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二集:共产党政权纯属流氓政权:安哥拉和莫桑比克共产党政权的罪恶]
郭国汀律师专栏
·关于苏州市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被非法强制拆迁案的法律分析意见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
·关于苏州市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被非法强制拆迁案的法律分析意见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代理词
·烟台「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社会公共利益与强制拆迁
·身残志坚受苦遭难的马亚莲二次劳教案:行政复议申请书/郭国汀
·马亚莲案代理词
·马亚莲因强迁上访两次劳教争议案行政上诉状
·上海黄浦区法院第三次变相密秘审判马亚莲二次劳教行政诉讼案/郭国汀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争议案上诉状
·苏州 “历史文化街区”拆迁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敬请关注一起严重违法强制拆迁苏州相城区民营企业案
·非法强制拆迁民营企业争议案一审代理词/郭国汀
·一起非法强制拆迁争议案的法律意见书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代理词
·张锐诉上海市普陀区房屋土地管理局之行政诉讼案有关问题的初步法律意见
***(3)行政诉讼案
·征收船舶港务费行政争议案代理词
·行政处罚行政诉讼案上诉状
·谢安诉湖南省醴陵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不当行政处罚案
·行政处罚行政诉讼案代理词
·对一起复杂行政诉讼案的法律思考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案代理词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上诉案代理词
·关于浦东公安分局扣押公司帐册及业务档案的法律意见书
·龙岩市恭发城市信用合作社诉龙岩市土地管理局国家行政赔偿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书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上诉状
·养老保险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
·赌博行政处罚争议案代理词
·征收船舶港务费行政争议案答辩状
·行政处罚(没收赌资)争议案再审申请书
·上海黄浦区法院第三次变相密秘审判马亚莲二次劳教行政诉讼案
***(4)重大涉外经贸争议案
·Ocean Glory 轮碰撞争议案代理词
·一起重大涉外提单侵权争议再审申请书
·评一起重大“委托贷款”纠纷案的两审判决
·一起重大信托存款合同争议再审申请书
·中外合资企业退股争议案代理词
·中外合资企业股权转让债务纠纷案代理词
·中外合资企业外方未出资争议案代理词
·无效中外合资企业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台湾朝仁企业有限公司诉厦门龙立工业有限公司合资企业承包经营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海关行政处罚、行政侵权案代理词
·四百万美元外汇贷款担保合同争议上诉案
·中日合资企业解除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5)国际贸易名案要案
·重大国际货物买卖品质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国际货物买卖结算纠纷案代理词
·最高法院无理拖宕九年拒不下判再审案代理词
·外贸代理合同争议案再审申请书
·国际货物买卖结算争议案代理词
·外贸代理合同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
·进出口外贸代理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书
***(6)典型刑事及重大刑事案
·为赖昌星遗返案我的宣誓证词
·公、检、党政联合办案与党的领导
·“反革命恶霸”案刑事申诉状
·马翔非法为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罪刑事上诉状
·全国首例法官告律师名誉侵权争议案
·公安刑警刑讯逼供致死人命案辩护词
·王水珍“寻衅滋事”案辩护词
·王水珍“寻衅兹事”案刑事上诉状
·王水珍寻衅滋事案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中共法院被阉割成不伦不类的东西的铁证
·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辩护词
·关于张赫监视居住死亡事件的法律意见书
·关于公安强行介入经济纠纷拘留无辜公民做人质逼债的紧急呈阅件
·奸淫幼女案辩护词
·受贿案辩护词
·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案刑事上诉状
·谢某受贿案刑事申诉状
·张春“双规”屈打成召刑事申诉状
***(7)经典商事合同民事案
·一起重大善意取得争议案重审代理词
·网络电子邮件名誉侵权争议案
·外观专利设计争议案代理词
·福建省首例著作权争议案代理词
·果园承包合同纠纷案代理词
·借贷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借款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天下第一剑”商标侵权争议案代理词
·析产争议案代理词
·不当得利争议案起诉状
·不当得利争议一审代理词
·不当得利争议案上诉状
·不当得利争议案上诉状
·不当得利重审案代理词
·出租车乘客伤害应向谁索赔?
·服务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权利质押借款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涉外商品房屋买卖合同质品争议案代理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二集:共产党政权纯属流氓政权:安哥拉和莫桑比克共产党政权的罪恶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二集:共产党政权纯属流氓政权:安哥拉和莫桑比克共产党政权的罪恶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各位回到郭国汀评论。

