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杨佳,胡佳,哪个人佳?]
姜维平文集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记者刘虎获释,但愿是个信号
·徐才厚与周永康的结局
·王歧山打老虎,注意点策略
·周永康是怎么爬上来的?
·达赖喇嘛向习近平释放善意
·越狱谜团与司法腐败
·周永康前妻车祸死亡案必须彻查严办
·要警惕薄周余党的“断头蛇”咬人
·“漏网之鱼”,我想起了黑龙江的杨信
·释放王建民,救人也救己
·我建议学生们立即撤离
·爱财如命,守身如玉?
·重庆法院向“钱”看,激化社会矛盾
·范曾对习近平是虚情假意吗?
·梁振英给我的第一印象
·扑朔迷离的王建民案
·感恩节:失而复得的锁钥
·薄熙来的尾巴,钱锋的骗局
·周永康判死刑的可能性较大
·孙政才应把握机遇,平反冤案
·薄熙来把赵本山惯坏了
·可能重判,王建民案进一步升级
·薄熙来赃款应归还大连人民
·习近平打老虎,左右开弓
·韩正应对上海外滩踩踏事件负责
·新华社找到了回“家”的路?
·平反冤假错案,重在追究责任人
·重庆转移对“黑打”冤案的关注
·六人自尽,台湾监狱丢光了脸
·习近平下延川,但愿不仅是寒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杨佳,胡佳,哪个人佳?

   来源:议报
   这几天,两条新闻几乎同时出现在海外媒体上,一条是报道有关胡佳的,其称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监禁的中国维权人士胡佳,疑似罹患肝癌被转移至监狱医院进行诊断,他的太太曾金燕星期四已向狱方提出保外就医申请,但被告知获得批准的希望渺茫。有部分中国知识分子联名发出呼吁信,要求中国政府能够基于人道主义,尽快启动胡佳的保外就医程序。另一消息称在清明节之际,有一部分北京访民再次赶到福田公墓,为2008年对上海警察大开杀戒的杨佳祭扫,却被当地公安人员严密监控,但现场双方并没有发生冲突,官方似乎早有应变的准备。
   其实,在我看来,“杨佳现象”和“胡佳现象”,组合起来刚好完整,他生动地展示了中国社会全貌的两极特色,前者是公民以暴力抗争的方式报仇雪恨,是属于“寒带”,后者是公民以和平的办法唤醒独裁者的良知,是属于“热带”,而身处经济繁荣之中的大部分国民则采取了不杨不胡,不冷不热的方式悄然生活,和这两种选择保持着一定距离,并自以为活得有滋有味,幸福无比。中国之所以能在共产党的专制统治下,从1949年至今,经历过反右,大跃进,文革以致“六四”等重大事件,非正常死亡人口多达数千万人,还维持得如此之久,如此微妙,社会深层次的原因就在这里。简言之,有什么样的大多数的国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领导人。因为几乎每个人都在权衡,反正灾难未必能降临到我的头上,别人遭受的不公与苦难与我没有关系或关系不大,我应当明哲保身,但求无过;一旦当权者伤及了自我,先是忍耐,再不就是逃避,而当实在逃避不掉的时候,才四望求助,痛苦挣扎,但那时已经找不到任何盟友了,因为那个可能帮助他的人,也正在重复地做着那种“事不关已,高高挂起”,得过且过,趋利避害的黄粱美梦。而杨佳和胡佳都是中国人群体中的另类,他们以自身的独特的抗争方式,改写了平常人的生命里程,给它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尽管我不赞同杨佳,因为他太血腥的举动换不回民主和正义,只能在以暴抑暴的烈火中,与仇敌同归于尽,但我认为,他的出现是社会矛盾积累和激化的必然产物,自有他存在的理由,他确实是发出了一个无比强烈的信号,提示现在昏庸无能的当权者,看清进行宪政民主改革的迫切性,而胡佳所做的一切和付出的代价,都是在顺着这一思路和历史潮流,向正确的方向发展,他以令人感动的温和理性的方式,奉劝中国的统治者居安思危,果断决策。
