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满洲族谱书和满族的长白山信仰与长白山崇拜]
满洲文化传媒
·再现传统萨满教祭祀全过程
·大满洲地区通古斯原住民族摄影
·东北满族习俗行文化:爬犁
·满族说部历史上的传承圈研究
·关于开办满洲语学习班的通知
·小语种民族还有明天吗?
·滿族格格
·从《红楼梦》谈满族服饰
·遍布东北各地的的满洲语地名
·一部通古斯满族文学故事的背景——《尼山萨满传》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满州族民间文学的萨满教传承
·《红楼梦》里面的满族风俗
·满洲の思念
·一套印有满洲文字的满洲国邮票
·评关纪新《老舍与满族文化》
·满洲民族兴起时期的天兆天命观
·惠英红领衔娱乐圈十大满族明星
·满族灵禽崇拜祭俗与神话探考
·本溪立冬民俗满洲民族风情浓
·郎世宁绘带有满洲文字的十犬图...
·通古斯满洲民族词典
·红楼梦》中的满族旧俗
·丢勒经典满洲旗袍肖像画
·川岛浪速与“满洲独立”
·通古斯满洲文化:博大精深
·北方满族居室设计装饰特点
·皇太极与萨满教
·格致散文中的满洲民族情结
·民族“自决”和国际社会的反应
·介绍吉林市永吉满族民俗街
·满族萨满歌舞的根基与传承说
·族群认同、族群认同的发展及测定与研究方法
·犹太民族与土地的特殊关系
·多铎入南京图
·金国灭辽三大经典战役
·满洲还愿歌
·阿骨打学兵法
·金国灭亡后的女真人
·告别谎言酱缸文化溯本正源:觉醒吧,通古斯八旗满洲!
·满族与东北地域文化
·兼收并蓄的满洲民族传统音乐
·恢复满洲圣城赫图阿拉城
·捍卫国家,满洲八旗们的最后抵抗!
·背信弃义反复无常的北宋南宋汉人
·曼珠女医关大姑
·席慕蓉谈如何看待蒙古国的独立
·世代居住长白山的满洲原住民
·满洲人金溥聪任台湾国民党秘书长
·世纪之交的萨满教研究
·满族解放军退役上将于永波
·八旗子弟玩偶
·萨满教与氏族地理
·满族资料图片集【十】
·满洲族祭祀、萨满文本和神话
·通古斯满洲萨满教雪祭探析
·松花江中上游满族萨满田野考察札记
·努尔哈赤时期萨满堂子文化研究
·独联体各国在语言上去俄罗斯化
·满族说部研究座谈会纪要
·陶制满洲族绣边高足格格鞋
·穿满洲旗袍的南航空姐
·满洲语新派生单词
·契丹战马鞍具装备图
·滿洲文春聯
·追忆满洲文化传承大师傅英仁先生
·追寻通古斯满洲萨满的足迹
·渥太华北亚萨满教艺术及传统研讨会
·金溥聪自嘲是“鞑虏”称从未说过是溥仪堂弟
·法国满洲语学习班开始招生报名!
·组图:冰雪满洲圣山长白山
·多尔衮为何把大清城迁北京
·满族神话和满洲
·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
·满洲吉林市雾凇图赏
·满洲语365句学习一天一句满洲语
·俄罗斯远东几个原满洲城市
·长春满族人谈传承满洲语体会
·世居外满洲俄境内满洲人姓氏
·流传在海参崴一带的满洲民歌
·我们走的已经太远,以至于忘记了为什么而出发~~~!
·大清国满洲旗人文化十项特徵
·满族萨满歌舞的根基与传承说
·大清国满洲八旗四大家族
·满洲定名374年祭天聪汗文
·通古斯满洲红山文化玉箍形器试解
·满洲语语音和字母
·满洲清国开国元勋--何和礼
·现代满洲语使用者地理分布与历史渊源
·满洲语对现代汉语的影响以及满语遗存的体现
·喂,说你呐!
·Savannah Outen Official Goodbyes Video
·满洲文十二字头
·漂亮的刺绣满洲文十二生肖
·一个满族人的满洲语学习之路
·满洲语言文字发展史
·热情奔放的满洲鞑子秧歌
·后金国皇宫藏忽必烈画像
·请世界倾听福陵的哭泣~~~!
·古老而独特的满洲族现代婚礼
·满洲民歌:老嘎嘎披身一抹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满洲族谱书和满族的长白山信仰与长白山崇拜


