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矿难不断的中国,滑向何处?]
姜维平文集
·李庄申诉,意义重大
·徐鸣调动说明了什么?
·薄熙来搞“追逃”,意欲何为?
·“乌坎事件”照亮了中国未来的道路
·张永祥与李修武
·3·19枪击案是一个阴谋?
·薄熙来为什么要杀死王紫绮?
·两面派的孔雀开屏
·薄熙来打黑,抢钱买官
·薄熙来破坏法治的新动向
·温家宝把握最后的机会
·重庆的牛皮吹破了!
·薄熙来入常,中国要遭殃
·薄熙来入常,中国将遭殃
·金正恩是扶不起来的阿斗
·薄熙来目光短浅吗?
·马英九的台湾梦是什么?
·赵长青为什么流泪
·一样的孩子,不一样的命运
·东阳富姐案尽显贪官本色
·薄爷爷的孙子梦
·请不要在我文章里强插广告
·林海涛不要自杀
·薄熙来唱红挥霍2700亿
·成都军区与薄熙来划清界限
·王立军为什么被调离
·林书记永远是清官?
·王立军事件给我们的启示
·薄熙来已经被监控
·王立军落马,汪洋何以高调打黑?
·哈珀救不了薄熙来
·赵长青说,薄熙来乱法误国
·关海祥别成为下一个王立军
·五个重庆少一个:谎言重庆
·重庆降温,王立军被冷冻
·王立军为什么与薄熙来反目为仇?
·薄熙来的末日到了
·薄熙来的《爱财说》
·如何处置薄熙来?
·石首人为何撕毁通缉令?
·薄熙来的厚与薄
·薄熙来还有戏吗?
·薄熙来傍大款,郭台铭还要多少跳?
·王立军的自白
·薄熙来学雷锋了吗?
·赵启正在鹦鹉学舌
·薄熙来迅速转向,胡温举棋不定
·李俊回家的路还会远吗?
·贺国强谈天气意味深长
·黄奇帆越描越黑
·赵长青说,李修武案应当发回重审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李俊驳斥薄熙来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王彪子跑了,薄熙来倒了一半
·3月8日薄熙来感冒了吗
·温家宝抓住了薄熙来的本质
·张德江将改变重庆
·李俊对李修武案二审维持原判感到震惊
·薄熙来垮台大连人拍手称快
·胡习联手,校正中国前进方向
·从亿万富豪到餐馆帮厨
·薄家稳住阵脚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中篇}
·吴文康是薄熙来的软肋
·有关谷开来涉及命案的传言
·薄熙来和成都军区何以闹翻?
·海伍德是什么时候与薄瓜瓜认识的?
·王立军倒了,余党还在抢钱
·胡锦涛留任军委主席有利于中国改革
·张德江拉开平反冤假错案的架式
·富彦斌案,又一个解开的薄家钱袋子?
·英国商人海伍德是怎么死的?
·胡锦涛力阻薄熙来意义重大
·薄熙来会判刑吗?
·重庆曾智强是“黑老二”吗?
·陈德惠律师怒斥薄熙来
·薄熙来像冰雕正在融化
·应当叫陈光诚任中国残联主席
·谷开来精神有问题吗?
·赵长青再为李修武喊冤
·重庆罗淙进京聘律师申冤
·日本媒体刊发假消息目的何在?
·狱中书信揭秘重庆打黑091
·汪洋是中国棋局的一枚棋子
·张德江,在等什么?
·习近平,准备好了吗?
·李俊回家,会判刑吗?
·处理薄熙来,不能心慈手软
·拘捕和引渡多维尔意味着什么
·宇田川敬介的谎言失败于细节
·吴文康是一个大贪官和裸官
·乌小青的幽灵
·方竹笋申诉获胜意义重大
·王立军心腹王智被双规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重庆公安公开抵制张德江
·重庆法院讲政治,还是讲证据?
·金马大厦被炸毁背后的秘密
·谷开来是一个爱说谎的女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矿难不断的中国,滑向何处?

