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李大钊的供词原来是这样的]
雷声
·程慕阳打赢一场法律战:中国猎狐行动加拿大遭重挫
·程慕阳打赢一场法律战:中国猎狐行动加拿大遭重挫
·佛教如何看轮子功?
·成都四中官办红卫兵抄家纪实
·20名观看恐怖宣传片被捕外国游客已全释放
·春秋戈:习近平所谓“反腐败”的正当性必须彻底否定!
·郑义批南水北调
·不要再丢时光/裴广度
·维权律师为何成为严打新对象
·抗日将领王纘绪殉难55周年祭
·从令计划五项罪看习近平厚黑/陈维健
·住铅毒房子30年 华人一家浑身是病
·住铅毒房子30年 华人一家浑身是病
·从令计划五项罪看习近平厚黑/陈维健
·习近平的疯狂与中共的垮塌
·何清涟:政府救市成骑虎 虎背易上却难下
·农行首席经济师:当局以为印钞票就可以解决问题
·谁是“善意”的做空者?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公安入市 然后各种段子满天飞 这个最火
·刘仲敬:美国的力量还没有达到顶峰,任何挑战者都会自取灭亡
·卢峰:别为中共暴力救市涂脂抹粉
·杨建利:习近平的颟顸“自信”加剧中共统治危机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程星:习特勒倒行逆施打压维权律师激起民愤
·梁思成预言成真:50年后历史将证明你错了
·李大钊佣金上亿支配军阀 陈独秀无足轻重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中国经济形势多严峻?从中国出发的船运费暴跌
·中国经济形势多严峻?从中国出发的船运费暴跌
·习近平与十字军:一场注定失败的战争/陈维健
·四人帮倒后邓小平称华国锋能再执政20年
·李小琳的学历和习近平的学历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曝王健林妻子涉嫌内幕交易 获利约70万
·大饥荒:周恩来下令毁证
·华人教授率美国击败中国奥数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贪财导致南昌起义失败
·贪财导致南昌起义失败
·缅甸四年来的十多次大赦
·美国著名邪教研究专家瑞克艾伦罗斯对邪教的看法
·美国著名邪教研究专家瑞克艾伦罗斯对邪教的看法
·一个千亿富豪家族正浮出水面
·谁信?“万达称林宁不涉内幕交易:不知有并购”
·傅才德点破习近平姐姐股份“转给”了她的下属,
·高文谦:习近平内无官心外无民心,志大才疏要做亡党之君
·习近平的盲点与误区
·习近平者,“截颈平”也,“斩首”作名,真是天意
·八一鬼节
·需求不振 7月中国制造业全线告急
·海外华人为争取中国退休金的公开信
·唐僧给孙悟空的信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张欣:刺刀不会带来股市繁荣——论“恶意做空”罪名之荒谬
·当代贫寒子弟不宜从政
·魏京生:父亲与毛泽东江泽民的来往
·谨防经济断崖式崩塌/张木生
·红海:李铁映认为,习近平是混乱之源
·老红卫兵习近平和十字军搏斗
·总有一种力量骗得我们泪流满面
·中国经济增长已经出现断崖式衰退
·杨连宁:何必左手制造贫困,右手再来扶贫呢?
·克鲁格曼:中国皇帝的新装,一触即破的大泡沫
·习近平惊天动地是他最大缺陷
·张木生:谨防经济断崖式崩塌
·财政收入萎缩猛烈,多省负增长
·中共是法西斯,习近平是希特勒/余杰
·团团伙伙是一切政党不能避免的根本的性质!/孙丰是也
·习近平红卫兵外交在吉受挫
·习近平在外交场合的无知与瞎说/山野村夫
·制造业大转移:富士康50亿美元印度建厂
·习大帝的心病挫败和疯狂/张洞生
·习近平应该向全国人民道歉/王翔、徐涛
·顾伯冲“干政”说的片面性
·习近平应该向全国人民道歉/王翔、徐涛
·顾伯冲"人走茶凉"文章的片面性/松林
·习近平家族经万达家库通国库
·习近平家族经万达家库通国库
·印裔再次完胜华裔 在美华人工程师怎么了
·习近平应该向全国人民道歉/王翔、徐涛
·习近平泡沫已灭,市场青年吃亏
·程干远撰写回忆录揭开中共统战部黑幕一角
·亲历南京受降:"冈村宁次的手一直在抖"
·报告:中国空气污染每天导致4000人死亡
·习近平家族家库通国库
·余杰:习近平有陆克文想像的那么聪明吗?
·高耀洁:骗者获胜,中共自吹抗战功绩
·经济学人:中共掠夺历史为现下野心找借口
·把蒋公换毛贼,中共篡改历史
·关键时刻 “竟无一人是男儿”!
·北戴河会期结束 共识:清理周令徐郭余党 分歧:经济怎么辧
·揭示中共抗战不打日军专打国军的真相/辛灏年
·天津爆炸,何人所为?
·开罗会议期间毛贼东在干什么?
·中国民联呼吁问责习近平与成立民间调查小组
·病中李鹏不忘9.3登天安门阅兵
·中国夜莺岛是如何送给越南的?
·历届国家军委主席:何人任期最长
·中共又篡改抗战《陆军作战史》
·这才是一个国家崛起的真正秘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大钊的供词原来是这样的

