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千载云
[主页]->[百家争鸣]->[千载云]->[50年整个华北被掏空(转贴)]
千载云
·什么为我把季节改变
·真是烂到根子上了(转贴)
·古人的观天术是真正的高科技(转贴)
·镇压法轮功,江泽民得失知多少
·总书记儿子的肺为什么坏了?
·强烈支持两位中国英雄角逐诺贝尔和平奖
·燃烧的红枫叶
·“永远”到底有多远  
·真不想骂它,可它太不是东西了
·枪口对准谁?
·中南海阴谋
·当官难啦:为中国官员说几句话
·感慨雨季
·有一种境界叫无私(转贴)
·党啊,你拿什么奉献给人民
·奇而不怪的联想(转贴)
·一代伟人孙中山轮回转世的故事(转贴)
·江泽民出口转内销(转贴)
·敢卖的江泽民(笑话)
·新顺口溜(转贴)
·中共为什么选择张艺谋做奥运开幕式导演(转贴)
·芬芳的朋友
·从江总的“心疯病”谈起
·不是命运捉弄人
·谁是天下最大的骗子
·思念是鸩药 ----梦(转贴)
·外祖父讲的故事:鬼火、蚂虾精和筛子湖 (转贴)
·刻在心灵深处的故事
·请把我埋得浅一些
·血旗下的大中华
·可怜的“聪明人”
·胡佳、杨佳乃天地精灵(转贴)
·猜猜——这个人是谁?(转贴) 
·610迫害法轮功——七大荒唐
·唾弃马列邪论,才有真正的政治生命
·何时休先生可以休矣
·是谁移走了群山
· 佛教东渡与法轮大法西传及其它
·我真为江总书记担心(转贴) 
·天人合力共灭之
·一个法轮功学员的骄傲(转贴)
·解读奥巴马是怎样连扇中共两耳光的(转贴)
·江泽民给布什的一封密信
·反差——血旗下的现实写真
·大奸曾庆红
·(超级讽刺小说)公仆喔书记(转贴)
·十大热点问题——一语妙答
·杨佳案水落石出(转贴)
·这狗怎么这么通人性?
·逢“9”必狂说中共
·中共经典新党语解读 
·生命的传说
·月夜独行
·周部长是强奸犯吗?
·搞笑报导:江肿来到俺山东(转贴)
·可怜的“聪明人”
·坐在胡锦涛身边的衣冠禽兽(转贴)
·网路“八荣八耻”集锦
·奇而不怪的联想
·非凡的女儿(转贴)
·网络经典:你们和我们(转贴)
·林彪一失足成千古恨(转贴)
·五星红旗,你为何比生命更重要
·家要败,出妖怪
·笑谈毛泽东等中共党首姓名背后的“玄机”
·令人忧虑的乡村巨变 
·向江某某人头上大泼几桶凉水
· 暮归云(散文)
·瞧!这个中国狂人
·圣山神鹰
·陈良宇倒台,老百姓说原因众口一词 
·吴官正,你让江倾家荡产,身败名裂吗  
·警惕胡锦涛阴狠的一面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中南海是超级幽默大学(转贴)
·奥斯维辛的鲜花(转贴)
·莲花未曾凋谢,再曝惊天丑闻(转贴)
·他创造了网路歌手一夜成名的神话
·掀起你的红盖头——小百姓点评大人物(转贴)
·江泽民出口转内销 
·瞧瞧,这样的男人! 
· 江泽民确实改变了中国
·真不想骂它,可它太不是东西了
·汶川大地震中的20个“最牛”(转贴)
·2008最震撼的口号
·为何大陆教授接连被学生告发?
·阳光下的魔鬼
·黄菊,中共高官行恶遭报第一人(转贴)
· 红黑两道的末日疯狂
·强烈推荐三位老总作代表(转贴)
·冬日寻诗
·神奇的溪流(寓言) 
·7.20 永远被历史铭记的日子
·中共的“面子”有多大  
·新年寄语歌手刘欢:做一个真“好汉”
·逢“9”必狂说中共
·猪的“思想”,虎的“胆气”
·见证共产主义魔塔在人们心中的崩塌
·瓦解中共枪杆子的“总统三号令”(转贴)
·他们在改变历史(转贴)
·二OO九年的希望和祝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50年整个华北被掏空(转贴)

    只用了50年 整个华北被掏空 成全球第一

      数十年来,华北农业实现了对“南粮北调”的扭转,高速发展的农业依赖的正是一口一口的机井对地下水的掠夺性开采。在华北平原,200万口机井遍布田间地头,正在透支华北的未来。

   官方通报显示,华北地下水超采达1200亿立方米,相当于200个白洋淀的水量。“事实上,真实的情况可能更严重。”据不愿透露姓名的一位专家介绍说,华北透支的地下水估计已近2000亿立方米。

   地下水位不断下降,一个世界最大的地下水降落漏斗区已在华北形成。

   作为中国的重心,华北的命门在于水。所有的人都把目光投向了正在建设中的“南水北调”,这是华北冀望中的新水源。然而,“南水北调”能否解决华北水危机的全部?

