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十一)]
悠悠南山下
·中共要摘掉台灣的「中華民國」?
·「六七暴動」,遺害至今
·歷史尋找本土──讀徐承恩《香港,鬱躁的家邦》
·六七暴動與恐怖主義
·避無可避:中國國族主義眼中的港獨
·為何英國不早給香港民主?
【 漫步東西徑 】
·一個外國人的北京初游記
·話說聖誕
·丹丹﹕ 七十七歲誕辰
·也談中國古詩押韻
·愧對英魂 --- 黄花崗九十年祭
·法國蒙塔基 --- 新中國的革命搖籃 !
·«悠悠南山下»嚴正聲明
·怎样理解“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
·革命者的年齡 --- 從东歐變天回望天安門六四
·夜郎为何不能自大?
·东歐民主潮流廿年後之回顧
·柏林墻倒塌圖片
·歷史的驚詫
·愚蠢的“左右”之争
·中國大陸落後問題的秦漢根源
·魁北克紀事
·臺灣东吳大學劉必榮教授談朝鮮半島局勢
·如何扔掉朝鲜这颗手雷
·中俄關系多有不測風雲
·尼克松訪華四十年
·觀視中國世界和西方世界
·中國對西藏的东方主義
·怨恨深植於亞洲
·莊則棟臨終字句與習近平的講話
·中国:一颗定时炸弹
·美國應否與中國平分權力?
·重溫四十年前的智利政變(圖)
·自由與宗教
·緬共紅二代:毛澤东一成錯九成功
·中國僑辦海外統戰的三大工程
·中越邊境槍擊案與維族越境者
·九段線、中華帝國的“新疆”
·走出這檯「中國大戲」
·勿忘六四
·六四25週年:越南官煤首次發聲批評
·六四25週年:法國報紙關注事件影響
·百年痴夢
·二次世界大戰紀錄片《啟示錄》
·朝鮮是個謎
·習近平v毛澤东. 大公報v大紀元
·东方歷史與西方概念
· 劉亞洲的甲午戰爭歷史觀
·成熟的學者可以怎麼讀書?
·中國社會政治文化結構:四層塔(外一篇)
·習結束訪印主要報章指中國居心叵測
·中、越面對25年前的各事件
·25年後的越南仍比东歐差
·人民幣的含金量
·英媒:中國發展新絲路戰略引起鄰國警惕
·中國殖民香港
·英媒:「世界是習近平的牡蠣」
·1973年智利政變析剖
·2014年聖誕禮物:瑪格麗特-杜拉絲作品
·《查理周刊》諷刺中越、中美關係
·中國的食物安全問題
·西湖戀:人情與錢財
·中國何時坦然面對自身歷史污點?
·西湖戀:文化造假,橫財遍地
·西湖戀(3/4):經濟起飛的表象
·西湖戀(4/4):堅持,才能看見西湖
·兩岸談判的最佳時機
·亞細安v大中華
· 居安思危看中國對外戰爭
·從越南看1989年天安門屠殺
·中國要向日本道歉嗎?
·中國的「強國痴人夢話」,還是「帝國之心不死」?
·俄羅斯檔案:爆老毛「契弟」史
·沒有中國照顧 美國過得更好
·法國的毛主義
·如果我沒有為法國哀傷
·悼安德森:印尼的基層世界主義
·李光耀和他的學生(外一篇)
·被誇大的中國中心論-駁鄭永年的〈如何實現
·俄羅斯紀錄片:1969年中蘇邊界衝突
·“自古以來”有多理直氣壯?
·國際法之中有關「單方面宣佈獨立」是什麼一回事
·《21世紀資本論》-- 正在改變21世紀的一本書
·台灣人分析文革:原來紅衛兵是毛澤
·文革與中越關係
·「中國人」是一種宗教
·支那與大清,哪個叫法難聽一點?
·何賢在澳門 12.3 事件中的角色
·彭定康、葛劍雄:統一分裂歷史怎麼說?
·世事如棋,不過中國從來都只是棋子
·「老朋友」與「一中一台」
·被誇大的东亞朝貢體系
·蘇聯檔案解密:還原真實的毛澤东
·特朗是商人總統?普京才更符合?
·亞洲與美中峰會
·中國為什麼堅持撐朝鮮
·韓國,曾經是中國的一部分嗎?
【 歷史資料庫 】
1、【 特刊 】 陳光基回憶錄 : 《 回憶與思考 》
·按語與序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十一)


