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二]
李咏胜文集
·抗震救灾掩盖下的黑暗社会现实
·魂断中国哭墙
·狗日的地震
·爱的瞬间
·昨夜又惊魂
·第三章:狗眼看人世
·笑看韩寒打虎
·支持韩寒解散中国作协的几大理由
·韩寒与当月女红作家赵凝谁更无知?
·读者打阎崇严,好似王胡打阿Q
·“掌掴事件”的警示:“一家讲坛”是以暴易暴的根源
·“三鹿恶之花”为何能够四面八方地开 ?
·三鹿能否为自己喊声冤?
·诺贝尔奖与中国人的“诺贝尔奖病”
·如何才能惩治这些危害社会公众利益的人民公敌?
·范冰冰呀,本是一朵出于污泥而被染的花
·政府官员和影视明星们纷纷变换国籍为什么?
·台湾前总统陈水扁锒铛入狱给中国人的启示
·杨佳“语录”引起的试错思考
·私营企业破产后,工人的失业问题政府怎能不管?
·痛说那个难忘的1986
·戏说改革30年中那个难忘的1987年
·话说那个风雨欲来的1988年
·对海南省检察院“送法下乡”的另类思考
·再说对海南省检察院“送法下乡”的另类思考
·“给个活法?”——“范跑跑”为什么不这样说?
·“范跑跑”在泛道德审判下往哪里“跑”?
·2008年终感言:国有难,民有责乎?
·2009的中国风会向哪一个反向吹?
·“纪念”是否是过去式或死了的意思?
·紫太阳陨落四周年记略
·中国民营企业何时才能走出旧体制的雷区?
·听奥巴马演讲:美国没有不强大的理由
·追寻中国首善陈光标的价值和意义
·企业家再无耻,也不能践踏孩子的纯真
·多难兴邦与《08宪章》
·寻找公民意识觉醒后的“国家”在哪里?
·直面“文怀沙事件”:李辉的文革遗风不可长!
·再直面“文怀沙事件”:知识界何时才能走出非理性的误区?
·警惕“左愤”误国:——《中国不高兴》的狭隘民族主义批判
·毛泽东也是“农民工”?
·从“孙东东事件”看北大精神的沦亡
·谭作人案忧思录:无罪之罪又重演
·请看当代“人民公敌”谭作人
·第四章:黄草无风自动
·献给比尔盖茨的英雄交响曲
·野花分外香——流亡诗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拾英
·会思考的画——品评著名漫画家康笑宇的读书漫画
·石破天惊成天河——当代诗坛宿将石天河略记
·踏花归来马蹄香——著名作家李锐自贡寻根印象记
·桃李无言自成诗
·新闻理想还在燃烧
·自狭窄至宽广
·在作家刘成建构的四川女性大观园里流连
·一位中国母亲的微笑
·先师丁雷三十二年祭
·念记人生的烛钟云雁
·第五章:新笑林广记
·第六章:六十集电视轻喜剧:N官员从官日记
·第七章:物是人非事不休
·魏明伦《东方维纳斯》序言
·穿行在地狱与天堂之间
·瞧,李咏胜这个人
·解码李咏胜和《电视唐诗三百首》
·闲话真精神与婆子语
·“动感地带”的舞者
·追寻逝去的传统精神
·奇人奇书李咏胜
·巴蜀文坛的两本书和两个人
·唐诗的立体演绎
·文坛奇人李咏胜
·
·第八章:四川普通普通话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一)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二)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三)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四)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五)
·
·李咏胜文集第7集 乱象中国记事
·中国的路标——致刘晓波
·人民心中的纪念碑
·在中国,有一种治病的仪器叫坦克
·推倒东方柏林墻——写在柏林墻倒塌20周年
·写给东方自由女神林希翎的墓志铭
·黑 暗 的 魔 力
·请记住这些日子和这些事——写在刘晓波受审判之日
·失火的欧罗巴(外一首)
·与莫之许等人关于魏明伦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笑蜀、莫之许关于重庆打黑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冉云飞对王蒙网络言论话题的思想交锋
·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二
   