   然而,目前的中国政府既不允许有杨佳,判了他死刑;也不包容胡佳,判了他有期徒刑,实在是自相矛盾,难以理解。到底要引导人们向谁看齐呢?我认为他们由于既得利益和思想僵化而没有读懂“杨佳现象”和“胡佳现象”。难道不杨不胡才是对的吗?他们不知道,从胡佳到杨佳,并没有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他们的错误决策恰恰填平了它,并鼓励国民放弃胡佳争做杨佳。其实,任何一种制度社会,都会有各种瑕疵,有了问题,就应当执行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让他们通过各种方式渲泄心中的不满,表达他们的愿望,触使矛盾的解决,其中包括游行示威,言论自由,等等,胡佳就是这样做的,他对社会稳定有什么不好呢!不论是他为高智晟律师,蒋彦永医生遭受的不公平待遇呼吁,还是为揭露艾滋病真相而四处奔波,积极和国际组织联系,抑或同情“天安门母亲”,为平反六四事件而大声疾呼,他做的哪一件事是为了个人私利,而不是国家和人民?他做的哪一件事,不是在为官方化解激生杨佳式人物的社会矛盾?对这样的好人,应当嘉奖和表扬,但一党独大的中共不但不领情,反倒把他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把他投入了监狱。这真是黑白颠倒!岂有此理!实际上,官方这一蠢行无异于在逼迫国民放弃胡佳,学习杨佳。
   据报道,胡佳的母亲上个月底接到狱方通知,到北京监狱管理局中心医院签署检查同意书,家属从检查项目上得知胡佳可能罹患肝癌。曾金燕说:“我的猜测,一种可能是出现了医学上的疑问,难以下诊断,第二种可能性就是结果很不好,他们不想现在和我们沟通。”曾金燕说还介绍说,胡佳入狱前即被诊断出患有肝硬化,入狱后健康情况持续恶化,不但有胆结石、腹泻、体重下降和常年感冒无法痊愈的情形,近来更有发烧和咽喉疼痛无法进食的问题,肝内还被查出长了一个3厘米的异物。由于担心狱中的医疗条件无法满足胡佳的治疗需要,因此在星期四依据保外就医的相关规定向狱方提出了申请。

   我认为,不论现在胡佳的病情诊断结果如何,官方都应当立即将胡佳放行,这不仅是治病的需要,而且是社会形势变化的需要,因为他是一面和杨佳为代表的社会暴力化倾向抗争的大旗,举起它有利于社会由专制向民主平稳地过渡,有利于人们用和平的民主的非暴力的办法解决社会矛盾,而他的倒下,如同签属《零八宪章》的领军人物刘晓波入狱一样,都是昏庸的统治者在为自已坐的火山口上浇油。当国民愤恨的烈火忽然烧起的时候,悔之晚矣!毫无疑问,既便中国的军警再强大无比,但政坛已经彻底地消失了毛泽东,邓小平式的强权人物,面对太多的杨佳,情况肯定相当不佳!
   据称,为了能给健康情况急速恶化的胡佳争取治疗时间,关心胡佳的友人及一些社会知名人士,包括广州中山大学教授艾晓明在内,星期四在签属的联名信中发出紧急呼吁,要求中国政府尽快启动胡佳的保外就医程序,以免耽误胡佳迫在眉睫的病情。我认为这些人用心良苦,他们是在帮助中国政府疗救社会良心犯的创伤,而在目前的干柴烈火云集的时刻,每一个微小的社会肌体的细胞和神经,发生的哪怕细微如丝的突变,都可能引发不可收拾和逆转的灾难性结果。
   然而,国内知识分子的好心奉劝,又被中国政府当成了耳旁风,而海外的呼吁又被指责为敌对势力别有用心。实在是匪夷所思,荒唐之极!以前由于胡佳经常在网上发表批评中国政府的文章,他在2007年12月被捕,2008年4月3日被当地法院判处有期徒刑3年半,其罪名竟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官方喉舌新华社后来援引判决书的内容报道说,胡佳在境外网站发表文章,恶意造谣、诽谤及煽动,企图达到颠覆国家政权及社会主义制度的目的。而我认为,胡佳恰恰相反,是在触进中国专制社会的和平转型。由于公道自在人间,故国际社会并不认同这一荒唐的指控,所以胡佳在2008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提名,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说如果胡佳获奖,将是对中国内政、司法独立和主权的粗暴干涉。欧洲议会2008年又颁给胡佳萨哈罗夫人权奖,此后,中国外交部也作出了类似的谴责。我认为这是多年来中国官方刻意制造的敌对思维所致。实际上,他们都是从普世价值出发,以帮助中国稳定,和平发展为目的,而发出正义之声的,总之,完全是好心好意。遗憾的是中国官方也同样并不领情!
