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明暗經緯錄
[主页]->[百家争鸣]->[明暗經緯錄]->[為中華民國平反系列論文集]
明暗經緯錄
·中華民國的血淚史民族的淚花永遠乾不了!
·93 中華民國軍人節來源
·共產黨是個脆弱的黨
·中國社科院台灣研究所所長余克禮一行來美專題演講
·奉勸龍應台
·統一先決條件
·漢奴
·為台灣五都選舉義務做良心見證文章
·偉大美麗的西螺大橋與我
·龍應台蹧蹋可貴的話語權
·豫奴籲天錄
·19世紀美國最暢銷小說
·漢奴籲天錄
·井岡山的糊塗詩人毛澤
·河南自治遠比當中華共同體要好
·高雄台北經濟消長圖與民權標竿
·一代陷落的知識份子另一盤嘆怨
·崩盤的大陸知識份子
·全國寶貝
·外省國民黨的心願
·歷史家目前所不知的中華兩國間的秘辛
·偽裝的被放逐游子
·中共社會主義國家的反社會人文主義
·國蘭
·紀念外祖父1945.9.9在南京接受日本投降
·大陸連游子也造假
·外祖父是當年中華民國政體轉型主要推手
·驅逐萬年國代的來龍去脈
·敬告馬英九別企圖妄想用國民黨的黨產來收買中間選民
·毛澤
·毛澤
·中國人政改的意義
·三民主義大同盟在舊金山國父紀念館召開記者會
·國民黨打內戰失敗的元因﹕國民黨的空城計造成了中共乘虛而入
·建議中華人民共和國於18大替國家正名
·中國文化的蟬翼
·統領中國的政治局九張皮 vs 百里奚五羊皮
·北京霧失樓臺中南海凡60載
·國民黨靠節省刻苦耐勞抗戰因而成功
·北京邯鄲學步美國制度
·何謂中華正朔﹖
·我的一週歲生日慶祝會
·論中共國家機制
·真假國民黨恩仇錄
·含著眼淚投下馬英九政府一票
·中共金字塔型的一黨統領等級制度
·孫中山的政治綱領 對比 中共埃及金字塔惟我獨尊政治局統領制度
·1945對日抗戰勝利序曲 vs 1812序曲
·彰化濕地是心扉﹐肺﹐肝﹐腎
·不老的青鳥
·青鳥不傳云外信
·簽訂和約的首要條件
·如果國民黨五都選輸
·釣魚台屬於中華民國而非台灣島
·中共對釣魚台是項莊舞劍意在沛公
·棄帥保車是五都選舉台灣生存法
·蔣中山的政治高度來自于何方?
·蔣中正與參政會非主僕關係
·蔣中正實行憲政的濫觴
·蔡英文的建國方案請出示
·南開之父張伯苓使得中國政治步入憲政民主
·十十 對 十一
·戰時無法實行憲政原因何在﹖
·聯合國的中國地位如何得來的﹖
·民主幾度花開在中華大地﹖
·中時集團董事長蔡衍明提倡民族主義
·Okinawa 沖繩琉球的美
·Vladivostok 海參崴 vs 釣魚台
·為何憤青不要海森威而要釣魚台
·溫總理的南水北調是捨華中華
·台灣莫再走回頭路 大陸快改造重生
·彌補劉曉波的失誤
·袁世凱與溫家寶
·比較兩位總理﹕孫中山總理與溫家寶總理
·讓中共泛起沉滓的劉曉波
·中南海智囊團是否廟堂中的社鼠
·無根蘭花滿庭芳 蝴蝶翩翩燕子飛
·雙十國慶憶孫中山先生
·國慶特告滿族同胞書
·十全十美慶雙十國慶
·劉曉波的贏得尊嚴諾貝爾獎警示誰
·郭泉是美國對抗中共的空彈原子彈
·中共太子黨的迷思
·外國的陳情表
·國民政府參政會的正負面功用評價
·一國兩制是中共強制民女裹小腳的政策
·中華民族的臨界點
·溫家寶的南水北調會遭撥亂反正
·我是長江一小沙
·遺憾孫中山先生未得到諾貝爾人道和平獎
·中共絕招是拆臺
·誰是政改第一清白的驕客
·放劉曉波不是胡溫責任
·九溪煙樹 一路歡歌入錢塘水
·彭麗媛包裝紙人之下的真人還是虛偽的土匪婆子
·中共的皇后娘娘江青的原型
·如何模懂中國人脾性特色
·劉曉波囚與放
·蔣經國的愛與恨
·曹禺藝術自由精神延續在台灣
·一張陝北黑白照片的啟示錄﹕中國在劫難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為中華民國平反系列論文集

