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四]
李咏胜文集
·魏明伦《东方维纳斯》序言
·穿行在地狱与天堂之间
·瞧,李咏胜这个人
·解码李咏胜和《电视唐诗三百首》
·闲话真精神与婆子语
·“动感地带”的舞者
·追寻逝去的传统精神
·奇人奇书李咏胜
·巴蜀文坛的两本书和两个人
·唐诗的立体演绎
·文坛奇人李咏胜
·
·第八章:四川普通普通话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一)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二)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三)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四)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五)
·
·李咏胜文集第7集 乱象中国记事
·中国的路标——致刘晓波
·人民心中的纪念碑
·在中国,有一种治病的仪器叫坦克
·推倒东方柏林墻——写在柏林墻倒塌20周年
·写给东方自由女神林希翎的墓志铭
·黑 暗 的 魔 力
·请记住这些日子和这些事——写在刘晓波受审判之日
·失火的欧罗巴(外一首)
·与莫之许等人关于魏明伦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笑蜀、莫之许关于重庆打黑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冉云飞对王蒙网络言论话题的思想交锋
·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六
·
·系在春天眉梢上的黄丝带(外一首)
·带罪的歌谣(组诗)
·无诗时代的诗(诗歌)
·历史有时就是这样——卡廷森林大屠杀70周年感怀(诗歌)
·迟来的忏悔——写在中国圣女林昭坟墓前的自白书
·刀丛小诗
·挪威吹来温暖的风(诗•外一首)
·裸 奔 时 代 的 诗
·历史 就这样准备着
·给明天浇水 请别用泪滴(外二首)
·是时候了(外一首)——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祭
·远看央视“今日说法”《一个女人的7本日记》
·希望 就这样升起(外一首)
·让真理和正义回到椅子上(外一首)
·狱 外 诗 简(二首)
·辛 卯 杂 诗 之 一(三首)
·李咏胜文集第8集《东方维纳斯——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第二部》
·2
·《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东方维纳斯第二部》节选之二
·《东方维纳斯――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第二部》节选之三
·让真理和正义回到椅子上(二首)
·大话小说之一
·大话小说之二
·大话小说之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四
   
   
   
   之六0一

   
    liyongsheng 在一个没有诗意的空间里,活跃的是恐怖情绪。——拿破仑
    liyongsheng 我发现推里大多是没有诗意的。须知人类的历史,没有诗意的时代比没有真理的时代更为恐怖。
   
   之六0二:
   
   liyongsheng 我们几乎都是看荒诞戏的。RT @_xiaohan: 我家领导经常出妙语,今天上班路上,她说,你看人家捷克多棒,总统是写荒诞剧的,咱们...嗯...是演荒诞剧的...
   
   之六0三:
   
    liyongsheng RT @xialinlawyer: 谭兄作人,今冬北京寒风凛冽,成都温江未必水暖。逾期两月不判不退,北风劲吹,好生不安! 通过 web 2009-12-31 15:11:50
   
   之六0四:
   
    liyongsheng RT @jiangdanwen: RT @tengbiao: RT @aiww: 罪恶不是冤枉了刘晓波、谭作人,而是极权让我们每一个人,每一寸土地,每时每刻都在静静地流血,让每个生命在为野蛮和愚昧付出代价。
   
   之六0五:
   
   liyongsheng RT @yinming4140: 因小我从未根植于女性,所以它在女性方面的失控较男性快速。//几乎所有的女性都负担了集体女性的痛苦之身,尤其在月经来潮之前最容易被触发。深受强烈的负面情绪所苦。——《新 世 界。灵 性 的 苏 醒》艾克哈特.托尔
   
   之六0六:
   
   liyongsheng 但如何出版发行?RT @tengbiao: 突然有个想法:把煽动颠覆国家罪的判决书所列的文章收集一起编一本书,绝对好卖。晓波6篇胡佳4篇李元龙4篇… @chinesepig1984 刘晓波6篇所谓颠覆证据的文@ranyunfei
   
   
   
   liyongsheng 其实愚昧在很多时候是互相传染的。RT @zhuyiredwill: “愚昧是养成的,是有人刻意愚弄和蠢人自愿配合的结果。”
   
   之六0八:
   
   liyongsheng 守望星空。RT @ivaniweb: RT @lianyue: 贺卫方:陈有西律师在辩论中以法为据,直指要害,成为山城茫茫迷雾中的一道闪亮的剑影。本案不仅仅事关李庄等律师的权利,而且在所谓打“黑”风暴之下,理所当然地成为考验我们的司法品质的一场标志性审判。
   