   
   
满洲族谱书和满族的长白山信仰与长白山崇拜

   我们在十余年的满族社会历史调查中,搜集了满族谱书百余部,共为80余个姓氏的谱书。在对这些谱书的整理研究过程中,我们惊奇地发现,这些谱书大多在溯根寻源时,将自己的祖先根源溯自长白山。我们对这些姓氏进行考证,多数姓氏源自长白山地区,有的姓氏虽距长白山较远,但亦未离开白山黑水地区。因此说,满族的根就在长白山,这是无庸置疑的。   满族及其先人千百年来即生息繁衍于长白山区,是长白山以及黑龙江、松花江、图们江总称“白山黑水”
   

    『果勒敏珊延阿林:满语Golmin xanggiyan alin,长白山的意思。“果勒敏,长也;珊延,白色也;阿林,山也。”《盛京通志》』
   
   养育了满族的先人和满族人民,因此,满族人寻根溯源一般都称长白山是他们的故乡,祖宗发祥之地。   满洲八旗分佛满洲和伊彻满洲,佛满洲是陈满洲之意,伊彻满洲是新满洲之意。陈满洲人无不说自己是长白山人,而新满洲人后来大多也附会说自己也是长白山人。
   
   据说,长白山有八道沟,居住在哪道沟的就称自己是哪道沟人。因此,满族谱书大多将自己的族源植根于长白山。如,新宾永陵喜塔腊氏,“溯自达祖昂武都力巴彦德于明世中叶迁于长白山喜塔腊地方,践土而居,因以为氏”,“达祖”即长祖,“喜塔腊地方”即今新宾满族自治县永陵镇的阿伙洛地方,阿伙洛,原名阿哈伙洛,喜塔腊地方即是阿伙洛及周围的房申、木伙洛、台宝、夏园一带地方。福陵觉尔察氏“溯自始祖索尔火于明世中叶迁于长白山觉尔察地方,践土而居,因以为氏。”
   
   
满洲族谱书和满族的长白山信仰与长白山崇拜

   “长白山觉尔察地方”即新宾满族自治县永陵镇温家窑一带地方。喜塔腊地方与觉尔察地方皆为今新宾境内的烟筒山脉,而烟筒山是长白山西南支脉的延伸部分,皆属长白山区。清原满族自治县的那拉氏“原居于满洲国长白山,居纳喇河滨,遂因以纳喇为满洲著姓。”其始祖纳齐布“起业长白山”。
   
   岫岩满族自治县的索绰罗氏“自长白山随龙到京,又自京拨往盛京”,居岫岩、新宾、吉林等地的索绰罗氏皆称自己为“长白山五道沟人”。辽阳呢吗察氏“祖居长白山榆树沟地方,因以‘榆’字为姓。”辽阳“富察氏祖宗系中国东北长白山下叶赫沟发祥”。白氏说“北有长白,是吾故里”,系长白山五道沟人。散居于开原、凤城、新宾、盖州等地的满洲瓜尔佳氏亦发祥于“白山黑水”之间。萨嘛喇氏原居长白山四道沟。章佳氏“昔日在长白山……处居住。”其他满族如赵氏,长白山四道沟人;傅氏,长白山三道沟人;费氏,长白山二道沟人;田氏,居长白山都市口;唐氏,长白山八木地人;吴氏,长白山二道沟人;鲁氏,长白山三道沟人;赵氏,长白山五道沟人;那塔腊氏、董氏,长白山三道沟人;何氏,长白山头道沟人;温氏,长白山七道沟人;张氏、白氏,长白山二道沟人;傅氏、佟氏,长白山五道沟人,等等,几乎陈满洲人以及绝大部分的新满洲人都将自己的祖居地、发祥地定位于长白山。   
   
