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春 三則/更的的]
更的的空間
·文革ABC之七/紅衛兵/更的的
·文革ABC之八/“鬼見愁”/更的的
·文革ABC之九/大革命中的遊戲/更的的
·文革ABC之十一/大革命中的權力掌控/更的的
·文革ABC之十二/說說遇羅克和張志新/更的的
·文革ABC之十三/两大派的形成和武斗是怎样发生的/更的的
·文革ABC之十四/群众对文革的误读以及背离的/更的的
·文革ABC之十五/谁是胜利者/更的的
·文革ABC之十六/四人帮/更的的
·文革ABC之十七/再说谁是造反派和红卫兵/更的的
·文革ABC之十八/再说红卫兵是什么东西/更的的
·文革ABC之十九/回到“破题”/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十/无限崇拜/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十一/焦点还是谁是造反派和红卫兵/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十二/谁来忏悔文化大革命/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十三/再说忏悔文革/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十四/文革革了谁的命/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十五/再说文革革了谁的命/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十六/再说无限崇拜/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十七/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会不会重来/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十八/永远浮在面上的几个观点/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十九/红卫兵和所谓“愤青”/更的的
·文革ABC之三十/再说红卫兵和“愤青”/更的的
·文革ABC之三十一/猜想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深处/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一/總要有人說一些事實/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二/上山下鄉運動的起始/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三/有多少知識青年上山下鄉/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四/什麼是上山下鄉運動的本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五/階級鬥爭學說下的上山下鄉/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六/文革中的中學紅衛兵/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七/文革後中學生是怎樣上山下鄉的/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八/有沒有“理想主義”的獻身者/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九/知青和農民、咱們是一家人/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上山下鄉運動的目的/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一/上山下鄉運動的制度保證/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二/當時的農村經濟/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三/為一個生產隊經濟算一筆賬/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四/從一個公社看知青的回城/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五/用什麼方法來儘量廓清文革和上山下鄉/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六/再說“知青和農民 咱們是一家人”/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七/再說“理想主義”的獻身者/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八/ 再說“青春無悔”/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九/ 每個人都是歷史/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二十/ 感性代替知性是一種思維遺傳病/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二十一/ 幾個結論/更的的
·更的的/《三十年前的中国百姓》
·《土地,土地,土地!》/更的的
·《什么是文化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者》 更的的
·《网络的“最后一课”》/更的的
·《有个达尔文》/更的的
·《我是谁?谁是我?谁在问我是谁?》之一/更的的
·《我是谁,谁是我,谁在问我是谁?》 之二/更的的
·《我是谁?谁是我?谁在问我是谁?》之三/更的的
·《谁来接受红卫兵的道歉?》 / 更的的
·《给巴金先生的一封信》/更的的
·《石破天惊,有人向红卫兵道歉了!》/更的的
·《网民怒批帖子“谁来接受红卫兵的道歉”?》/更的的
·《谁把小悦悦案停留在道德层面,谁就是助纣为虐》 更的的
·《屠呦呦和诺奖》 更的的
·《普世价值观就是天理》 更的的
·《每一个制度决定论者都在自觉证明着文化决定论》 更的的
·《酱缸,为什么是酱缸?》 更的的
小品文
·更的的:《一枝花》
·更的的:《二泉映月》
·更的的:《下里巴人》
·更的的:《小桃紅》
·更的的:《出水蓮》
·更的的:《平湖秋月》
·更的的:《江河水》/小品文
·更的的:《行街》/小品文
·更的的:《九連環》
·更的的:《四季歌》
·更的的:《月儿弯弯照九州》
·更的的:《十面埋伏》
·更的的:《行路調》
·更的的:《饿马摇铃》
·更的的:《金蛇狂舞》
·更的的:《雁南飞》
·更的的:《梅花三弄》
·更的的:《紫竹调》
·更的的:《黄鹂词》
·更的的:《大闸蟹》
·更的的:《泡菜》
·更的的/《吃点啥呢?》
·更的的/《小吃店》
·更的的:《小馄饨》
·更的的:《伞》
·更的的:《鞋子》
·更的的:《电视机》
·更的的:《头发》
·更的的:《杨玉环》十則
·更的的:《洗车铺》二則
·更的的:《茶馆、旁边》
·更的的:《镜框里的字画》
·更的的:《不同的男人 同一个梦想》
·更的的:也來說說韓寒(兩則)
·更的的:《土地庙》
·更的的:《女娲》------写在妇女节
·春 三則/更的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春 三則/更的的

