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满洲民族圣山长白山古迹寻踪]
满洲文化传媒
·黑龙江省满洲语调查报告(二)
·满洲鸭绿江上的被炸断桥
·溥仪书法:日益康强
·通古斯学
·满族说部中的历史文化遗存
·《满语研究》概况,投稿与订阅
·《满族研究》概况,投稿与订阅
·滿族集會活動照片
·论满族说部
·滿族集會活動照片【二】
·后金国皇太極的繼承汗位  
·滿洲族姓氏人名探微
·滿族文學與滿族民族意識
·恭亲王之死
·清国初年雅克萨战役之始末
·發揚滿族的傳統精神
·滿洲人以數目命名的習俗
·滿洲民族之源流
·女真民族興起之淵源
·满族作家文学述概
·滿洲族人吃食拾零
·女真大酋長李之蘭在朝鮮
·黑龙江省满洲语调查报告(三)
·满族说部《恩切布库》的文化解读
·满洲八旗中高丽士大夫家族
·满洲语谚语
·满族石姓穆昆记忆中的萨满教信仰体系
·满族说部《雪妃娘娘和包鲁嘎汗》的流传情况
·满族说部《飞啸三巧传奇》流传情况
·满族说部《萨大人传》采录纪实
·俄占外满洲海参崴掠影
·满族说部的文本化
·满族宗教信仰和口头叙事中的丧葬习俗与仪式疏举
·浅谈满族传统说部艺术“乌勒本”
·【组图】恭亲王府掠影
·《红楼梦》中的满族风俗
·我的家族与“满族说部”
·大清国满洲十二皇帝朝服像
·中国虚假历史中的真实秘笈
·朝鲜掠影
·满族说部《乌布西奔妈妈》中的动物研究
·满族家族祭祀活动的文化透视
·满洲民族传统节日知多少
·满族的糠灯
·通古斯民族原始的萨满教
·萨满舞蹈的艺术魅力
·解读盘锦满族人家宴俗
·满族木屋:木刻楞
·满族说部:到哪里去找“金子一样的嘴”
·努尔哈赤与皇太极亡明辨
·苏联拆运满洲机器设备评说
·散失在境外清国档案文献调查报告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六)
·满洲民族饮食习俗礼仪
·通古斯满洲民族的传统狩猎活动
·丹东满族剪纸——民间艺术的一朵奇葩
·满族的马蹄底鞋
·吉林满族民间文学
·《清代满蒙汉文词语音义对照手册》(精)出版
·後金國的八王共治國政制
·《满文老档》讲述后金国故事
·满洲の沧桑--哈尔滨老道外掠影
·赵玫:我的祖先
·俄国著名通古斯学者史禄国
·『尼山薩滿全傳』簡介
·滿洲文碟子
·满族资料图片集【八】
·满族口头遗产传统说成书纪实
·日本国收藏满文文献概述
·满族说部一宗亟待抢救的民族文学遗产
·满洲族名著《红楼梦》中的满族风俗
·《尼山萨满》与满族灵魂观念
·佛满洲的萨满祭祀及传说——锡克特里家族跑火池
·满洲民族神话的民族特点
·满洲民族神歌仪式的程式化
·天命后期八旗旗主考析
·满族人的过年习俗
·『清文虛字指南解讀』簡介
·图说满洲萨满教神韵
·辛亥暴乱后满洲人的悲惨命运
·满族作家王朔: 红楼梦是满族文学名著
·满族民族之神佛多妈妈
·满洲族人的愚蠢
·通古斯语系词语研究手帐
·谈谈普通话中的“满洲语言”
·通古斯满洲萨满神话人物塑像
·屈原与爱国无关
·大清国满洲皇帝书法欣赏
·每一种语言都是结构独特的思想世界
·Wuthing we gwen tull?
·从教乌云看满族萨满教的宗教教育
·满洲族著名影星胡军
·满族鸟崇拜及其对北方民俗的影响
·国庆天安门广场上的满族图腾柱
·满族的祭祀,萨满文本和神话
·清太祖高皇帝實錄
·通古斯满洲民族的萨满教变迁
·火爆的满洲民族祭祖大典
·努尔哈赤逝世383周年纪念
·满洲民族英雄后金国大清国缔造者努尔哈赤逝世383周年纪念日(1626年9月30日--2009年9月30日)
·满族女神佛哩佛多卧莫西妈妈论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满洲民族圣山长白山古迹寻踪