   
满洲族谱书和满族的长白山信仰与长白山崇拜

   满族谱书大都记述本氏族的祖宗源流,其族源亦皆记为长白山。长白山是满族各姓氏的“根”。满族及其先人明代女真人,在至今五六个世纪的历史长河中,历经了数次较大规模的举族迁徙,氏族的发展变化大,人口繁衍快,居住迁移繁频,但为了不“数典忘祖”,都把自己的“根”植于长白山。因此,满族人追根溯源之风较其他民族尤其强烈,而绝大多数满族人将自己的“根”扎在长白山,许许多多的满族神话传说、故事都与长白山有着密不可分的渊源关系,从而形成了满族特有的长白山文化。
   
    长白山在通古斯满洲名山中有着重要的地位,是“蜿蜒于西亚东北海隅一绝大名山”,有含三江领三冈之势,“奇峰十六,名胜百二”,以“东北一名山”及难得的风景奇观而驰名中外。长白山,历史上曾有不咸、太白、白山、徒太、太末、白头、果勒敏珊延阿林及单单大岭等名,“其名长白则自金始”,源于满族语果勒敏珊延阿林,满语“果勒敏”汉语意为“长”,“珊延”汉语意为“白”,“阿林”汉语意为“山”。金代女真人是出于直接的视觉感官所得的印象,故称之为长白山。这是因为长白“山顶四时积雪,故名长白山。”或云“冬夏积雪,树木不生,雪与石凝,洁白一色,故日长白”,又“无树木,唯生丛草,草多白花,山半有石台,山巅积雪皑皑”等,总之,因白雪、白石、白花等得以命名。  
   
   
满洲族谱书和满族的长白山信仰与长白山崇拜

    满族及其先世自远古以来即繁衍生息在东亚满洲地区的白山(长白山)黑水(黑龙江)之间,满族人民在有清一代视长白山为故乡、“龙兴重地”,并封其为“神山”,满族与长白山有着极为神秘的尊崇亲切的关系。   古书记载说: “大荒之中,有山名不咸,有肃慎氏之国”。居满洲地区东北部的肃慎人视长白山为其远祖的发祥之地。汉人《晋书》说“肃慎氏,一名挹娄,在不咸山北。”《魏书》说“勿吉国,南有徒太山”,魏言“太白”,有虎豹熊狼不害人, “人不得山上溲污,行迳山者,皆以物盛去”。
   
   《北史》说:“靺鞨国南有徒太山者,俗甚敬畏之,人不得山上溲污,行经山者,以物盛去。上有熊罴豹狼,皆不害人,人亦不敢杀。”《新唐书》说:“靺鞨,居肃慎地,粟末部居最南,抵太白山,亦日徒太山。”又说: “渤海太氏,渡辽水!保太白山之东北,阻奥娄河,树壁自固。” 《通典》说“挹娄,即古肃慎,其国在不咸山北。”《太平寰宇记》说“挹娄国,在不咸山北,夫余北千里。”《契丹国志》说“长白山在冷山东南千余里,乃白衣观音所居,其山禽兽皆白。”《金史》说“女真地,有长白山。”  
   
   
满洲族谱书和满族的长白山信仰与长白山崇拜

    长白山之称源于白色,但其地区范围绝非专指白色之区,而是指“周围约千余里”的“广阔地面及山川”,即“长白山在吉林乌拉城东南,横亘千余里,东自宁古塔,西至奉天府诸山”,无数长白支脉及三江与支流,便是“白山黑水”之间的广阔长白地区。因此,广大满族人民,无论是陈满洲,还是新满洲,都将自己的氏族源流定位在长白山,是有其依据的。这就是说,满族人民,在其两千多年前的先人肃慎人时,即居住活动在“白山黑水”地区,甚至居住在黑龙江中下游以北的广大区域,直至明代乃至清初,广大的“白山黑水”地区仍是肃慎人的后裔女真人的生息之地。因此,长白山作为满族及其先祖的民族神崇祀的历史源远流长。到了清代,满族对长白山的崇祭又从宫廷到了民间,成为国俗。崇其封爵,荣其地位,堪其界限,给子了极大关注。   
   