   之六0九:
   
    liyongsheng RT @sfchoi8964: 蔡淑芳:与刘晓波共同承担责任的闯关投案行动记 http://bit.ly/84CERw 中方粗暴抢人,野蛮行径,异常恐怖;警方坐视不理,冷眼旁观,极为可耻.一党专政,是独裁滥权杀人灭口有法不依;一国两制,是自由褪色民主倒退由殖民变专制。
   
   之六一0:
   
   liyongsheng 在这个什么都在暗箱操作的黑恶时局下搞私有化,还不如干脆公开主张抢劫算了。RT @matthew0705: @lihlii 土地私有化越快越好,越迟私有化被征收得越多,道理如此之简单,你看左棍的文章太多了。
   
   
   之六一一:
   
    liyongsheng 但遗憾的是:他们存在且在发展。RT @wolin77: @mranti 今天的新左派和毛左,想的是还是霸占国家机器、改造国家机器,他们或天真,或装傻地认为这个社会主义遗产还可以继承,怎么会着眼新兴社会组织呢,他们还是阶级斗争那一套,是不会上来和你们抢夺微博的。
   
   
   之六一二:
   
    liyongsheng 由此反思6.4之所以规模大而不强,面广而不深入,以致被一阵腥风血雨就打得了无痕迹,十几年元气不在,其中致命原因就在于它没有与民众的切身利益相联系。而08县长虽然无疑是解救中国于水火的纲领政要,但由于它趋前有余而顾后不足,极少触及到如何体现弱势群体的具体利益问题,岂能不是致命之伤。
   
   之六一三:
   
    liyongsheng 纵观2009之后的天下大势,国民为民主自由而风起云涌的可能性极为渺茫。但为均贫富,等贵贱而响应云集的可能性却与日俱增。其中,毛12.26诞辰全国各地民众自发兴起的祭毛热活动,便是一个山雨欲来风满楼的信号。 通过 web 2010-01-01 11:45:09
   
   之六一四:
   
    liyongsheng @qhgy: @tengbiao: 本来不硬的,到了上海也被硬起来了,比如杨佳、孙中界 @aiww: 上海有一些很硬的人 @weiquanwang: 第21批上海市民绝食声援冯正虎回国回家,为了支持冯正虎,上海市民坚持了21天绝食声援行动,在新年的第一天,又有4位上海市民绝食 
   
   之六一五:
   
   liyongsheng 再重申一下:毛粹的势力借助打黑的邪风,正在形成逐步气候,但我们的精英们却对此漠视无睹,只怕到时所有县长们的努力都白费了。再重申一下:毛粹的势力借助打黑的邪风,正在形成逐步气候,但我们的精英们却对此漠视无睹,只怕到时所有县长们的努力都白费了。
   
   之六一六:
   
    liyongsheng RT @winkho: RT @jefferson_rong: 请大家用这个推增添2009“被时代”的记录:被和谐、被代表、被听证、被加薪、被增长、被自杀、被捐款、被就业、被小康、被交钱…………
   
   之六一七:
   
   liyongsheng 向你们祈祷,中国的眼泪,RT @ranyunfei: 谢谢张鸣先生。RT @zhangming1: @ranyunfei 祝福你们,坐监是你们的荣耀。
   
   之六一八:
   
   liyongsheng 在今天这个邪恶污秽无处不在的社会里,无论任何的成功都必须减去卑鄙无耻这个负数,才是它余下的真正价值。——摘自拙著《东方维纳斯》
   
   之六一九:
   
   liyongsheng 我曾经不止一次说过,中国人为了生存,几乎个个都是表演家。而所谓表演,就是对那些越是恨,越是反对,越是厌恶的人和事,能够装作没有发生和没有看见一样。倘若再能够把这些人间邪恶之事表现自己最喜爱,最拥护,最支持的样子,那么也就自然成为大富大贵的人了。
   
   之六二0:
   
   liyongsheng 这就是中国封建专制社会的总根源:官民对立。下官盘剥百姓贿赂上官,上官贿赂皇上。因而百姓只反贪官。 @zhangming1: 中国最大的问题是官民结构失衡。官有一切,可以“合法”抢走民的一切。连监狱都特制的。因为最高层知道,这个国是官的。中华官们共和国。支撑这个政权的,只有官员。
   