   来源:RFA
    最近,看到两张新闻照片,使我激愤,一张是报道关于中国西南干旱情况的,画面上仅有一个欲哭无泪的孩子,站在一片龟裂的农田里,无奈地思索;一张是关于山西矿难的,直击的是山西王家岭矿难的抢险救援现场,有两个哭喊着的妇女,伸出求援的双手,向空中愤懑地抓去。由此我仿佛看到了中国正在倾斜,听到了她们撕心裂肺的拷问,这一切为何能够同时发生,二者之间有无必然的内在联系?如何避免类似灾难的降临?中国将滑向何处?
   当稚气未脱的农家孩童,紧盯着干裂的土地之时,山西王家岭矿难现场,正被世界媒体所聚焦,官方说,现在抢救井下受困的矿工要紧,其它问题会在事后查清责任依法论处,不过,我认为,与以前每一次突发事件一样,矿难早已开始,始于平时官员对劳动人民生命价值的蔑视和冷漠。媒体报道说,有熟悉井下作业区的矿工透露,“其实,出事当天能出来的都出来了,目前仍然被困井下的153人生机渺茫。让矿工们愤怒的是,出了这么大的矿难,领导们却跑得无影无踪。”这一细节,似乎近似荒唐,担负领导责任的干部,却跑得不知去向,但这也符合现有管理体制的情理。据《南方都市报》报道,有多名矿工向记者表示,早在事故之前的3月25号,矿方人员就监测到了煤层有水,并将这一情况向上面作了汇报,但并未引起领导的重视。
   这是因为,象这样职工众多的国营企业,所有权和经营权实质上是分离的,总经理名义上代表着国家在管理企业,并对工人的生命财产负责,但他究竟能否尽责到底,全凭个人的品质,形同虚设的党团工会等都是摆设,不能起到应有的监督和制约作用。我以前采访过黑龙江省许多类似煤矿企业,了解那里的情况。当然,有的矿业老板还是不错的,对事业是比较负责任的,但从整体上来看,缺乏制度上的监督,总经理往往大权独揽,独断专行,他只顾个人捞钱,大部分时间耗费在酒桌上,吃喝玩乐,招待上级,根本无视底层矿工的生存问题。结果就造成类似王家岭这样的矿难屡屡发生。
   有关本次矿难的报道说,3月28号上午11点,当班矿工在掘进中再次发现煤层渗水,当时就向井上调度室报告,“但一个副经理说,你们干,没事”。到13点40分左右,透水事故终于发生了。据矿工们反映,一直到下午4点,不仅连一个救援队都没有赶来,而且,有升井后的工人赶到项目部和调度室去找矿领导时,却发现 “一个领导都找不到了”。矿工马文战说,大约下午3点左右,还是队友曲波借了他的手机拨打的120电话,当时从接警人员的反应看,还不知道矿上已经出事了。由此可见,有关矿业安全的厂内管理和上级政府主管部门均已处于瘫痪状态。这正是制度上的巨大漏洞使然。

   报道又说,“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却没有一个人管,领导全跑光了,所有的工人都被激怒了”。据悉,到28号下午3点多,100多名矿工聚集到一起,将项目部、调度室和会议室的门、桌子以及玻璃全给砸烂了,以此来泄愤。按照他们的说法,“在平时,这几个地方随时都能找到领导”。马文战告诉南都记者,如果矿上重视,几次预报险情都能及时处理,尤其是28号上午发现险情之后,能够果断停工的话,可以说这次事故是完全可以避免的。这一情节已充分说明,不光是总经理对突发事件失去了责任感和应变补救措施,而且管理层的各级干部均犯有渎职罪,实际上按道理讲,象煤矿这种产业,最重要的不是挖多少煤,创造多少效益,而是人的生命,只有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才能尽可能狠抓生产,故平时就要把生命安全放在首位,以前矿上的领导都是这样讲的,但可惜只停留在口头上,因为没有一套有效的劳动保障制度和体系以及忠于职守的人,社会上没有,厂里也没有,他们每一个人,都是在被上级任命的总经理的个人品质的推动操控下,辛勤劳作的。
