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六 ]
李咏胜文集
·断歌
·给“二 十”
·断歌
·随感录
·雪球
·晚来的遐想
·太阳与星星
·答你
·第五辑:黑太阳
·当死之诗(七章)
·另类情感(二章)
·古今恋挽歌
·大厦
·诗人恋
·强敌颂
·写给自己的诗
·异样人生
·第六辑 纯纯的坏诗情
·心灵的墙(五章)
·祭祖三部曲
·纯洁的坏诗情(二章)
·无题抒情诗(五章)
·猴戏
·新都吟
·猫•鼠 趣
·死诗
·蛋糕情
·白纸之难
·洁白的礼拜
·我和早霞的诞生
·窗祭
·雕塑畅想曲
·春风,土地的热梦(外二章)
·第八辑:无诗时代的诗
·狗日的地震
·爱的瞬间
·魂断中国哭墙
·昨夜又惊魂
·自由的距离
·欲哭无泪 2008
·中国的路标——致刘晓波
·拒绝就是反抗
·人民心中的纪念碑
·一张成都的新名片:谭作人
·在中国,有一种治病的仪器叫坦克
·奔流的地下河
·
·李咏胜文集第4集:还原牟其中:1995(作者自序)
·第一章 汉水悲歌:中国“民企教父”牟其中“三进宫”
·第二章 假作真时真作假:于法无据的信用证诈骗罪
·第三章 夹缝求生:中国民营企业的艰难跋涉
·第四章 牟其中与南德的崛起
·第五章 逆流乍起:民营企业去向何方?
·第六章 黑云压城:牟其中腹背受敌
·第七章 英雄末路:牟其中无力回天
·第八章 病急乱投医:牟其中误入融资与信用证圈套
·第九章 当代“葫芦僧乱判葫芦案”
·第十章 坚持与抗争:南德人还在阵地上
·第十一章 迟来的良知与正义
·第十二章 高尚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第十三章 社会浮躁病忧思录
·第十四章 近看牟其中:神还是人?
·第十五章 钢铁是自已炼成的
·第十六章 牟其中的“司芬喀斯”之谜
·后 记 牟其中其人其案启示录:大国之梦在民主与法制进程中诞生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一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二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三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四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五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六
·
·李咏胜文集第5集:大型中国文化艺术片;电视唐诗三百首
·中国唐诗与世界文化(编剧者序言)
·第一部 唐代十大诗人诗
·第二部 初唐诗
·第三部 盛中唐诗
·第四部 晚唐诗
·第五部 边塞诗
·第六部 咏王昭君诗
·传承中国优秀文化的希望在我们共同的努力之中(编剧者后记)
·李咏胜文集第6集:狗眼看现实
·第一章:长夜的歌哭
·关于“和谐”一语的第二个15个是与不是
·人说的话与说的人话与不是人说的话
·性问题的社会变迁
·反腐败也是硬道理
·中国能否闯过腐败这一关?
·从中国人的某些见面语言看社会的变迁
·闲坐说“黄”字
·蓦然回首“十七年”
·虱子与鲁迅笔下的“夏三虫”谁可爱些?
·由小卒步步“将军”而忽然想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六
   
   
   
   之七三一:

   
   liyongsheng 谷歌走了的感觉真好!害得本来不是刁民的刘晓波进去了,谭作人进去了,黄琦进去了,郭泉进去了,前两天连蛀书虫赵功达也进去了。由此看来,都是这家伙惹的祸。相信谷歌走后,刁民们会痛改前非,齐心协力为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的动物庄园而努力奋斗。
   
   
   之七三二:
   
   liyongsheng 好玩,非法献花,献花非法!下一步,为了杜绝强奸案的发生,本天朝将把所有的强奸作案工具收归国库。 @nustbobo: @specially007: @zokio: 清华科技园区保安表示,向GOOGLE献花,必须事先向有关部门申请,获得审批后方可进行,否则属于非法献花。
   
   之七三三:
   
   liyongsheng 以台湾为例,美丽岛军法大审也让人悲愤莫名,却成为了新一轮行动的起点,并最终逼迫国民党当局打开了互动之门。在这个意义上,重判刘晓波或许确实意味着(政治)改革已死,却并不意味着政治互动的大门被永久封闭了。既有限容忍,又拒绝作出实质性的权利让步,同时运用管制和严厉打击的双重手段以限制民间社会发育,乃是执政者行之有年的既定方略。以《零八宪章》为纽带的民间整合将得到一个新的高度,进而在未来的某个时候,再一次对执政者的既定战略发起挑战。——摘自莫之许《审判刘晓波之后的宪章运动》
   
   之七三四:
   
   liyongsheng 记得几年前,我曾经听一位参加并领导12.9运动的老前辈说,我一生看过希特勒法西斯政权从兴起到灭亡的全集,看过蒋家王朝从兴起到灭亡的全集,也看过斯大林极权主义从兴起到灭亡的全集,我今年90岁了,还想亲眼看看中共从兴起到灭亡的全集才能合眼......可如今我却不知这样面对他老人家。
   
   之七三五:
   
   liyongsheng 中国人天生只信权和钱,信共产主义那是哄鬼的,别说10个,半个都没有,包括湖紧套在内。RT @wangxy1: 全中国真正信仰共产主义的不知道有没有10个人,却有7000万人拿着**党员证。
   
   之七三六:
   
    liyongsheng 只因为我们的祖先已经作了几千年的奴隶,习惯成癖了。而要我们不再做奴隶的话,一时还很难改变。 @wlh832: 为什么我们做什么要由撒旦决定?@youthfilm 为什么我们生下来要被决定什么网站可以看,什么电视可以看,什么报纸可以看,什么杂志可以看,什么广播可以听?为什么???
   