史料:李大钊的两份供词
   
   
   
   羽戈按:看看这两份供词,就可知正史所书写的李大钊之死存在多少错谬。另附八卦一枚,李大钊为什么被绞死呢,这是他自己所请,他不愿被砍头、枪决,而要坚持西方人的死法。为此,张作霖还专门订做了一份绞刑架。

     北京市档案馆藏有李大钊1927年4月被捕后的口供笔录材料二件,是在京师高等检察厅档案中发现的。供词为抄件,是京师警察厅抄送给高等检察厅的,被警察厅称为“李大钊供词全份”。现予公布,供研究李大钊与国共合作的北方组织和活动情况参考。
    
     李大钊供词之一
    
     李大钊供:籍贯、年岁同前述。我在北方区担任特别市党部政治执行委员,我的职任就是关于政治军事对中央党部报告,其市党部的组织另有部长管理,我不过代管党务。武汉有中央政治委员会,在北京是分会。从先政治委员李石曾、顾孟余等人,他们已先后离京,北京只有我一人。
     问:特别市党部共有几处及其组织内容?
     答:特别市党部共有四个:广州、上海、汉口、北京共四处。特别市党部有事直接报告中央。在市党部以下分组织部、宣传部、工人部、农民部、青年部。各部以下分设之组织部是专管介绍党员,宣传部专管宣传、各种印刷品类,如对于民众方面、学校内学生、工人、农民均有宣传的职任。各部以下有会务部,专管开会之事。党人对于各地宣传有调查军队及军械的任务,政治委员有训练党员知识及党内主义的责任,对中央党部有介绍、传达、接洽各项责任。
     问:现在你北方区共设市党部若干处?
     答:各省设立之市党部表面上有九十处,实际只有十三处。奉天省党部现已划归中央,该省党部执行委员原系朱纪清,系国会议员。后改王有仁,彼因逮捕,先逃至北京,现已逃赴汉口。如天津、太原、唐山、兰州,均有普通市党部。如陕北及三特别区均有县党部。在各处设立之宣传部,均含有调查的情形。政治委员会在北方的任务就是专门发展党务。
     因为北方与南方情形不同。至由俄使馆内检出的各项文件我不甚详细,因为从先有国民军在内住过遗存的,亦有俄国人存留的。我对于区党部、区分部情形,我亦说不清。我知道区党部共分九区,学校内有区分部,人数不一定。市党部出席,在区党部召集区分部执行委员开联席会议。如党务有纠纷的事情,我可以解决。
     今蒙讯问,所供是实。
    