   今天我们接着讲共产党暴政罪恶批判系列第六讲:安哥拉和莫桑比克共产党政权的血腥暴政。安哥拉、埃塞俄比亚和莫桑比克这三个国家都曾经陷入过共产党暴政。另外还有也门和索马里,这些非洲国家的共产党人数非常稀少,像朝鲜共产党员的比率占总人口的百分之十四,是全世界最高的;中国共产党党员的比率为百分之四;苏联共产党党员的比率大约是百分之五;而安哥拉共产党员的比率只有百分之零点五;莫桑比克是百分之零点六,埃塞俄比亚是百分之一。

   换句话说这些非洲国家的共产党,其党员占全国人口的比率非常底,亦即只有一小撮共产党人,这是第一个特点;第二,共产党掌权时间都不长,而且随着一九八九年到一九九一年东欧共产党政权和苏联的解体,这些非洲共产党政权全部也跟随着垮台,因此这些非洲共产党国家造孽表面上看似乎不太严重,它们的历史包袱相对比较轻。尽管如此在其撑权短短的十年专制独裁期间,仍然对这些国家和人民犯下严重各种罪孽。

   第三,其中特别值得注意的现象,是二十世纪全世界各国,唯有在共产党政权的党国体制下,发生过大饥荒,而且都是人为的大饥荒,而没有一个自由宪政民主国家发生过饥荒。特别严重的饥荒主要是发生在苏联、中国、朝鲜、越南、柬埔寨、阿富汗,以及非洲的三个共产党国家。这绝不是偶然现象,而是共产党国家的强制公有制,农业集体化、人民公社、合作化的必然恶果。这证明马克思消灭财产私有制主张公有制的共产主义的基本原理纯谬论。所有共产党国家的实践中都出现人为大饥荒,唯有三个共产党国家没有出现饥荒,即古巴、波兰和南斯拉夫,他们之所以没有发生人为大饥荒,是因为这三个国家恰恰保留了农业私有制。南斯拉夫基本上还是私营农场,波兰也保留了大量私营农场,而古巴保留了百分之三十左右的中小型农场,所以它们避免了饥荒。其它所有的共产党国家都强制农业集体化,把土地收归国有,结果无一例外,全部制造了人为大饥荒。

   第四,所有的共产党国家在争夺政权其维持政权过程中,全部都是经过你死我活、血腥残暴的恶斗。也就是说共产党政权,全部不遵守公平公正的竞争游戏规则,而奉行土匪、强盗流氓黑社会的竞争规则,也就是比赛搞阴谋诡计,比赛残暴下流无耻,争到最后,往往是最恶劣,最心黑手辣的,最无道德人性的家伙胜出。这是所有共产党政权的共同特点。

   第五,所有的共产党政权,全部依赖秘密政治警察恐怖统治,没有一个例外;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苏联是第一个共产党国家,就是通过叫做契卡后改称克格勃的秘密政治警察对全社会进行无孔不入的严密控制,像纳粹的盖世太保一样,他们拥有绝对权力,没有任何底线,可以决定任何人的生杀与夺的大权,这样必然造成整个社会恐怖。也就是用恐怖统治,而不是依赖法治,这也是共产党政权的同一特征。

   第六,所有的共产党国家实质上都不是由于本国政治、经济、文化自然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全部是由外因强行介入引发的产物。因为社会的发展进化有其规律性;而共产党政权没有一个是由于本国的政治经济发展到成熟阶段,然后按照马克思的理论自动出现的。马克思认为,当资本主义高度发达,社会物质条件极大丰富以后,人类社会必然演变成共产主义。现在全世界所有的共产党国家没有一个是这种现象,绝大多数都是贫穷落后的农业国由外力强加的。