   為中華民國平反系列論文集
   
   
   世界上有一種民族﹐有一個流亡國家﹐不被任何主流承認﹐不被自己民族認同。
   

   雖然犧牲奮鬥奉獻﹐到頭來﹐只有受到杯葛。
   
   當我來到父親祖籍的中國毛澤東統治下的鄉親會﹐他們會說我是台灣人﹐不認同我﹐
   因為我不生在大陸。
   
   當我對台灣本土人說﹐我是台灣出生的啊﹐他們說﹕但是你的父母不是台灣人。
   
   當我在美國人群中﹐他們問﹕你由那裡來﹖
   
   我說台灣。
   
   但是﹐台灣不是個國家。
   
   正確性﹐應該說﹐我是中華民國人。
   
   但是中華民國的主權﹐法權﹐人權﹐所有權﹐都正在被剝奪﹐被打擊﹐長久的被摧
   殘。
   
   雖然父親在戰場奉獻青春﹐報效國家﹐祖父在中央執政﹐奠定國家機制﹐我們沒有
   享受真正的民主﹐因為民主定義﹐就是受到代表﹐有發聲的管道﹐受到尊重。
   
   而到目前為止﹐沒有平反﹐沒有措施﹐只有繼續不斷地掠奪我們的權益。
   
   即使國民黨重新當政﹐但目前﹐仍玩弄軍公教權益於股掌中﹐僅讓少數人圈得利益﹐
   作威作福。
   
   發表出賣軍方的地產炸彈一枚﹐將把台北最後城市公家土地﹐估計有200多頃﹐包括
   空軍總部﹐變賣入國庫。
   
   但是﹐這個馬政府﹐往往不願稱‘中華民國’﹐又誰才是‘中華民國國庫’﹖
   
   民進黨不願稱之為﹐“中華民國”﹐但是﹐富商﹐只認識錢﹐那管這軍方土地﹐所
   為何來﹖
   
   都不是說﹐這是非法黨產﹐那還‘非法’取得這不義之財嗎﹖
   
   中華民國空軍節﹐他們的上海精忠報國的事跡﹐有何非法之處﹖
   
   我們有殺日本人的原罪嗎﹖
   
   國民黨名譽主席連戰代表數百萬清貧軍公教﹐他們賣命流失青春﹐但是連家是得利的一方﹐有千億國民黨財富﹐他的財富觀就是﹐國民黨的努力﹐應該由他個人繼承﹐外加上得18%利
   率﹐永保利潤﹐本金利息錢滾錢。
   
   多少真正貧寒的教員﹐被阿扁趕出了宿舍﹐未嘗得利。
   多少真正貧寒的軍人﹐被阿扁趕出了眷舍﹐未曾沾光。
   多少真正貧寒的公僕﹐被登輝趕出了宿舍﹐未嘗安老。
   
   連戰既是高級本省人﹐也是高級外省人。
   
   請問連戰先生﹐您曾為清貧軍公教﹐設立什麼措施﹖
   
   萬般無奈軍公教白幹活兒﹐少的可憐的銀行戶頭﹐若是得18%利息錢﹐也就算溫飽的
   保命錢。
   
   大陸被搶走的房地產﹐誰可以代表他們﹐追討呢﹖
   
   可以冀望誰來平反﹖
   
   孫中山﹕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要努力。
   
   各民族站起來奮鬥! 我們會走出一條自由的康莊大道。
   
   這世界上﹐尚未給為人類爭取自由平等﹐掃蕩侵略者而犧牲奮鬥的中華民國軍公教
   人民﹐予以平反。
   
   誰代表我們﹖
   
   不斷地變賣中華民國國軍財產﹐而並沒有替國軍向大陸追討原有權益﹐是一種侵犯
   罪。
   
   德國﹐英國首相﹐向美國高盛Gold Sachs, 要求法律申訴。
   
   我中華民國的軍公教族群﹐也可相機行事﹕是熟忍﹖是熟不可忍﹖
   
   莎士比亞﹐哈姆雷特﹕
   
   行也﹖安之若素﹖
   那就是一個基本本質的問題。
   
   
   Hamlet:
   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
   
   
   
   C。S。
   代表南京中央執行委員
   
   
   
   http://news.chinatimes.com/focus/0,5243,50105055x122010041900086,00.html
   軍方釋地 撼房市
   2010-04-19 工商時報 【記者呂雪彗/台北報導】
   放大
   
   空軍總部位於台北市仁愛路、建國南路口,是大安區僅存一塊面積廣大、最精華的
   土地。圖/本報資料照片
   
     據悉,國防部已檢討完成台北市內大小營區共50餘處,計70萬坪土地(約200多
   公頃),決定釋出包括土地面積最大約為185公頃的南港202兵工廠,及最具經濟價
   值的仁愛路精華地段的空軍總司令部等,總開發價值將逾數千億元。
   