   大地开裂,墙壁上四处蔓延的裂缝,张牙舞爪,是董京华一家人心里缠绕多年的魔鬼。与此同时,这个村庄和所有华北平原的村庄一样,机井遍地开花。

   总有一天,董京华家的房子会垮掉。这是河北隆尧西店子村村民的判断,也是董京华自己的判断。

   2005年的一场大雨,董京华家出现了裂缝,这些裂缝从地底下爬上了他家院内的房屋,大得可以塞进一个拳头。

   然后,这些裂缝像四处蔓延的爬山虎,在墙壁上交错纵横,张牙舞爪。房屋的南边在下沉,地基也悬出了一道大大的口子。“这几年,南边起码下沉了40厘米。”董京华说。

   这些裂缝是缠绕董京华一家多年的魔鬼。董一家人遇到下雨就不敢在家里呆,“房子嘎嘎响,看起来就要完了”。但董一家人现在还住在这栋房子里,尽管心惊胆战,寝食难安。事实上,董也没有多余的钱去建房,“老百姓就种几亩地,哪来的钱?”

   董曾多次问过村里,是否能给点补贴,但是没有。董没有办法,只好在裂缝上面糊水泥,他还在墙壁的一个裂缝上面,贴了三个“福”字。

   在西店子村,有类似遭遇的并非董京华一家。董的邻居董平坤,至今住在侄儿董志群家。董志群家也好不到哪去,裂缝横穿他家,下沉的南边与北边形成了一个约 30度斜坡,院子里的一栋平房被裂缝撕成了两半,一直没住过人,如今只用来装一些杂物。董平坤在隔壁有块宅基地,一直不敢盖楼。

   以西店子村为中心,地裂缝往西北、东南方向分别延伸数公里。董家西边有一个大土坑,“一下雨,水就往裂缝里灌”。

   大地开裂,这不是个好征兆。1966年,邢台曾发生了一次大地震,西店子村就处在地壳活跃区上。这几年,前来西店子村勘查裂缝的人,来了一批又一批。

   专家给董京华的解释是,地下水抽狠了,导致水位下降,正好这条地裂缝与隆尧南构造断裂带的走向大体相吻合,地面因此沉降。

   西店子村只是华北平原的一个普通村庄,现在,村里唯一的水源就是靠打井,抽取地下水。从董京华家往东八百米,就是海河的支流澧河,但早就没水了,有也是一点从上游造纸厂流下来的工业废水,“黑的,臭得很”。2009年,当地环保部门警告说,这水含有一种有害物质,不能浇地,一浇,庄稼就死。

   董京华记忆中的澧河曾经清澈透亮,他小时候经常在河里游泳,村里的庄稼也都用河里的水灌溉。1963年,海河流域洪水滔天,周边多个县市被淹,村民只能逃到村庄最高的地方,当时董11岁。

   那个年代,海河流域没有一条河没有水,连年洪涝,人们都怕水。当年 11月17日,与五十年代治理淮河、黄河的指示如出一辙,毛泽东还题词“一定要根治海河”。

   海河流域的百姓也开始挖掘河道,修建水库,修筑防洪堤坝。至1979年,大规模根治海河的工程基本完成,海河流域上游地区续建、扩建、新建大中型水库30余座。

   但从七十年代往后,澧河就没水了,西店子村开始打井。当时,西店子村还是集体化,董记得当年的打井热,墙上的标语是“百亩一口井”、“五十亩一口井”。

   土地承包给个人后,村民一般五六户合起来打一口井。西店子村现约3500人、4500亩地,有120口机井。

   机井在西店子村30年的历史,也是越钻越深的历史。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生产队集体挖土井,后来,土井挖不出水了,就开始打机井。最开始,一般打25米左右就有水出来,到2009年,机井一般要打120米深。

   开着拖拉机往一家一户送水,是华北农村不同于南方农村的景象。不过,大多数人并不认为他们缺水,“因为地底下还有嘛”。

   尽管被专家警告,地下水抽狠了,但董京华并不太懂“漏斗”这个词。事实上,西店子村就处在河北省面积最大的“宁柏隆”(河北宁晋、柏乡、隆尧三县)漏斗区上。

   与华北其他的一些村庄相比,董京华并不认为他所在的村庄缺水。“取水还是比较方便,民用、浇灌都方便,唯一的费用是电费。”董给记者算账:浇一亩地需要3 个小时,一小时耗电18-20度,浇灌一亩地需要30余元的电费。西店子村的麦地一般冬灌一次、春灌三次,相比庄稼的收成,电费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在宁柏隆漏斗区的另一个村庄柏乡县寨里村,同样因为2006年的一条长达8公里的地裂缝而备受关注。如今,当年的地裂缝已被填平,难寻痕迹。

   在寨里村,村民喝水要买。送水工杨玉水每天开着一辆由拖拉机改造的送水车,在村庄的小巷里来去穿梭,哪家没水喝了,就会给他打电话。六个轮子的拖拉机后面,载着一个铁质水罐子,从村里的机井抽到水罐,再送到各家各户的水窖。