   笔者积十几年新闻采访经验,曾在不同的省市看过情节大同小异的矿难,总之,我摸清了两种矿难发生的原因,一种是国营企业,如上所析,它的主要弊端是所有者和经营者的分离,前者是“空壳”,是“符号”,后者是“专制”,是“人祸”。另一种是个人承包或联营性质的,矿主以各种名目拿到采矿权,贿赂官员是“秘密武器”,一旦得到了支配工人劳动力的便利,他们为了最大限度地赚钱,捞回成本,视工人们的生命为草芥,当媒碳生意看涨的时候,他们比传说中“半夜鸡叫”的地主周扒皮还厉害百倍,他们和主管矿业的政府官员相勾结,以各种蔑视和践踏生命的方法榨取工人的血汗,毫不在乎死人事件的发生。比如,在黑龙江省,由于民工大都没文化和技术,到城市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就大量涌入矿业从事这种高风险的采煤业,而且有的世代相传。既便是这样低劣的所谓“煤黑子”工作,也竟争十分激烈,故矿主抓住职工别无选择,求职心切的心理,就一方面最大限度地压低薪水,另一方面还尽可能长时间地拖欠工资,“打白条”。1997年我到黑龙江省鹤岗煤矿采访时,听到工人们愤恨地说,由于煤卖不出去,或卖得价格不高,矿上总是不开工资,工人生活无望,但煤照常挖,矿领导照吃照喝,不知道怎么回事?总经理姓张,工人没办法,骂他“张不开”,我提出采访张总,他的办公室人员笑着对我说,他嘴都张不开了,咋见你啊?。。。。。。可见,矿业领导人对工人温饱和记者反应他们诉求的漠视,达到怎样一离谱的程度!我想,每一起矿难,都和工厂的所有制体系与上级任命的领导干部的个人品行堕落有关。
   更为最悲哀的是,由于整个社会都已被官员们淡化了人权的重要性,人们一切都以经济利益为指标,特别是衡量一个人成功与否,全看钱财占有多寡,具体落实到一个企业,就造成矿厂的总经理只抓生产,漠视他人的生命安全,矿工只顾养家糊口,不忧灾难的隐患,久而久之,他们对自已应有的生命权也相当淡然,再加上没有独立的工会,维护他们的合法权益,大部分矿工一生只能随波逐流,过一天算一天,完全没有幸福感和安全感以及尊严。眼下受困井下的矿工就是这样,他们稀里糊涂地走到了生命的终点。对此,许多观察人士已经注意到,每一起矿难背后几乎都有“人祸”的因素在起作用,这成了一条反复被证明的规律。刚刚发生的山西乡宁县王家岭煤矿事故又是如此,它不是天灾,而是“人祸”。而“人祸”中的主体就在各级冠冕堂皇的领导者当中。当山西副省长李小鹏3月27日训斥下面的官员——吕良市安监局长张志刚,太原安监局长杨志凌等,参加全省安全生产工作会议迟到早退,不负责任之时,他是否意识到,自已也是其中权力欠缺合法性的一员,道理非常简单:中国如果官员是民众一人一票选举产生的,象王家岭这样的矿难,难道辞职的仅仅应是地方基层官员吗?难道选民还会给李小鹏斥责它人,王君第二次流泪的机会吗?
   行文至此,我们看到了中国西南干旱和山西矿难的内在联系,它的对接点都在现有的政治体制里,我们无法用僵化的体制去约束官员或老板真正地关心人民的生命,而打破它又无能为力。所以才出现了上述的100多个工人砸碎玻璃,捣毁工厂门窗的非理性举动,这是一个未来中国的缩影,它3月27日在云南昆明也刚刚发生过,即我所说的“中国的倾斜”。这不是危言耸听,这是醒世良药!中国如不尽快进行迫在眉睫的政治体制改革,经济上的“龟裂”和政治上的“矿难”,将可能葬送中华民族的前途。到了那一天,中国龟裂的土地上只剩下一滴水,就是统治者的眼泪!
   2010年4月2日于多伦多
(2010/04/0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