   4月24日, 波加會見四方軍事委員會中的南方民族陣線政府代表武東江 ( Võ Đông Giang ) 大校,通知他已磋商好關於陳文香移交權力予楊文明的事宜,並要求他轉告予其上級及作出反應。 武大校答應稍後將回復。 中午, 民族陣線政府的電臺呼籲美國大使馬田必須撤出越南和把正在國際海域的美國第七艦隊駛向別處。 波加詢問武東江,電臺所說的可否是表示接受美國大使館保留在西貢的訊息呢? 武含糊答道:“ 可能吧 !” 。 波加把兩人談話的內容寄返美國CIA 總部並說對此事表示樂觀。 沙克利畢竟比波加老練, 他認為, 武的答复只是隨口的回應,無實質意義。 沙克利勸諭波加目前與對方商討是好,但不要忘記撤離那些可能被共產黨拘捕的美、越人員的工作。 他還提醒,不要對 “ 解決楊文明的方法 ” 存太大的希望,因為他的反應過於 “ 遲緩 ”。
   
   24日下午和晚上, 民族陣線政府的電臺再次廣播要求美國撤離全部在越的情報人員和承諾不要干涉越南人處理內部的事。 廣播不提及美國大使館存留的問題, 但此卻讓波加更認為大使館可有保留的希望,而美國應該繼續進行撤退的行動。 當波加再次追問武東江後,武說,4月26日,共產黨即將舉行的新聞會上宣布具體的內容。
   

   這邊廂,楊文明與其部下也緊鑼密鼓地為他上臺而備。 楊派遣兩名助理前往巴黎,會見北越代表團並要求派一代表團去河內。 四方軍事代表團的北越代表建議,( 楊的 )代表團由美國指派專機,將他們載往北越。
   
   4月25日, 波加親自駕車前往新山一機場會見武東江。 武說接受政治的解決方法和河內隨時接受與楊文明對話,以及首次表示民族陣線政府不反對美國大使館保留在西貢。 他還說,期望盡快看到楊文明接替陳文香上任的事,並要求波加提供該事進展的訊息。 同一日, 托特大校會見波加並告知, 河內欲想知曉楊文明新內閣成員的名單和美國艦隊在國際海域的目的是甚麼。 波加答道,艦隊的工作是接待撤退和營救人們。 他要求轉告河內, 美國不想看到有如前幾日發生空襲西貢的戰事。 空襲將可能引致西貢軍人的暴動,那就使情況更為複雜,難以解決。 波加強調說,陳文香移交權力的事宜將盡快進行。
   
   
   就是在4月24日, 為移交權力的事能夠順利進行, 馬田大使要求波加安排阮文紹離越。波加秘密地處理阮文紹和陳善謙離越, 沒一個越南人知曉 ( 除與阮、陳同行的人之外 ), 保密度極高,波加指派美國戰略情報分析員法克-斯納帕( Frank Snepp )親自駕車送阮、陳去機場。 行動於25日夜晚進行: 美國使用的C-118號飛機,那是前總統約翰遜送贈前美駐越大使斌克的私人飛機。斌克偶然才用它飛往尼泊爾首都加德滿都探望妻子、也是美駐尼大使卡羅-斌克 ( Carol Bunker )。斌克離職後, 該飛機一直保存於新山一機場的倉庫內,甚至連馬田也從未坐過。 飛行機組人員通告波加,只須幾個小時的準備工作,飛機就可起飛。
   