   寨里村集体有一口机井,200多米深,村里建了水塔,每隔半个月放一次水,水可以直接通到村民家里,但后来因为水费收不上来,只好承包给了个人。杨玉水送一罐水约3.5立方米,10元。这是寨里村通行的价格。

   寨里村村民称水窖为“旱井”,因为它是水泥砖头砌的,家家户户必备。“先造井,后修房”,已成为当地的传统。

   一窖水可以用一个月,甚至更长。“洗澡一般是不会用窖里的水的。”村民们说,除了饮用和洗衣做饭,他们一般选择到外面澡堂去洗澡,尤其在寒冷的冬天。

   寨里村同样没有河流,所谓的池塘都是造纸厂挖的,臭气飘出数里路,有时还被用来浇灌庄稼。但记者在寨里村采访时,大多数村民也说,他们不缺水用。村民的理由是,喝水有机井,浇灌田地也有机井,机井里还能抽出水。

   村民翟爱强认为“不缺水”的理由是,自己拖一罐水去卖,卖不起价,10元/罐利润太低。2007年,翟爱强自家打了一口机井,花费2万元,送水车2万元。翟爱强认为投资四五万打个机井,送一罐水只能挣四五块钱(扣除成本),没什么意思,大多数时候,送水车停在自己家门口,井里抽上来的水只是给自家开的灰膏厂用。

   寨里村打井的费用已经很高了。现在,打到地下80米以下才有水,多打一米需要多支付六七十元,村民为了让机井存活的时间更长一点,不得不往深里打,一口机井一般要打一百七八十米深,这样,打一口机井需要四五万元 (包括电泵、铺管)。

   “我们这里吃水不成问题,浇水按说也没事”,一高姓村民说,地下水位一年比一年低,没水抽了只有继续往下打。

   这是一个奇怪的逻辑。“哪里又不缺水呢?现在城里的人又有多少喝自来水的,还不是靠送水,买罐装水喝?”这名高姓村民向记者阐述了他的“理论”。

   官方通报显示,华北地下水超采达1200亿立方米,相当于200个白洋淀的水量。京津冀5万平方公里形成了地下水降落漏斗。

   在现实面前,不缺水的“理论”,如同一个易碎的玻璃制品。

   截至今年4月初,河北受旱面积1254万亩,其中麦田受旱224万亩,旱地缺墒1030万亩,有 43万人因旱出现饮水困难,其中13万人需要出村拉水维持正常生活。

   这并不是旱情最严重的时候。十多年来,整个华北年年旱,年年缺水。就河北而言,该省近年来自产水资源量与上世纪50年代相比减少近50%,入境水量减少 70%。全省可利用的水资源量不足170亿立方米,而总用水量已达205亿-215亿立方米,远超出了水资源承载能力,如果不考虑环境用水,一般年份河北省缺水40亿-50亿立方米。

   相关资料显示,到2000年,海河全流域各主要河流上兴建大中型水库1900余座,其中大型水库31 座,总库容294亿立方米,控制山区面积85%,控制海河流域径流量95%。受上游来水、降雨量减少等因素的影响,华北平原上的主要河流基本上成为季节性河流,甚至全年断流干涸。

   事实上,自上世纪80年代后期以来,华北平原就陷入了持续的、规模空前的恶性水源危机,生态脆弱不堪。时至今日,这一状况仍未获得根本性改变。“有河皆干,有水皆污”成为海河流域的惨痛现实。

   自3月中旬以来,华北平原的麦苗进入春灌期,正是用水的高峰期。铺在田野中的机井开始轰鸣,水泵抽出来的地下水,沿着一根根的塑料管子送往需要浇水的麦田。

   抽取地下水,对于千万华北农民来说实在是个无奈的选择。当身边再也找不到流动的水源的时候,没有什么比往地下打井更省事的了。

   但数十年来,华北农业却实现了对“南粮北调”的扭转,高速发展的农业依赖的正是一口一口的机井对地下水的掠夺性开采。在华北平原,200万口机井遍布田间地头,正在透支华北的未来。

   官方通报显示,华北地下水超采达1200亿立方米,相当于200个白洋淀的水量。“事实上,真实的情况可能更严重。”据不愿透露姓名的一位专家介绍说,华北透支的地下水估计已近2000亿立方米。

   地下水位不断下降,一个世界最大的地下水降落漏斗区已在华北形成。河北老水利专家魏智敏说,目前,华北平原京津冀三省市已形成20多个下降漏斗区,5万平方公里出现“漏斗”。地下水埋藏最深的在天津,达到110米;河北最深的机井在沧州地区,达到800米;部分地区浅层地下水已被疏干,没水了,被采空了。

   历史上,海河流域曾放荡不羁,汛期一到,洪水泛滥。如果时光倒转半个世纪,人们可以顺子牙河,从天津直达邯郸、安阳,顺石津运河直达石家庄,沿大清河达保定。

   “当时,每条河都能行船,全省航运里程达3000多公里,地下水离地面只有一米,随便挖个洞就可以挑水喝。”水利专家魏智敏回忆说。

   “只用了半个世纪,华北就被掏空了。”谈及往事,从事了50多年治水工作的魏智敏感叹。

   来源:红网

(2010/04/2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