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京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京生文集]->[高房价可否被“遏制”]
刘京生文集
·刘京生资料
·刘京生 小档案
一段抹不去的记忆
·1.初识民主墙
·2.《探索》创刊号
·3.《探索》第二期
·4.《探索》第三期
·5.天津之行
·6.跟踪
·7.撕下伪装
·8.炮局胡同
·9.K字楼
·10.周旋
·11.政治的恐怖
·12.提起公诉
·13.法提路上
·14.法院提审
·15.回眸一望
·16.宣判
·17.钉上历史的耻辱拄
·18.后记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1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2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3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4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6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7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8
文集
·狱中家书:致妻儿
·致国际笔会及各国分会的朋友们(2004年11月28日)
·致朋友们的感谢信(2005年1月5日)
·致赵紫阳亲属的公开信
·被迫关闭的“公民维权网”
·胡石根筹组中国自由民主党时的政治主张
·京生工作室成立通告
·我对九二五出租车行业罢工的思考
·纳税人没“买”来知情权
·第一次“改造”
·与老鼠相恋的幸运日子
·为营救杨天水先生进行募捐的紧急呼吁!
·胡石根,你还能活着出来吗?
·软禁何时休
·一喜一忧
·李金平又失踪
·京生工作室首日志
·紫阳祭日如临大敌
·平安夜里不平安
·手下留情
·逼我说话
·出狱谋生记
·漫漫求索路
·评山西省长的“检讨”
·08年“奥运”给百姓带来什么?
·钉上历史的耻辱拄
·纪念西单民主墙三十周年——我与马克思的诀别
·公民社会的有益尝试——公民自助组织
·公民社会成熟的前置条件——平民化
·立宪与革命之争——与邵建的商榷
·后现代文学之悖论——无意中的繁花似锦(“文学与公民社会”主题征文)
·高房价可否被“遏制”
·自由——不是真理是天赋
·自由的思考(一)——无政府主义之辩
·街头化运动的现实性可能性与瓶颈制约
·自由的思考(三)——交换的道德
·自由的思考(四)——法律的原罪
·自由的思考(五)——权力与权利
·自由的思考(六)——上帝证明了什么
·美国独立战争的启示
·自由的思考(七)——社会主义的梦想
·北京凯莱酒店拆除引发的思索
·自由的思考(八)——天赋人权
·整合的困境(一)
欢迎在此做广告
高房价可否被“遏制”

   来源:民主中国
    中共政权“重拳出击”出台一系列政策要兑现年初“遏制”高房价的承诺,这些政策包括:对购买第三套或以上住房的,对非本市居民(户口)不能出示一年以上纳税证明及公积金缴存记录的不提供银行贷款等。各种大陆媒体也配合中共的政策,大张旗鼓的掀起“遏制”高房价宣传攻势。似乎,房价的趋于正常指日可待。
    
   在正常的市场经济环境下,决定交易价格的是供求关系。供大于求则价格低,供小于求则价格高。中国的高房价是否也遵循这一市场规律?表面上看,中国的房地产交易购销两旺,异常繁荣。如果真的没有其他因素的影响,高房价应当是源自消费者的强力需求。中国的人口基数过大,土地相对较少都是高房价的内在理由。
   在回答“高房价是否可以被遏制”这个问题时,我们需要首先搞清一个问题:中国的经济是否是“市场经济”?如果是的话,高房价就是纯粹的市场行为,即便有资本的炒作,资本也需遵循市场规律。人们似乎无需大惊小怪,也无需政府的强力干预。可是,再给出高房价是“纯粹的市场行为”时,我遇到了很多疑虑:其一,中国的人口红利虽然巨大,却多数居住在农村,其二,一年的平均纯收入只能买一两平米的房子不具有对高房价的购买能力,其三,资本的使用者难道真的会无视以上两点盲目投资?其四,资本的使用者所使用的资本是自有资金吗?如果不是自有资金,如此大量的资金只能来自银行,而银行不管其性质是“国有”的还是“商业”的都将受到政策面的影响而不敢盲目发放贷款。还有种种疑虑,这些疑虑迫使我从另外一个角度思考:中国的经济不是“市场经济”。正常的市场经济环境有两个显著特征,一是私有制。二是有良好的法制环境。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市场的正常运作,市场规律才能最大限度的发挥其作用。

