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通古斯满洲族早期社会的特点]
满洲文化传媒
·满族说部文本及其传承情况研究
·作秀都不做能抢救满族语言文化吗?!!
·满族女子马蹄底鞋大有故事
·黑龙江省满洲语调查报告(二)
·满洲鸭绿江上的被炸断桥
·溥仪书法:日益康强
·通古斯学
·满族说部中的历史文化遗存
·《满语研究》概况,投稿与订阅
·《满族研究》概况,投稿与订阅
·滿族集會活動照片
·论满族说部
·滿族集會活動照片【二】
·后金国皇太極的繼承汗位  
·滿洲族姓氏人名探微
·滿族文學與滿族民族意識
·恭亲王之死
·清国初年雅克萨战役之始末
·發揚滿族的傳統精神
·滿洲人以數目命名的習俗
·滿洲民族之源流
·女真民族興起之淵源
·满族作家文学述概
·滿洲族人吃食拾零
·女真大酋長李之蘭在朝鮮
·黑龙江省满洲语调查报告(三)
·满族说部《恩切布库》的文化解读
·满洲八旗中高丽士大夫家族
·满洲语谚语
·满族石姓穆昆记忆中的萨满教信仰体系
·满族说部《雪妃娘娘和包鲁嘎汗》的流传情况
·满族说部《飞啸三巧传奇》流传情况
·满族说部《萨大人传》采录纪实
·俄占外满洲海参崴掠影
·满族说部的文本化
·满族宗教信仰和口头叙事中的丧葬习俗与仪式疏举
·浅谈满族传统说部艺术“乌勒本”
·【组图】恭亲王府掠影
·《红楼梦》中的满族风俗
·我的家族与“满族说部”
·大清国满洲十二皇帝朝服像
·中国虚假历史中的真实秘笈
·朝鲜掠影
·满族说部《乌布西奔妈妈》中的动物研究
·满族家族祭祀活动的文化透视
·满洲民族传统节日知多少
·满族的糠灯
·通古斯民族原始的萨满教
·萨满舞蹈的艺术魅力
·解读盘锦满族人家宴俗
·满族木屋:木刻楞
·满族说部:到哪里去找“金子一样的嘴”
·努尔哈赤与皇太极亡明辨
·苏联拆运满洲机器设备评说
·散失在境外清国档案文献调查报告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六)
·满洲民族饮食习俗礼仪
·通古斯满洲民族的传统狩猎活动
·丹东满族剪纸——民间艺术的一朵奇葩
·满族的马蹄底鞋
·吉林满族民间文学
·《清代满蒙汉文词语音义对照手册》(精)出版
·後金國的八王共治國政制
·《满文老档》讲述后金国故事
·满洲の沧桑--哈尔滨老道外掠影
·赵玫:我的祖先
·俄国著名通古斯学者史禄国
·『尼山薩滿全傳』簡介
·滿洲文碟子
·满族资料图片集【八】
·满族口头遗产传统说成书纪实
·日本国收藏满文文献概述
·满族说部一宗亟待抢救的民族文学遗产
·满洲族名著《红楼梦》中的满族风俗
·《尼山萨满》与满族灵魂观念
·佛满洲的萨满祭祀及传说——锡克特里家族跑火池
·满洲民族神话的民族特点
·满洲民族神歌仪式的程式化
·天命后期八旗旗主考析
·满族人的过年习俗
·『清文虛字指南解讀』簡介
·图说满洲萨满教神韵
·辛亥暴乱后满洲人的悲惨命运
·满族作家王朔: 红楼梦是满族文学名著
·满族民族之神佛多妈妈
·满洲族人的愚蠢
·通古斯语系词语研究手帐
·谈谈普通话中的“满洲语言”
·通古斯满洲萨满神话人物塑像
·屈原与爱国无关
·大清国满洲皇帝书法欣赏
·每一种语言都是结构独特的思想世界
·Wuthing we gwen tull?
·从教乌云看满族萨满教的宗教教育
·满洲族著名影星胡军
·满族鸟崇拜及其对北方民俗的影响
·国庆天安门广场上的满族图腾柱
·满族的祭祀,萨满文本和神话
·清太祖高皇帝實錄
·通古斯满洲民族的萨满教变迁
·火爆的满洲民族祭祖大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通古斯满洲族早期社会的特点


