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千载云
[主页]->[百家争鸣]->[千载云]->[50年整个华北被掏空(转贴)]
千载云
·河南纪委书记率警察找小姐拒付钱与夜总会群殴(转贴)
·老江强行露脸证明已被边缘化(转贴)
·担心西南大旱前景,我是不是杞人忧天
·天灾狂现,中南海命理学家献对策(转贴)
·重庆文强获刑后的感言(转贴)
·一个“谣言”比“新闻”可靠的国度
·当红领巾成为夺命凶器的时候
·十年前,那久久让我不能忘怀的七天(转贴)
·假如没有十一年的前大上访
·北京紧急叫停“江思想”
·您了解北京万人上访的真相吗?
·玉树老师:大家都被媒体骗了(转贴)
·50年整个华北被掏空(转贴)
·来自大陆:在被和谐之前赶紧看吧(转贴)
·右派二代索赔声明(转贴)
·看看这些惊人数字(转贴)
·上海“世博”,是什么样的“世博”
·中南海绝招(转贴)
·吴葆璋谈FL功问题和中国社会未来走向(转贴)
·中共官场《着了歌》(转贴)
·孙延军:有乾坤作证(转贴)
·中共强拆不止,必将拆毁自己
·首都各界群众喜迎沙尘暴(转贴)
·她,永远的二十一岁
·胡锦涛为何如此推崇张居正?(转贴)
·攻击谷歌骇客,自系统管理员下手 (转贴)
·红朝末世最后的躁动(转贴)
·160年史上“最昂贵”的世博开幕(转贴)
·大陆刚刚出现的最惊人标语(转贴)
·中国人民从此跪起来了(转贴)
·韩寒刚刚被封杀博文全文(转贴)
·冤有头,债有主,为何和孩子过不去?
·当代最牛历史教师袁腾飞语录(转贴)
·胡摊牌,江大势已去(转贴)
·中共名嘴演说家曲啸的无言结局(转贴)
·猛士贾甲的归去来兮(转贴)
·针对袭击儿童事件国内最流行的顺口溜(转贴)
·温家宝拒绝“和邪”,态度强硬出人意料
·有感于催生刀客的社会(转贴)
·袁腾飞评论毛语录,五毛无比愤慨(转贴)
·惊恐的“盛世”,(转贴)
·一不小心就成了政治事件(转)
·中华民族道德的希望在哪里?
·孩子生命换来的清醒(转贴)
·网友选评大陆媒体最雷人最有色的标题(转贴)
·这穷人家的两孩子咋这么有出息?(转载)
·男儿悲怆一跪,多少酸楚在喉
·袁腾飞,站直了,别跪下(转贴)
·中国贫富悬殊,超过世界公认警戒线(转贴)
·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转贴)
·一句“狠话”突显周永康的脑残和无能
·错认豺狼为亲娘,误了自己误国人
·是谁把“影帝”的桂冠扣在温家宝头上的?
·华邮:美国务院拨款150万资助开发破网软件(转贴)
·妙文:中共特色的21个脑筋急转弯(转贴)
·美使馆发布《中国人权报告》震撼网民(转贴)
·一位医生的经历:无法解释,一切就这样发生了(转贴)
·胡温的政治的新动向(转贴)
·中国的暴民是如何“炼”成的
·我是如何做好市场管理的(转贴)
·一位女记者的神奇经历(转贴)
·从富士康“闹鬼”说起
·江泽民是一朵什么“花”?
·三国流出多少歇后语(转贴)
·帮助一个侵略者的“抗美援朝”(转贴)
·富士康顺口溜(转贴)
·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粉饰历史(转贴)
·千古预言《梅花诗》全解(转贴)
·为什么不敢查富士康?(转贴)
·一篇反射中国国情的好文(转贴)
·相约六月去“翻墙”
·公安逼人跳楼,天理国法何在?
·专制中国经济发展的高昂代价(转贴)
·传北京日报社长匿名举报袁腾飞遭炮轰(转贴)
·奇怪,中共御用文人怎么不反驳《九评》?(转贴)
·党妈派“组织”为富士康员工搔痒
·久别20年,华裔博士回上海探亲“奇遇”
·在没有共产党的日子里——忆六四(转贴)
·胡锦涛们还有为“六四”平反的机会吗?
·吾尔开希日本中使馆寻“自首”遭扣留(转)
·中共高级干部喊出:打倒共产党(转)
·戏说万只青蛙与蝴蝶死亡之迷
·针砭时弊的大陆顺口溜(转)
·小学生作文吓倒老师惊动教育部
·我终于理解啥叫“文化苦旅” 了
·高考微型作文—精华!利害!
·大陆高考作文题遭遇网民恶搞(转)
·江泽民得了什么病?
·世界银行:中国1%家庭掌握大陆近半财富(转贴)
·纽伦堡审判对未来北京大审判的启示(转)
·李鹏日记究竟要表白什么?(转)
·李鹏日记究竟要表白什么?(转)
·胡江内斗的硝烟
·读李鹏日记:邓小平明一手暗一手 阳一手阴一手(转)
·为了五毛钱而出卖灵魂的庞大群体
·周永康开始悔不当初?
·光鲜亮丽的“世纪巨蛋”的命运与联想
·老先生对小政府的见识和愤怒
·揭秘金庸和中共之间的恩怨情仇(转)
·从二十四史看中共之舟翻入历史深渊的必然
·中国马列党尴尬杂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50年整个华北被掏空(转贴)