   在正常市场环境下,价格围绕价值波动,围绕供求关系波动。一般情况下,不会出现严重偏离价值与供求关系的价格。通货膨胀及由此而引发的经济衰退都不可能有一个较长时间的持续。通胀,供应量加大,需求萎缩,价格下降。衰退,供应量减少,需求增加,价格上涨。正常的市场就是这样自动的调节供应与需求的关系,维持一个相对的平衡。但是,在一个非市场经济环境下,市场的自动调节功能就会失去作用,决定价格的因素可能是来自于垄断,也可能是来自于权力者的主观意图。这要区分,区分政治制度。民主国家有垄断,因此民主国家也有背离市场的价格,在这种情况下,价格的决定因素是垄断。在专制国家权力者的意志决定一切,经济活动中处处留有权力的身影。权力不仅仅打着“国有”进行市场垄断,更是积极地参与,决定市场价格。在这种情况下,决定价格的因素就是权力。
   中国大陆的政治制度是专制的。在这样的条件下,不可能有什么所谓的市场经济,也不可能有什么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才适用的经济规律可言。决定价格的是统治者的意志。他们是高房价的幕后推手。
    
   经过三十年的“改革开放”政府手中积蓄了一些钱。但是这些钱大部分被他们吃了,贪了,对于巩固自己的权力所需的钱就有些捉襟见肘。在这开放的世界他们到处都要用钱去打点:政治交易需要用钱,贸易逆差需要用钱,对付反对派需要用钱,应付日益高涨的国内不满情绪也需要用钱。尤其在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出现时,中共政权看到了更大的表现机会,可那堆积如山的白花花的银子可不是吹牛皮吹出来的这也需要实实在在的钱。钱从何处来?一种办法是搜刮民财,但是这种做法风险过大,其结果很可能是达不到巩固政权的目的,反而引发公愤,失去政权。另一种办法是加大投资力度,人为的制造经济泡沫。这个做法可以掩人耳目,给公众一种经济繁荣的假象。仅去年一年,中央投资就高达四万亿,加上地方的配套投资最保守的估计也是十万亿元。而房地产投资就占据了全年投资的25%。再加上房地产上下游关联行业的协同作战,零九年的中国经济非但没有受到金融危机的影响,反而“一枝独秀”风光无限。可见,房地产业给政府帮了个大忙,同时也为政府带来了滚滚财源。再加上,那些房地产公司的老板多是龙子龙孙,于公于私都要疯狂的敛财。高房价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登上了历史舞台。这的确是个奇迹,美国人都咋舌,中国人到底有多少钱?
    
   仅一年,北京部分地区的房价就平均上涨了一倍。以本人所借住的一套不足八十平米的房子为例,零九年初的价格是八十万元,而今年的第一季度在中共的“遏制”声中依旧维持在一百八十万元。可怜的劳动者望房兴叹。御用经济学家说了“有钱的住好地段,住好房,没钱的住远点,住小房”(大意)私下里,傲慢的皇城子弟需要背井离乡,北京的未来就是中国的“富人区”。
    
   以上议论似乎想说明房价会维持在高位?就是说中共的“遏制”承诺不会兑现?非也。这要从两个方面谈:其一,这取决于中共权力者的真实意图。如果他们真的意识到了高房价已经成为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足以威胁到统治者的权力,那么他们就会让房价降下来。前面说了,价格不是市场说了算,而是由他们说了算,他们有能力让房价凭空涨起来也可以让他降下来。当然,不可能降到让公众满意的程度,那种事想都别想。其二,取决于中共政权手中的钱够不够花了。暂时的够了,可以先降降,不够花,房价就将不下来。将不下来也不会崩溃。经济学假定的从事经济活动的人是“理性人”这个前提,在中国不适用。
    
   简言之:房价降一点的概率很大,房地产开发商及银行也会心领神会的配合一下,反正都是国家的钱。不过,千万别想着能通过艰辛的劳动买上房,否则你几十年都是给银行干。其实,经济繁荣与否与多数穷人无关,富了也富不到这些人头上,穷了,也得活着。高房价买不起,低房价还是买不起,买不起就不买。唯一的指望就是来场经济危机,到处可以捡到卖不出去的面包,那是我的最爱。
   2010年4月20日
(2010/04/2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