   通古斯满洲族早期社会的特点

    一、满族早期社会经济结构的独特性
   
     (一)生产的多样性。即狩猎、采集、渔猎、农耕以及部分手工业并存的状况。我们知道,在自然经济阶段,采取何种生产方式的决定因素是客观自然环境。早期满族人一直生活在山海关以外的山峦地带,在那里既有高山峻岭、森林草地,又有河流湖洼,野兽成群,而且冬季寒冷,夏季短暂。这种多样的地理分布和气候特征,使满族早期自然经济呈现出多样性。葱郁的森林和众多的山区,为采集、狩猎、畜牧提供了良好的条件,也成为参、珠、貂、松子等多种名贵药材和经济作物取之不尽的宝地。这些物产不仅成为早期满族社会日常生活的主要来源,而且也是他们同外界进行交换的主要产品。除此之外,早期的满族部众还在河谷、洼地种植各种农作物,以补充生活所需的粮食等。但是,由于环境条件的限制,满族早期社会中无论畜牧业、农业还是狩猎、采集业,都不可能较快地积累社会财富,形成独立发达的经济部门,而只能彼此依赖相互补充。其结果是经济生活的不稳定和经济结构的松散,惟其如此,一旦遇到先进的生产力时,就比较容易被改造和同化。因而满族进入辽沈平原后就为发达的农业经济所左右,迅速实施了带有封建地租性质的“计丁授田”制,为满族最终向封建农耕经济过渡奠定了基础。

   通古斯满洲族早期社会的特点

     (二)生产的游动性。满族早期社会,生产处在十分不稳定的状态中,加之社会成员所依赖的部族集团,因生活和战争不断迁徙,使生产根本不可能与周围的环境结成一种稳定的关系。至于采集、渔猎、畜牧等生产活动,其本身就是游动的、不固定的,也无法保证其生产和产品构成一个稳定的经济体系。而且,由于生产的游动和不稳定,事实上已经造成满族社会内部生产关系的不平衡,明中叶,建州女真已有部分产品用于交换,而生女真还处在自给自足的部落生产阶段。由于这种生产的游动性和不稳定性,在加之社会的发展、人口的增加、阶级的分化、生活的动荡,导致战争越来越频繁,于是部族成员兼双重身分,既是生产者,又是战士。
   
     (三)对农业经济的依赖性。早期满族社会多种经济成份不分主次并存的现象,只能是暂时的,最终会有一种经济成份跃居主导地位。事实上,到努尔哈赤时期农业逐渐受到重视,我们从当时对农业的提倡和对农耕地的开拓可以看出。著名的“七大恨”之一就是因明与后金争夺柴河、三岔、抚安三块农耕地而引起的。满族进入辽沈地区后,农业开始占据主导地位。这是因为,随着战争的扩大和对外延伸,俘虏和归降者日益增多,满族社会人口急骤增加,需要大量的食物来维持生活。而松辽平原有发达的农耕地区,因而发展农业,通过生产粮食作物来维持生活所需是很自然的。此外,由于早期满族社会与两个封建的农业大国(明与朝鲜)比邻,又长期受到明的统治与管辖,所以满族历来就通过互市等形式换取所需的粮食、衣物和生产工具,而战争又使他们俘获了大批会耕地的汉人和朝鲜人,因此在他们对农业的依附性增强的同时,也促进了农业在这一地区的发展。
   通古斯满洲族早期社会的特点