   陳善謙負責與波加聯系安排飛行航程和隨行人員之事。 除阮、陳兩人外,同機隨行的共有十二人。 每人只可攜帶一件手提行李,4月25日晚匯集於靠近新山一機場、總參謀部內陳善謙的私宅。 阮文紹的居所也在總參謀部內, 直至天色完全黑了,他才離開其家走往陳宅。 波加在機場會面武東江後,再轉去陳家見田姆斯( Timmes )。田姆斯和波加使用陳的鋼琴作臺面, 寫下一份為離越的人用作政治避難的文件( parole )。 名單上記載十二人,但登機時缺兩名。
   
   
   要進入機場,必須經過兩道的檢查站:總參謀部的大門和飛機場的入口處。為安全起見, 波加駕駛美國大使的轎車,載上阮、陳;車外掛著外交使團的旗,隨後的車輛喬扮作迎接外國高級代表團的車隊。當進入機場檢查站時,波加吩咐阮文紹把身子低下,阮聽從。
   
   在一片黑夜朦朧中,馬田大使站在機梯傍等候,為阮文紹送行。 波加先登上機艙,告訴機師執行任務的目的和吩咐當飛近臺北時所需辦理的手續。 當C-118 號消失在黑暗的夜空後, 波加向臺北CIA 打電話預報飛機抵臺的時間,之後,他再向美國CIA 總部發送電函: “ 緊急報告:為執行上級的命令,西貢CIA 已成功將前總統阮文紹、首相陳善謙及隨行人員十人送走。 起飛當地時間為4月25日21時20分。”
   
   
   4月26日,在阮文紹離越後, 北越部隊加強對西貢近郊的軍事行動,使到邊和機場被迫關閉。 此時曼谷的泰國政府還未回答美國是否允許將撤離越南的人可途經泰境, 而菲律賓方面則告知不接納曾為CIA 工作的越南人。
   
   
   波加認為,河內增強軍事行動是因為它覺得陳文香轉交權力的事進行得過於緩慢。 此時托特轉告波加,河內欲想指定楊文明內閣的成員名單。楊文明接受讓吳伯成女士進入內閣( 吳是親共人士,一個月前阮克平擬定將她拘捕,但遭到CIA 反對 ),但絕對不讓真信( Chan Tín )牧師參與內閣的事務。
   
   在波加與楊文明討論由河內提出的內閣人選名單之時, 《 紐約時報 》則透露了一份波加寄予基辛格關於該事的報告,以及基辛格在回復中說他不相信由托特作中間人可與河內成功地達成政治解決方法的內容。波加懷疑基辛格本人泄露訊息,因為基辛格不愿看到匈牙利政府插手入他正與蘇聯商討關於越南局勢的事務。
   
   至4月26日,根據CIA的勸告,阮伯僅仍擔任首相,但開始感到焦慮。他要求馬田為他提供離越的飛機。 4月27日, 馬田見此刻無人再需要阮伯僅的了,他告訴CIA 安排讓他離去。 4月28日,阮伯僅和阮克平、鄧文光的家屬同坐C-130號機離越。 鄧說,國家有難,正是匹夫之責之時,不能離開。 在阮文紹辭職後,鄧也曾請求陳文香總統批準解甲歸田, 但無人再愿意審查其申請。
   
   
   4月27日, 在馬田大使的同意下, 越南共和國國會兩院開會,一致通過移交權力給楊文明的決議。 在一片暗淡的氣氛中,4月28日下午五時, 楊文明宣誓就任總統。 楊表示愿意以巴黎協定的精神與河內磋商。在雙方同意在越南土地上的某一地點會晤之前,在巴黎也可能已進行了多次的接觸。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十一)

   4月28日,楊文明宣誓上任越南共和國總統。
   
   
   正如從河內傳來的訊息所述,楊文明上任總統並不改變河內決定使用武力結束戰爭的意圖。楊上臺後, 北越使用取從越南共和軍各地空軍基地的戰機,轟炸新山一機場。 4月29日四時許, 北越部隊不斷的連續幾個小時炮轟機場,令跑道受毀和四架CIA 的直昇機被毀。 波加急忙指示部下給各人分發一千美圓現金、一些港幣和泰幣,作防身之用。
   