   
   之五二六:
   

    liyongsheng 历史有时就是永恒,有时就是瞬间。 @noooo0000: 我们难道就是那被忽略,被绝对性过渡掉的可耻的那一代? @zhongyan: 有时一代人都会生活在可怕的历史皱褶里,但我愿意相信未来之光,即时我们自己等不到那天。
   
   之五二七:
   
   liyongsheng 此番重庆打黑大戏,剧情曲折,高潮迭起。观剧之余,我把两年前采访老陈的纪录找了出来,看后不由得感慨:“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摘自十年砍柴《痛看山城成山寨》
   
   之五二八:
   
   liyongsheng 以台湾为例,以台湾为例,美丽岛军法大审也让人悲愤莫名,却成为了新一轮行动的起点,并最终逼迫国民党当局打开了互动之门。在这个意义上,重判刘晓波或许确实意味着(政治)改革已死,却并不意味着政治互动的大门被永久封闭了。既有限容忍,又拒绝作出实质性的权利让步,同时运用管制和严厉打击的双重手段以限制民间社会发育,乃是执政者行之有年的既定方略。以《零八宪章》为纽带的民间整合将得到一个新的高度,进而在未来的某个时候,再一次对执政者的既定战略发起挑战。——摘自莫之许《审判刘晓波之后的宪章运动》
   
   之五二九:
   
    liyongsheng 而我们只有刁民和暴民。 @xiaoshu1: 其实,我读完图图传的悲哀没敢写出来。没有宗教就没有宽恕,用图图演讲集的书名来说,没有宽恕就没有未来。因为有图图,因为有强大的宗教力量,南非无论如何曲折,至少避免了仇恨和暴力狂飙的扫荡,可我们@lianyue: 图图只有他的教堂
   
   之五三0:
   
    liyongsheng 怎么是福?居然是躲不过之祸,那一帮l烂文人在此瞎操心为何?RT @pufei: 看吧,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RT @yueyexiake: 据说有文革重来的要求和可能@pufei
   
   之五三一:
   
    liyongsheng 非也,在民主国家里,野心家大多是在野的政治家。而在专制国家里,野心家大多就是成功了的政治家和失败了的政客。RT @RTchina: @mynamexu我(何健)要为“野心家”平反!野心家是在野且有心为国家效劳的仁人志士。在大陆,人人都可以做一名野心家! 通
   
   之五三二:
   
   liyongsheng 但我觉得共产党更像一块老怀表,如果你把它放在胸,它就是活的;如果你把它从胸前摘下来,它就是死的。@tengbiao: 共产党像一块破表,完全停下来时,每天还有两次是正确的;运转起来,则从来也没有正确过。
   
   之五三三:
   
   liyongsheng 而这个政治在后极权主义时代,尽管它曾经被各种各样美丽的面纱包装过,如改革开放、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等等,但依然改变不了魔鬼附身的凶残本性。所以,今天中国人反对和厌恶政治意识形态化的斗争,就是解放自己,争取民主、自由的斗争。
   
   之五三四:
   
    liyongsheng 应该说多数中国作家的写作,都是聪明到极致化的写作,因而在他们笔下世界都与自己纯文学的写作无关,与自己内在的情绪起伏无关。自然我们在阅读它时,也与自己无关。RT @huyong: 长平:很多中国作家只想看到与世无争的“纯文学”,拒绝理解面对强权的抗争式写作对于文学的理想主义的意义。
   
   之五三五:
   
   liyongsheng 政治这个从日本泊来的词汇,一入土中国就变成了魔鬼,紧紧依附在中国人身上,谁也躲避不开它的危害。政治运动、政治斗争、政治派别、政治观点、政治态度、政治学习、政治生命、政治生活.....一句话,政治已征服了中国人的观念和意识,沁透到了生活的方方面面。从而,让中国人都沦为政治的牺牲品。
   
