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与文学编辑的通信]
陆文文集
·陆文:力虹是我们的兄弟
·陆文:吸血鬼宜兴张国清
·陆文:耕田好手胡兰成
·陆文:估计高智晟没屈服
·陆文:跟番婆聊胡氏宗祠
·陆文:假如铁凝是我妹妹
·陆文:缠绵于江边的墓园
·陆文:某记者的角色转换
·陆文:跟菲丽丝聊高智晟
·陆文:菲丽丝给我的情诗
·陆文:倒霉鬼──郭飞雄
·陆文:我眼中的叶兆言
·陆文:跟菲丽丝聊张鹤慈
·陆文:写作跟赌博的风险评估
·陆文:笔会不是拳击沙包
·陆文:试析一枭兄失窃案
·陆文:论滑脚美国的李劼
·陆文:论拆迁的攻防技术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股市
·陆文:严正学案庭审印象
·陆文:莫巨烽男根惹了谁
·陆文:关于结扎的梁祝通信
·陆文:从股市看朝廷困境
·陆文:从西班牙女郎说起
·陆文:垂帘听政惹的祸
·陆文:教你如何股市输钱
·陆文:我小说中的性描写
·陆文:仁泯弊是什么东西
·陆文:打了耳光分稻谷
·陆文:胡氏宗祠实地组照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洗脑
·陆文:论朝廷的防卫过当
·陆文:十乞大与夜郎网役
·陆文:论夜郎词语的奥妙
·陆文:应付衙役盘查须知
·陆文:夜郎股市五把刀
·陆文:苦人儿──郭飞雄
·陆文:跟菲丽丝聊纪念堂
·陆文:今天国安请我吃茶
·陆文:跟老咸菜谈中石油
·陆文:试论汉语的捣浆糊
·陆文:跟菲丽丝聊裸照门
·陆文:老鼠独白
·陆文:衙役喜欢夜捉人
·陆文:西藏是只烫手山芋
·陆文:夜郎的将军与烈士
·陆文:房屋维权声明
·陆文:跟菲丽丝聊大小便
·陆文:夜郎的灾变及对策
·陆文:来自林昭墓地的最新报道
·陆文:跟菲丽丝聊夜郎地震
·陆文:我在夜郎的生存诀窍
·陆文:从劳动中建立爱情
·陆文:杨佳带给衙役的阴影
·陆文:试想杨佳传唤后的处境
·陆文:三年饿肚皮经过
·陆文:夜郎衙役欺软怕硬
·陆文:论杨佳的历史地位
·陆文:奥运会──权贵的盛宴
·陆文:我嫖篇(游戏仿作)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5)
·陆文:衙役的移花接木与抵赖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9)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0)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5)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尾声)
·陆文:跟胡先生聊刘晓波
·陆文:今天国安找我谈话
·陆文:《万古流芳》创作花絮
·陆文:跟君主聊零八宪章
·陆文:最极致的夜郎酷刑
·陆文:情人节感言(游戏笔墨)
·陆文:夜郎衙役死要铜钿
·陆文:衙役背后的监控手段
·陆文:舅妈项扣宝的丧事
·陆文:我怎样成为洋葱头的
·陆文:孙文广三根肋骨惹了谁
·陆文:锦衣卫如此保护江棋生
·陆文:杨铁锅家的贼狗
·陆文:邓小瓶拆供采当台脚
·陆文:论邓玉娇的生存困境
·陆文:今天三个协警探脚路
·陆文:二傻其人与写作
·陆文:杯弓蛇影的六四忌日
·陆文:试析逮捕刘晓波之动机
·陆文:我为何拒绝接见户籍警
·陆文:夜郎工人的生存套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与文学编辑的通信

   
   
    陆文先生:
    我以为还是《细麻绳》在表现上更老练些。但是好象还需要润色字句。咱们贵在知交,恕我直言,比如开头“是一件令人赏心悦目的事情”,这“令人”二字完全应该删掉。小说和散文不同的一点是,叙事主干以外的人出现会显得多余,比如此文中的“彩莲”,我以为完全可以除去,与《细麻绳》这一主题关系不大。。开头铺排议论也多了些,不如直接从被枪毙的知青写起。如果是我,会以这种语句开头“那天党支部组织我们插青观看枪毙游街的时候,还料不到接下来套到脖子上的是什么样的命运……“诸如此类,这种句子有点模仿《百年孤独》的开头,但是更切题。当然我这是举例,其实我的文字感觉不好。作为读者说点想法。这篇文章有些长,我以为应该可以精简一些。如果你不愿意改,我还是会报上去的,但是我觉得你应该可以把它改得更好一点。
    彩莲这个人和被判死刑的第二主角同时展开,写得不生动,且破坏了读者的视线。我看最好用倒叙,比如最后写那个书记从位子上下来的时候倒叙比较好。