         二、满族早期社会的政治组织与阶级构成
   
     由于满族早期社会特殊的经济结构与历史条件的限制,所以我们能发现一些截然相反的现象。一方面是落后的采集、渔猎、狩猎等生产形式,一方面又是较先进的小块农业区;前者在施行过程中需要或大或小的协作,后者则是自给自足的小生产经济的基础。在社会的政治构成中,一方面是松散的各自独立的部族,一方面是高度军事化、组织严密的家族统治。在阶级关系上,一方面是鲜明的统治者与被统治者的对立,一方面又有相对独立的阶级阶层的存在。所有这些都使满族早期社会的政治组织与阶级构成呈现为先进与落后、专制与民主复杂交织的现象,充分说明当时满族社会处在剧烈的变动和转化时期。
   
     我们知道,建立在狩猎组织——牛录基础之上的八旗制度,是满族社会中最基本的政治组织。而这个组织是如何出现的,它与满族早期社会里血缘组织的木昆、地缘组织的嘎山等自然组织的关系,与早期满族社会里的出猎行围组织的关系究竟如何,这是我们理解和把握满族早期社会政治组织及其历史作用的关键所在。我们先来看看史料中有关正式编牛录及以牛录额真为官名的记载:“是年(1601),上(努尔哈赤)以诸国来服人众复编三百人为一牛录,每牛录设额真一。先是,我国凡出兵校猎,不计人之多寡,各随族党屯寨而行。猎时每人各取一矢,凡十人设长一领之,各分队伍,毋敢紊乱者,其长称为牛录额真。至是遂以名宫。”〔1〕
   通古斯满洲族早期社会的特点

     这条材料告诉我们:(一)牛录成员来自“族党屯寨”,即出兵狩猎的人,包括了木昆与嘎山两种不同性质的自然组织的成员,也就是说,牛录是建立在氏族的木昆和狩猎的嘎山之上的更高的协作组织。(二)所谓“出兵校猎”都依族寨而行,说明当时出猎行围制度与出兵打仗的组织是一致的,即采取了一种以战为猎,战猎同一的生产军事组织。(三)以箭——牛录作为基层组织名称,充分显示了狩猎对满族社会政治思想意识的影响。因此我们说,牛录是因狩猎的需要而产生的社会协作单位,它虽是服务于生产的组织,但因其富有战斗性,因此从它产生之日起,就具有军事性质。努尔哈赤在统一女真过程中,利用牛录所具有的特性,对牛录进行了改编,使它更具组织性和战斗力。那么建立在牛录组织之上的旗是否也是与狩猎有关呢?《太祖实录》关于设立八旗的记载是这样的:“上即削平诸国,每三百人设一牛录额真,五牛录设一甲喇额真。五甲喇设一固山额真,每固山额真左右设两梅勒额真。初设有西旗,旗以纯色为别,曰黄、曰红、曰蓝、曰白,至是始添设四旗,参用其色镶之,共为八旗。”
   通古斯满洲族早期社会的特点

   〔2〕
     这条材料中除了出现我们已经知道的牛录——箭这个概念外,还有固山gusa、甲喇jaran、梅勒meiren三个陌生的词汇。 其中固山译成汉语为“方向”或“一角”;甲喇译成汉语为“节”、“氏”、“辈”等表示物的区别和顺序;梅勒是汉语“肩”、“翼”的意思。下面我们再来看有关“木兰行围”时围猎组织情况的一段记载:“其行围时,蒙古喀尔沁等诸藩部落,年例以一千二百五十人为虞卒,谓之围墙,以供合围之役。中设黄纛为中军,左右两翼以红白二纛分标识之。两翼末,国语谓之乌图里,各立蓝纛以标识之,皆听中军节制。凡管围大臣,皆以王公大臣领之,而蒙古王、公、台吉等为副,两乌图里则各以巴图鲁侍卫三人率领驰行。”〔3〕
     我们没有看到入关前满洲人举行大规模围猎的记载,不过“木兰行围”是满洲人为发扬和保存原有的狩猎传统而进行的,因此可以理解它的组织是早期围猎制度的一个缩影。首先,以旗色辨别方向,正好与“固山”一词的本意“方向”及引伸意的“旗”相吻合。其次,黄红蓝白四色正是初设四旗的颜色。另据《清文鉴》略猎条载,“两翼红白二纛处”满文称作梅勒,由此可见梅勒一词也来源于狩猎组织。至于甲喇,据莫东寅先生的意见,用小旗kiru代替纛时,使用甲喇这一名称,如中军黄纛又称为头甲喇ferejaran。〔4〕
   