   之五三六:
   
   liyongsheng 读了你的短文,短而有力。只是由此想到今日重庆已是左势汹汹,红祸滚滚,但却未见你们中有几多人奋起,只有你这样的孤胆女侠出来作为代表,不免为之叹息。因为在我看来,摩罗、孔庆东不过是左势的理论据点,而重庆才是左势的根据地呢。@chongqingnanduo
   
   之五三七:
   
   liyongsheng 有谁知汉语中最具有欺骗性的词儿是什么?那就是真诚。 @zhuyiredwill: @mynamexu 摩罗至少是真诚的,带着尖锐和敏感,是有爱的,比藏着目的的写作要干净很多。自由主义者就容不得摩罗说点其他声音了,比真理部对你们的大作反应还强烈围剿还全面,这就是民主控,此言不虚。
   
   之五三八:
   
   liyongsheng 为了利益的最大化才让步,这几乎是刚性的极权主义可能变为软性的唯一可能性。RT @zhangming1: 如果利益集团因谷歌的退出,受损较大,天朝是会让步的。
   
   之五三九:
   
    liyongsheng 记得几年前,我曾经听一位参加并领导12.9运动的老前辈说,我一生看过希特勒法西斯政权从兴起到灭亡的全集,看过蒋家王朝从兴起到灭亡的全集,也看过斯大林极权主义从兴起到灭亡的全集,我今年90岁了,还想亲眼看看中共从兴起到灭亡的全集才能合眼......可如今我却不知这样面对他老人家。
   
   之五四0:
   
   liyongsheng 中国人天生只信权和钱,信共产主义那是哄鬼的,别说10个,半个都没有,包括湖紧套在内。RT @wangxy1: 全中国真正信仰共产主义的不知道有没有10个人,却有7000万人拿着**党员证。
   
   之五四一:
   
   liyongsheng RT @wlh832: RT @wangxy1 昨天,黄丝带是敏感词;今天,献花是敏感词;明天,该让汉语消失了。
   
   之五四二:
   
   liyongsheng 我支持你们所支持的,反对你们所反对的,但我要世俗化你们所神圣化话的,也要常识化你们所妖魔化的。RT @vision18168: RT @wangpei:
   
   之五四三:
   
   liyongsheng 这叫:均贫富,等贵贱,打富济贫。RT @WorkTimer: RT: @arthur369: 我老妈评论:人们沉迷于偷菜游戏是由于 中国人都有一种对“共产”的狂热爱好——也就是把别人的财富搞成自己的。
   
   之五四四:
   
    liyongsheng 只因为我们的祖先已经作了几千年的奴隶,习惯成癖了。而要我们不再做奴隶的话,一时还很难改变。 @wlh832: 为什么我们做什么要由撒旦决定?@youthfilm 为什么我们生下来要被决定什么网站可以看,什么电视可以看,什么报纸可以看,什么杂志可以看,什么广播可以听?为什么???
   
   之五四五:
   
   liyongsheng 谷歌真的走也罢,别了也哥哥。只是以后的路,只能是打铁全靠本身硬了。犹如墨西哥人的故事,就值得我们回味。数十年前他们宽慰自己说,墨西哥离上帝很远,离美国很近,意思是以为背靠美国就成为亚美国了。殊不知现在回头一看,原来自己的穷骨头还是比不上人家美国的富脑壳。
   
   之五四六:
   
    liyongsheng 但你所说的是权力的暴虐,而不是激进的问题。实际上,激进也分为理性和非理性两种。或许你主张和赞同的那种激进,就是由于权力的暴虐激发出来的激进。RT @noooo0000:如果激进是"疯狂",那么,中国人缺的就是这种“疯狂”!如果中国人继续"不疯狂"下去,剪断海底电缆一点都不疯狂.
   
   之五四七:
   
   liyongsheng 决定人类历史进程的关键,往往就在一瞬间。而那种因为此就有彼的臆断,难免会落入历史决定论的窠臼里去。RT @winkho:喝茶回来,阳光依旧亮丽。 最近我反复和他们分析,为什么墙撑不到11年。
   
   之五四八:
   
    liyongsheng 谷歌冲天一怒走人,离开这个自毁古代文明的国家。而我们怎么办?我们没有中国,只有党国,而这个党国自己又早就离开了。那么今后我们未必只有这样安慰自己说,哪里有民主自由,哪里就是我的国家?
   