   第七,所有的共产党政权全部杀人如麻,毫无人性,充满兽性,同时它们的道德高调唱得最高、而实际干的却全是最下流无耻的勾当。也就是说它们口头上说的和实际做的完全是背道而驰,必然造成所有的共产党国家的人民都变得道德沦丧、尔虞我诈、欺诈横行、不仁不义。上面归纳的七个特征,已经从我们介绍的六个共产党国家实践得到充分证明。

   现在转入正题,安哥拉人民共和国共产党暴政的罪孽。安哥拉从十五世纪,到一九七四年一直是葡萄牙的殖民地。一九七四年葡萄牙左派政党上台,新政权比较左,比较亲共,亲社会主义,所以新政权上台后,主动宣布让安哥拉彻底独立。七五年一月十五号,签署了独立协议,然后二月份到六月份原来控制整个安哥拉国家的四十万葡萄牙人撤离安哥拉,随后由三个组织:即安哥拉大众解放运动(苏联支持,葡萄牙军方左派,特别是有个“红色”海军上将安东尼奥亦支持之);安哥拉民族解放阵线和安哥拉民族统一独立联盟成立联合政府(南非支持即毛派组织,被称做“永远与魔鬼签约者”)。由于安哥拉大众解放运动撑控了该政府之情报部,司法部,财政部,因而实力最雄厚;随后这三个组织即在各自外国支持者干预下开始内斗不已,不择手段争权夺利,是共产党的本质,故它根本不可能跟任何其它政党联合执政,共产党的理论主要来源马克思和列宁。

   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的特点就是独裁专制,它的独裁专制集中表现在“无产阶级专政”,无产阶级专政在列宁手上,实质上是共产党专政,共产党专政到了斯大林专权时又演变成共产党党魁专政。这种个人专政像传染病一样,传遍了整个共产党世界。这就是为什么凡是有共产党参加的联合政府,它必定迅速演变成独裁专制,它要把所有其它政党都排挤出去消灭掉。

   1975年3月,古巴首批顾问和苏联顾问抵达安哥拉,随后古巴援助安哥拉共产党政权的五万多军人登陆安哥拉;卡斯特罗说:“今日非洲是帝国主义 薄弱环节,在那儿最有希望无需经历其他地方经历的各阶段而直接从部落主义过渡到社会主义。”卡思特罗的这种说法,实际上是列宁之“俄国是帝国主义薄弱环节”的翻版。1970年代,共产主义已经发展到落后的非洲,居然可以从部落主义直接过渡到社会主义。马克思的共产主义是要在资本主义高度发达,物质条件极大丰富的情况下才能出现。而后辈的共产党人为什么要提出新的理论和新的见解,主要是争当时代的马克思主义导师。

   1975年11月,联合政府因为内部争权而破裂。解放运动和独立联盟分别宣布独立,苏联和古巴支持的“解放运动”占领了沿海地区,主要是石油、钻石的矿区,所以比较富有;而南非支持的“独立联盟”,占领了北部和东部地区;而“解放运动”的领导人阿格斯汀原系清教牧师,自1950年始便是亲苏的葡萄牙共产党员,他的许多干部1960年曾在苏联学习受训,通晓马列主义理论,还受到苏联和古巴的军事训练。

   1975年2月,在葡萄牙军协助下,“解放运动”攻击东部叛乱集团。内务部长尼托是阿格斯汀的政敌,有大量黑人支持者,用斯大林手段迫害毛派,1977年5月27日,由于相信得到了苏联古巴和葡萄牙的承诺,因而试图发动军事政变,以阻止业已开始的大清洗,后失败于外国支持不到位。尼托发表广播讲话声明,指控阿格斯汀为种族主义,部落主义,地方主义者,阴谋政变派受到重创。中央委员会全部官职重新换人。首都的血腥斗争迫害波及漫延至各省。1977年8月6日一7日夜间204名政变者被杀,另据1991年该事变生还证人证明当时至少数千人被杀。许多军人被清洗。尼托因其专栏文章和两个无线电广播节目而著名,他时常批评共产党政府,揭露人民生活惨状,他公开证明安哥拉严重缺粮,导致大饥荒。共产党由于在农村采取强制集体化,使安哥拉发生大饥荒。