   
   
满洲民族圣山长白山古迹寻踪

   
   (一)女真国长白山大王府寻踪

     在满洲的历史与考古研究中,尚有许多未解之迷。其一就是辽代所设女真国长白山大王府址的湮没无知。学者们经过史料稽考与实地探察,拨开历史沧桑的网结尘封,使辽长白山女真大王府址显露了端倪。
   
     女真族谱写了东北民族历史的重要篇章。女真一名,从史乘记载来看最早出现于唐初。关于其源流,传统的说法是,先世为革末革曷、勿吉、挹娄,最早为肃慎。但这不是说他们之间是一种简单的递嬗,而是既有传承也有同一时期并存关系。
   
     历史演进至南北朝时期,松花江南流段的夫余被勿吉所逐,勿吉人进入夫余故地,进而发展为后来的流布松花江上游、长白山和图们江一带革末革曷七部,并且七部之一的白山部不仅逐渐成为长白山与图们江之间地区的主要势力,而且使原来于此居主导地位的沃沮人融合于其中,形成为白革末革曷部,臣服于高句丽。公元926年,渤海国覆亡,辽统治者因恐渤海遗民为患,遂将一部分渤海州县和遗民以及渤海`境内的生女真,一起南迁。这样一来,长白山和图们江一带人烟稀少,北方的黑水革末革曷乘虚南下,进入长白山和图们江一带与留居当地的渤海人融合,从而形成了30部女真和蒲卢毛朵部。他们处在王建灭新罗而建的高丽与契丹两个强大势力之间,叛服不定。
   
     史学界关于30部长白山女真分布区域说法有些参差,但出入不大。《东北历史地理》第二卷中说:“《新唐书》载,‘粟末之东白山部’??正应在今敦化到延吉一带。”此一说基本与李健才、依保中先生说法一致。长白山30部女真,实际属于相近语言、习俗的同一语族语支的女真30姓部落、部落群。
   
     辽的统治方法为“因俗而治”。对汉人和渤海人置府州县管理,对女真氏族各部地区则置大王府、王府、节度使以统辖。据《辽史·百官志》记载,辽圣宗统和30年(公元1012年),“长白山三十部女真乞授爵秩”,于是辽廷设立了30部长白山女真国大王府。由此看来,当时的30部女真已成为部落联盟或走向部落联盟形成的民族共同体。
   
     长白山大王府是30部女真的政治中心。这俨然就是长白山女真国的王都,但这个俗传的女真国,并不具备郡国条件,而是一个部落联盟。
   
     30部女真国长白山大王府在什么地方?其地可能就在现今吉林省安图县的松江镇,即其前身为安图县治,清代的娘娘库。
   
满洲民族圣山长白山古迹寻踪

     上个世纪初成书的《长白山江岗志略》与《安图县治》都有一些相同的记载:“相传,娘娘库地方为女真国故址。至今耕者往往拾有刀环、箭头等物。然亦不多见。”《长白山江岗志略》还记载:“在天池东北岸,东距汨石坡半里余,顶平高起如台,碎石颇多,高七丈有余”,“台上有一石堆,相传女真国王登白山祭天池,曾筑石于台上,故至今尚有遗迹。”这个女真国王,很可能就是长白山下30部女真国大王府的大王,不可能是前后两个金国的皇帝。最近在女真祭台发现的女真碑,可以互为辅证。
   
     两书还都说,在娘娘库附近有相传为金时的三王冢,日人疑为高丽冢并盗掘了两处,“无迹验,因掩之,至今犹有遗迹。”这里的传为“金时”,肯定是以讹传或相传之误。因为金灭辽后,金是不会允许辽30部女真国长白山大王府继续存在的,而且很可能使其遭遇了废弃性的大破坏。怎么可能有金的三个王冢出现在这里呢?
   