   正因为如此,近几年来,中国政府领导人,分不清杨佳与胡佳,哪个是最佳,更不知道如何用榜样的力量,正确的事实引导广大国民前进,反倒继续加紧打压异议人士,堵塞了平和的言路,所以使社会的群体性冲突事件日益增多,而社会的暴力化倾向越来越明显,警察便疲于奔命,换言之,杨佳的幽灵正在死而复生,象福田公墓旁的野草一样丛生,而近期大批访民光顾杨佳的墓地,则坦露了燃眉之急的危机。它不仅仅是一种无奈的怀念,也是一种情绪暴发前的演练。据报道,今年4月5日,是中国人传统的清明节,值此之际,有部分访民到北京福田公墓拜祭杨佳,在现场发现到处都是戒备的公安人员。一个名叫杨林的人告诉记者说:“我见到杨佳的母亲啦,去到的时候他母亲就在那里,有好多的警察,便衣,还有两、三个拿着摄像机录我们,有十几辆警车,他们一直跟杨佳的母亲在说好话,说放心啊,我们一定把杨佳的墓格外地关照一下。”杨林说,他为杨佳献上了鲜花:“我带了一束鲜花,还有一串塑料花,带着酒,我嘱咐他母亲,这是人民英雄,我们不能忘记他。”由此看来,不论官方怎样评说杨佳事件,死去的杨佳的肉体变成了泥土,但精神上,他已经成为了属于另外一部分人的一面与胡佳不同颜色的旗帜,尽管我绝对并不赞同他,但必须承认,和胡佳一样,这面旗子在依然飘杨,而官方的以暴力和谎言为基调的专制行为,无时不在为旗子吹风,而风只能把它更高地扬起!
   我想起2008年7月5日,即杨佳袭警后的第二天,我吃过晚饭到寓所附近的大连人民广场散步,此间忽然听到了大连公安局大楼外发出的武打时的例行口号声,很是惊天动地,走近一看,原来是守门的武警们正在自我壮威演练,我想,袭警的消息传来后,他们加强了保安措施,还用这种自欺欺人的方式回应“杨佳事件”!但杨佳已经死了,众多的国民还在“不杨”,“不胡”的生存状态之间徘徊,官方不必警惕杨佳,而要自律言行,更不要以践踏人权的行动逼迫“胡佳”变成“杨佳”!而良好健全的宪政民主制度,才是确保人们选择“胡佳”不做“杨佳”的社会公器!
   现在,我来到了加拿大,我没听说有类似杨佳式的人物,也没见过政府门前警察们的口号声,但我看到了遍地的“胡佳”,连我自己也写过一篇题为《哈珀别被严寒冻僵了思想》的文章,批评了加国总理,但他对我理也不理,我想这一点很值得中国政府比较一下,深刻反思,加拿大如此民族众多,信仰各异,但人人和平相处,大度包容,每个人都可以游行示威,发表言论,即都可以堂而皇之地做“胡佳”,故就不必做流血丧命的“杨佳”了吧!概之我欲问:杨佳,胡佳,到底who佳?
   2010年4月9日于多伦多
(2010/04/1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