     而針對空軍總部傳出有意釋出和民間合作開發,多家建商表示:「一定會造
   成很大的轟動!開發後保證一定是天價中的天價!」
   
     行政院副院長朱立倫預定本週五召開「國有土地清理活化督導小組」會議,
   財政部國有財產局將安排國防部、台鐵局及教育部等單位報告國有公用土地活化情
   形。
   
     其中,為配合國有土地活化政策,及募兵制民國103年上路,國防部已積極檢
   討精華地段或都會區內營區遷移事宜。除台北市外,高雄市、台中市等都會區營區
   土地將陸續檢討釋出。
   
     據國防部統計,台北市大小營區總計50餘處,面積約70萬坪(200多公頃),
   除變更特定商業區或住宅區外,部分土地擬規劃作中央政府辦公廳舍或開放民眾使
   用的公共服務設施空間,例如文化園區。
   
     國防部位於博愛路辦公大樓民國100年後擬遷移大直營區;而位於仁愛路上的
   空軍總司令部也將一併搬遷,目前公告現值達162億元,因名列前10名價值30億元以
   上國有土地,被政院列管優先活化對象,搬遷後即可望展開規劃。
   
     空軍總司令面積達7公頃,一旦釋地作商業開發,勢必引發建商搶破頭。高層
   認為,這塊土地不宜再作機關用地,北市府曾有意依都市計畫變更為商業區或住宅
   區用地。不過,市府高層說,規劃為大型館場或表演場所,提供民眾休憩公共空間,
   都是可考慮方向,只要確定軍方有意釋出,就會著手具體規劃。
   
     此外,南港202兵工廠遷移案也廣受建商矚目,據悉,國防部已在三峽找到遷
   移據點,現佔地廣達185公頃的用途與台北市民生活不相容,決策高層主張變更為特
   定商業區,納入政府主導南港都更案範疇,其中25公頃決釋給中研院,規劃為國家
   生技園區。惟全區搬遷時程需7、8年。
   
     高層指出,202兵工廠每坪價值逾百萬元,位於南港三鐵共構交通便利地段,
   政府花800億元完成鐵路地下化,比信義計畫區交通更便利,應考慮打造成第二信義
   區,如此可為國庫挹注逾3、4,000億元資金活水,開發利益甚大。另高雄市205兵工
   廠也在下波釋出規劃範圍。
   
   
   
   http://news.chinatimes.com/politics/0,5244,11050201x132010041901411,00.html#comment
   連戰要「分家」 相中帝寶做新居
   2010-04-19 新聞速報 【中時電子報/綜合報導】
    根據媒體報導,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夫婦,已在本(四)月七日辦理過戶,成為
   帝寶頂樓保留戶的新主人。但即將再當父親的連勝文因考量兒子的學區問題,將不
   跟隨父母遷往帝寶新居,仍堅持和蔡依珊另覓新家。
   
    連戰、連方瑀準備搬新家!新居就在台北市仁愛路上的帝寶豪宅。據了解,連
   戰夫婦共買下兩戶,一人名下登記一戶,共計260坪,保守粗估,市價約在四億七千
   多萬左右。但大兒子連勝文希望兒子都能成為自己復興小學的學弟,堅持另覓新家,
   盼能在復興小學方圓五百公尺內找到新住所。
   
   
   Hamlet:
   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
   Whether 'tis nobler in the mind to suffer
   The slings and arrows of outrageous fortune,
   Or to take arms against a sea of troubles
   And by opposing end them. To die—to sleep,
   No more; and by a sleep to say we end
   The heart-ache and the thousand natural shocks
   That flesh is heir to: 'tis a consummation
   Devoutly to be wish'd. To die, to sleep;
   To sleep, perchance to dream—ay, there's the rub:
   For in that sleep of death what dreams may come,
   When we have shuffled off this mortal coil,
   Must give us pause—there's the respect
   That makes calamity of so long life.
   For who would bear the whips and scorns of time,
   Th'oppressor's wrong, the proud man's contumely,
   The pangs of dispriz'd love, the law's delay,
   The insolence of office, and the spurns
   That patient merit of th'unworthy takes,
   When he himself might his quietus make
   With a bare bodkin? Who would fardels bear,
   To grunt and sweat under a weary life,
   But that the dread of something after death,
   The undiscovere'd country, from whose bourn
   No traveller returns, puzzles the will,
   And makes us rather bear those ills we have
   Than fly to others that we know not of?
   Thus conscience does make cowards of us all,
   And thus the native hue of resolution
   Is sicklied o'er with the pale cast of thought,
   And enterprises of great pitch and moment
   With this regard their currents turn awry
   And lose the name of action.
   Hamlet Act 3, scene 1, 55–87
(2010/04/1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