   之七三七:
   
   liyongsheng 谷歌真的走也罢,别了也哥哥。只是以后的路,只能是打铁全靠本身硬了。犹如墨西哥人的故事,就值得我们回味。数十年前他们宽慰自己说,墨西哥离上帝很远,离美国很近,意思是以为背靠美国就成为亚美国了。殊不知现在回头一看,原来自己的穷骨头还是比不上人家美国的富脑壳。
   
   之七三八:
   
    liyongsheng 但你所说的是权力的暴虐,而不是激进的问题。实际上,激进也分为理性和非理性两种。或许你主张和赞同的那种激进,就是由于权力的暴虐激发出来的激进。RT @noooo0000:如果激进是"疯狂",那么,中国人缺的就是这种“疯狂”!如果中国人继续"不疯狂"下去,剪断海底电缆一点都不疯狂.
   
   之七三九:
   
    liyongsheng 决定人类历史进程的关键,往往就在一瞬间。而那种因为此就有彼的臆断,难免会落入历史决定论的窠臼里去。RT @winkho:喝茶回来,阳光依旧亮丽。 最近我反复和他们分析,为什么墙撑不到11年。
   
   之七四0:
   
    liyongsheng 谷歌冲天一怒走人,离开这个自毁古代文明的国家。而我们怎么办?我们没有中国,只有党国,而这个党国自己又早就离开了。那么今后我们未必只有这样安慰自己说,哪里有民主自由,哪里就是我的国家?
   
   之七四一:
   
    liyongsheng RT @zhangming1: 笑蜀提倡围观,很好。但若实现之,得当局配合。多数网民,只喜欢围观女人乳房大腿,当局不许,逼得他们围观当局。
   
   之七四二:
   
    liyongsheng 你的悲哀来源于自己并不理解这个世界是被男人异化了的世界,女人无论这样强化自己的女性优势,其目的还不是为了融入其中,找寻到自己所在的位置。RT @jameshyolong: 女人可以通过魔力挺啊,胸罩前扣啊,胸垫啊体现自己的第二性征。可是男人哎……悲哀啊
   
   之七四三:
   
    liyongsheng RT @songshinan: RT @gonewater: 昨日在新浪微博见到经典评论,出处忘了:为啥海地地震,塌的是总统府;我们地震,倒的是学校?
   
   之七四四:
   
    liyongsheng RT @shifeike: RT @mranti: 援救六四学生出境的黄雀行动重要成员罗海星今晨病逝,他曾经因此入狱2年,后被英国政府通过谈判救出。RT @martinoei: 悼羅海星,一位真正對中國共產黨有深厚認識,而真心為新聞、為自由中國出力的香港人。
   
   之七四五:
   
   liyongsheng 重庆的打黑唱红之所以能够一路高歌猛进下去,一方面是由于他迎合了重庆人内心挤压着的那种仇富抑商情结,进而在几天无意识中为极左势力提供了强大的社会基础。另一方是由于所有的国人没有睁开眼睛像围观谷歌的溃败这样围观过它,正视过它,防御过它,进而才是拥有了吞没李庄如小菜一碟的力量。
   
   之七四六:
   
   liyongsheng @qiumazha “有思考能力的奴隶 最危脸,主子对这种奴隶不是杀就是赶。这种文化之下孕育出来的人,怎能DL思考?因为 我们没有DL思考训练,也恐惧DL思考。所以中国人也缺少鉴赏能力,什麽都是和稀泥。 没有是非,没有标准。中国到今天这个地步,应该在文化里找出原因。”柏杨
   
   之七四七:
   
    liyongsheng RT @yanghengjun: @zhangming1 人大有张鸣,也有金灿荣;张鸣因诤起,金灿以媚荣。——这是我刚刚看到的帖子,真感觉到时空错乱,要知道,我刚刚进复旦国政系的时候,其中最崇拜的学长里就有金灿荣(比我高三届)。那时,我不知道有张鸣兄。23年了,变化真大。
   
   之七四八:
   
    liyongsheng RT @wlh832: RT @24hour 【老虎庙最新新闻视频下载】长沙市民戴建明赴京自焚反抗强拆,众网友相劝事态平息。15号长沙强拆实施当日,戴建明再次失踪。请抓紧时间观看 http://aa.cx/9le#cscq
   