     辽代女真各部有自己的都部长,女真语称为都孛堇。30部女真即有30个都孛堇,在大王府所在地和其周围自有一些部的城塞,如《志略》所记,在玉带山南的万花峪,“面积30余里,相传为白山部遗址”。杨宾《柳边纪略》所说长白山讷殷部,其先世在二、三道松花江源,当也是30部女真国的组成部分。
   
     前面说过,辽代30部女真是辽迁走一部分渤海人后,黑水革末革曷乘虚而入与留居的渤海人融合而形成的。所以,在松江附近的仰脸山城金城和报马城等,《安图县文物志》虽然都定为渤海古城,其实这也就是长白山30部女真中的几部在渤海、辽金时相继沿用的城。一个城的存在时间不可能因朝代的更替而嘎然有无,除非像辽毁渤海上京城一样,使那个“小长安”一时间定格为一个历史的状态。
   
     辽30部女真国长白山大王府,在金初罹劫之后就支离破碎而日渐垒消瓦解了。风吹雨蚀数百年后,清朝废除禁止圈场,狩猎、开荒、淘金、伐木、挖参、经商、兵燹、匪患等蒙昧地毁坏与消除,又使遗迹几至荡然无存了。
   
   
满洲民族圣山长白山古迹寻踪

   (二)长白山“女真祭台”文字碑发现记
   周长庆  扈魁英
   
      经吉林省有关专家初步鉴定,最近在长白山天池边发现的一块石碑上刻有女真文字。他们认为,这是一个重大发现,对于深入研究长白山的历史和文化,推动旅游业的发展,特别是对长白山的历史和文化研究具有重要的文物价值。为防止文字碑被毁坏,在吉林省领导的关心下,这块石碑已被迁到安全处保护起来。
   
     这块女真文字碑是200 年8月19日由吉林省专业作家、著名红学家陈景和先生最先发现的。后经考察和测量,认定这是一块青石料的圭形碑,有人工打制痕迹。碑高98.5厘米,腰宽47厘米,宽度44.5厘米,厚度10.5厘米。上面虽然文字不多,但正面、背面、右侧均有人为镌刻痕迹。8月26日,由吉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和长白山自然保护局有关人员组成考察队,对这块石碑进行了实地考察,并对碑文进行了拍照和拓片。9月2日,吉林省红楼梦学会邀请东北师范大学女真文专家穆鸿利、吉林大学辽金史专家张博泉、东北民族与边疆研究中心刘厚生等国内知名教授,在长春对照片和拓片进行了鉴定。专家们认出这块石碑正面所刻的三个文字中后两个肯定是女真文,并初步认定是“太白神”之意,由于碑文拓片模糊,其它文字暂时难以辨认。
   
满洲民族圣山长白山古迹寻踪

     现任吉林省红楼梦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的陈景和,他对东北文化和红楼梦研究卓有成效,是我国红学研究的一匹“黑马”。他提出的“《红楼梦》文化之源在长白山”、“贾宝玉是满族童贞形象”等新说,可谓石破惊天,独具慧眼地捅破了红学研究的“窗户纸”,在林林总总的红学研究中自成体系,为国内外所瞩目。
   
     陈景和回忆女真文字碑的发现过程时说:“这块碑的发现应首先归功于长白山天池怪兽研究会。”他介绍说,最近一段时间,他应邀为怪兽研究会正在拍摄中的《长白山天池怪兽之迷》电视专题片撰写剧本,并为此已几上长白山。今年8月18日,他又应怪兽研究会之邀,到天池边去拍有关“女真祭台”的资料片。
   