     从以上简单对照分析中我们能够看出,八旗组织从牛录到固山,都与满族早期社会的狩猎组织密切关联。“牛录额真原是狩猎时的十人之长,甲喇也是狩猎的一个单位,梅勒额真是肩(可以理解为两翼——引者)之主,并以旗区分其方位”,从而形成了固山。〔5 〕因此我们可以肯定地说,八旗制度与原始狩猎制度有内在联系。事实上,这一生长于满族早期社会生活内部的组织在以后满族的发展壮大之中扮演了不可替代的角色。八旗制度一方面是满族兴起和用以战胜敌人的强有力的社会组织及军事制度,一方面也是清统治得以巩固和维持的政治力量。
   通古斯满洲族早期社会的特点

     在八旗制度下,作为八旗成员的诸申、伊尔根,“出则为兵,入则为民。耕战二事,未尝偏废”。〔6 〕体现了八旗组织兵农合一的特点和所具有的生产、军事二方面的职能。与此同时,满族统治者又通过八旗组织对旗内成员实施行政管理。如努尔哈赤曾训谕诸贝勒时讲:“推尔等之意,以为国人众多,稽察难遍,不知一国之众,以八旗而分隶之则为数少矣;每旗下以五甲喇而分隶之,则又少矣;每甲喇下以五牛录而分隶之则又少矣。今自牛录额真以至什长,递相稽察,各于所属之人,自膳夫牧卒,以及仆隶,靡不详加晓谕。有恶惩,则盗窃奸宄,何自而生哉!”〔7〕
   
     不过,早期八旗制度本质上依然是一种家族式的统治制度,努尔哈赤建立的专制的后金政权,其本质上仍然是家族式的管理,连同努尔哈赤之后的八王共治制,也是扩大了家族式管理而已。然而,随着满族社会走出白山黑水,进入农耕经济发达的辽沈地区后,满族社会的经济结构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以农业生产为基础形成的农耕经济取代了过去多种生产方式不分主次并行发展的状况而跃居主导地位。与这种经济变革相适应的是政治变革。以皇太极为首的满族统治者很快打破了过去八王共治的政治局面,走上了封建专制集权化的道路。
   通古斯满洲族早期社会的特点

     在这一历史大变革时期,满族早期社会的阶级构成也显得异常复杂。不过总的来看,是沿着三条线索变化的:一是部落时期的酋长、首领逐渐演变为满族早期社会里的统治阶层;一是部落时期的部落自由民,成为统治者所依靠、所恩养、所利用的对象;而原来的家内奴仆,由于战争的扩大,数量急骤增加,他们的身分也随其所事工作和所事主人的不同,而有所区别。尤其是在八旗制度形成过程中,许多满族世仆被作为社会成员而编入牛录,即包衣牛录。包衣牛录下的包衣有户籍,除了承担一些服务性的事务外,还可以作为披甲出征打仗。这就使他们的身分具有双重性,即既是主人的奴仆,又是旗内成员。又由于处于特定的历史时期,包衣与主人在许多时候利益一致,又使他们与主人同生共死,彼此建立了非常密切的关系。他们跟随主人身边,从事各种服务性工作,为主人尽心效力,被主人视为家人,可以看出,包衣是满族早期社会家族式统治和管理的产物。但是,随着满族社会政治制度向封建专制集权的转化,汗被封建皇帝所取代。于是以皇太极为首的封建统治者,不仅需要顺从忠实的奴仆服务于其左右,更需要一个能体现皇帝的特殊地位并为皇室服务的政治机构来供其驱使利用。为此,这一以皇属包衣为主体,集臣仆与官僚于一身的机构出现了,这就是内务府。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