    只用了50年 整个华北被掏空 成全球第一

      数十年来,华北农业实现了对“南粮北调”的扭转,高速发展的农业依赖的正是一口一口的机井对地下水的掠夺性开采。在华北平原,200万口机井遍布田间地头,正在透支华北的未来。

   官方通报显示,华北地下水超采达1200亿立方米,相当于200个白洋淀的水量。“事实上,真实的情况可能更严重。”据不愿透露姓名的一位专家介绍说,华北透支的地下水估计已近2000亿立方米。

   地下水位不断下降,一个世界最大的地下水降落漏斗区已在华北形成。

   作为中国的重心,华北的命门在于水。所有的人都把目光投向了正在建设中的“南水北调”,这是华北冀望中的新水源。然而,“南水北调”能否解决华北水危机的全部?

   大地开裂,墙壁上四处蔓延的裂缝,张牙舞爪,是董京华一家人心里缠绕多年的魔鬼。与此同时,这个村庄和所有华北平原的村庄一样,机井遍地开花。

   总有一天,董京华家的房子会垮掉。这是河北隆尧西店子村村民的判断,也是董京华自己的判断。

   2005年的一场大雨,董京华家出现了裂缝,这些裂缝从地底下爬上了他家院内的房屋,大得可以塞进一个拳头。

   然后,这些裂缝像四处蔓延的爬山虎,在墙壁上交错纵横,张牙舞爪。房屋的南边在下沉,地基也悬出了一道大大的口子。“这几年,南边起码下沉了40厘米。”董京华说。

   这些裂缝是缠绕董京华一家多年的魔鬼。董一家人遇到下雨就不敢在家里呆,“房子嘎嘎响,看起来就要完了”。但董一家人现在还住在这栋房子里,尽管心惊胆战,寝食难安。事实上,董也没有多余的钱去建房,“老百姓就种几亩地,哪来的钱?”

   董曾多次问过村里,是否能给点补贴,但是没有。董没有办法,只好在裂缝上面糊水泥,他还在墙壁的一个裂缝上面,贴了三个“福”字。

   在西店子村,有类似遭遇的并非董京华一家。董的邻居董平坤,至今住在侄儿董志群家。董志群家也好不到哪去,裂缝横穿他家,下沉的南边与北边形成了一个约 30度斜坡,院子里的一栋平房被裂缝撕成了两半,一直没住过人,如今只用来装一些杂物。董平坤在隔壁有块宅基地,一直不敢盖楼。

