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劼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李劼文集]->[清华简的另类读解]
李劼文集
·乔治•奥维尔和切•格瓦拉
·
·把酒论今古
·答独立笔会问
·《商周春秋》代后记:一个思想者的自言自语
·子虚乌有的思想者俱乐部宣言
·论第三空间—兼论从双向同构到“三生万物”
·山顶立和海底行
·重建精神家园,走向普世写作--《美国阅读》海外版前言
·言论自由和自由言论――在《独立笔会》走向公民写作讨论会上的演讲
·《金刚经》的无言意蕴
·伯夷叔齐是昨天出走的
·清华简的另类读解
·追溯河图洛书,还原华夏人文景观
·二十年后如愿,重写中国历史
·
·查建英的“八十年代”派对
·杜维明的文化投机:儒家的晚期病症
·夏志清的黑白思维和情绪著史
·从王朔的背后看王朔
·《如焉》触动了什么和触犯了什么?
·山一般朴實的書香之門--讀王圣思《辛笛傳》
·
·张艺谋电影和流氓美学批判
·张艺谋的电影美学起义
·王家卫的艺术困境
·李安在《色·戒》中的盲点和失败
·《无极》:日暮途穷的陈凯歌
·清末民初的历史缅怀--综评大陆兴邦电视剧
·血色,并不浪漫--评大陆电视连续剧《血色浪漫》
·《大国崛起》的文明崇拜和图强心态
·《阿凡达》的出俗媚俗及中国效应
·盘点中、日武侠片的美学品味
·斯皮尔伯格和他热爱的四部经典
·
·从莫扎特歌剧《查蒂》的另类排演看美国左疯美学
·评点国家主义歌剧《秦始皇》
·崇高与悲悯:古典歌剧的人文精神和审美景观(1)
·崇高和怜悯:古典歌剧的人文精神和审美景观(2)
·威尔弟,歌剧史上的集大成者
·威尔弟,歌剧史上的集大成者(古典歌剧论3)
·普契尼,歌剧史上最后一位大家(古典歌剧4)
·
·自由需要运动吗?--评袁红兵的《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纲要》
·请归还严正学和力虹的言论自由权利
·反共,还是反专制?
·邓小平物欲型开放的瓶颈危机
·京奥感叹:英国人的八分钟
·盛世危言:人文黑暗的灾难性后果
·《08宪章》:一份迟到的历史文献
·可以看得见的胡温政改
·“七.五”事件是人权血案不是民族问题
·告别帝王权术,重启中国民主政治―--海外民运的人文透视
·孔子的过气和李零的京腔
·上有李鸿忠,下有邓贵大
·历史重演可能:东汉末年或清末民初
·反三俗和以俗治国
·民主政治就是做秀政治
·悲悯与仇恨:美中人文图景对照
·怯懦与嫉妒,中国知识分子的死穴——和平诺奖随想
·义工:埃及巨变给中国人的最大启示
·义工政治和网络文化
·朝李旺阳鞠躬,向香港人致敬
·
·零英哩处和海明威–美国再读之一
·乡音.申曲.上海本地人(一)
·乡音.申曲.上海本地人(二)
·乡音.申曲.上海本地人(三)
·筱文滨的流逝
·
·生命在苦难中开花--回忆施蛰存先生
·康正果和他的正果之作
·回忆刘晓波
·转发读者来信:小评康正果议李劼
·ZT卜雨评《枭雄与士林》
·
·《中国八十年代文学历史备忘》已正式出版
·长篇小说《上海往事》在台出版
·更正百度雅虎等网站的李劼条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清华简的另类读解

冷眼向姬:解析文王遗言及姬发姬旦乐诗
   --清华简的另类读解
   李劼
   
   由于上古史料的奇缺,每每有所发现,总让人眼睛一亮。这次清华大学从海外得归一批战国楚简,无疑是中国上古史研究大事一桩。只是读了主持者声称的最为重大发现,好奇心满足之余,不免有些失望:依然是一面之词。

   
   清华简整理主持者李学勤先生告诉世人,从竹简中第一次读到周文王遗训,如下:
   
