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但愿高智晟很快将获准离境]
姜维平文集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二』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重庆变局,薄熙来死党李剑铭被调离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谷开来与王立军有一腿吗?
·一审宣死,薄案还有好戏看
·薄熙来翻供,黄奇帆乐了
·习李去大连,薄案有点悬?
·12年巨变,薄熙来必然有今天
·评价薄熙来,秦晓鹰的常识性错误
·薄熙来戴上手铐,为什么发抖?
·薄熙来种下的苦果民企难咽
·生活太苦,湖南卖甘蔗的老人猝死
·薄熙来家书子虚乌有
·薄熙来能东山再起吗?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二审上诉,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但愿高智晟很快将获准离境

   来源:RFA
    失踪一年多的中国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近期一直是海外媒体高度关注的新闻焦点,有关他生命安危的报道时常出现,他在4月7日破例接受美联社专访时则表示,他计划以放弃批评政府的做法换取与家人团聚的可能。
   我读过自由亚洲电台记者何平的报道后认为,他的这次失常的表现,是目前中共高压下的结果,大家应当宽容和理解,但愿高律师很快能够获准离境,和家人团聚。
   此前美联社的报道说,这是高智晟自两周前重新出现在公众视野之后,第一次接受媒体的采访。高智晟称这次美联社的采访仅仅是“交谈”,因为否则将有悖于他缓刑期间的某些限制。由此我们看出中共官方对他依然在严加监管,但可能由于两个方面的原因而改变了对他的安排,一个是中美人权上的私下沟通,二是他的刑期是判三缓五,已近到期,他现在变成了中共外宣的道具,藏在幕后导演的是当年迫害他的那些人,既使他拒绝和他们合作,我想中共最终也会允许他出境的,因为中共除了专制暴力,还有伪善应变的一面,对于象高智晟这样有影响力的人物,中共认为把他放在海外更有利于自已的统治,而允许他与家人团聚,也可以缓解国际社会对中国人权状况不佳的遣责。所以我相信,他的接受采访是官方故意释放的一个鲜明的信号,很有可能高智晟近期将获准离境。
   按照2006年被判刑的情况,他的服刑期限在明年12月底前,但现在高智晟律师的表现,可能会促使中国政府有关方面对他早下决心尽快放行,或许原本这就是一种精心的安排和设计,一切均在意料之中。据报道,访谈中,高智晟表达了与当局妥协的意愿,将放弃过去从事的维权活动以换取和在美国的家人取得联系,甚至团聚的可能。对此有人表示震惊和遗憾,但也有人表示理解和宽容。由此我想起香港《前哨》杂志社长刘达文的一句话:“歇歇脚”。他在2009年6月13日的信报发表文章,针对一些人对香港民运人士刘千石的指责,用了这个通俗的词语,意在表示刘千石为了到内地看望母亲而放弃了过去参与民主运动的理念,如同在攀登山峰的路上“歇歇脚”,当然,这种做法和抱病在身,永不妥协的司徒华比较,是不可同日而语的,因而也是令人遗憾的,但我觉得刘达文奉劝它人不要指责刘千石的看法,是比较达观和包容的。或许高智晟也做出了这种“歇歇脚”选择。我们应当理解他的处境和急于与家人团聚的心情。

   我们知道,中国著名的维权律师高智晟自2009年2月在陕西家乡被警方带走后,长期下落不明。以致他在新疆旅居的照片,一度在网上热传,也有媒体声称他已死亡,欧盟、美国以及联合国人权官员多次呼吁中国政府就高智晟失踪事件展开调查。今年3月8日,失踪长达14个月的中国律师高智晟突然重现,并从山西五台山与亲友取得联系,但他一直极力回避媒体采访或谈及失踪期间的详情。我认为,他在缓刑期间,应当受到了比较人道的物质待遇,可能生活在与外界隔绝的新疆,或五台山一带,他仍处于警方的严密监控之下,没有精神上的自由。但我不相信他会受到警方肉体上的暴力攻击的传闻。
   另据报道,在高智晟失踪期间积极进行呼吁和营救活动的美国“对华援助协会”负责人傅希秋牧师说,他在高智晟回到北京的当天,曾与他通了20分钟的电话,他引述高律师的话说,他“刚刚回到北京,家里满是灰尘”。他也是感到有些伤感的,看起来身体状况也不是太好。过去400多天发生的事情,他还是不愿意讲,他是很关心在美国的家人的生活状况。当然希望团聚。他说鉴于目前处于这种状况,愿意沉寂一段时间。我认为,这已清楚地表明,他在依然受严密监控的情况下,知道什么该讲,什么不该讲,他在履行官方开具的条件,他似乎别无选择。但他被允许回到北京,这应当是释放的一个积极的善意的信号:他将离开中国!
   但我认为,高律师虽然在谈及对妻子和儿女的思念时,情绪激动,并以“断线的风筝”来形容与家人的分离之苦。不过他一旦来到美国,新的风筝就要升起,那就是,他还要不要向国际社会发出真实的呼声?发出吧,中共会指责他违背了承诺,保持沉默吧,过去对他寄予希望的人会不会摇头,总之他将陷入了新的更为复杂的矛盾之中。
   然而,不论怎样,我认为高智晟都曾以无与伦比的勇气,为中国的人权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还是他的友人、北京的李和平律师了解他,概括得好!他说,“高智晟首先是一个公民,他就应该依法享有宪法规定的公民的这种权力,包括言论自由。如果他觉得政府有哪些地方做得不好进行批评,这是法律赋予他的权力。高律师前一段受到了非常不人道的待遇。在这种情况下,任何一个人都有一个承重的限度。那么他想做出让步,或者低调一点也好,这都是可以理解的。高律师已经做了他应该做的。他付出的代价是有目共睹的。作为中国的一个公民吧,我觉得很多人会记住他,也会感激他。因为中国的进步不是一个人的事情,也不是一个人就能做得好的。”我但愿等他出来后,每个人都能如此真诚地对待,接受和容纳他!
   2010年4月7日于多伦多 
(2010/04/1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