   
   在華盛頓, 沙克利從波加傳來的訊息獲悉楊文明已就任總統, 但他不太關注那事,卻專致於撤退之事。 沙克利明白河內的部隊有能力隨時隨刻都會炮擊新山一機場,由此,他將華盛頓的命令轉予美軍駐越隨員荷美-斯密( Homer Smith ):一旦機場被炮擊,他本人自可作主,決定何時停止使用C-130號機作撤退。
   
   
   那時馬田大使因肺炎發作,講話有困難,但他也在六點早上已抵大使館,此舉有助於安撫館內的工作人員。此時與新山一機場的荷美-斯密、火奴魯魯的太平洋美軍司令員諾艾-基勒( Noel Gayler )和華盛頓的國務卿基辛格的聯絡工作則全由波加負責。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十一)

   美軍執行撤退行動
   
   
   八點早上,美國大使館收到楊文明發來的通知,要求全體美國軍事隨員在24小時內離開西貢。 馬田答應將執行並下令全面的撤退。
   
   荷美-斯密將軍向馬田大使報告, 新山一機場不能再使用並建議馬田應使用直昇機撤退。 馬田不信,要親自前往新山一機場觀察,儘管他遭到助理們的阻攔。 從機場返回大使館後, 十點三十分, 馬田指示以直昇機作撤退。此時他一方面將此訊息發給基勒,另一方面下令砍倒大使館院內的一棵龍眼樹,使直昇機有足夠的空間降落。 ( 前一日,基勒要求砍樹,但馬田因擔憂此舉會引起人們的猜疑和騷動而反對。)
   
   
   十一點,美國太平洋部隊下令啟動使用直昇機作撤退的工作。 美國大使館的墻外,聚集了眾多的越南人要求離開。 為檢查安全問題,波加在大使館圍欄內走動觀察, 此時他看到身穿綠色西裝的鄧文光正站在大門等候。 波加指示守衛人員開閘,讓他進入。
   
   
   大約下午三點, 美國第七艦隊的撤退行動也展開了。他們在新山一機場內使用C-53號大型直昇飛機,優先運載軍事隨員們,較小的C-47號則運載使館工作人員。 美國要撤退一切的工作人員,打算只剩下二百人,包括五十名CIA 人員留作處理必要的事務。
   
   
   原則上,馬田大使的任務經已完畢, 他可以離開大使館,前往在海上的第七艦隊。 但是,馬田要求福特總統允許他和幾名助理留下。 他仍然希望 --- 通過基辛格與蘇聯的商談, 最後河內會接受美國大使館保留在西貢,由此可免於美國要降下國旗離越的恥辱。
   
   
   越南共和軍很快的被對方摧毀,有人把此歸咎於軍隊指揮和處事差劣等的理由。 以直昇機作撤退的決定來得太遲也形成美國不能很好地控制撤退的秩序。 諸多曾在美國機構服務的越南人和外國人被滯留在越。
   
   
   在最後的時刻,西貢CIA 副局長拉古爾見到CIA 的幾百萬美金現錢還存留在大使館的保險柜內。 他急忙下令一架直昇機,載上四名工作人員,每人負責攜帶一袋重三十五公斤的美金和統計帳單等直飛往停留海上的USS Blue Ridge 戰艦。
   
   傍晚時分, 成千上萬的越南人包圍著美國大使館。 CIA 和大使館的人員沿著使館圍欄巡查,看看在外可否有認識的人,以便提供幫助。 此時波加也認出一位曾為CIA 提供訊息的越南人、屬野戰心理局的大校。 波加吩咐他把行李扔進來,後從圍欄的空隙處,縮小身體穿入。由於不預先囑咐守衛的美國海軍陸戰隊隊員,從外圍扔進的行李,因被疑為藏有炸彈而再扔出外。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十一)

   美國大使館外圍混亂的人群,圖一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十一)

   美國大使館外圍混亂的人群,圖二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十一)

   美國大使館外圍混亂的人群,圖三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十一)

   美國大使館上空的直昇機
   
   
   被滯留下的還有為美國大使館任譯員和在美國援越經濟處工作的越南人。 大使館的電話室無人當值, 懂越語的池-斯哥費特( Chip Schofield )卻志愿接替收聽電話。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