   安哥拉的经济状况本来在1960年代已经开始繁荣,1975年独立后,立即开始衰落,特权阶级一开始便已形成,尽管共产党政权控制全部媒体,政府却难以否认经济衰退。主要是因为解放运动独占国家权力使得外资断绝,很难吸引外资;导致黑市价格高出官价55倍。官方的价格有价无市,也就是官方价格虽然便宜,却没有东西可卖,只有在黑市上才能够买到各种商品,而且它的石油产品外汇全部都被当权共产党官员贪污滥用。同时共产党政权,还抛弃了饱受战争创伤的农村,任那些农民受命运的摆布,所有官方媒体一律不报导农村的大饥荒。共产党政府将城市市场与地方生产切断,官方在所有媒体上克意避开用“饥荒”一词,但1985年世界粮食组织便已发出饥荒警告。在苏联哥尔巴乔夫开始实行开放政策后,安哥拉共产党政府才开始公开承认局势严俊;1987年初,世界粮食组织宣布安哥拉饥荒已饿死数十万人,但是具体数字到今天也无法查明。因为所有的共产党国家,当发生大饥荒时,当官的饿不着,军人饿不着,特权阶级不受影响,主要受害者是农民,大量饿死都是农民。同时由于税收过度,加上缺乏基础设施的建设,整个商业衰落,使得城市经济和市场也逐渐消失,导致农村状况极度恶化。

   尽管该政权获得美国里根政府的承认支持,但绝大多数观念源于毛派的“独立联盟”领导人时常渴望挑起城乡之争,使得情形难有实质改观。直到1988年12月,在纽约签署和平协议,然后南非和古巴雇用军撤军,“解放运动”才开始放弃马列主义,转而采纳西方的价值观,并进行了一系列的政治经济改革,产生了预期的效果。到1990年7月,“解放运动”接受市场经济和政治多元化;一九九二年“独立联盟”在选举中大败,然后这个国家才摆脱共产党暴政的蹂躏。上面简单的介绍安哥拉的状况。

   莫桑比克共产党政权的罪恶。莫桑比克是1974年12月25日,葡萄牙军政权建立了多党民主政府制度以后,决定将莫桑比克的政权移交给莫桑比克“民族解放阵线”即共产党政权,得到苏联和中共扶持。

   马列主义自1974年,在莫桑比克开始兴起,而莫桑比克在1968年已经有与中共相似的解放区,即毛派采取以农村包围城市的方式武装斗争。共产党夺权后,它主要是由白人、黑白混血儿、印度人掌控政权,黑人最低等,白人第一等,黑白混血第二等,印度人,新政权主张实行马列主义的党国体制。

   莫桑比克共产党政权连哄带骗劝农民放弃他们传统的家园,组建新村,刚开始人民因为享受这个解放,就是从殖民主义一下变成一个社会主义的国家,所以人民当时有一种热血沸腾。而且也创立了集体农庄和合作建筑社,各种各样的就全部变成了国有化。而国家完全是按照党国体制,也就是共产党控制一切,实际上就是党魁控制一切,就变成一个极权式的,而且是自上而下的由特务、由秘密政治警察控制的这么一个金字塔式的国家。

   一九七七年莫共当局公开宣布采纳布尔什维克主义,也即列宁主义,号召扩大集体化,加强与所有共产党国家的联系,先后与苏联和东欧各国签订各种协议。苏联和东欧共产党国家,则向它提供军火,军事援助。在与东欧共产党国家签署协议的同时,另一派莫共领导人在农村兴起反抗运动,因此官民双方的争议不断,以致引发暴力争权,双方在战斗中都非常野蛮、残暴。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