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文强判死求生的路径在哪?]
姜维平文集
·薄熙来种下的苦果民企难咽
·生活太苦,湖南卖甘蔗的老人猝死
·薄熙来家书子虚乌有
·薄熙来能东山再起吗?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二审上诉,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记者刘虎获释,但愿是个信号
·徐才厚与周永康的结局
·王歧山打老虎,注意点策略
·周永康是怎么爬上来的?
·达赖喇嘛向习近平释放善意
·越狱谜团与司法腐败
·周永康前妻车祸死亡案必须彻查严办
·要警惕薄周余党的“断头蛇”咬人
·“漏网之鱼”,我想起了黑龙江的杨信
·释放王建民,救人也救己
·我建议学生们立即撤离
·爱财如命,守身如玉?
·重庆法院向“钱”看,激化社会矛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强判死求生的路径在哪?

   来源:观察
    本月14日,人们期待已久的文强案终于公布了一审结果,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对文强及其手下“三大金刚”黄代强、赵利明、陈涛涉黑案进行一审宣判,文强被判处死刑。这在我看来是意料中的事。文强是一个按法律条文可以处极刑的贪官,也是薄熙来手中进行下一步权斗和政治交易的王牌,严密操控下的重庆地方法院,必须判他死刑,才能逼迫他检举揭发更高层次的官员,以便薄熙来挑战共青团派,争取进军18大常委的主动权。
   据国内媒体报道,辩护律师杨矿生及其助理赵铭在看守所会见了刚被一审宣判死刑的文强,说他当晚彻夜难眠。据介绍,14日上午,当法院宣布赵利明送给文强的属名张大千的“青绿山水画”是赝品的时候,他的心情轻松了许多,因为这使他的受贿金额减少了400多万,而且还有几笔受贿金额都未被法院认定。一审中,重庆检方指控文强单独或通过其妻受贿1625万余元(包括78万元“黑金”),然而,最终认定此数额为1211万余元,对414万元不予认定。此外,一审对“文强系龚刚模保护伞”的指控不予认定,缘由是龚刚模两次送现金都是通过中间人,两人不存在请托事项,来往也不密切。至此,文强这顶“保护伞”下的“黑老大”,由6人减为5人。但在我看来,文强对这一结果虽然表面平静,内心却十分难受。他说:那一刻感觉像是在坐过山车……文强的妻子周晓亚则情绪失控,失声痛哭。我无法判断律师所转述的细节真伪,因为重庆及国内的媒体都不是独立的,都操控在共产党的官员手里,但文强的平静,应显示他心中有数,即薄熙来是要他张开红口白牙,吐出他所需要的杀手锏:是汪洋还是贺国强曾从文强手中受贿?因此,与其说上诉是为了减刑求生,不如直说是从根本上向太子党薄熙来妥协,只要他把后台供出来,胡锦涛就面临着难题,薄熙来就抓住了救命的稻草。但文强对此应有一番心理上的挣扎,这就是他没有当庭提出上诉,又显得表面平静的真实原因。
   据介绍,14日当晚,文强茶饭不思,情绪较为低落,一直在看守所思考着什么。并在看守所里亲自起草了上诉书。律师说,关押了这么长时间,文强的心理素质也变得很强了。我认为,文强应当知道自已现在必须做什么,不是心理素质变强了,而是形势变得更加严峻了,不是在思索,而是在回忆,他别无选择,他必须把过去的经济上有问题的上级供出来。
   实际上,这种情节类似的故事,薄熙来在大连以及辽宁已早就演练过好多次了,不仅十分奏效,而且相当精采,只是他不料搬起石头砸了自已的脚。2001年,薄熙来在江泽民的授意下,抓住辽宁的“慕马大案”,兴师动众,株连多人,企图把闻世震,张国光等领导干部通通搞下去,但最终未能得逞,专案组在对沈阳客运集团总经理夏任凡施压时的初衷,是逼他供出类似闻世震这样的黑后台,故在2003年2月10日一审时,由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他死刑,果然他不见棺材不落泪,立即检举揭发了副省上刘克田受他贿赂20万美金的经济问题,因重大立功表现,在2006年3月22日由高法裁定改判死缓,刘副省长被捕入狱,但他恰恰却是追随薄熙来的人!这一富有戏剧性的变化,使提拔薄熙来的江泽民等人大失所望,薄熙来也就未能登上辽宁省委书记的宝座。