     据史料记载,满族先人女真人建立金朝后,将长白山视为“兴亡之地”,先后封之为“护国灵应王”和“开天宏圣帝”,并建有庙宇,每年定期祭祀。距天池约40米尚存的“女真祭台”遗址,是由大小近似的玄武岩石块人工垒成的,略成圆形。清代末期,地方官员刘建封在全面地考查了长白山后,在所著《长白山江冈志略》中记载:“(钓鳌)台上有一石堆,相传女真国王登长白山祭天池曾筑石于台上,故今尚有遗迹。”据考证,祭台应为女真人祭祀长白山所用。
   
     陈景和说,8月18日,他到达长白山后为了第二天顺利拍片,自己一个人去寻找“女真祭台”。他扛着钓鱼杆,下到天池畔去寻找,因为他觉得,无论是从拍摄资料角度,还是从红学研究角度,这个祭台都具有非常重要的价值。因为民间传说,女真国王曾到天池畔祭奠长白山,如果属实,肯定会在这里留下蛛丝马迹。没有但这天他没能找到。第二天,摄制组一起又下到天池边拍摄资料,陈景和仍在到处寻找“女真祭台”,终于在天池北侧、华盖峰和紫霞峰之间、滚石坡下的一堆石头(即钓鳌台)上发现了女真祭台。祭台大约一米二三高,由一些石头堆沏而成。
   
满洲民族圣山长白山古迹寻踪

   
     由于年久失修,已经坍塌了。看到这种情景,陈景和就从周围捡来石头,往祭台上堆沏。周为的石头捡完了,他又到较远的地方去捡。摄制组的其它同志也帮他捡石头垒台。大概是他的诚心感动了“长白山之神”,在距离祭台大约三米远的地方,陈景和看到一堆青苔掩盖着一块片状石头,石头半埋在土里,他一拉没拉动,就又叫了个人来帮他抬。起先也没有感到此石头与其它石头有什么不同。立起来时,长春电影制片厂著名导演张国仰发现石头上面好象有人为刻痕,就对陈说:“你看这是不是文字?”他仔细是看,果真有文字,他们把上面的青苔剥掉,又从天池中弄来水泼湿,发现石头正面有三个文字,明显不是汉字,更不是朝鲜文,他想很可能是女真文字。后来仔细观察,又在碑的背面和侧面发现了人工刻痕。发现了碑石,大家非常兴奋,但由于天已下雨,他们赶紧拍了些照片,摄制了录像资料,就又把碑放回原处隐藏起来。据他们分析,由于石碑碑文刻痕较浅,上面又长满青苔,所以多年来没被人们发现。
   
     据陈景和介绍,历史上长白山地区至少有两块说明长白山自古属于中国的石碑(即第一个登上长白山的清朝官员所刻“穆石”和在圆池(也称“天女浴躬池”)旁边竖立的“天女浴躬处”)已经不知去向,很可能已被不轨之徒盗走或毁坏。因此,女真文字碑不能重蹈覆辙了。
   长白山首次发现女真文字碑
   
满洲民族圣山长白山古迹寻踪

     新华社长春1999年9月27日电(记者周长庆)一块女真文字碑最近在长白山天池边被发现。有关专家初步鉴定认为,长白山首次发现的这块女真文字碑对长白山历史和文化研究、旅游开发等具有重要价值。
   
满洲民族圣山长白山古迹寻踪

   
     这块石碑是今年8月在天池北侧的“女真祭台”旁约3米远外发现的。由于石碑半埋在土里,周围石头遍布,上面青苔掩盖,加上碑文痕迹较淡,所以多年来没被人们发现。
   
     经有关部门考察认定,这是一块青石料的圭形碑,有人工打制痕迹。碑高98.5厘米,宽44.5厘米,厚10.5厘米。上面虽然文字不多,但正面、背面、右侧均有人为镌刻痕迹。为避免被毁坏和便于研究,最近这块石碑已从长白山运往长春。
   
     据史料记载,女真人建立金朝后将长白山视为“兴亡之地”,先后封之为“护国灵应王”和“开天宏圣帝”,并建立庙宇进行祭祀。天池边尚存的由玄武岩石块人工垒成的“ 女真祭台”遗址,即为女真人祭祀长白山所用。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