   
   《小放牛》
   
   碧云天,桃李芳菲。油菜花忽然铺天盖地,苜蓿花再嚣张着参差进来,一天世界都任意泼了黄色和紫色。柳丝飘柔着淡淡的粉绿,雾霭纱幕一般。
   

   牛,原来有三头。去年一只牛倒霉,一脚踩在水坑里,硕大的胃压在心脏上,死了。死的时候把眼闭上等待,滚落下大滴眼泪。死了以后就被分得七零八落,吃掉了,牛肉啊。
   
   温柔得逆来顺受的眼睛很漂亮,长长的眼睫毛,漂亮得让人心疼,不敢直视。有苍蝇在眼眵周围盘旋,闭一下眼,抖动耳朵,还是逆来顺受。磨着下颚,嘴角冒着白沫,白沫和鼻涕滴滴拉拉,总是不停地翻来覆去咀嚼,不然干什么呢?它又不会说话。
   
   牵着鼻绳,很听话地眨眼看着。大概给牛虻叮着了,牛虻死命地抓住吸血,无可奈何侧过脖子擦擦,又抖一抖脖子。两只弧形大犄角一点没用,看起来很壮观雄健,除了和同类争风吃醋,只能将来给人雕公章或者图章。
   
   爬上去,一前一后沿着田埂走。半宿淅淅沥沥的雨还没有干透,草叶上挂着水珠。宽硕的两爿屁股扭来扭去,人也随着摇来摇去。边走边摆动尾巴,赶走虫蚋。尾巴太短了,设计得不合理。但是很高兴,心情说不出来的好。和煦的天色,新鲜的空气,满眼的生机,牛也是懂的。虽然背上坐了一个小姑娘。扭头偷偷拉了一把苜蓿吃,不料挨了一声斥责。
   
   新绿小池塘,池塘里有青色浮萍。水是浑的,春天的池塘都是浑的。池塘里有穿鲦,一群一群,搅动着浮萍。前面是一个矮矮的土坡,坡上栽了几百棵桑树。坡下一片荒地,长着今年窜出的各种嫩草。草已经有一拃半高了,用舌头卷着,从容地吃,吃得白唾沫滴下来。
   
   这里已经有七、八条牛了,必须把鼻绳握在手里了。不知不觉,两条牛就会互相看着不顺眼,默默地下了战书。一不小心,就低着额头冲过去了,咯噔,撞在一起。毫无理由。
   
   牛脾气,红了眼,喘着粗气,犄角搅在一起。刚刚拉开,咯噔,又牴到一起了,真是戆劲十足。虽然一般不会你死我活,但是动了真气、很伤身体,卵泡几天都要拖着。于是用柳条抽、凶声骂、使劲拉,隔得远远地不再撒手。
   
   如果有母牛发情,那就热闹壮观了。最后是一只老资格公牛大半身趴上去了,偌大的身子居然能碰碰撞撞爬上去,而且不掉下来,说明爱情的力量是不能低估的。
   
   小男孩和小姑娘围着看,嘴里发出不明所以的暧昧欢呼。
   
   远远看见村里白色炊烟升起,差不多要吃饭了,牛也吃饱了吧?于是骑在牛背上一扭一扭各自回家。时令将至,马上是春耕大忙,就靠这几天好草好料养精蓄锐。
   
   至于牧童短笛什么,那是艺术家的浪漫遐想。最多拿片树叶卷成一个哨子,另外就是对其他孩子比赛着嚷嚷大人们低俗的俚语粗话,有时也对牛说。
   
   
   《旱天雷》
   
   电光火石,忽然拱开阴霾,牵丝攀藤、曲曲折折地一分为三。天地刹那的亮,瞳孔来不及收缩,仿佛电影中的黑白格。隔了半日,天边传来一声叹息似的轰隆,泄气了。
   
   已经旱了多久了,不记得了。一年、两年、十年、二十年?差不多吧。三十年还是五十年还是一百年,谁去管它,反正都一样。旱得已经习惯了,也就无所谓了,记住了有用吗?
   