   之七四九:
   
   liyongsheng 他人分明被关在监狱里,这话言外之意似乎是说:“他越狱,被击毙了”?RT @l5d: RT @lihlii:中国警察说高智晟“迷了路,走丢了” 。
   
   之七五0:
   
    liyongsheng 记得郁达夫、鲁迅都曾经论述过,中国人唯有在"淫"这个层面上还多少有点儿创造力。反之,如果你一旦不准他们"淫"的话,破坏力也就爆发出来了。 [email protected]: 现在的”中国人民“还能满足当”中国淫民“,你一旦不让他们当淫民了,他们就要当”人民“了,那可不是好玩的。
   
   之七一一:
   
    liyongsheng 但未必由此就可以得出苏东坡的剧变是激进之结果的结论[email protected]: 照这个收缩的趋势,一直鼓吹在市场和法治进程中渐进发展民主政治的知识分子们将遭受严重的质疑:人家苏联东欧没搞这两个东东也自由民主了,咱搞了这么半天,连自由民主的毛都没见着,还渐进个啥???
   
   之七五二:
   
    liyongsheng 为了利益的最大化才让步,这几乎是刚性的极权主义可能变为软性的唯一可能性。RT @zhangming1: 如果利益集团因谷歌的退出,受损较大,天朝是会让步的。
   
   之七五三:
   
   liyongsheng 贪污和腐败是中国封建社会遗留在每一个中国人心中的潜意识,区别只不过是,有的人后天有缘把这个潜意识实现了,有的人无缘把这个潜意识实现而已。所以要想从根本上堵死这个使人都想靠贪污腐败发财致富的通道,必须首先铲除这个使人一有机会就必然要贪污腐败的政治土壤。 通过
   
   之七五四:
   
    liyongsheng 极权制度靠制造国家的敌人来巩固,民主社会靠化解国家的敌人来建立。极权制度制造国家的敌人越多,它自己的疆界就会越来越小;民主社会它化解国家的敌人越多,它自己的国土就会越来越大。
   
   之七五五:
   
    liyongsheng 胡平早就指出,中共前30年是以革命的名誉抢劫,后30年是以改革的名誉分赃。@mashaofang: 应该怎样看待三十年的改革历程?与毛氏文革比较,不是说完全不行,都是裆的业绩,帐要好算些;而将整个六十年放进中国历史进程和世界历史进程来比较,应是题中之义.但比起来复杂些
   
   之七五六:
   
    liyongsheng RT @june197433: 恶梦!!!!!RT @pearlher:看到戴建明剖腹自杀的消息,倍敢震惊。家门口的老城南正在拆迁中,自己竟然都没有关心,真是惭愧,以后我会在推上对南京老城南的拆迁做跟踪报道。丧钟为谁而鸣?为每一个人!#njcn
   
   之七五七:
   
    liyongsheng mynamexu 这比喻,形象!@yancaiweimei: @lilinuo 提高警惕,现在的局面是——台湾香港化,香港澳门化,澳门大陆化,大陆朝鲜化!
   
   之七五八:
   
   liyongsheng 阴谋不是人搞的,是人被阴谋搞成的。RT @wutixinshi02: 爱搞阴谋的人看谁的行为后面都隐藏着阴谋。RT @blazingcd: Google撤离的事儿现在怎么往阴谋论的方向发展了啊——
   
   之七五九:
   
    liyongsheng 今年3月5日,是遇罗克遇难40周年祭日。遇罗克无疑是1949年以后中国知识分子群体中最勇敢,也最有深度的思想者之一。近日友人王锐 撰文<《遇罗克的处决令是谁签署的? ——为遇罗克遇难40周年而作》,已推荐在《北京之春》2010.2刊出,请有识者关注。
   
   之七六0:
   
   liyongsheng 但是,在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黑暗和恐怖是会互相传染的,而阳光则不会,它永远是被照射过来的。RT @baiwuya: @liyongsheng 乌鸦就是用来大发悲声的,不管是白的,还是黑的。不过我相信你们不会被我的绝望感染的,只要你们心里有阳光。
   
   以上是我近日参与推特中文圈的随意帖子,供了解。现我的推友大致有;曹思源、崔卫平、沙叶新、贺卫方、高瑜、龙应台、流沙河、梁文道、张五常、艾未未、张伟国、笑蜀、腾彪、冉云飞、张博树、韩寒、咎爱宗、五岳散人、许志永、十年砍柴、北风、连岳、宋石男、令狐补充、吴思、莫之许、胡泳、萧瀚、张铁志、胡淑芬、刘士辉、野夫、卢跃刚、罗永浩、王丹、吾尔开希、柴玲、郝劲松、章立凡、夏业良、王军涛、柴玲、长平、柴静、王晓阳、夏云霖、浦志强、张鸣、余杰、茅于轼、蔡楚、孟浪、一平、朱学渊、傅国涌、比尔盖茨、陈永苗、余秋雨、吕丘露微、胡平、何清涟(后几人是才加入的)等人。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