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五]
李咏胜文集
·追寻逝去的传统精神
·奇人奇书李咏胜
·巴蜀文坛的两本书和两个人
·唐诗的立体演绎
·文坛奇人李咏胜
·
·第八章:四川普通普通话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一)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二)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三)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四)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五)
·
·李咏胜文集第7集 乱象中国记事
·中国的路标——致刘晓波
·人民心中的纪念碑
·在中国,有一种治病的仪器叫坦克
·推倒东方柏林墻——写在柏林墻倒塌20周年
·写给东方自由女神林希翎的墓志铭
·黑 暗 的 魔 力
·请记住这些日子和这些事——写在刘晓波受审判之日
·失火的欧罗巴(外一首)
·与莫之许等人关于魏明伦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笑蜀、莫之许关于重庆打黑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冉云飞对王蒙网络言论话题的思想交锋
·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六
·
·系在春天眉梢上的黄丝带(外一首)
·带罪的歌谣(组诗)
·无诗时代的诗(诗歌)
·历史有时就是这样——卡廷森林大屠杀70周年感怀(诗歌)
·迟来的忏悔——写在中国圣女林昭坟墓前的自白书
·刀丛小诗
·挪威吹来温暖的风(诗•外一首)
·裸 奔 时 代 的 诗
·历史 就这样准备着
·给明天浇水 请别用泪滴(外二首)
·是时候了(外一首)——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祭
·远看央视“今日说法”《一个女人的7本日记》
·希望 就这样升起(外一首)
·让真理和正义回到椅子上(外一首)
·狱 外 诗 简(二首)
·辛 卯 杂 诗 之 一(三首)
·李咏胜文集第8集《东方维纳斯——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第二部》
·2
·《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东方维纳斯第二部》节选之二
·《东方维纳斯――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第二部》节选之三
·让真理和正义回到椅子上(二首)
·大话小说之一
·大话小说之二
·大话小说之三
·李咏胜文集第9集《书山故人渺 学海无归路》
· 关于社会转型动力机制问题探微——兼与王天成先生商榷
·关于改革转型呼声式微的成因探微
· 习近平反腐面对的“政治生态环境”
· 习近平反腐的致命软肋——权力和利益性反腐
·中国之子遥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五
   
   
   
   之七0一:

   
   liyongsheng @williamlong: 李庄案让我看到了中国法制黑暗到了什么程度,公检法这三家不仅仅穿一条裤子,还操纵舆论愚弄百姓,真是做到了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打压专家意见。最令人可气的是重庆的百姓觉醒意识竟然如此淡薄,争相去做强权的帮凶,看来我有生之年是看不到中国人自由的时候了。
   
   之七0二:
   
    liyongsheng 相反,我看腾彪是清醒的。中国没有一件事不是靠政治运动进行的。而危害深远的是那种暴民心态及其思维模式,至今还在以不同方式出现。@mozhixu 滕彪你这个就扯远了,文革的含义就是政治运动 RT @tengbiao: 嗯哪。但文革思维和心理模式没有随着毛死而结束 。
   
   之七0三:
   
    liyongsheng 应该说,以中国人现在的觉悟和心态,再孕育出一个文革不足为奇。 @tengbiao 无论是公检法状态还是政党状态,都是被文革孕育的。严打、迫害法轮功、阅兵、打黑、ccav、公审、私刑…谁说文革结束了? @faintcrow 以中国的公检法状态,孕育出文革不足为奇。
   
   之七0四:
   
   liyongsheng RT @zhanghui8964: 共产国际创建者之一罗莎•卢森堡曾说:“自由,不是给政府的拥护者以自由,不是给一个党(哪怕这个党人数众多)的党员以自由,自由始终是持不同政见者的自由。”
   
   之七0五:
   
    liyongsheng 问题恰好相反,摩罗卖身变节,顶多不过是染红了权贵的花冠而已。而孔庆东投身毛粹,充当舆论干将将作孽无穷。@wumaohua:孔庆东的丑陋都还在意料中,最不理解的是摩罗,竟然投靠得这样快,歌颂大国崛起、大骂西方、美国,在书屋杂志上的文章令人恶心。真是:易涨易跌山溪水,易反易复小人心。
   
   之七0六:
   
   liyongsheng 应该说多数中国作家的写作,都是聪明到极致化的写作,因而在他们笔下世界都与自己纯文学的写作无关,与自己内在的情绪起伏无关。自然我们在阅读它时,也与自己无关。RT @huyong: 长平:很多中国作家只想看到与世无争的“纯文学”,拒绝理解面对强权的抗争式写作对于文学的理想主义的意义。
   