     李大钊供词之二
    
     问:你的姓名、年岁及何处人?现住何处?是何职业?
     答:我名叫李大钊,现年三十九岁,直隶乐亭县人,现住俄兵营内三十号房内。
     问:你有亲属几人?
     答:我妻李赵氏、我长女李新华、次女李宴华,与我同在俄兵营内居住,现已同时被捕。
     问:你是何职业?
     答:我前充北大教员。因党员资格,被举为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政治委员。现在俄兵营内进行党务工作。
     问:你是国民党何派?是何主义?
     答:我是国民党左派。主张打倒帝国主义,取消不平等条约,最主要的是希望民族在世界上得一平等地位。
     问:你们党中派别及分合情形?
     答:国民党是完全信仰三民主义,共产党是共同生产主义。民国十三年,孙中山在广州开第一次国民代表大会,正式议决民党与共党联合。至民国十四年孙中山死后,民党分有左右两派。左右不同之点:右派不甚注重拥护工农利益,左派是拥护民众利益之外更兼拥护工农利益。当时京内设有两个机关:右派京党部设在南花园,左派京党部设在翠花胡同。现在右派京党部取消,左派因受压迫,迁入俄使馆进行一切工作,完成中国国民革命。所谓国民革命,即是打倒帝国主义,恢复平等地位。现在进行最要工作是发展党员,训练党员。训练之法是要使京内党员均有政治知识、外交知识。俟政局改变可以公开。我们左派与共产派是混合的,并非分立的。
     问:你所抱之目的及近年经过情形?
     答:我的目的在建设良好政府、恢复国权、定出新经济政策,用国家的力量发展财力,使国民贫富阶级不至悬殊。我们党部中央政治委员会现在汉口,委员长先是谭延闿,现在是汪精卫。当国民军在北京时代,因政治关系允许公开宣传党义,那时我与李石曾、吴稚晖、徐谦、于右任、顾孟余诸人均是委员,丁维汾是执行主任。我们宣传主义,使民众了解本党宗旨,改造军阀,与民众结合,以便一致对外抵抗。因俄国不是帝国主义者,故主张联俄。因军阀中国民军与本党接近,故主张联冯。前年群众示威运动,如天安门前、执政府门前、警察厅门前及晨报馆等役,皆由北京市党员诸人及民众团体代表会议决定,临时委员召集并亲临指挥,一面与冯军随时接洽请其勿加干涉。当时党中只议决参加游街示威运动,至于中途发生意外事故非始料所及。至冯军离京后,吴稚晖已先期赴沪,李石曾等与我避入俄使馆后,李石曾等亦相继离京,北方左派首领只我一人。因国民党之主脑为中央执行委员会,拥护工农利益之主脑亦为中央执行委员会。
     问:你是左派首领,左派与共产混合,当然你就是北方共产首领?
     答:我是左派首领。惟我所主张共产主义与一般人所主张不同。例如英国矿山事业极为发达,应用合法手续转移为国家管理,以免为一二人所垄断。并不是如外间所说,他人之产业即强为我之产业,我之产业他人强作自己产业。盖共产意义,原为共同生产。在手工业时代是个人生产,机器业时代即是共同生产,在机器工作之人即是无产阶级。我是拥护农工利益,要完成中国国民革命。
     问:你的革命步骤?
     答:中国是世界上很大的一部分,世界上帝国主义认中国为半殖民地,把中国作为很大的市场,销售他们资本制度下所生产之物。其销售之法,恃有关税特权及领事裁判权。如中国国民革命完成,即将此项特权取消,他们国内资本制度受重大的打击,他们的社会上有发生革命之可能性。所以中国革命紧接着就是世界革命,中国革命完成即促进世界革命。例如英国,在中国他的经济势力最大,他从中国得去利益安稳他的国内工人,将来中国革命成功,他失却所得利益,使英国工人革命加快。此种结果,资本制度与工人发生冲突,在帝国主义国家即行〔形〕成无产阶级革命。
     问:你对现政府是反对的了?
     答:当然是反对的。
     问:你党与苏俄如何接洽妥协?
     答:苏联为反帝国主义同盟帮,替我们训练党军,军中用俄教员。
