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中央是英明的,全是地方官的罪过]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
·拈花双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一)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二)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四)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五)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八)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九)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一)
·拈花一周推
·狗屁最高法最高贱公安部:造谣撒谎我们更专业!
·一旦不能,会怎么样?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终卷)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一)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二)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三)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四)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五)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六)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七)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终)
·拈花一周推
·拈花简评习包子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一)
·回归荒凉-袁冰(二)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三)
·回归荒凉-袁冰(四)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五)
·回归荒凉-袁冰(六)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七)
·回归荒凉-袁冰( 八)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九)
·回归荒凉-袁冰( 十)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十一)
·回归荒凉-袁冰( 十二)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十三)
·回归荒凉-袁冰( 十四
·拈花一周推
·归荒凉-袁冰( 十五)
·回归荒凉-袁冰( 十六)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十七)
·回归荒凉-袁冰( 十八)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卷终)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一)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二)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三)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四)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五)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六)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七)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八)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九)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央是英明的,全是地方官的罪过

   日前,新华社连续发表了6篇聚焦房价的“新华时评”,矛头直指地方政府,痛批当前房地产市场的根源所在——土地财政以及腐败所酿生的高地价高房价。系列评论可能为推物业税开道。
   
   很有意思的是,中国传统上一直流传着一个非常“流行”的政治欺骗。那就是:“当今皇上是一个明君,朝廷也是一个好朝廷,朝廷的政策是英明的,只不过好政策到了地方,都被地方官员执行歪了。贪污受贿的都是地方官员,朝廷是清廉的。”这个政治欺骗到了今朝,主语宾语有所改变,居然还是有极多国民相信。“胡主席温总理是好官,都是清廉明正的,中央政府是好政府,中央官员都是廉明的,政策都是好政策。只不过好的政策到了地方都变样了,贪污腐败受贿的都是地方官员。”
   
   你相信吗?中国国民至少有百分之八十是相信这样的鬼话的,而且至少相信了一千年。我推测国民的心理潜在动机是这样的:我们的生活已经够苦的了,总要给点希望给我自己吧?哪怕真的是欺骗,这已经是我能够有勇气活下去的动机了。要是不这么相信,要么去自杀,要么上梁山扛大旗去。你总不能让我活得一丁点指望都没有吧?

   
   倒也不是没有任何道理的,环境恶化到极点,空气都是臭的,天是猩红的。从胡锦涛到地方政府科员一级,几乎没有几个是干净的。金融危机刚刚过去,物价看着上涨了,以前去一躺超市花一百几乎够了,现在一百五才能出门口。这一头说地震,那边又说大旱了。天灾连连,一起比一起严重,要是封建时代,皇帝早就下罪己诏书向天下忏悔了,也就这个执政党能够心安理得的,脸皮比城墙还要厚。时刻不忘记自己表扬自己,抓紧一切机会标榜一下,即便死了十万人,旱了亿亩地,荒了万顷田。
   
   到底腐败贪污受贿的现象是地方严重还是中央严重?其实真实的逻辑非常简单,省一级别的地方官员面对的是一省官民,那么黑色利益也基本上来自这个省,从市到县基本上也都是如此。那么中央官员呢?他们面对的是全中国,那么给他们送钱换取利益的,也来自全中国。封建时代,经常会有地方的大小官吏向中央报告灾害或者讨取赏赐的时候,都“未出京畿而散其大半”,就是说从中央拿到的好处基 本上都留给京官了。为什么呢?因为打点好的中央官员,地方官员就可以回去刮地皮了。京官打点不好,地方官的位置能坐稳吗?他们手上多的是权力,而利益则隔了地方官一层,所以换取利益是由地方官员进行的。与普通百姓隔了一层,看起来京官不会直接搜刮国民,民众觉得还是中央好。其实大家感觉不到的,是京官要跟地方官分赃的,地方官员刮的地皮,必有相当一部分送到了京城。所以历朝历代,京城是全中国最腐败的地方,中央官员才是真正的大恶。胡锦涛是首恶,温家宝、习近平、吴邦国、贾庆林等次之,然后再次、再再次。
   
   即便地方官员都不是好东西,那么有中央的责任吗?怎么能没有?中央责任更大,因为所有的高级地方官员全部都是中央任命的。而更低级的官员都是中央任命的地方大员任命的,或者是中央任命的地方大员任命的人任命的。怎么可能中央官员能逃脱责任?中国是中央集权制度,地方官员的权力受到中央限制制约的。跟西方自由国家不同的,比如美国,他的州长、市长都是选民选举出来的,他们要效忠的是选民,而不是总统。他们不是总统、议会任命的,所以他们的权力更大,但是受到的地方议会、法院等等的制约也更多。中国呢?中国的任何一级的官员都是层层上级任命的,所以任何一级的官员犯罪、犯国,中共中央都难逃其责。只不过中共中央的权力是无限的,最高的,没有任何人能管理、监督、制约他们,于是他自己爱负责就负责,不爱负责就不负责而已。
   
   所以哪里来的“中央政策是好的,错误都是地方官员犯的“?逻辑何在?道理何在?道义何在?这从来都是最典型的政治欺骗,可惜国人的脑袋都被洗得跟白痴似的,一个愚蠢的政治欺骗用了六十年,居然还有那么多的国人相信,简直就是中国的杯具。五毛同志们绝对不会同意我的意见,他们会说山高皇帝远,管也管不过来的。这又是欺骗了,管不过来你赖在那执政党的座位死不下来?难道你们年年搜刮那么多的民脂民膏,用一句管不过来就把责任都推掉了?管不过来说明中共中央无能、饭桶、白痴、不称职,那就应该滚蛋,让有能者居之。说句粗俗的话,你们占着茅坑不拉失,还不许国人批评,还霸占一切媒体天天自我表扬,你们要脸不要脸?
   
   整个中国的一切政治制度、法律制度、行政制度全部都是共产党制定的,整个中国的一切政治资源、权力都掌握在中共手上,那么中国的任何弊端都必须由中共负责,难道不是这个道理吗?
(2010/04/0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