    纪实性的文章最大问题是细节枝蔓过多,我能理解作者不忍心裁去素材。但是小说不同于散文,是需要距离感的,否则没有隔离效果,缺乏审美效果,这就象纪实风格的电影,那些大师们都爱用远景或长镜头。
   
   2002、09、11
   
   L编辑:
    你推介我的作品,尽力让其出版,感激不尽,在此说一声谢谢。遇到你这个知音很高兴。你说了这些话,不禁引起我的话头。因你内行,我也直说。
    像你建议的那种开头,固然一下子抓住读者的注意,但显得直露,过于润滑。摆出一副讲故事的样子,作品很容易落入伤痕文学的窠臼。还有你建议,砍去彩莲,认为她与主题无关,这种说法也有道理,但结果是砍去枝蔓,情节是集中了,但故事的丰厚感也就失去。《一个坟坑让出一间屋》主题集中,可读性好,就成了“小故事”,你想一想,为什么你认为《细麻绳》比《坟坑》老练呢?最主要的是,如果全部接受你的意见,进行修改,这篇东西就变得面目全非了。
    世上有二种艺术,一种是精致的、贵族学院派艺术,另一种是粗鄙的、民间底层艺术。前者代表为《红楼梦》,后者代表为《金瓶梅》。拙作《细麻绳》是以反学院派的形式写成的,我以低姿态叙述的方式,就像一个不识多少字的高玉宝,给读者感觉,并不比他们高深,所以在作品中,我从不想用什么典故来装饰,即使用了斯威夫特专用的“耶胡”这个字眼,也是迫不得已,并寻找了借口。噜里噜嗦的开头,其目的,要让读者不知不觉的进入情境之中。为了真实,我真的煞费苦心。再说,法国塞利纳《茫茫黑夜漫游》,也是看上去噜嗦的,但在名家眼里也是好作品。
    有一些句式,故意显得笨拙,并且里面还隐藏着反讽,比如开篇;像彩莲、翠英此类人物的出场,固然使情节欠紧凑,但增加了真实性与可读性。何况彩莲对“我”的拒绝,也是为了表现当年男知青性压抑的苦闷。一个人的遭遇不足于说明插青的命运,众多知青的生活状况,才可以绘成一幅图画。所以我将李天马与作品中的“我”,两者相互映照。原来打算用“扁担绑”这个书名,后来觉得还是细麻绳来得好,因为迫害两个插青的力量,都用上了细麻绳。如果你喜欢考究的文字,有空可以看看我早年雕琢的作品,比如我文集中的《飞扬的尘土》(当时我孜孜不倦地进行着语言实验)。我从自己创作中得出一种经验:有时候,文字讲究了,不知怎的,艺术的力度反而削弱了。在我眼里,一部作品,如果达到效果,这就算成功。
    近年我喜欢客观平静的叙述,并喜欢使用笨拙的句子,比如《细麻绳》中一段:“王家好婆仍旧来,我吃不准她是看脚路探消息,还是真的嘘寒问暖,她一如既往叫我注意身体。我对她说,你不来打扰,身体就没问题,你有事没事来,身体就不会好。”写出这些话,你不知道我高兴了多少天。写“我”与翠英发生关系的那一段,我的眼泪流下来了,我就知道作品成功了。
    你想报上面通过,不是泼冷水,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尖锐的文革题材也属于禁忌之列。如果真的能录用,我反而怀疑它的思想力度,一部作品,社会能够容忍,这证明或者作者幸运地滑过了,或者作者已经适应了社会主流。我认为只有边缘化作品,才可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我的平庸之作《当风点灯》,《钟山》杂志很快录用,而这部作品没这么幸运,多少能说明一些问题。如果真的有机会录用,老实说,除了个别字眼,有待推敲,比如你说的“令人”,整篇我不想改,因为效果已经达到,写作的情感只能一次付出,不能碎刀零割。请你务必原谅。目前我的审美水准不过如此,我想,改也改不好的。我这么说,你千万不能生气。我不想修改的原因,跟你老实说,这是用血泪写成的,因为这是我的亲身经历,为了艺术,我理性地压抑着愤怒,将不幸以貌似麻木的、甚至兴高采烈的形式叙述出来……目的不是为了让读者愤怒,而是让他们沉思,我想,阅读的阻力大概能让他们沉思。
   
    2002、09、12
(2010/04/1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