   
满洲族谱书和满族的长白山信仰与长白山崇拜

   对长白山的崇仰早在肃慎人时期即已开始。肃慎人视长白山为发祥之地,其裔挹娄及后来的勿吉人,视长白山为“灵山”,甚至“人不得山上溲污”,“行迳山者,皆以物盛”。隋唐时,勿吉谐音为铼辊(后误为抹揭),对长白山“俗甚敬畏”,山上的动物“人亦不敢杀”。唐时主要由粟末靺鞨建立了渤海国,渤海人亦“保太白山”。金代,金世宗正式敕定长白山为“兴王之地”。大定十二年诏封长白山神为“兴国灵应工”,并于长白山北建兴国灵应王庙,岁时祭祀。明昌四年复尊为“开天宏圣帝”,每岁春秋二季仲月择日致祭。至清代,满族崇祀长白山尤甚。清代封长白山始于康熙朝。康熙十六年,康熙皇帝即遣内大臣吴木讷查勘长白山。吴木讷于同年四月十五日,以“长白山系本朝祖宗发祥之地,今乃无确知之人”,率人前往查勘,于同年八月二十一日查勘完毕回京,历时四个多月时间。吴木讷回京后,向康熙皇帝上奏章说:“长白山发祥重地,奇迹甚多,山灵宜加封号,永著祀典,以昭国家茂膺祝贶”。
   
   第二年,礼部等衙门“请封长白山神”。因为去长白山道远路泞,民舍辽远,清廷遂决定在乌拉地方“设帐屋,立牌致祭”。康熙帝曾说,长白山是五岳之祖,长白山根脉南伸,人伏渤海,自山东半岛复起,而直连泰山,因此,泰山是长白之余脉。这样,就把长白山说成是五岳之根了。如此,清代祭祀五岳必首祭长白山。初期每年“春秋二祭”,乾隆十九年设立长白山神牌和建“望祭长白山神殿”,改为“每月朔望拈香行礼。”据《抚松县志》载,以“鱼兽各肉为生,间食小米子”,“均由百里外背负而来”,其生活“与上古游牧时代相同”的俗称“老东狗子”的当地居民,对长白山其“迷信山神”,以致“四时香烟不绝”。   
   
   
满洲族谱书和满族的长白山信仰与长白山崇拜

   
   在古人的观念中,一些自然界的神奇现象和人们不平常的际遇,都被视为大自然冥冥之神的恩赐,构想为山有山神,海有海神,而顶礼膜拜。由于风雪严寒,虎狼出没,人参、猎物又极难寻找,由于人力还无法克服的自然灾害和山中生活的不易,加上原始人万物有灵观念的遗留,长白山自古以来就形成了求助于山神的观念。据地方志中记载,人们普遍信奉山神。《长白汇征录》载: “三韩、百济、新罗故俗拜天拜日月,拜星辰……旧俗崇信鬼神,设祭之时,歌舞饮酒,昼夜不休。尤好祀山神。遇有盟会,必祀山谷之神,而后歃血。此俗至今犹存,每出猎游到深山绝涧,类皆架木板为小庙,庙前竖木为杆,悬彩布,置香炉,供山神位,亦有供老把头者,大约因山多猛兽,祈神灵以呵护之也。今俗山神,因无足怪。”然而对长白山神的崇祀和信仰,在满族来说,对长白山的崇祀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   
   
   
满洲族谱书和满族的长白山信仰与长白山崇拜

   
   随着满族(女真)社会的发展与进步,由牧猎生产向农牧生产以致进入农耕生产的发展阶段,农业民族诸神先后进人了满族人的殿堂。清太祖努尔哈并起兵前后,清宫和各王府的神位,反映了长白渔猎文化,也反映了中原农业文化,两种文化的代表神并坐满族人的神殿。清官的神殿供奉的神位有长白山神、牵牛织女星君、月光神等;各王府的神位有如来佛、观音、仙女神、长白山神。此外,常享烟火之神还有天神、佛托妈妈神、狐仙等神。在陈满洲人家,如新宾满族自治县的爱新觉罗氏(肇)家族的神板上即供奉有佛祖、观音、努尔哈齐的老祖母,还供奉有清代肇、兴、景、显四祖与佛托妈妈。问佛祖为何神?答曰:长白山神。不管神位有多少,其中必有长白山神位。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