   如今薄熙来故伎重演,又在文强身上打出如意算盘,可谓炉火纯青。文强如果不出卖比他更高级别的领导干部,就不能保住小命。如果供出吧,又有违于重情“袍哥文化”讲意气的行规,这正是他夜不能寐的深层次原因,但他可能顾不了那么多了,他会象疯狗一样检举揭发它人,王立军之流也会吸取辽宁夏任凡案的教训,巧妙地引导文强的回忆思路向着需要的方向走,实际上也无需多言,文强过去得势时也是这么干的,诂计薄熙来的阴谋有可能得逞。
   所以,很会利用媒体造势的薄熙来,在判决下达后,不仅通过媒体刊出了很多关于当地群众欢呼文强死刑的消息和图片,而且还引述了法律界人士的分析,报道说,他们认为,文强如果希望二审得到从轻处罚,就得进一步找出新的证据,减轻自己的罪名,如能有新的立功表现也是减轻处罚的路径。其实,文强人在狱中,已恶贯满盈,到哪里去自找证据,减轻罪责呢?唯一的办法是沿着薄熙来指引的“革命”方向,把中共内斗的烈火烧到共青团派的人马身上,下一步如同当年的闻世震一样,贺国强和汪洋自身有没有受贿行为,或者其它经济问题,将是至关重要的。如有,就彻底中了薄熙来的圈套,如没有,薄熙来就会重蹈辽宁的覆辙,这叫“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在一党执政的专治制度下,中南海的权斗之伪善吊诡之处正在这里,因此中国政坛进入了动荡的人事难以确定的历史时期,但胡锦涛为首的团派,假如能主动出击,尽快挖出太子党薄熙来在大连通过太太谷开来律师所,变相受贿和充当黑社会保护伞,恂私枉法的证据,并立即公布,就会变被动为主动,变守势为攻势,再开启政治改革的锁钥——“六四”,进行宪政民主建设,中华民族兴也!目前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在中共18大上一旦薄熙来夺了权,可以想象,王立军当了公安部长,车克民当了安全部长,成城当了司法部长,全国变成了重庆那样的塑毛像,唱红歌,读经典,发红信的世界,真真假假的千万个文强遍地倒下,中国将沉没在腥风血雨之中,胡温的下场也会是悲惨的!
   但眼下,问题或许还没那么严重。在我看来,不论文强检举揭发与否,他都不会有好下场,因为一党执政的体制决定了中国清官不多,贪官遍地,在过去没有监督和制约的情况下,文强并没有自律,已罪恶深重,民愤极大,难逃其咎。据媒体报道,此前,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也曾对媒体记者说过,“文强这个人长处很多,是一个很熟悉业务的干部,而且这些年,做了很多贡献。”看来,王立军一方面积极参与对其抓捕和审讯,一方面给又给他评功摆好,是基于目前中南海的复杂形势,为自已留条后路,因为他比谁都清楚,他是被薄熙来利用内斗的自相惨杀的工具,他们是在玩火!火既能焚人也能烧已。一切全凭运气!另据媒体报道,在看守所里,文强与相关人员谈心的时候曾经表示,自己从警30多年,破获了很多大案要案,如劫匪张君案等。这表明他希望人们念及过去放他一马,他求生欲望十分强烈地说,如果不死,愿意坐牢,除了反思自己的罪行,好好改造外,还将抽时间写自己的回忆录,将自己的一生作个梳理,写成一本书。的确,他的人生经历很是丰富,值得一书。他16岁就下放农村,栽秧、割谷、挑草头、守鸭棚,什么活都干过。后来他就读警校,毕业后加入警队,29岁时就任巴县县委副书记,37岁起担任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此后长达16年之久,先后指挥破获了多起震惊全国的警匪枪战案、中国第一盗窃案、运钞车被劫案、杀人恶魔张君案,故多次荣获公安部一等功和其它各项嘉奖,是闻名一时的“打黑英雄”……但是他不知道,正是一党执政,一党独裁这个不公平的制度,把他害苦了,它不仅使他变得贪婪专横,以权谋私,狂妄自大,目空一切,而且决定了反腐倡廉只是一个幌子,他成了一个可怜的祭品,他被比他还贪婪百倍的薄熙来送进了地狱,而总有一天,等到高层权斗失利之后,薄熙来,王立军也会和他一样难免悲劣的下场!不过文强如果死了,就看不到了!他们终会在地狱中重逢!
   2010年4月16日于多伦多。
(2010/04/2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