   惟王五十年,不瘳。王念日之多鬲(历),恐坠宝训。戊子,自靧。己丑,昧爽……王若曰:“发,昔前夗传宝,必受之以詷。昔舜旧作小人,亲耕于历丘,恐救 (求)中,自诣(稽)厥志,不违于庶万姓之多欲。厥有施于上下远迩,乃易位迩稽,测阴阳之物,咸顺不扰。舜既得中,言不易实变名,身滋备惟允,翼翼不懈, 用作三降(隆)之德。帝尧嘉之,用受厥绪。昔微矵中于河,以复有易,有易服厥罪,微无害。乃追(归?)中于河。传贻子孙,至于成汤。”曰:“不足,惟宿不羕。”
   
   李学勤先生讲解道:
   
   文王对太子发讲了两件上古的史事传说,用这两种史事说明他要求太子遵行的一个思想观念——“中”,也就是后来说的中道。
   
   李学勤先生先引出尧舜一段,解释说:
   
     这段话讲的是舜怎样求取中道。由于舜出身民间,能够自我省察,不与百姓的愿求违背,他在朝廷内外施政,总是设身处地,从正反两面考虑,将事情做好。这使我们想到子思所作《中庸》所载孔子的话:“舜其大知也与!舜好问而好察迩言,隐恶而扬善,执其两端,用其中于民,其斯以为舜乎!”
   
   李学勤先生接下去继续解释道:
   
   第二件史事是关于微的。微即上甲,是商汤的六世祖。文王说:“昔微假中于河,以复有易,有易服厥罪。微无害,迺归中于河。”这里讲的是上甲微为其父王亥复仇。王亥与上甲都见于殷墟出土的甲骨文,在甲骨文发现后,王国维等学者从《周易》、《山海经》、《纪年》等文献中钩稽出这段久已湮没的史迹:商人的首领王亥曾率牛车到有易地方贸易,有易之君绵臣设下阴谋,将王亥杀害,夺取了牛车。后来王亥之子上甲与河伯联合,战胜有易,诛杀了绵臣。  
   
     周文王所说微的“假中”,是什么意思还需推敲,但按《保训》,微由此把“中”“传贻子孙,至于成汤”,于是汤得有天下。和上面讲的舜一样,“中”的观念起了重要作用,这是《保训》篇反复强调的。  
   
   李学勤先生由此又引申出孔丘、子思和朱熹有关“中”的论说,如次:
   
   《论语•尧曰》载尧命舜:“咨,尔舜,天之历数在尔躬,允执其中,四海困穷,天禄永终”,并云:“舜亦以命禹。”这与《保训》周文王所说有所不同,不过孔子确实重视中道,其孙子思所作《中庸》就引述了孔子有关的话,然后做了专门的发挥:“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
   
   朱子撰《中庸章句》,序的开首即讲“道统”,他说:“道统之传有自来矣,其见于经,则‘允执厥中’者,尧之所以授舜也;‘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者,舜之所以授禹也。尧之一言,至矣尽矣,而舜复益之以三言者,则所以明夫尧之一言必如是而后可庶几也。”朱子说的舜授禹之言,见于东晋以下流传的《尚书•大禹谟》,号称“十六字心传”,阎若璩等已经明辨其伪。现在看《保训》篇文,似乎尧舜以来确有“中”的传授,相信会引起各方面的兴趣。
   
   综上所述,倘若撇开孔丘、子思和朱熹的论说,那么可以发现,李学勤先生从竹简中总结和推演出的中道,在周文王姬昌之于儿子姬发的遗言中,其实只不过是在讲说虞舜的“求中”、“得中”和微上甲的“假中”、“归中”。这到底算不算中道,恐怕见仁见智。
   