   之五四九:
   
   liyongsheng RT @zhangming1: 笑蜀提倡围观,很好。但若实现之,得当局配合。多数网民,只喜欢围观女人乳房大腿,当局不许,逼得他们围观当局。
   
   之五五0:
   
   liyongsheng 你的悲哀来源于自己并不理解这个世界是被男人异化了的世界,女人无论这样强化自己的女性优势,其目的还不是为了融入其中,找寻到自己所在的位置。RT @jameshyolong: 女人可以通过魔力挺啊,胸罩前扣啊,胸垫啊体现自己的第二性征。可是男人哎……悲哀啊
   
   之五六一:
   
   liyongsheng 须知无论宗教也好,还是法轮功也好,都应该有它自由存在的权利,不能剥夺。而事实上,许多伟大的科学家都有着强烈的宗教情结和世俗关怀。RT @think9: RT @think9 老鼠刘荻从热衷批判法轮功延伸到批判所有宗教信仰,实在令人感到震惊和遗憾
   
   之五六二:
   
   liyongsheng RT @wangxy1: 最欢迎国际化的,是中国的贪官。他们不再像以前的皇帝一样要考虑为子孙积阴德、担心“我死后洪水滔天”。他们已经把巨额财产和家属转移到腐朽的西方,只需在大厦倾覆前买张机票逃走就OK了。
   
   之五六三:
   
   liyongsheng 杨老兄:几天前你一梦醒来,便在推上跟着感叹坐美国飞机不安全。我以为你与我一样有酸葡萄情结。现在看来是错怪你了,原来你真是吃葡萄的一类。RT @yanghengjun: 顺手调查一下:我在澳洲悉尼过元旦,之后到马来西亚,日本(东京)和洛杉矶,请问我的推友里有这三个地方的哥们姐们? 通过 web 2009-12-30 21:22:04
   
   之五六四:
   
    liyongsheng @liuxia64 向你致敬!让我们共同守望和倾听春天的脚步声吧!
   liyongsheng RT @ranyunfei: 每日电讯报道:英国妓女罢接中国嫖客以示抗议。我在想,这条好玩的新闻是不是会让什么事都认为中国早已硬梆梆勃起的爱国主义者们很受伤呢?英国妓女也敢干涉中国内政,是可忍孰不可忍!
   
   之五六五:
   
   liyongsheng 而那些愚蠢的一类则是把自己缩小,把国家机器变成一台僵硬冷酷的绞肉机器,其结果反而是加快了这个专制政体的死期。因而,后一种敌人其实只能是外强中干的敌人。
   
    之五六六:
   
   liyongsheng 在民主自由的强大社会向心力作用下,迫使它的敌人不得不由进攻转入防御。所谓防御,就是不断变换方法和手段。其中,那些聪明的一类是把自己放大,打扮成民主自由社会的样子,以求尽力延缓这个专制政体的寿命。
   
   之五六七:
   
    liyongsheng 我想崔老师应该有采访谁和不采访谁的自由吧,怎能这样论人呢?RT @wangjinbo: 如果这叫势利的话,世上无人不势利。 RT @baozuitun :崔卫平老师大概觉得我不算一个著名知识分子,所以没采访我关于刘晓波被判刑的观点。这方面,连崔老师这样的人杰都难免势利。
   
   之五六八:
   
   liyongsheng RT @hecaitou: 石述思:目前中国社会最大的问题不是道德沦丧而是没有道德,不是贫富不均而是贫富世袭,不是真爱难寻而是真爱绝种,不是现实焦虑而是没有未来,不是多元归一而是沟通无门,不是没有信仰而是没有信任,不是缺少勇气而是无所畏惧,不是缺少快乐而是缺少幸福。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