   以西店子村为中心,地裂缝往西北、东南方向分别延伸数公里。董家西边有一个大土坑,“一下雨,水就往裂缝里灌”。

   大地开裂,这不是个好征兆。1966年,邢台曾发生了一次大地震,西店子村就处在地壳活跃区上。这几年,前来西店子村勘查裂缝的人,来了一批又一批。

   专家给董京华的解释是,地下水抽狠了,导致水位下降,正好这条地裂缝与隆尧南构造断裂带的走向大体相吻合,地面因此沉降。

   西店子村只是华北平原的一个普通村庄,现在,村里唯一的水源就是靠打井,抽取地下水。从董京华家往东八百米,就是海河的支流澧河,但早就没水了,有也是一点从上游造纸厂流下来的工业废水,“黑的,臭得很”。2009年,当地环保部门警告说,这水含有一种有害物质,不能浇地,一浇,庄稼就死。

   董京华记忆中的澧河曾经清澈透亮,他小时候经常在河里游泳,村里的庄稼也都用河里的水灌溉。1963年,海河流域洪水滔天,周边多个县市被淹,村民只能逃到村庄最高的地方,当时董11岁。

   那个年代,海河流域没有一条河没有水,连年洪涝,人们都怕水。当年 11月17日,与五十年代治理淮河、黄河的指示如出一辙,毛泽东还题词“一定要根治海河”。

   海河流域的百姓也开始挖掘河道,修建水库,修筑防洪堤坝。至1979年,大规模根治海河的工程基本完成,海河流域上游地区续建、扩建、新建大中型水库30余座。

   但从七十年代往后,澧河就没水了,西店子村开始打井。当时,西店子村还是集体化,董记得当年的打井热,墙上的标语是“百亩一口井”、“五十亩一口井”。

   土地承包给个人后,村民一般五六户合起来打一口井。西店子村现约3500人、4500亩地,有120口机井。

   机井在西店子村30年的历史,也是越钻越深的历史。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生产队集体挖土井,后来,土井挖不出水了,就开始打机井。最开始,一般打25米左右就有水出来,到2009年,机井一般要打120米深。

   开着拖拉机往一家一户送水,是华北农村不同于南方农村的景象。不过,大多数人并不认为他们缺水,“因为地底下还有嘛”。

   尽管被专家警告,地下水抽狠了,但董京华并不太懂“漏斗”这个词。事实上,西店子村就处在河北省面积最大的“宁柏隆”(河北宁晋、柏乡、隆尧三县)漏斗区上。

   与华北其他的一些村庄相比,董京华并不认为他所在的村庄缺水。“取水还是比较方便,民用、浇灌都方便,唯一的费用是电费。”董给记者算账:浇一亩地需要3 个小时,一小时耗电18-20度,浇灌一亩地需要30余元的电费。西店子村的麦地一般冬灌一次、春灌三次,相比庄稼的收成,电费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在宁柏隆漏斗区的另一个村庄柏乡县寨里村,同样因为2006年的一条长达8公里的地裂缝而备受关注。如今,当年的地裂缝已被填平,难寻痕迹。

   在寨里村,村民喝水要买。送水工杨玉水每天开着一辆由拖拉机改造的送水车,在村庄的小巷里来去穿梭,哪家没水喝了,就会给他打电话。六个轮子的拖拉机后面,载着一个铁质水罐子,从村里的机井抽到水罐,再送到各家各户的水窖。

   寨里村集体有一口机井,200多米深,村里建了水塔,每隔半个月放一次水,水可以直接通到村民家里,但后来因为水费收不上来,只好承包给了个人。杨玉水送一罐水约3.5立方米,10元。这是寨里村通行的价格。

   寨里村村民称水窖为“旱井”,因为它是水泥砖头砌的,家家户户必备。“先造井,后修房”,已成为当地的传统。

   一窖水可以用一个月,甚至更长。“洗澡一般是不会用窖里的水的。”村民们说,除了饮用和洗衣做饭,他们一般选择到外面澡堂去洗澡,尤其在寒冷的冬天。

   寨里村同样没有河流,所谓的池塘都是造纸厂挖的,臭气飘出数里路,有时还被用来浇灌庄稼。但记者在寨里村采访时,大多数村民也说,他们不缺水用。村民的理由是,喝水有机井,浇灌田地也有机井,机井里还能抽出水。