   姬昌叮嘱姬发的遗训,算不算中道的关键,在于什么叫做中道?或者说,中道者,是指一种自然法则,还是指一种生存策略。按照一千多年后传入中土的佛经所云,中道相当于佛法,或者说,是至高无上的自然法则。《大形容词积经》卷一百一十二:“常是一边,无常是一边,常无常是中,无色无形,无明无知,是名中道诸法实观;我是一边,无我是一边,我无我是中,无色无形,无明无知,是名中道诸法实观。”同经卷五:“若说有边则无有中,若说有中则无有边,所言中者,非有非无。”《大智度论》卷四十三:“常是一边,断是一边,离是两边行中道。”
   
   姬昌虽然可以算作大政治家,但并非佛陀,也非菩萨,其遗训显然不是佛法传承,而是政治遗嘱。而将这一政治遗嘱上升到思想准则或道德修养乃至人生境界,亦即将虞舜的“求中”、“得中”升华为“大知”、“隐恶而扬善”,从而变成“允执其中”,致使“四海困穷,天禄永终”,却是孔丘的发挥。子思所云“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更是将“允执其中”发挥到了相当于庄子齐物论的自然法则高度。朱熹最后一锤定音:“道统之传有自来矣,其见于经,则‘允执厥中’者,尧之所以授舜也。”“尧之一言,至矣尽矣,而舜复益之以三言者,则所以明夫尧之一言必如是而后可庶几也。”从孔丘到子思再到朱熹,姬昌一篇实实在在的政治遗嘱,一步步变成了高高在上的天地法则,道统之传。倘若要问孔儒话语是怎么炼成的,于此倒是可见一斑。
   
   被孔丘、子思、朱熹一再升华的“允执其中”,在姬昌留给姬发的那篇遗言里,其实却是惴惴然说出的。姬昌说出求中得中假中归中的前提,不是因为姬昌已然在中之中,而是姬昌明白自己早就不在中之中,从而担心姬发可能会更加偏离在之中之中。倘若确实存在着什么中道的话,那么已然在中道之中之人,是不会言说中道的。这即是佛祖在《金刚经》里一再强调的:“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也是《大形容词积经》所云“无色无形,无明无知”之涵义。因此,姬昌一说出“求中、得中、假中、归中”的故事,就意味着姬昌已经是个不在中之中之人。
   
   与姬昌的不在中之中相比,箕子乃是个在中之中之人。箕子讲说的那篇《洪范九畴》,通篇不提求中得中假中归中,更不用说孔丘所说的“允执其中”。箕子所言九畴,一畴五行 ,二畴五事 ,三畴八政 ,四畴五纪 ,五畴皇极 ,六畴三德 ,七畴稽疑 ,八畴庶征 ,九畴五福、六极。其中,惟有六畴提及三德。在这三德之中,“一曰正直,二曰刚克,三曰柔克。”根本不提什么“中也者”。这就好比抵达山巅者,不会夸口山有多高;也好比潜入深海者,不会张扬海有多深。与箕子圣贤境界相比,姬昌的遗嘱显然是政治家言。政治家是脚踏实地的,不像圣贤者那么高高在上。也是这样的区别,致使日后姬发打下朝歌之后,特意前去听听箕子怎么说。因为姬发知道,自己从先考嘴里听到的只是一个政治遗嘱,而从箕子口中,可能会得知圣贤的看法。因此,姬发放下胜利者的身段,前去拜访一个战败国的书生。
   
   就所谓中道的圣贤境界而言,政治家姬昌的遗嘱,显然是退而求其次的。不是追求高远,而是强调务实。因此,姬昌所说虞舜那样的求中、得中、或者如微上甲那样的假中、归中;并非佛家言说的生命境界,而是相当具体的生存策略和政治韬略。同时,又是姬昌之于先人政治方式的理解,更是为姬昌所特有的历史阐释,而并非真的就是尧舜先人们留下的政治遗产。因为对照箕子所说的《洪范九畴》,先人遵循的政治传统,并非如姬昌在遗嘱里所说那样的。
   
