观存在的理念世界”改为“客观存在的物质世界”;二,把对理念的认识改为“对客观存在的反映”;三,强调真理是“正确反映”。这样一来,马克思主义的真理观就比较容易让人接受了,特别对知识分子来说,更是如此。的确,把物质世界看作为客观存在,把人的观念、思想、理论,看作为对客观存在的反映,一般人都能接受,于是,接下去很自然地会想到:当然有错误的“反映”和正确的“反映”之分,错误的反映当然不能成为真理,只有“正确的反映”才是真理。看来,马克思主义真理观的如此说法似乎顺理成章,但是,问题就在于“正确反映”这四个字。为了论证和阐述这个“正确反映”,发表的文章可说是多如牛毛,可是最终还是无法得到广泛认同。对于马克思主义真理观不予认同的理由,或许有不少,这里举出两点。为此,先引述一下《辞海》的有关真理的条目,那是按马克思主义真理观表述的:“真理是认识主体对客观对象及其规律性的正确反映。真理具有客观性。它的内容是不依赖主体而客观存在的”。
   
   有关“不予认同”的理由之一,说明如下:以上说法承认其所言的“真理”属于“认识主体的反映”。一般说来,“认识主体的反映”就是指人的观念、思想、理论等,这些观念、思想、理论所反映的内容,是关于客观存在的某个对象的。对于同一个客观存在的对象,不同的人(既认识主体)可能有不同的观念、思想、理论(即不同的反映)。为什么对同一个对象会有不同的反映?因为,人的观念、思想、理论是人的身心活动的产物,而每个人的身心活动是有差异的。认识主体对同一客观对象产生不同的反映,这一现象表明,“认识主体的反映”是依赖于主体而产生而存在的;虽然不同的思想、理论所反映的内容,都是关于同一个客观对象,但是,就因为它们是依赖不同的人而产生而存在,所以才有所不同;不管是“错误反映”还是“正确反映”(即真理),它们的内容都依赖于人这个主体而产生而存在。但是,上述说法在承认真理是“认识主体的反映”的同时,又肯定真理的内容“是不依赖主体而客观存在的”,这就等于是说,“依赖于主体而产生而存在的”思想、理论,它们的内容“是不依赖主体而客观存在的”,这不是自相矛盾吗?这一说法,自以为对“正确反映”与“错误反映”作出了区分,殊不知,无意中陷入了自相矛盾之中,而且这种自相矛盾无法克服。
   
   有关“不予认同”的理由之二,说明如下:怎么判断是不是真理,按照上面这一说法,它给出了一个标准:当“它的内容是不依赖主体而客观存在的”时,它就是真理,这是什么意思?换一种说法也许容易明白,这是说,判断人的观念、思想、理论是不是真理,有个标准,即看它的内容是不是“正确反映”了“客观对象及其规律性”,或者说与“客观对象及其规律性”是不是相符、相一致,这样一种标准,是“不依赖人而存在的”,是“唯一的客观的”标准。这就出了一道永远无法解决的难题,人们永远无法作出这种判断。因为,当人们要判断是否真理时,即意味着那个真理尚属“未知”,如果那个真理是“已知”的,也不必去费神作出判断了。若要比较两样东西是否相符或相一致,必定是这两样东西都是“已知”的,只要其中任何一样是“未知”的,就无法进行比较。可是,上述判断标准要求,把人的观念、思想、理论与“客观对象及其规律性”作比较,看它们是否相符或相一致。人的观念、思想、理论,当然是现成的已知的,但真理尚属“未知”,即真理所反映的那个“客观对象及其规律性”尚属“未知”,于是按照上述标准去判断是不是真理,就等于把“已知”的跟“未知”的相比较,请问,世界上有谁能作这样一种比较?能作这样一种判断?没有这种人,所以这是一道永远无法解决的难题。再说,实际上,对于同一个对象有不同的观念、思想、理论,其中哪一种是真理,应该由谁来作判断?除了人来作判断以外,还有谁能作判断?不同的人将会有不同的判断,所有人的判断都只能是主观的判断。依赖于人作出的判断,所依据的标准,不管是个人还是人们共同商量制定的,都只能由人主观产生,不可能有什么“不依赖人而存在的”的“唯一的客观的”标准。
   鉴于以上两条理由,可充分肯定,“真理是客观存在的”这种说法站不住脚;关于检验真理的标准即“不依赖人而存在的、唯一的客观的标准”的说法,也站不住脚;符合这种标准的真理是不存在的;以这类说法为依据而建立起来的最高绝对权威,终有一天会被觉醒的人们识破其虚假的面具,毫不犹豫地将其扫进历史的垃圾堆。
   
   也许有人会问:难道就没有真理了?答曰:真理是有的。那么什么是真理?这里只能提供一个十分粗浅的回答:真理是在一定范围、一定历史时期得到广泛认同的思想或理论。一定范围是指民族、国家、地区、星球、文化领域、科学领域等等而言的,意思是说超出一定范围,该思想、理论也许就得不到广泛认同了;一定历史时期是指“真理不是永远不变的”而言,意思是说超出了一定的时期,也许就被新的思想、理论替代了。没有什么绝对真理,没有什么客观真理,没有什么唯一的真理,没有什么永恒不变、四海皆准的真理。真理是人的产物,世界上没有人的时候,真理也不存在了。
   
   人的身心在与外界环境(自然环境、社会环境)的相互作用中,产生出认识、知识、思想、理论等等。为了与环境更好地相适应,以求得生存和发展,这些认识对于人来说是不可缺少的,从这些认识中形成的共识,更是人类力量之所在!人类需要真理,因为得到广泛认同的思想或理论,会使认同它的人们联合起来、团结起来,凝聚成更大的力量,为着某个共同的目标而努力行动。人的认识,是由人的身心(生理及心理的结构和功能)及身心活动所决定的,由于人的身心有共同之处,所以人们的认识也一定会有相同之处,这是形成共识的基础;但又由于人的身心不可能完全相同,更由于人们所处的环境不可能完全相同,则人的认识也会因人因时因地而有所不同。在一定的历史时期当中,通过实践,通过不同认识之间的争论和互补,某种思想或理论会得到广泛的认同,而形成共识,就称得上是真理。
   
   自古以来,凡是曾被称之为真理的思想、理论,统统都是有不足或缺陷的,没有一个真理是不可补充或修正的,真理的因素就存在于不同认识之间的争论、交叉、重叠、互补等等。人类需要真理,人类的天性之一就是追求真理、遵循真理,通向真理的道路何在?鼓励新思想、新理论的出现,鼓励不同思想、理论之间的争论和互补,这就是通向真理之道路,人类社会的民主化道路与此是相符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