   村民翟爱强认为“不缺水”的理由是,自己拖一罐水去卖,卖不起价,10元/罐利润太低。2007年,翟爱强自家打了一口机井,花费2万元,送水车2万元。翟爱强认为投资四五万打个机井,送一罐水只能挣四五块钱(扣除成本),没什么意思,大多数时候,送水车停在自己家门口,井里抽上来的水只是给自家开的灰膏厂用。

   寨里村打井的费用已经很高了。现在,打到地下80米以下才有水,多打一米需要多支付六七十元,村民为了让机井存活的时间更长一点,不得不往深里打,一口机井一般要打一百七八十米深,这样,打一口机井需要四五万元 (包括电泵、铺管)。

   “我们这里吃水不成问题,浇水按说也没事”,一高姓村民说,地下水位一年比一年低,没水抽了只有继续往下打。

   这是一个奇怪的逻辑。“哪里又不缺水呢?现在城里的人又有多少喝自来水的,还不是靠送水,买罐装水喝?”这名高姓村民向记者阐述了他的“理论”。

   官方通报显示,华北地下水超采达1200亿立方米,相当于200个白洋淀的水量。京津冀5万平方公里形成了地下水降落漏斗。

   在现实面前,不缺水的“理论”,如同一个易碎的玻璃制品。

   截至今年4月初,河北受旱面积1254万亩,其中麦田受旱224万亩,旱地缺墒1030万亩,有 43万人因旱出现饮水困难,其中13万人需要出村拉水维持正常生活。

   这并不是旱情最严重的时候。十多年来,整个华北年年旱,年年缺水。就河北而言,该省近年来自产水资源量与上世纪50年代相比减少近50%,入境水量减少 70%。全省可利用的水资源量不足170亿立方米,而总用水量已达205亿-215亿立方米,远超出了水资源承载能力,如果不考虑环境用水,一般年份河北省缺水40亿-50亿立方米。

   相关资料显示,到2000年,海河全流域各主要河流上兴建大中型水库1900余座,其中大型水库31 座,总库容294亿立方米,控制山区面积85%,控制海河流域径流量95%。受上游来水、降雨量减少等因素的影响,华北平原上的主要河流基本上成为季节性河流,甚至全年断流干涸。

   事实上,自上世纪80年代后期以来,华北平原就陷入了持续的、规模空前的恶性水源危机,生态脆弱不堪。时至今日,这一状况仍未获得根本性改变。“有河皆干,有水皆污”成为海河流域的惨痛现实。

   自3月中旬以来,华北平原的麦苗进入春灌期,正是用水的高峰期。铺在田野中的机井开始轰鸣,水泵抽出来的地下水,沿着一根根的塑料管子送往需要浇水的麦田。

   抽取地下水,对于千万华北农民来说实在是个无奈的选择。当身边再也找不到流动的水源的时候,没有什么比往地下打井更省事的了。

   但数十年来,华北农业却实现了对“南粮北调”的扭转,高速发展的农业依赖的正是一口一口的机井对地下水的掠夺性开采。在华北平原,200万口机井遍布田间地头,正在透支华北的未来。

   官方通报显示,华北地下水超采达1200亿立方米,相当于200个白洋淀的水量。“事实上,真实的情况可能更严重。”据不愿透露姓名的一位专家介绍说,华北透支的地下水估计已近2000亿立方米。

   地下水位不断下降,一个世界最大的地下水降落漏斗区已在华北形成。河北老水利专家魏智敏说,目前,华北平原京津冀三省市已形成20多个下降漏斗区,5万平方公里出现“漏斗”。地下水埋藏最深的在天津,达到110米;河北最深的机井在沧州地区,达到800米;部分地区浅层地下水已被疏干,没水了,被采空了。

   历史上,海河流域曾放荡不羁,汛期一到,洪水泛滥。如果时光倒转半个世纪,人们可以顺子牙河,从天津直达邯郸、安阳,顺石津运河直达石家庄,沿大清河达保定。

   “当时,每条河都能行船,全省航运里程达3000多公里,地下水离地面只有一米,随便挖个洞就可以挑水喝。”水利专家魏智敏回忆说。

   “只用了半个世纪,华北就被掏空了。”谈及往事,从事了50多年治水工作的魏智敏感叹。

   来源:红网

(2010/04/2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