   东边或者西边,也许是南边或者北边,靠近天际线的上方,像灯光开开关关,不明不白地闪闪烁烁已经多长时间了,这个不算什么闪电的,这个只是回光返照、虚张声势,完全不是闪电,还不如霓虹灯。谚云:东嚯嚯,西嚯嚯,一夜过来干哔剥。
   
   那种惊天动地的电闪雷鸣,那种八千里长风、十万个雷霆是见不到的。那是这样的:
   
   陡然间便呼啦啦起风了,大块的风从天边来,呜呜嚣叫着吹得天地失色,睁不开眼,斗大的石块像是气球一样飞扬。集结号,乌云闻声立即从埋伏处扶摇直上,急速游走,一层一层跋扈着屏蔽了天地。像是粘稠的墨泼洒了,一丝光也透不过,彷佛是黎明前的夜。疾风一阵紧过一阵,草全部伏倒,树也站不住,卡嚓,树干吹裂了,从中间劈开。一半也被吹走了,像一支飞行的箭。嗖!河面汹涌了,白亮的浪花砰砰撞在崖上,欢呼着扑向天空。
   
   静,等待着,万物都在屏心静气地等待着。果然,忽然豁啦啦一亮,把天地照得惨白无颜色,还有很黑很黑的吊诡的影子。立即便是一声巨响在耳边爆炸,心都要震裂了。不容间发,又是一个霹雳,直接击中世界,差不多就要把这世界砸碎。一声巨雷尚未到高潮,又一个轰然而起,滚滚而过,互不相让。巨雷在上往返巡视,劈头盖脸,直指人心,惊天地泣鬼神,贪官佞臣、奸人贼子肝胆俱裂。
   
   无须耽搁,于是噼里啪啦,雨点整齐地从那边过来了,所到之处立即就是瀑布一般。拳头大的雨滴打得地上冒烟,打得水塘起泡。暴雨仗着风势密密扫射,哗哗哗哗。而天上仍旧不依不饶,又是无数个闪电,就在头顶上同时轰隆隆炸开,明灭之间,看到的是白茫茫的一片。激荡磅礴,荡涤着所有尘埃,冲刷去一切龌龊,干净了大千世界。
   
   一个时辰,说停便停住了。空山新雨,一弯斑斓彩虹,万物都清清爽爽,河水满上来了三尺。一条青鱼兴奋至极,咚的一声窜出水面一人高,曲着银白的肚子翻了一个滚。
   
   这才是旱天雷,这种情景早已不见。如今下雨都委婉甚至猥琐了。
   
   
   《雨打芭蕉》
   
   不寐夜,燠热。茫然地盯着什么地方,键盘?显示器?或者是左眼盯着右眼。
   
   不想什么,真的不想什么,有什么可以想的呢?为什么要想有什么可以想的呢?一个人呆坐着,时间照样流逝,不想什么。
   
   不黑不白的天,没有星月,现在的夜里星月是不存在的,只有路灯和霓虹灯的光在贴着屋顶漫出。亮化工程,夜晚就如白昼,但是现在大约已是深夜,所以只有五分之一或者十分之一的亮了,半夜里不会有上级官员来视察的。半夜里一般是鸡叫或者叫鸡。
   
   远远地有摩托车开过,油门轰得足,70码?120码?呼的一声飚过去了。还没睡啊?
   
   有一辆汽车警报器嘀嘀响了,没人理它,就不响了。倒是有几只越冬复出的老青蛙在无所事事地哇哇鸣叫,很有耐心。为什么是老青蛙?今年的青蛙还是蝌蚪,像精子一样在排着队伍游来游去呢,能不能变成青蛙还比较难说。而且,那叫声也比较沧桑,小青蛙哪里懂得生活的艰难。哪里懂得爱上层楼的无奈。
   
   夜其实不寂静,是嘈杂的无声和听不见的喧嚣罢了,像深郊野外那种天然的身心宁静是不可能再现的了。然而听得见的只有电脑散热风扇轻微的嗡嗡声,还有各个词汇和影像在自己的脑神经里嗖嗖飞速流过。什么词汇呢,不知道,反正是它们自己冒出来的。而影像则非常模糊,上下多少年、五大洲、四大洋、亲人、朋友、还有从来不曾记起的故人,一瞬间兜了几个来回。不想停下来,也不想抓住一个什么念头,就这样吧,呆坐也蛮好。
   
   忽然觉得有了什么异样,是什么呢?犹豫了半天才侧耳细听,听了半天才去思量,思考了半天才想明白:下雨了。那就随它下吧。
   
   雨似乎不大,淅沥落在屋顶上,落在窗户玻璃上,落在院子里宽宽的芭蕉叶上。今年那两株芭蕉透青早,两枝新叶也已经蛮大了。这雨下过,应当又要长大许多吧。
   
   过了多长时间,檐头水开始滴滴答答落下,在青石皮上噼噼啪啪溅开。
   
   终于找到了一丝静谧,这雨不会马上停歇吧。
(2010/04/1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