   倘若中也者,确如佛经所言,“无色无形,无明无知”,那么是根本不可能追求的。如姬昌那样通达世事人情之人,临终之前,怎么可能吩咐儿子去做一件不知从何做起的事情?姬昌想要儿子做的事情,无疑是相当明确的,并且是颇具操作性的。也即是说,姬昌想要姬发追求的中,不是“无色无形、无明无知”的境界,而是行事做人的一种方式。从姬昌例举的虞舜和微上甲例子,可以得知,那样的方式,其实就是不失控,不走极端;把握分寸,留有余地。因为中,是不可求的。什么叫做中?做到什么份上可以算作得中?谁也说不清楚。但不失控,不走极端,却是能够实实在在地做到的。这看上去像一种境界,其实却是一种分寸,一种生存策略,一种政治手腕。姬昌希望儿子成为一个在将来的政治大业中恢恢乎游刃有余的政治领袖,而不是成为追求“无色无形、无明无知”境界的圣贤高人。姬昌根本无意于让儿子去追求后来孔子误读的圣人境界。因为圣人境界和政治操作,是截然不同的两码事。姬发假如真的去追求圣人境界,还能担当一统天下的大任么?选择了政治,就不可能成为圣人;而要成为圣人,则无法角逐政治利益。姬昌将政治和圣贤是区分得很清楚的,否则就不成为政治家了。姬昌虽然推演过八卦,虽然在遗嘱中把话说得冠冕堂皇,但姬昌并没有叫姬发去追求诸如中道之类境界的意思。没有弄清楚何为政治、何为圣贤的,乃是后来的殷商遗民孔丘先生。
   
   姬昌不想叫姬发追求圣人境界的深意,可以从那句“传贻子孙,至于成汤”,读出。“至于成汤”,乃是这篇遗嘱的关键所在。前面所讲的虞舜故事和微上甲故事,通篇反复强调的“求中、守中、假中、归中”,全都指向最后这句“至于成汤”。所谓至于成汤,从字面上理解,似乎是意指微上甲的假中、归中,一直承传到成汤;但这句话的潜台词却十分明确地暗示:期盼儿子姬发成就一番成汤式的功业,灭掉殷商,一统天下。这样的期盼,可以说是雄心,也可以说是野心。但不管是雄心还是野心,抱有这样的念头,抵达箕子式的在中之中的境界,显然是不可能的了。从历史功业上说,姬昌无疑是个大政治家,而箕子再贤圣,也不过一介书生。但从生命境界上说,姬昌再挖空心思,也抵达不了箕子式的超然物外。事实上,姬昌也无意于成为那样的圣贤,更无意于叫儿子去成为那样的圣贤。至于孔丘以为姬昌的遗嘱含有这层意思,实在是孔丘的一厢情愿而已,或者说,自作多情。
   
   从《论语•尧曰》篇,可以推想,孔丘显然是读到过姬昌这篇遗嘱的,所以会有尧命舜的杜撰:“咨,尔舜,天之历数在尔躬,允执其中,四海困穷,天禄永终”;又云:“舜亦以命禹。”倘若说姬昌的不同于箕子在于言中,那么孔丘的没读懂姬昌,则在于将姬昌的言中当作了尧舜间的真传。亲耳聆听姬昌遗嘱的姬发,还知道拜访殷商的箕子;而作为殷商后人的孔丘,却根本不理会箕子说了些什么,更不比较箕子所言《洪范九畴》和姬昌遗嘱的区别,从而人云亦云地不仅按照姬昌之于先人的理解去读解历史,而且还把姬昌的无奈变成了圣贤的标榜。姬昌知道自己不能完成的大业,将要由儿子担当。取他人而代之,再雄赳赳气昂昂,毕竟很难理直气壮,所以只能在遗嘱里点到为止:至于成汤。哪曾想到,后来被周室灭掉的殷商遗民的后裔之中,会出一个孔丘那样的人物,不仅将姬氏家族的取殷商而代之,视作天经地义;而且将姬昌小心翼翼说出的求中守中假中归中,当作金科玉律。历史有时就差一步,便全然改观。历史的话语,却通常是因为某人的一次误读,结果以讹传讹,流弊万世。由于孔丘自以为是的误读,接下去,从子思的夸张,到朱熹的总结,乃至到后世之人、包括李学勤先生在内的混读一气,似乎都是顺理成章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