   之七0七:
   
    liyongsheng 读了你的短文,短而有力。只是由此想到今日重庆已是左势汹汹,红祸滚滚,但却未见你们中有几多人奋起,只有你这样的孤胆女侠出来作为代表,不免为之叹息。因为在我看来,摩罗、孔庆东不过是左势的理论据点,而重庆才是左势的根据地呢。
   
   之七0八:
   
    liyongsheng 大致晃了一下摩罗的博客,初步的印象是:摩罗今日的大裂变绝非萧瀚先生所为之宽衣解带的那样,是脑子发昏,认识短路而误入了邪途。也不像冉云飞先生所为之宽容怀柔的那样,是认知方式不同而出现的偏差,而是他已经从精神界的高度,彻底走到与五四精神为敌,与整个人类文明进步潮流为敌的超人境界上了。
   
   之七0九:
   
   liyongsheng 摩罗认为,几百年来,西方人唯我独尊,不断妖魔化中国人,殖民掠夺全世界;一百年来,五四启蒙运动的精神领袖们断尾求生,疯狂地批判中国传统文化和国民劣根性,选择“全盘西化、崇洋迷外”的发展战略,导致中国人精神文化的大崩溃。
   
   之七一0:
   
   liyongsheng 他认为,中国人的所有缺点,都是人性共有的缺点,而不存在任何独属于中国人的国民劣根性。实际上,西方人犯下的罪恶与错误,远远超过了世界其他种族。今天,中国人必须砸碎一切精神枷锁,挣脱西方人的精神奴役,在精神上站起来,强健脆弱的“中国心”,复兴中国传统文化与精神,做高贵自信的大国民。
   
   之七一一:
   
   liyongsheng 当红教授 钱文忠是这样为他定调子的:摩罗的思想是喷涌的熔岩,摩罗的文字是犀利的斧钺。一切模糊和常识都被他的思想烧炼,一切虚伪和结论都被他的斧钺责问。每一次读完摩罗,我都必须俯首捡拾起自己的知识碎片,重新整理缀合。我相信,这就是摩罗的力量;而如此强大的力量,
   
   之七一二:
   
   liyongsheng 由此见出今日摩罗的这一大转身,完全是在一整套理论盔甲的武装护卫下,撑起了一面以普世价值抗衡的精神旗帜。因而我们又怎能再用昔日的眼睛来看待眼前这个非人摩罗呢?相反的倒是,应该仔细、耐心、理性地重新研一下这个今天的摩罗了。
   
   之七一三:
   
   liyongsheng 这是思想与观念的大是大非之争,怎能不作道德评论?RT @ranyunfei: 看了摩罗先生的博客,知道他刚出了新书,故不拟近期内评论他。至少我从来没有在《中国不高兴》或者《中国可以说不》出版的时候,中他们的商业圈套。我也许会在他们烬余的时候做一点较冷静的分析,但不做道德评价。
   
   之七一四:
   
   liyongsheng 这既不是自信与否的问题,也不是抬高谁的问题,而是一个值得认真研究和正视的问题。因为它掀起的不是一种简单的民族主义情绪,而是一种精神上的极权主义逆流。
   
   之七一五:
   
   liyongsheng 我不勉为你的所持,只是我觉得依你之见,当我们看到有人在制造三聚氰胺时,应该不理他,否则就会别为他的非法产品造势。唯有这样才能让他的产品没有市场。RT @ranyunfei: 不造任何势,是我的决定。李兄你怎么选择那是你的事。
   
   之七一六:
   
    liyongsheng 我对此见持怀疑态度。未必我们闭眼不看,它就入不了市场么?RT @ranyunfei: 物质的显性伤害马上没有买,书籍便不如此,反而造势,李兄研究过这个差别么?
   
   之七一七:
   
   liyongsheng 有谁知汉语中最具有欺骗性的词儿是什么?那就是真诚。 @zhuyiredwill: @mynamexu 摩罗至少是真诚的,带着尖锐和敏感,是有爱的,比藏着目的的写作要干净很多。自由主义者就容不得摩罗说点其他声音了,比真理部对你们的大作反应还强烈围剿还全面,这就是民主控,此言不虚。
   
   之七一八:
   
   liyongsheng 应该别忘记她的伟大的是;她的反抗是对体制的彻底反抗,而这与张志新、李九莲等人的体制内反抗是无法比高论长的。zhongyan 林昭是被中共害死的,年仅36岁。但她挣扎了,反抗了。她的短暂一生比那些安度晚年的同代妇女伟大得多。
   
   之七一九:
   
   liyongsheng 历史有时就是永恒,有时就是瞬间。 @noooo0000: 我们难道就是那被忽略,被绝对性过渡掉的可耻的那一代? @zhongyan: 有时一代人都会生活在可怕的历史皱褶里,但我愿意相信未来之光,即时我们自己等不到那天。
   
   之七二0:
   
   liyongsheng 绝望之为虚幻,正与希望相同。——鲁迅 RT @helloxiaoxiang: 林语堂将中国剖析得太到位了,这个民族只会繁殖后代,其它啥成就不可能有!绝望啊…老艾,告诉大家如何拒绝它带来的绝望?
   