     问:你们党部第一号通告簿所粘贴之十一月八日三十一号通告一纸,所载使馆方面特别戒严,由党部与使馆接洽,党员出入名单交与门房凭照查验放行,通知各党员知照,并附记此通告阅转后即应焚毁勿存等字样。此项证据是俄使馆包庇你们党人,当时是谁与俄馆商协?
     答:十一月八日三十一号紧急通告,系用党部名义与俄代使方面接洽允可的。
     问:你被捕时,由你屋内捡出之手枪是何处得来?
     答:是俄国兵送给我自卫的,遇有必要时,俄馆亦可借给我们武器自卫。
     问:这搜出之共产印刷品及宣传等项物件是谁制成的?
     答:是我党中之物件。
     问:你们党的组织?
     答:北京市党部与政委会是两个组织。市党部委员是邓文辉、谭祖尧、杨景山、路友于、吴可、刘清扬等诸同志,分任部务。市党部与区党部、区分部皆为中央执行委员会之分体,为一贯之组织。
     问:你党经费若干?你的薪金若干及经费之来源?
     答:我的月薪是一百五十元。我党经费是舒启昌管理。经费议决案月支二千元,向由远东银行、中国银行自南方汇来,请查搜出帐簿便知。
     问:你受俄人津贴若干?
     答:我党中自有经费,不须俄人津贴。
     问:这中苏福龙氏俱乐部部员证书,该部是何组织?
     答:福龙氏是苏联已故之陆军总长,现在使馆内仍用他的名字组织一个俱乐部,部员是中俄两国之人。内中有中国旧戏,如打大鼓之类。亦有新戏,所演者如“三一八惨案”之类。我非部员,我亦曾去看过戏,所扮演不甚良好。内中并有图书馆任部员阅览。这借书字单上所书的花木兰壹本字样是个小说,书下署文光社李具是个部员,并非是我。
     问:这秘密稿簿上所教致冯焕章函稿报告军政情形,内有“本党接济西北革命军之六十万已经陆续汇上,闻本月尚可筹出百万并以附闻”等语。此款你如何过付?
     答:上年九月、十月间,广州议决接济西北革命军费后,党军入湘顺利之时,李石曾等介绍冯玉祥代表刘骥、李鸣钟二人与广州方面接洽,当付接济洋十万元。最近该代表等两次得接济费洋二十万元,前后三次共三十万元。上年所议之六十万、百万之数实际上未能照数供给。又,冯玉祥由俄回国后,始由于右任等介绍正式入党,因而党政府议决予以财政上之援助。上年北京政委员会传递消息于冯同志玉祥,将本党在北方最近之工作及北方军阀相互之关系作成书面,一并报与冯同志。函稿尾署名李大钊,是我自己写的。
     问:南北军政各情如何传达?
     答:南方军政各情由各党员报告,由南方送至北京党部,分转国民军及各方面。北方军政各情由北方党员报告,分转各方。
     问:这件稿簿上载有致顾孟余函,所述用牛乳写密信法?
     答:信的正面写些不相干的话,背面用牛乳书写,接到后用火烘烤,字迹即显。
     问:据郑镜秋、舒启昌供言,他们在委员会只经管庶务及零星帐目,至于特别收入支出系你自己经管,这话不错么?
     答:不错。
     问:现有中央执行委员会帐一册,你看是你自己登记的不是?
     答:不是。但是我确知道其中收支情形。
     问:该帐册一月份、三月份均有收外友洋贰千元,又,三月份有收外友补助洋贰百五十元。“外友”二字名义太觉宽泛,究何所指?
     答:此款想是李石曾在外间张罗来的。
     问:你素来光明磊落,不必说这不负责任的话,况此款系最近收入,你那有不知道呢?
     答:我细看帐册上所登一月份收借外友洋贰千元,三月份收借外友洋贰千元,又,外友补助费洋二百五十元,此三项均系由俄使馆借来的,经俄使馆管理财务之俄国人米尼阔夫与我负责交付及接收。至补助费也是借贷性质,将来由会开帐寄到武汉党部与俄人鲍罗廷清结。在去年,我会也常向俄使馆挪用款项,但只是零用数,不过一二百元,系由俄使馆前管财务之俄国人沙士阔与我交接。
     问:据抄出会议录所记历次开会及预会人名所议之事皆甚详,直至四月五号止,当然是按期开会?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