   之六二一:
   
   liyongsheng 是否这样说,是政治集团利益在推着他们往绝路走,要妥贴些?。@mashaofang: ......苏里师比我认识深刻,而我总觉得胡温不必沾六四事件的边。但我的确错了。错得离谱。其实,邓小平作为文革受害者,按常理是可以全盘否定毛的,但他没有。原因无他,他们都是专制极权制度的受益者。
   
   之六二二:
   
   liyongsheng 秦晖先生近年或许是生活在桃花源里,不知有汉吧?在今天这个自由说话都犯罪的情况下,还奢谈何民主化,岂不是痴人说梦?RT @sxrj: RT @lihlii :我赞同秦晖先生的主张:先民主化,再考虑是否,及如何私有化。 @matthew0705
   
   之六二三:
   
    liyongsheng 许志永说,只有妥协、非暴力,这个社会才有前途。我觉得许先生虽然不是政治家,但他对中国问题的认识和的把握则是许多聪明家所不及其一的。未来的中国无论怎样变戏法,只有非暴力的妥协,甚至是伟大的妥协才会有真正的进步。
   
   之六二四:
   
    liyongsheng 写在2010年的第一天: 1,“左愤”误国,“右愤”也误国。 2,历史只有对它进行反思它时才有意义和价值。 3,堆积的情绪最容易把自己烧成灰烬。 4,在没有诗和艺术的空间里,不会有寒冬。
   
   之六二五:
   
   liyongsheng 写在2010年第二天:1,愚蠢凝固以后,被压碎的是更愚蠢。2,石头碰鸡蛋本身并不可贵,唯有碰的那个信念才可贵。3,新年对那些难忘今宵的人来说,实属多余。4,进步一旦重复,就是其反面。5,有些花儿是常开不谢的,如果你了解自己的话
   
   之六二六:
   
   liyongsheng 写在2010年第三天:1,只要人人都能够从被思想的地方开始思想,自由的花儿就会静悄悄地开。2,仇富情结是一切旧革命爆发的摇篮,也是旧制度循环往复,死而不僵的社会基础。3,走向智慧的路只有一步,那就是把我和我们区别开来。4,天使能够自由飞翔,是它知道自己很愚蠢。
   
   之六二七:
   
    liyongsheng 写在2010年第三天:5,每年春晚,当《同一首歌》唱响千家万户的时候,也就是我们在为自我唱葬歌的时候。7,始终与同时代的偶像保持一定距离,是一件痛苦而又难得的事。8,专制使它的每个反对者都成为异乡人。同样的道理,自负也能够使我们自己都成为别人。
   
   之六二八:
   
   liyongsheng 写在2010年的第四天:关于民主与自由的abc。1,民主与自由并不是孪生兄弟,可以互相等同、置换。而是各有其长,同中有异的东西。2,民主是多数走在后面之人的政治诉求,自由是少数走在前面之人的政治诉求,不能混为一谈。3,民主体现出人的基本生存状况,自由体现出人的基本精神生活质量。
   
   之六二九:
   
   liyongsheng水也能够导电,但却不能够传热。因此观赏雪景,固然是赏心悦目的事,只是太多的雪景,会把看它的人同化。
   
   之六三0:
   
   liyongsheng 其实,把那些勇于说真话而遭受厄难的人称为“良心犯”不是很恰当的,因为他们实际所说的,许多人在内心里多少都想过,都是潜在的“良心犯”。区别仅在于敢不敢把它表达出来而已。故而如果判定他们有罪的话,那只能是犯了这个制度不让人自由言说和表达的罪,即“人权罪”。
   
   以上是我近日参与推特中文圈的随意帖子,供了解。现我的推友大致有;曹思源、崔卫平、沙叶新、贺卫方、高瑜、龙应台、流沙河、梁文道、张五常、艾未未、张伟国、笑蜀、腾彪、冉云飞、张博树、韩寒、咎爱宗、五岳散人、许志永、十年砍柴、北风、连岳、宋石男、令狐补充、吴思、莫之许、胡泳、萧瀚、张铁志、胡淑芬、刘士辉、野夫、卢跃刚、罗永浩、王丹、吾尔开希、柴玲、郝劲松、章立凡、夏业良、王军涛、柴玲、长平、柴静、王晓阳、夏云霖、浦志强、张鸣、余杰、茅于轼、蔡楚、孟浪、一平、朱学渊、傅国涌、比尔盖茨、陈永苗、余秋雨、吕丘露微、胡平、何清涟(后几人是才加入的)等人。
(2010/04/0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