   之七二一:
   
    liyongsheng 而我们只有刁民和暴民。 @xiaoshu1: 其实,我读完图图传的悲哀没敢写出来。没有宗教就没有宽恕,用图图演讲集的书名来说,没有宽恕就没有未来。因为有图图,因为有强大的宗教力量,南非无论如何曲折,至少避免了仇恨和暴力狂飙的扫荡,可我们@lianyue: 图图只有他的教堂。
   
   之七二二:
   
    liyongsheng 非也,在民主国家里,野心家大多是在野的政治家。而在专制国家里,野心家大多就是成功了的政治家和失败了的政客。RT @RTchina: @mynamexu我(何健)要为“野心家”平反!野心家是在野且有心为国家效劳的仁人志士。在大陆,人人都可以做一名野心家!
   
   之七二三:
   
   liyongsheng 但我觉得共产党更像一块老怀表,如果你把它放在胸,它就是活的;如果你把它从胸前摘下来,它就是死的。@tengbiao: 共产党像一块破表,完全停下来时,每天还有两次是正确的;运转起来,则从来也没有正确过。
   
   之七二四:
   
   liyongsheng 而这个政治在后极权主义时代,尽管它曾经被各种各样美丽的面纱包装过,如改革开放、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等等,但依然改变不了魔鬼附身的凶残本性。所以,今天中国人反对和厌恶政治意识形态化的斗争,就是解放自己,争取民主、自由的斗争。
   
   之七二五:
   
   liyongsheng 政治这个从日本泊来的词汇,一入土中国就变成了魔鬼,紧紧依附在中国人身上,谁也躲避不开它的危害。政治运动、政治斗争、政治派别、政治观点、政治态度、政治学习、政治生命、政治生活.....一句话,政治已征服了中国人的观念和意识,沁透到了生活的方方面面。从而,让中国人都沦为政治的牺牲品。
   
   之七二六:
   
   liyongsheng RT @xiaoshu1: 一个公共舆论场早已经在中国着陆,实际上是一个可以让亿万人同时围观,让亿万人同时参与,让亿万人默默做出判断和选择的空间,即一个可以让良知默默地、和平地、渐进地起作用的空间。每次鼠标点击都是一个响亮的鼓点,这鼓点正从四面八方传来,汇成我们时代最壮观的交响。
   
   之七二七:
   
   liyongsheng 人类的悲剧英雄往往具有一种震撼人心的力量,那就是它就像一朵被揉碎的花蕾,你无论拾起任何一片花瓣,都能闻到醉人心脾的馨香。
   
   之六二八:
   
   liyongsheng 真自由主义就是一种很内在的生活方式和生活态度,它不标榜自己是什么,也不要求别人认同自己什么。RT @wangjinbo: 只要他不反对,你尽管用就是了。我只是告诉你一件事:他从不说自己是自由主义者。RT @wangzhongxia那我就还是先用着自由主义者,这个称谓,您看成吧?
   
   之七二九:
   
   liyongsheng RT @xiaoshu1: 言论的无力与无助,良知的无力与无助,似乎是普遍现象。世界上的道理本来简单,翻来覆去就那么几条。道理早已经说尽,
   
   之七三0:
   
   liyongsheng 谷歌走了,就像娘要改嫁一样管不了。只是这以后的日子,黑暗不像鲁迅时代那么温柔,可以任你捣蛋。它也不像毛匪说的那么是个纸老虎,一打就倒。而是它由于黑暗,所以会更黑暗;由于无耻,所以会更无耻;由于凶残,所以会更凶残.....那么,倘若面对此黑暗的恶性循环,又该怎么办?
   
   以上是我近日参与推特中文圈的随意帖子,供了解。现我的推友大致有;曹思源、崔卫平、沙叶新、贺卫方、高瑜、龙应台、流沙河、梁文道、张五常、艾未未、张伟国、笑蜀、腾彪、冉云飞、张博树、韩寒、咎爱宗、五岳散人、许志永、十年砍柴、北风、连岳、宋石男、令狐补充、吴思、莫之许、胡泳、萧瀚、张铁志、胡淑芬、刘士辉、野夫、卢跃刚、罗永浩、王丹、吾尔开希、柴玲、郝劲松、章立凡、夏业良、王军涛、柴玲、长平、柴静、王晓阳、夏云霖、浦志强、张鸣、余杰、茅于轼、蔡楚、孟浪、一平、朱学渊、傅国涌、比尔盖茨、陈永苗、余秋雨、吕丘露微、胡平、何清涟(后几人是才加入的)等人。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